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國際追查病毒來源 武漢病毒所再被聚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30日訊】美國拜登總統下令追查疫情病毒的來源,病毒是否從武漢實驗室洩漏,再次成為世界各大媒體追逐的焦點。法國《世界報》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近年的三篇學術論文在推特上被披露,這些論文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之前的幾個聲明存在矛盾。

17位全球高級科學家5月14號在《科學》雜誌發表聯署信,要求對中共病毒肺炎疫情的起源進行徹底調查。其中北卡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全球研究冠狀病毒權威專家巴瑞克(Ralph S. Baric),曾和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蝙蝠冠狀病毒實驗。

法國《世界報》報導,在這封聯署信發表前的幾個小時,武漢病毒研究所(WIV)近年的三篇學術論文在推特上被披露。

報導說,這三篇論文是用中文撰寫,分別在2014年、2017年和2019年答辯,雖然論文到現在都沒有公開過,但它們包含了重要信息。論文涉及到武漢病毒研究所保存的冠狀病毒的數量和性質,涉及對這些病毒進行的實驗,甚至也涉及到武漢研究機構近幾個月發表的病毒基因序列的完整性。法國雅克-莫諾研究所的研究員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之前的幾個聲明與這幾篇論文似乎是矛盾的。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不同的研究論文,不管是發表沒發表的,都是有不一致的地方,有的說是類似COVID症狀的感染致死的,有的說是真菌感染致死的等等,同樣一批但是他們卻有不同的研究結果,這個本身就說明,這裡邊有一些數據,武漢病毒所並沒有對外徹底的透明。」

《世界報》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提出質疑,對方卻保持沈默。

林曉旭:「有沒有可能武漢病毒研究所把這些蝙蝠樣本拿回到研究所,他要做進一步獲得功能性的研究,這一系列問題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不可迴避的。所以國際社會當然是要給它更大的壓力,讓他們把這些過去所做過的這些研究的過程、樣品、結果,徹底的公開,我覺得這才是對國際社會為一個合理的交代。」

《華爾街日報》25號報導,病毒是否從武漢實驗室洩漏?中國一座廢棄銅礦成關注焦點。2012年4月,六名礦工在進入礦井清理蝙蝠糞便後患上了一種神秘疾病,其中三人死亡。武漢病毒研究所前來調查,在從礦井裡的蝙蝠身上提取樣本後,確定了幾種新型冠狀病毒。

實驗室的研究人員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給出完整和及時的答案。2020年11月,迫於外界壓力,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在《自然》雜誌上刊文聲稱,他們從墨江礦區還收集到了其他8種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但這些病毒至今仍然沒有公佈。《世界報》說,這三篇論文顯示,至少還有一種冠狀病毒被保存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還沒有被披露出來。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這三篇論文說明了一個問題,石正麗或者是武毒所他們目前給出有關這個病毒來自於大自然,和武漢病毒沒有關係,這種說法是自相矛盾的,是無法自圓其說的。」

病毒是實驗室泄露的可能性越來越受到國際輿論矚目。中共當局也一直試圖阻止各國對病毒起源的調查。

美國某製藥公司醫學總監朱偉:「我們最近看到的在國際重要媒體發表的幾個重量級爆料,都是集中的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了。0134另外再加上美國政府和國會都明確要求對病毒起源的調查,我想這都會給中共政府帶來巨大的政治壓力。」

旅美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追溯病毒來源和中共隱瞞疫情是兩回事。國際社會可以先追究中共隱瞞疫情的責任。

唐靖遠:「中共隱瞞疫情,引發整個全球大流行,給全世界造成非常慘重的損失。但是中共不但沒有任何絲毫的這種愧疚,它反而還想趁機上位,也就是利用這次疫情去重置整個世界秩序,搶奪話語權。這種極其流氓的操縱,可以說犯了眾怒,而追查病毒來源是各國建立聯盟最好的一個共同訴求,因為大家都是受害者。」

24號,法國財經報紙《回聲報》的文章指出,雖然病毒的來源依然撲朔迷離,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中共一開始就對外隱瞞疫情的嚴重性,從而使他國失去了做好準備的時機。由此引發的問題,國際社會是否應該對北京進行制裁?

採訪/常春 編輯/黃億美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