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指什麼徵兆 聖經預言怎麼說?

預言.天象 作者:荏淑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7日訊】月球表面呈現暗紅色或紅銅色,被稱為「血月」。「血月」是月全食現象,然而在其它時候也可能出現「血月」。為何「血月」出現後往往多災多難,甚或是發生造成改朝換代的災變?中國史書中將血月視為月變的一種現象,留下很多歷史記載。西方《聖經·啟示錄》以血月預言末世的一件大事,和人人相關,又是什麼大事呢?

「血」給人的聯想多和災難有關,攤開歷史來看,「血月」也常常連串著禍殃災難的發生,甚或是造成改朝換代的災變。來看幾個緊粘著血月的大災。

「血月」關聯大災難

大疫流行

2003年5月16日月全食,「血月」出現時,廣東也正爆發SARS(非典)大疫。疫情的原發疫源地為廣東省順德市;至2003年9月間疫情散布到29個國家和地區。今年5月26日將有環太平洋的月全食出現,這是中共病毒(新冠肺炎)傳染全球之際首次的血月天象,而且是「超級血月」,是否預告疫情加劇的趨勢呢?

《大正新脩大藏經》說月食也可能連帶著大疫疾病流行:「若有國界日月薄蝕……或遭大疫疾病流行、鬼神暴亂、異國兵賊侵掠國人。」當今之際,新冠肺炎病毒株變異加快致死率更高,吾人更要謹慎面對,不能輕忽。

亂世徵兆 亡朝之亂

神州失守

1949─1950年兩年間,每隔六個月就發生一次月全食,這是500年罕見的「連環四血月」。1949年10月6日出現血月,就在此際,中國社會也發生巨變——蘇聯扶植的中共竊據了中國,血洗神州大陸,從此中國大陸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中國人失去神傳文化,生命受到無神論的蹂躪至今。

庚子之亂

庚子之亂前一年,1899年6月23日出現血月,7月山東巡撫毓賢在山東支持義和拳民仇外排外,把拳民收編為他旗下的武裝民團組織,從此義和團從山東正式聲張擴散,終而導致庚子之亂。

1900年5月15日(黃曆四月十七日),義和團攻打占領了天津租界,燒教堂殺死洋人士兵。當晚夜空出現血月景象,清朝進士黃曾源(1858年生)的《庚子前紀事》詩記載:「遙空如血月無光,指點神燈(*領導義和拳的人物叫朱紅燈)起北方。」清朝學者戴愚庵(約1887─1945年,名錫庚)見到當晚的月「其大十倍於平常,其色初黃於橙,繼紅於血」。這一天不是月全食之日卻也發生了血月現象,這一日對清朝的敗亡來說,是一個要命的轉捩點。

義和團的仇洋排外的亂舉招來八國聯軍侵犯中國,8月14日攻入北京城,次日慈禧和光緒帝狼狽逃離北京城避難。義和團之亂點燃了清朝覆亡的導火線,清朝一敗塗地,歷盡剝奪與國恥,終而走向亡朝。

兵變與覆沒

永泰元年(公元498年)是南齊明帝在位的最後一年,這一年四月出現血月,三天後大司馬王敬則舉兵作亂,事後五個月內,齊明帝薨。(《南齊書·志第四·天文上》記載:「永泰元年四月癸亥,月蝕,色赤如血。三日而大司馬王敬則舉兵。」)

一年後,南齊東昏侯永元元年八月出現血月,舉兵的始安王蕭遙光被誅。不過二年後(502年),東昏侯也在另一次兵變中被殺死了,南齊的歷史也告終。

史書觀點

在中國歷代史書中將「血月」列入「月變」的一種,月變色將有災殃,變為赤色時,是由下而起的奪位爭戰兵禍與大旱饑荒的徵兆。西漢的易學大師京房(西元前77─前37年)的《周易妖占》說:「月變色……赤為爭與兵」、「赤氣覆月,如血光,大旱,人民飢千里」。唐《乙巳占》的「月占」也說月變色將有災殃,變為赤色時,是舉兵爭戰的徵兆。對照上述的亂世末代的事件,得到了驗證。

事天不謹 則日月赤

《後漢書·五行六》指出「事天不謹,則日月赤」,就說人間對天神失敬,做人違反天道,也會出現日食、月食,產生日月變赤的異象。上古時期,東漢末世的災禍之慘烈也是史上有名的,這裡來小回顧一下。

東漢末世

東漢靈帝即位後災異接二連三發生:月蝕、地震頻繁發生,瘟疫大流行,此外還風雨不調,迅風折斷了樹木,孕育中華文明的黃河、洛水滿水成患,異常災情遍布各地。

靈帝下詔詢問大臣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治理?蔡邕答述:「臣聽說陽氣正氣微弱時就會發生地震,陰氣勝過陽氣就會月蝕,施恩不公就起亂風,形貌舉止不端就會暴雨,盲目看不清真相則疾癘流行,不敬天不敬袓則水澇或乾旱。」[1]他懇切上諫靈帝,正上下,脩聖躬,抑陰扶陽行正義,為公棄私才能得救,但是聽者藐藐。(《蔡中郎集·卷七》)

對照當今

後世知道,上述這些異象已是上天對末世的警告徵兆。我們將之對照當今社會,其間的相似度令人驚愕,今日之亂象有過之而無不及更讓人驚顫。

從2020年到當下,從中國蔓延到全球的瘟疫大流行,而在中國大陸,除了瘟疫之外,地震頻仍,風雨不調,異象百出。去年全中國都暴漲創紀錄大水,長江大壩變了形走了樣。還有蝗災、鼠疫等等各種疫疾,和冰雹、凍雨、六月雪、多日、怪聲、大風等等各種異象發生。今年5月14日,武漢市蔡甸區就突發9級龍捲風,迅風折斷了樹還死了人;近日深圳市標誌性建築賽格大廈突然接連三天發生原因不明地晃動。諸如此般和東漢末世異象,是不是驚人地「巧合」?!

對5月26日就要出現「超級血月」的天象,我們怎能以看「奇觀」的心情來面對呢!「事天不謹,則日月赤」,古人的經驗智慧引人深思和警惕。在這一場超級大瘟疫中的我們,真能求得以閃開、躲過的方式僥倖避開大疫得平安嗎?

聖經的血月預言

《聖經.啟示錄》提到「血月」(第6章12節):「我又見啟六印時,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這是坐寶座的神「祂們忿怒的大日到了」。「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凡是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11章18節)。《聖經.啟示錄》把「血月」作為末日最後大審判的預示之一,在末日的大審判中,不管活人、死人,人人都要為自己曾經的行為負責:惡遭報,善得賞,而且‬所有的生命都將受到最終的定位。

人類社會是否會有末日?許多人是有不同想法的,也有一些人認為末日說是「迷信」。但是,從地球上發現的史前文明遺跡、還有海洋底下發現的不同時期的人類文明來審視「末世」的現實性,我們就不能否認,人類的文明是經歷過許多次的循環了,成住壞滅的歷程就像潮起潮落一般反覆起落。人類社會如果未曾經歷過「末日」,那麼就不應該有那許多文明的斷層了。再說,沒有地球之前,人類又在哪裡呢?

末日審判的預言警戒人:所有的生命都將受到「最終的定位」!那麼「血月」給我們灌頂的覺醒:怎樣為自己選擇生命的去處?

修德以應天

天象昭垂,千古如一。《新唐書·志下·曆三下》記載,一年之中,日月交而發生日月蝕,是天道的常態,這常態顯示災殃的預兆,然而,也有例外發生,「月或變行而避之」、「雖交而不蝕」,都是「德教」帶來的善果。[2] 反向思考,那麼,人心不古,道德墮落行為敗壞,敗象紛然之時,又將如何呢?天地能無感應嗎?

回歸神指的路,以神讚許的作規範,以道德為依歸,才是我們人類最好的避險之道。

註釋

[1]原文:「臣聞陽微則地震,陰勝則月蝕,恩亂則風,貌失則雨,視闇則疾癘流行,簡宗廟則水不潤下,河流滿溢。」

[2]《新唐書·志下·曆三下》原文:
「四序之中,分同道,至相過,交而有蝕,則天道之常。」
「若過至未分,月或變行而避之;或五星潛在日下,禦侮而救之;或涉交數淺,或在陽曆,陽盛陰微則不蝕;或德之休明,而有小眚焉,則天為之隱,雖交而不蝕。此四者,皆德教之所由生也。」

參註:
「血月」是月全食時發生的天文景象。當月全食發生時,月球完全被地球陰影遮擋,而太陽光譜中的紅色光最容易穿過地球大氣層,折射照在月球上,這時月球看起來呈現暗紅色,就是一般說的「血月」。

2021年5月26日將發生月全食,恰好月球經過近地點,從地球上看到的月亮比平時大14%,亮度也會增加30%,因而稱為「超級血月」。新西蘭可以看到月全食的整個過程,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都可以看到月亮「帶食(蝕)而出」,此外,環繞太平洋的地區也都可以看到這次月食。@*#

─點閱【預言.天象】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