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箴言】一支箭易折 一把箭難斷

文/洪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31日訊】十三世紀初期,花剌子模王國雄踞中亞、西亞,擁有廣大的疆土。1218年春,成吉思汗想與花剌子模友好通商,先後派去了450人的商隊及數位使者,結果商隊幾乎全被殺害,貨物悉被沒收,只有一人倖存,後來前去交涉的使者首領也被殺死。花剌子模無理殺害使者,大汗集結大軍,準備西征。

大軍出發前,也遂王妃慮及長途遠征,一旦大汗突然倒下,日後他的汗位應該由誰繼承?那如雀群般的百姓要託付給誰照管?於是她向成吉思汗進言,說出了心中的憂慮。

成吉思汗認為王妃的話很對。這是個他沒有想到,諸兄弟、眾大臣也都沒有考慮到的問題。他說:「因為我不是繼承了祖先的汗位,而是東征西討打下了天下,所以沒有想到確立繼承人人選。因我沒有遭遇到死亡,竟忘了人有老、死這件事。」四個兒子中,朮赤是長子,成吉思汗先問他的看法。

只是朮赤還沒開口,次子察合台搶先說道:「父汗讓朮赤說話,是不是要將汗位傳給他?我們怎能讓蔑兒乞部的野種來管理!」他的話激怒了朮赤,朮赤一把揪住他的衣領,二人在父汗面前動起手來。

《蒙古祕史》記載,成吉思汗的嫡妻曾被篾兒乞部人劫掠,朮赤可能是蔑兒乞人之子。此事一直傳聞甚囂,在學界也眾說紛紜。

汗位誰繼?父子共協商

成吉思汗打斷察合台的話:「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朮赤?朮赤不是我的長子嗎?以後不可以再說這種話!」

察合台仍是不服,他繼而說:「朮赤的氣力和本領,自然不用多說。父汗的長子,是朮赤和我兩個人。我們願意一起為父汗效力。」他表示三弟窩闊台稟性敦厚寬和,於是提議推舉窩闊台為繼承人。

大汗再度詢問朮赤的意思。朮赤也表示同意,他說:「我和察合台二人願意一起效力,我們推舉窩闊台。」

成吉思汗說:「你們二人何必一起效力?世界之廣大,江河之眾多。我要分封給你們地域廣闊的國家,讓你們各自去鎮守。朮赤、察合台,你們二人要履行諾言,不可讓百姓恥笑。」

「彼此相距遙遠時,你們還爭誰是誰非嗎?爭論的時候要多多思慮!若彼此住在被高山遠遠相隔的地方,你們還會去想誰是誰非嗎?」

成吉思汗轉而問窩闊台的想法。窩闊台說:「父汗降恩讓我說話,我還能說什麼?說自己不行嗎?今後我會儘自己的能力去做!」只是他不知道,如果今後他的子孫中出了不肖子孫、無能的子孫那該怎麼辦?

對於這個問題,成吉思汗詢問四子拖雷:「你怎麼說?」

拖雷回答:「我願在父汗指定繼位的兄長身邊,把他忘記的事告訴他,在他睡著時叫醒他。作應聲的夥伴,做策馬的長鞭。應聲不落後,前進不落伍。我願意為他長途遠征,願意為他短兵搏戰。」

此話一出,成吉思汗大為讚歎:「說得真好。」隨即,他下旨確立窩闊台為汗位繼承人。

成吉思汗將土地分配給他的四個兒子。插圖來自16世紀Ta’rikh-i guzida-i Nusratnama,大英圖書館。(公有領域)

窩闊台不忘父令 聖主心悅

窩闊台忙於草原事務,有一年忘記了自己的生日。不過成吉思汗記得,事先對他說:「窩闊台,明天一早,你到我這兒來。」

次日一早,窩闊台就起身去見他的父汗。但是途中一連遇到好幾個宴會,牧民們為他準備了美酒,熱情地邀請他。窩闊台盛情難卻,於是下馬入席,舉杯和眾人歡飲。

為了給窩闊台慶祝生日,成吉思汗一早就準備好了酒肉,等待窩闊台的到來。但因路上的宴席,他一直遲遲未到。大汗等了許久,還是沒看見兒子的身影。身為父母,為兒女操勞辛苦,時常身心俱疲,所以聖主同樣希望孩子能夠理解父母的一片苦心。

成吉思汗一直等到晚上,當僕人呈上晚餐的美酒和馬頭肉,他聽到了從帳外傳來的聲音,這時窩闊台才趕來。

父汗問他:「我告訴你早點來,為什麼直到現在才出現?」

窩闊台解釋道,他本來打算早點來見父親,但因途中遇到幾家酒宴,都在邀請他。他本想拒絕,但是想到父親平日的教誨「遇到現成的飲食,如果推掉的話,將要丟掉福分」,因此下馬入宴。直到現在才來到父汗處。

聽了窩闊台的話,成吉思汗用刀切開馬頭肉,說:「我發布的法度、旨意,惟有窩闊台全都執行了。以後你仍要這樣做才好。」同時他還叮囑周圍的侍臣,以後也要這樣做。

14世紀的波斯細密畫,描繪成吉思汗將帝國分給自己的幾個兒子。(公有領域)

一支箭易折 一把箭難斷

成吉思汗的四個嫡子均能征善戰,拼著性命開疆拓土,建立了豐功偉績。他們猶如蒙古帝國的四根台柱,汗國宮庭的四根棟梁,支撐著雄偉的帝國大廈。

為了使帝國大廈更加堅實牢固,大汗會引用古老的故事,為諸子講解道理。

有一天,成吉思汗把諸子都召來,從箭筒裡抽出一支箭,折為兩段。接著,他抽出兩支箭,再次折斷。他越抽越多,直到箭多到連草原上的大力士都無法再折斷。這個古老的故事,黃金家族的先祖阿蘭果火也曾講述過。

成吉思汗對諸子說:「你們也是一樣。一支箭是脆弱的。然而,當它成倍地增加,能夠得到其它箭的援助,哪怕大力士也無法將它折斷。他只能睜著眼看著,卻對它束手無策。你們兄弟也要相互幫助,彼此援助對方。這樣即使你們面對強大的敵人,他也不能戰勝你們。」

「然而,如果你們當中沒有一個領袖,讓其他的兄弟、兒子、朋友和夥伴們服從決策,聽他的調令,那麼,你們的情況就會像那多頭蛇一樣,遇到寒冷的夜晚,幾個頭都爭著想鑽到洞裡禦寒。但是,一個頭進去,另一頭就反對,結果它們全部都會凍死。」

四個嫡子自小跟隨父親行軍,都十分傑出,大汗根據他們的稟性,為其安排了不同的職務。蒙古重要的遊樂是狩獵,也是訓練軍隊的最好方式,大汗很重視狩獵活動,於是命長子朮赤掌管狩獵。

次子察合台性情剛烈,執法嚴苛,大汗就命察合台掌管札撒(蒙古法典)和律令,「既管它的實施,又管對那些犯法者的懲處」。成吉思汗命德行謹慎的開國功臣闊闊搠思輔助他。

窩闊台為人寬和,大汗令他負責汗國一切所需的智謀之事,讓他日後主掌汗位,治理汗廷和百姓。

蒙古有幼子守灶的傳統,成吉思汗就讓托雷在蒙古本土負責組織軍隊,指揮兵馬裝備。他的封地與窩闊台領地相鄰,當時窩闊台的領地「這個地方確實是他們帝國的中心,猶如園中心一樣」。

成吉思汗締建的大蒙古帝國,疆域遼闊。為了便於治理,他把遼闊的疆土封給四子鎮守。「從此以後,他時常去敦促、去鞏固諸子、諸兄弟之間的和睦大廈,增強他們之間的友愛基礎;並且時時不間斷地在他的諸子、諸弟、族人的心胸中撒下團結的種子,在他們的腦海裡繪出同舟共濟的圖畫。」(出自《世界征服者史》上冊)

成吉思汗分配軍隊士兵給每位皇子時,也給每人指定了數位開國功臣為千戶長(那顏)輔佐他們,當著眾多將帥的面,大汗叮囑諸子:「如果統將有過,切勿獨斷懲罰。因你們還尚年輕,這些統將都是父汗的功臣。如果要罰,必須事先徵詢我的建議。如果我不在了,應該由宗親共同協商,然後再執行法令。但前提是,罪狀明確所犯不虛,且犯者自己公開坦承。切記,你們不要出於憤怒或其它情緒懲罰過失之人。」

成吉思汗回首往昔東征西討,一生中降伏了許多國家和民族,他叮囑四子及族人說:

「從那日出的地方,
我,戰鬥到日落的地方,
收撫了多少個國家、百姓;
把許多心肝各異的人,使他們心肝合一;
把許多頭腦不同的人,使他們的認識統一;
讓那些心地污濁的人,痛苦沮喪;
讓那些狡詐的人,疲憊不堪。
我的家族親人喲,不要輕心懶散,
你們要堅定剛強,奮勇不息!」

參考資料:
《蒙古黃金史》
《蒙古祕史》第254節-255節
札奇斯欽著,《蒙古黃金史譯註》
志費尼著,《世界征服者史》,何高濟譯,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1年。@*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