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福奇迷信科學?武毒所論文揭石正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30日訊】5月29日,星期六,還講疫情,主要講福奇,這幾天對福奇的曝光比較集中。可以說因為功能獲得性研究,福奇被放在火上烤了。

今天焦點:福奇稱即使引發大流行,功能增強研究也值得,健康不再是醫學研究的目標?新發現武毒所三篇論文再指RaTG13疑點,凸顯造假也有難度。

我們知道,福奇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和蘭德-保羅交鋒時說:「NIH從來沒有,現在也沒有給武毒所功能獲得性研究資助。」

新澤西羅格斯大學的Dr. Richard Ebright對此表示不同意,艾伯萊特是化學教授和生物安全專家。他表示功能獲得性研究是有明確定義的。

2014年,美國政府決定暫停美國國內功能獲得研究時,定義是:『可以合理預期會賦予流感、MERS或SARS病毒某些特徵,從而使該病毒通過呼吸道在哺乳動物中具有增強的致病性和/或傳播性。」暫停的原因是太危險。

2017年福奇推動政府重新給功能獲得性研究撥款時寫的定義是「增強了的潛在的大流行病原體(PPP)」或那些「增強了傳播性和/或毒力的病原體」。艾伯萊特認為福奇的陳述明顯是假的,NIH資助WIV的基金中至少有一部分研究可以定義為功能獲得。

他舉例說,發表於2017年的題為 Discovery of a rich gene pool of bat SARS-related coronaviruses provides new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SARS coronavirus 的論文就符合這些定義。 這篇文章1)最後通訊作者是石正麗,文章說明基金包括NIH: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AID R01AI110964), the USAID Emerging Pandemic Threats (EPT) PREDICT program to PD and ZLS,這裡,PD是達薩克,ZLS是石正麗,正是那筆通過生態健康聯盟給的。

具體項目是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的新興大流行威脅預測計劃。就是福奇任所長。也就是那筆基金不僅是NIH的,更具體就是福奇的。這筆基金也可以從NIH公開的基金項目中查到。

這是不是一個偶然的錯誤呢?顯然不是,因為不是第一次撥款,而是政府注意到危險暫停後重啟,需要足夠的理由。此外,新發掘出的證據也指向福奇。

週末澳大利亞人報發現了福奇2012年給美國微生物學會的文章, 福奇的文章認為即使引發大流行,功能獲得性研究也是值得的。原話是這樣說的:如果研究者被感染了,導致疫情甚至全球大流行,實驗從一開始就該不該做/文章該不該發表?他說,這些實驗的好處以及從此獲得的知識要勝過這個風險。週末澳大利亞人報還說,作為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的福奇,在2017年重啟資助時並沒有警告白宮官員這種研究的危險性。

我很想知道福奇現在是否還這樣認識?相信不只我一個想問這個問題。

NIH有沒有資助武毒所?

 

健康不再是醫學研究的目標?

當科學走到極端就是科學萬能了,為科學而科學就很危險了。

福奇是不是中共的人?我沒有證據,從已有的證據,我說至少在不惜大批民眾健康和生命而追求純科學成果方面,有共同語言。中共要科學成果是為了證明其偉大從而證明其政權的合法性。福奇為什麼?也許是為了科學?

科學的問題,科學或醫學研究,目的是什麼?防病治病、健康,在流行病研究上,是研究其發生發展流行規律,以防止大流行的爆發,如果研究本身造成疾病大爆發,和醫學的原始目的就相反、對立了。即使由此得到了一些知識,絕對是得不償失的,因為這些知識之所以有價值是可以預防疾病。除非知識本身有獨立的價值。

這就是現代科學自身的弊病。功能獲得研究的結果可以用來發表,發表論文、研究成果本身可以有自己的價值,不需要和實際作用掛鉤。激烈的競爭、發表論文的動力,超過了醫學研究真正的目的,即為人類造福。

武毒所三論文再指RaTG13疑點

有人在推特上披露了武毒所三篇論文,被法國世界報發現,諮詢了專家,對論文進行分析,有所發現。 這三篇論文分別是2014、2017和2019年的答辯,一篇博士論文,兩篇碩士論文。這裡最有價值的是關於RaTG-13的。

RaTG13從一出現就爭議不斷,中共病毒(學名應該是SARS-Cov-2)基因序列一出來,分析的結果發現大部分序列和南京軍區發現的舟山蝙蝠冠狀病毒相似,但刺突蛋白則和SARS相似,和同族其它病毒不同,按照自然進化或起源說,缺少一個中間過程,於是RaTG13應運而生,由石正麗團隊於2020年2月在自然雜誌發表,基因全序列上傳到美國基因序列數據庫,這是一個和中共病毒最接近的,96.2%同源,似乎是作為進化過渡階段用的。

不過當時是有疑問的,因為石正麗團隊聲稱是7年前在雲南岩洞發現,這麼重要的發現卻被冷藏了7年。又不少質疑認為這是個電腦編出來的。幾週後,一個意大利研究人員發現,RaTG13的部分序列已經由石正麗團隊在2016年發表,不過那時候叫另一個名字,BtCoV/4991,2020年,《科學》雜誌網站採訪石正麗, 石正麗證實BtCoV/4991就是RaTG13,後來改名的。

然而法國科學研究中心的病毒學家Etienne Decroly在比較了這次發現的2019年論文發現,RaTG13與Ra4991序列有差別。不過在法廣的報導中只說了論文中用Ra4991和中共病毒比較,並沒有和RaTG13的比較,應該是用了論文中Ra4991的序列來和RaTG13比較的結果,而基因數據庫裡Ra4991本來就是部分序列,無法比較。

現在無法檢查世界報的報導,也找不到推特上那三篇論文,只能以法廣的中文報導為準。一般情況我都要核實最原始報導的。

這說明什麼?Ra4991部分序列是2016年發表的,是疫情爆發前4年,沒有造假的動機,而RaTG13是最需要病毒進化中間過渡階段時候出現的,而且武毒所說他們已經沒有樣本了,不可能再做基因測序,就是死無對證了,所以以Ra4991為模板造假的可能性就很大了。但很可能2019年的論文是用了Ra4991病毒的原始測序數據,和改寫過的RaTG13就不同了。

這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造假也是很難的,因為總有地方和真的對不上,造假的時候是不可能把所有可能都考慮到的,而且因為不是真的,也不可能和外部的真實都對上。現在可以知道為什麼中共把三百多篇相關論文都從網上刪除,因為那些論文有很多會揭穿中共在疫情上的謊言。

這和早期疫情時是一樣的,中國醫生和研究人員用英文發表的很多論文,包括在柳葉刀、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等發表的,揭穿了中共政府和宣傳部門的謊言,也是早期很多揭露中共的文章進行分析的基礎。

訂閱橫河觀點:https://bit.ly/3pHMthA
支持我們:https://donorbox.org/henghenews
訂閱「橫河觀點」Youmaker 優美客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HengHe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