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美文化大革命的陰謀正在推動當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1日訊】《有冇搞錯》。6月2日。

今年的4月26日,加州的部分華裔發起緊急抗議集會,抵制州立法機構以提案的方式強制在學校推行共產主義「文革式」的理論,反對給學生灌輸「批判性種族理論」(CRT)的教育。在當天的集會現場,民眾打出「阻止種族歧視的AB101」、「AB101=仇恨教育」、「停止仇恨教育」、「反對加州共產主義文化革命」等牌子。

不過,該提案在民主黨左翼議員的推動下,5月底正式通過,即將成為加州的法案,這意味著,以批判性種族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研究示範課程,將成為加州高中學生的必修課程。

關於批判性種族理論,我們以前討論過,今天我們專門說一下「教育學生進行自我階級劃分」。

「民族研究課程」中的「社會正義課程」,會教授學生這樣的理論:美國存在著系統性的種族主義,白人有特權是壓迫者,而黑人和有色人種是受害者,應該崇拜非洲祖先,集體主義好、資本主義壞等等。

如果僅僅如此,問題還不大。這個課程的教學,首先要把學校裡面的學生進行分類,然後學校和學生都要進行批判和自我批判。

《紐約郵報》曾經報導過在紐約進行的同樣課程。

根據這個報導,學校會用一個美國西北大學美國種族研究、政治學和社會學副教授巴諾.黑塞(Barnor Hesse)開發的分類軟件,首先讓學生進行自我測試,測試軟件會把學生自己和家長自動被分為八個類型,由紅色到綠色,從最危險和最糟糕的紅色,到最安全和符合標準的綠色。白人至上主義者,當然是紅色,被認為是名單中最糟糕的群體,他們相信美國存在一個「明顯的白人社區,它守護、認同和重視白人的優越感」。

低一個檔次的白人,被該課程稱作「白人窺淫主義者」,他們的罪名是:「不會公開挑戰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白人。雖然這一群體中的人被描述為渴望非白人,因為它「有趣」和「令人愉悅」,但卻「試圖控制有色人種,消費和占有他們」。

再往下一個層級是「白人特權主義者」,這些白人可能會表面上「批判白人至上」,而他們骨子裡擁護「白人利益」,雖然偶爾會同情有色人種相關社會問題,「但只是私下裡同情」。

然後是「白人福利主義者」,說實話,我不明白白人福利主義者是什麼人,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也需要受到批判。

再往後是「懺悔主義者」,他們在向有色人種「尋求認同」,他們會懺悔美利堅的原罪,但「暴露了白人身分,長期懺悔這是對有色人種負責的一種方式……」,估計這些人只是在懺悔,卻拒絕挑戰那些白人至上主義者,所以也必須要被批判。

還有白人,接受各界對白人的批評,並致力於資助、揭露、批判白人政權,而且拒絕與反動的白人政府串通,所以他們是「可與之對話的白人」。

之後是白人叛徒,他們「積極拒絕與白人政府共謀」,並希望「不惜一切代價顛覆白人權威,說出歷史真相」。這些是好人,可以差不多歸為有色人種。

最後是白人廢奴主義者,這是課件中要求校方真正接納與推薦的「種族成分」,即長期致力於「拆毀白人政權」和「不允許白人掌權重新出現」的優秀白人,說穿了,就是那些一直想要推翻美國現存制度的革命者。大概就是安提法的那些人。

當然,除了民族研究課程外,加州還有其他的課程,包括要學生了解權力結構和壓迫形式,挑戰父權制、集權制、反土著、伊斯蘭恐懼症和跨性別恐懼症,以及探索LGBTQ社區的歷史和鬥爭。

在我看來,這個就是赤裸裸的共產主義的作法。共產主義的目標是推翻現存制度,他們的工具是利用一切工具分化社會,激化各方面的矛盾,建立一個相互仇恨對立的文化,然後社會必然解體。列寧主義和毛主義,用的方法其實差不多,唯一不同是他們使用了暴力革命的方式,直接屠殺各種反革命,但在革命和維持政權期間,他們盡可能分化社會,使用的手段和方式基本上完全一致。

1949年,中共奪取了中國大陸政權,第一件事情,就是做同樣的事情。中國大陸每一個人都必須報自己的出身,主要是自己的父親或者祖輩,在49年之前都幹過什麼職業和貧富。當時的劃分很簡單,只有幾個簡單類別,工人、資本家、地主、富農、貧農、中農、城市手工工商業者等。但到了後來,這種出身劃分越來越細緻,當然種類也就越來越多,最後就有了「家庭出身代碼」。

工人是1;公社社員是2;普通農民3;僱農4;貧農5;下中農6;中農7;上中農8;富裕中農9;幹部10;革命軍人11;革命烈士12;職員14;城市貧民15;自由職業16;店員17;小手工業者18;小商販19;商人20;小業主21;遊民22;資本家23;房屋出租25;小土地出租26;地主28;富農29;富農兼工商業30;地主兼工商業31;職員兼地主32;破落地主(破產地主)34;管公堂35;舊職員41;舊軍官42;舊軍人43;舊官吏44;華僑手工業46;牧民50;奴隸52 ;農奴53;領主54;土司58;土司頭59;百戶60;千戶61;其他99。

我有個朋友的父親告訴我一個故事。中共文化大革命期間,一天他和一個朋友打掃衛生,朋友不小心把毛澤東石膏像碰到地上打碎了,他嚇得全身發抖,幾乎昏倒過去,朋友父親趕緊安慰他說,不要怕,如果有人問起來,就說是我不小心碰到的,不是你碰到的。

他們兩個人的唯一區別是出身。我朋友的父親出身貧農,而他朋友的出身,則是地主。也就是說,翻了同樣的錯誤,如果出身是地主,很可能就變成了所謂「現行反革命」,而如果是貧農出身,那最多檢討,沒其他懲罰。

文革之後講到這個故事,聽到的人都哈哈大笑,覺得荒謬。我實在沒有想到,這類荒謬的事情,居然在快五十年之後在美國也同樣的發生了。

說實話,對大部分來自中國大陸的華人來說,美國種族批判理論是什麼,基本上用鼻子都可以聞出來,因為太過於熟悉了。這個有些像是現在流行的病毒一樣,我們這些人因為感染過,所以已經有抗體了。

現在不管是在加州或者是紐約,站出來反對批判性種族理論進入學校的,華裔是一股很大的力量,而且這些華裔主要是來自中國大陸。而支持的華裔,如果不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就是來自台灣或香港。這個當然一點都不奇怪。

在加州的集會上,一位家長孫先生(Kelson Sun)認為,用膚色劃分人群、鼓吹種族主義,其實是在為實現種族歧視做鋪墊。因而在學校教種族主義課程的內容,是在施行一種系統性的仇恨教育。他說到重點了,這種教育主要是煽動仇恨。

他說:「所有人與人之間的互相仇殺,必須是有一顆仇恨的種子。不管是用種族劃分還是其它劃分,都是在煽動仇恨。在人類歷史上,無論是在中國大陸、緬甸還是柬埔寨,都可以清楚地看到由於仇恨教育產生出同類相殺的事情。我相信任何一個維護美國立國之本的人,都不應該通過這樣的提案。」

他補充說:「如果有美國人仍不知道(惡果),建議可以去看一下紅色高棉紀念館,看一看那累累白骨。試想為什麼那些人去射殺自己的同胞?就是因為心中有仇恨;仇恨哪來的?不就是強制灌輸的嗎?如果不同意這種仇恨,就不能畢業、不能找到工作,我們不想讓孩子陷入這種境地。」

華裔家長李先生說,該教程把美國撕裂成「壓迫」和「被壓迫」兩個階級。按照這種理論,白種人被劃分為「壓迫」階級,其他有色人種成了「被壓迫」階級。「而我們亞裔則成了『近附白人』(White-adjacent)的『準壓迫』階級,這是對亞裔的一個赤裸裸的仇恨攻擊。」

他說:「我們來到美國追求的是自由和人權、追求美好的生活,我們希望下一代的成長也能有各種自由,而不是被洗腦成像中國文革式的紅衛兵,對我們的社會充滿了仇恨,對我們周圍的朋友、對我們的鄰居充滿了仇恨。」

我認同這些華裔家長的看法。

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前提,是一個無需證明的真理,就是美國是一個種族主義壓迫的國家。

美國確實曾經有過種族問題,這一點和其他所有國家都一樣。這個世界每一個種族,無論是白人黑人還是黃種人,和每一個國家,都曾經有過文化的或者種族的歧視問題。但美國現在沒有制度性的歧視問題。無論用什麼方法,都無法證明美國現在存在制度性種族歧視。

我認為,我們最需要警惕的,是有人在用經濟的、種族的、性別的、各種各樣的方法來分化這個社會,然後激化各個族群之間的矛盾,製造仇恨,最後他們獲得社會的壟斷性權力。當然,結果最後大家都知道了,當年奪權的自稱的無產者,在中國大陸或者蘇聯,都成了特權階級了,或者變成億萬富豪。

美國的這些極左派,最後只會走同樣的一條路。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