中共罪行錄之十八:「文革」新貴們的貪腐(上)

編寫: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文革結束已經近半個世紀了,在這近半個世紀的歲月裡,毛左們一直試圖為文革翻案。為了給文革翻案,他們一直在竭力美化文革。而為了美化文革,他們一直在宣揚一個觀點,就是「文革沒有貪污腐敗」。 這種觀點在那些不了解文革真相,同時又對改革開放時代中共的貪腐極度反感的人中可以說很有市場。

那麼文革到底有沒有貪污腐敗呢?答案是肯定的。文革不但有貪污腐敗,而且貪污腐敗也很嚴重,尤以「文革」新貴為代表。他們掌權後享受著新的特權,其腐敗程度絲毫不亞於今天的徐才厚、劉鐵男、賴小民之流,只是由於當時的社會環境不同,特別是因為當時搞的是計劃經濟和公有制經濟,使得那時的貪污腐敗與改革開放時代的貪污腐敗有著不同的特點罷了。

那麼「文革」新貴的貪腐都有哪些具體表現呢?

首先體現在物質享受方面。

跟常人一樣,新貴們發跡後,首先考慮的就是住得好、吃得好。

據有關資料揭露,王洪文先是得到康平路的一套四室公寓,後來又得到一幢三層洋樓,再後來又得到東湖路七號的一個大別墅,裡面包含游泳池、網球場,甚至他對這些都不滿意,想讓上海市革委會把東湖路電影院劃撥給他,作為私家影院(徐景賢:我所接觸的王洪文)。來到北京後,官方為他安排了釣魚台16號樓,他嫌棄住的地方不夠寬敞,又讓人在郊區建了兩個別墅,光建築面積就分別達700平米和1700平米。

姚文元到北京後,一家五口住進了一個有60多間房子的四合院,後來嫌棄院子「狹小」,又搬進一個125間房子的大四合院(北京八中隔壁),為了迎接他搬家僅裝修就花了13萬多。1978年北京市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5元,當時北京市戶均人口4.1人,每戶收入1500元左右,這就相當於當時北京市區87戶人家一年收入。而根據一些經濟學研究,「文革」中人民幣1元的購買力,相當於今天的100元左右,這些裝修費折合現在人民幣1300萬左右,放到當下也是令人咋舌。

林彪、康生這些「清心寡慾」、深居簡出的「老同志」,住宅規模也頗為可觀。林彪的毛家灣大宅面積1.7萬平方米,其中林彪私用建築面積2800平方米,加上「林辦」的辦公樓,建築面積達11,000多平方米。康生的竹園四合院,共有115間房子,面積達2萬多平方米,這裡本來是盛宣懷的府邸,上世紀五十年代董必武曾經住在這裡,他嫌棄這裡太大,短住一段時間就走了,但康生不嫌棄大,一住就是19年。改革開放後,因為這裡設施豪華、環境優美,一度成為接待外賓的場所,匈牙利總理、瑞典副首相等曾經在這裡下榻。

在飲食方面,最挑剔的屬江青。據她的祕書楊銀祿回憶,她吃雞蛋只吃蛋清,不能有一點兒蛋黃,吃雛雞要半斤的,魚要掐頭去尾,螃蟹只吃公的不要母的,菠菜要做成菜泥,芹菜要抽掉筋,綠豆芽要掐掉頭和尾。江青還很注重保健品,她喜歡服用進口蛋白粉,價格達幾十美元,據王稼祥夫人朱仲麗(長期在衛生和保健系統工作)的回憶,江青隨便一次索取的滋補品就要價格上萬元,都要有關部門從香港採購。

江青對茶飲保健也特別重視。她還曾心血來潮,想在釣魚台親自種龍井,於是命令空軍派4架大型運輸機從浙江的杭州運來上好茶樹,冬天為茶樹搭上暖房,以防凍死,由於北方的氣溫低,不適宜茶樹的生長,不到一年,那些茶樹就枯萎了,她又叫空軍用飛機把這些茶樹運回杭州。

王洪文對吃喝也很講究。1975年他帶家人回上海小住,所用食材都要從各地運來最新鮮的,有南通的蛤蜊,寧波的青蟹,蘇州的石榴,還從廣州空運過來新鮮的菠蘿、香蕉等水果。王洪文還頗愛西餐,到北京後曾經專門從錦江飯店調去一名廚師做西餐,他最喜歡的有牛尾湯、焗牡蠣等菜。此外,王洪文非常喜歡茅台酒,甚至早餐都喝茅台。粉碎「四人幫」後,查抄王洪文辦公室的時候,中央警衛局工作人員發現裡面最顯眼是一個大酒櫃,柜子裡放滿茅台酒和中華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