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四十六回 廣成子破金光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回書說到慈航道人把「風吼陣」給破了。很特別的是:在燃燈道人出來破「十絕陣」之後,那個層面就在「這一批已經修行過的人」(他們曾經修行了幾千年,甚至上萬年,慈航道人說自己修行了上萬年,文殊菩薩也說了)。我想裡面包含了「輪迴轉世」在裡頭。

舉個例子,咱們當時談到申公豹,申公豹就說自己修了幾千年了,那姜子牙才修了四十年,前、後這話對不上。我後來理解到:其實申公豹輪迴轉世、世世下走的過程中,他是帶有使命的!

申公豹修了幾千年,就是為了等姜子牙出世。所以元始天尊明明知道,但是只能告誡姜子牙,卻不會除掉申公豹。

回過頭來,你看到在「十絕陣」當中,當聞太師來到金鰲島去找這十個道友的時候,他們就講申公豹來過了,跟他們講過了,可是,已經破了三個陣,卻沒有任何一個弟子(文殊、普賢)埋怨過申公豹,以他們自己的功力,他們又何嘗不知道申公豹呢?肯定知道是誰找來的,但是他們不會埋怨的。

所以這對很多今天在宗教裡的人其實滿有借鑑之處的。你可以看到他們之間相互的爭執。修行當中各有各的緣分、各有各的因果,人,才會經常去「修正別人」,真正修煉的人他不會。只有師父教誨弟子,沒有同門弟子之間相互埋汰的、找碴的。

都是「十絕陣」的陣主去埋怨闡教的人,而闡教的人只是好言相勸,說:前頭有規矩,咱們都曾經在那兒見證過歷史的一刻,你們現在為什麼要露頭?

是這麼個說法,也就是說:「你們為什麼不守規矩?」

不守規矩是他生命之所定。當他不守規矩,元始天尊的十二門人必然開殺戒,也是命裡所定。所以都是命中所定,而這其中又有他們突破自己命運的機會。那,誰能把握機會?要靠自己。

所以人最珍貴的地方就是自己能選擇,但是在命運的背景之下不容易,要容易的話就不叫「選擇」了;要容易的話,那就不是一步登天了。我覺得這裡面有非常深刻的相生相剋的道理。

所以你看的是申公豹難為姜子牙,不是!其實太乙真人、十二門人都包括在其中了。所以「十絕陣」是申公豹招來的,也正是他有這麼個背後的因素,所以元始天尊不能廢他。非但元始天尊不能廢他,而且是自己的弟子下去找了對方,然後殺自己的師兄,元始天尊都不出手……

可能有人認為把申公豹整了,不就完了嗎?

現在講一些道理的人,根本不能體會這其中的生命涵義。

對於十二門人來講是很難的事,他們在進陣之前都有猶豫,其實那份猶豫就是他們要開殺戒,開殺戒的本身就是他們需要磨難的本身,但是他們在真正修煉的內在自我約束中,他能明白這道理。他再猶豫,他也進去了……他知道這陣厲害、他知道這陣太邪惡,有可能會傷及他的生命,但是他也一定會進。這是今天的人所不具備的。

而他們進去的本身——走過一次「十絕陣」,正好是給他們這個層面給予淨化的過程——用了對方的死,去淨化自己。那對方也有一定境界,所以都賠進一個生命去,而那個賠進去的生命跟對方竟然是一樣的(進封神臺)。

對方都修了幾千年、上千年(姚天君、董天君),結果賠進去的(破陣死了的那個人),有的是凡夫俗子、有的才修了幾年……可是他們同時都到了封神臺去被封了神了,所以叫一步登天。

修了上千年的死了,跟沒修過的凡夫俗子去了一個層面,都是一個境界的生命——最後的定位,都是到封神臺(有封這個神、那個神,在一個境界裡面有差距,但是總體來講是一個境界)。我覺得這裡面有相當大的借鑑之處。

封神演義》的故事有趣就在這裡,你能夠看到時間的線路,當你讀到最後的時候,如果你記得前面的故事的時候:「原來是這麼回事!」他們之間的關聯,是有這樣一份關係在裡頭。

燃燈道人最後找的幾個人,都是歸位佛家,所以佛、道不分家,他們往上都是一家。就像元始天尊,「天尊」二字應該就是佛家的稱號; 「元始」那兩個字是道家的稱號。(我們人不好討論這些)

這是上回談到的,第四十六回「廣成子破金光陣」就正經八百的開始破「十絕陣」。而「十絕陣」就是給廣成子所率領的這十二門人一次淨化的過程——這批人從原古、混沌的年代就已經修了,經過幾千年,走到了這個時候,再進行一次「淨化」(我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詞去形容)。

詩曰:
仙佛從來少怨尤,只因煩惱惹閒愁,
恃強自棄千年業,用暴須拚萬劫修。
幾度看來悲往事,從前思省為誰讎,
可憐羽化封神日,俱作南柯夢裡遊。

仙、佛從來不會埋怨的!這是真正修行的人具有的心態。埋怨,就是人;張嘴,就是人。所以神、佛不說話,遇到什麼,都是命裡有原因的;命裡沒有、自己生命中沒有,根本遇不到。在現實利益的環境中修行的人很難做到——「你得講個道理啊、這事得說清楚啦!……」

煩惱是什麼?動心了!一個修行的人「動心了」,你不就惹了閒愁!麻煩就來了。你動心了,就完了!煩惱,就是人心。

道德真君不是說「心血來潮」嗎!心血來潮就麻煩了,就是「管閒事」了。而他的管閒事,都是命裡註定的——他修了上千年,去給他消掉業力——但是,當他打抱不平,一採取暴力、惡的東西,就把所有修行的東西給化沒了。

「十絕陣」的陣主實際是打抱不平,他們就想找回面子,而這一切的打抱不平跟找回面子是在申公豹的遊說之下,因為九龍島的王魔四個人給殺了,這事過不去,所以要替同門的師兄弟報仇。

可是恩恩怨怨的往事,一切的仇恨、一切的恩怨,一切都會化為烏有,什麼都沒有!

道行天尊二徒一日盡喪

話說燃燈道人次日與十二弟子排班下蓬,將金鐘、玉磬頻敲,一齊出陣。只見成湯營裡一聲砲響,聞太師乘騎早至轅門,看子牙破風吼陣。董天君作歌而來,騎八叉鹿,提兩口太阿劍。

歌曰:
得到清平有什憂,丹爐乾馬配坤牛;
從來看破紛紛亂,一點靈臺只自由。

太阿劍,跟大家解釋過:十大名劍中的。誰鑄的?

說:鑄太阿劍的那個人是春秋時期的人,比《封神演義》那時候晚多了。其實,那些鑄劍的人,我以為都是半喇神仙,根本不是我們現在說的:「百年後死了。」

那董天君要是看破了「紛紛亂」,祂何必要招這麻煩?這些仙都是嘴中講述修煉、祂的境界的事情,但行為中卻辦著助紂為虐的事情。其實,裡面就包含著定數。外表的一切跟內心的東西有著距離,甚至是對立的。

話說董天君鹿走如飛,陣前高叫。燃燈觀左右無人可先入風吼陣,忽然見黃飛虎領方弼、方相來見子牙,稟曰:「末將催糧,收此二將,乃紂王駕下鎮殿大將軍方弼、方相兄弟二人。」子牙大喜。

猛然間,燃燈道人看見兩個大漢,問子牙曰:「此是何人?」子牙曰:「黃飛虎新收二將,乃是方弼、方相。」

燃燈嘆曰:「天數已定,萬物難逃!就命方弼破風吼陣走一遭。」

那天定之數,不是燃燈道人定的,燃燈道人只知道有著天數,到時候應該就有這麼個人。是誰?他不知道……

子牙遂令方弼破風吼陣。可憐方弼不過是俗子凡夫,那裡知道其中幻術,便應聲願往,持戟拽步如飛虎走至陣前,董天君見一大漢,高三丈有餘,面如重棗,一部落腮髭髯,四隻眼睛,甚是兇惡。

董天君看罷,著實駭然,怎見得,有讚為證,讚曰:

三叉冠,烏雲蕩漾,鐵掩心,砌就龍鱗,
翠藍袍,團花燦爛,
畫桿戟,烈烈征雲。
四目生光真顯耀,臉如重棗像蝦紅;
一部落腮飄腦後,平生正直最英雄。
曾反朝歌保太子,盤河渡口遇宜生,
歸周未受封官爵,風吼陣上見奇功。
只因前定垂天象,顯道神封久著名。

方弼一進風吼陣就死了,怎麼「見奇功」?一個凡夫俗子一步登天成神!是福、是禍?看從哪兒說。

話說方弼見董天君大呼曰:「妖道慢來!」就是一戟。董天君那裡招架的住,只是一合,便往陣裡走了。子牙命左右擂鼓,方弼耳聞鼓聲響,拖戟趕來,至風吼陣門前逕衝將進去。他那裡知道陣內無窮奧妙,只見董天君上了板臺,將黑旛搖動,黑風捲起,有萬千兵刃殺將下來。

板臺,這是道術擺設上的要求。

只聽得一聲響,方弼四肢已為數段,跌倒在地。一道靈魂往封神臺,清福神柏鑑引進去了。董天君命士卒將方弼屍首拖出陣來。董全催鹿復至陣前,大呼曰:「玉虛道友!爾等把一凡夫誤送性命,汝心安乎?既是高明道德之士,來會吾此陣,便是玉石也。」

董天君看不到方弼一死就被封神,但反過來,如果祂看得到,祂根本就不會擺這天陣。所以每個人最大的迷項就是自己。「十絕陣」裡這些仙的本事絕不輸給十二金門的任何一個,但是,祂們迷在自己的想法中。祂們都不服氣,想報仇。迷在祂們的妒嫉心上。

因為九龍島王魔四兄弟死了,他們都是道友,所以這十個在申公豹的誘惑下去給道友報仇,而申公豹自己是闡教的,卻去挑撥截教、闡教之間的關係。而被挑撥者為什麼被挑撥?因為心有妒嫉。

就像我說的:「不是妲己誘惑紂王,是紂王想著妲己女人的身體,選擇了狐狸。」

所以,每個人都是有機會的——選擇惡,還是選擇善?

燃燈乃命慈航道人:「你將定風珠拿去,破此風吼陣。」

慈航道人領法旨,乃作歌曰:

自隱玄都不記春,幾回蒼海變成塵。
玉京金闕朝元始,紫府丹霄悟妙真。
喜集化成千歲鶴,閒來高臥萬年身,
吾今已得長生術,未肯輕傳與世人。

慈航道人就是觀世音菩薩。這裡要注意:燃燈一出手,三個(慈航道人、文殊、普賢)後來都轉入佛門。燃燈同樣是。

如果經過幾千年,海底變成高山、高山變成海面——幾回蒼海變成塵——這裡講述慈航道人修行時間久遠。元始天尊一開壇,慈航道人就在了。

慈航道人根本不在人間走。祂到底有多少年歲?連祂自己都不清楚。但是,今天祂不得不來到紅塵——師父法旨讓祂來這麼做。

話說慈航道人謂董全曰:「道友,吾輩逢此殺戒,爾等最是逍遙,何苦擺此陣勢,自取滅亡!當時僉押封神榜,你可曾在碧遊宮,聽你掌教師尊說有兩句偈言,帖在宮門:靜誦黃庭緊閉洞,如染西土受災殃。!」

碧遊宮是截教師父(通天教主)的所在地(祂自己的宮殿),是在那兒共定的封神榜,而當時董全也在。其實,各門各派的弟子全都在。(當時)截教的師父明確告訴所有的弟子不要出門、不要管任何事情。只要出來,必死!

慈航道人的這段話,就是:「你董天君不聽師父的話。」

董天君曰:「你闡教門下,自倚道術精奇,屢屢將吾輩藐視,我等方纔下山。道友,你是為善好樂之客,速回去,再著別個來,休惹苦惱!」

你看:羨慕、妒嫉、恨!

慈航曰:「連你一身也顧不來,還要顧我?」

董全大怒,執寶劍望慈航直取。慈航架劍,口稱:「善哉!」方纔用劍相還。來往有三五回合,董天君往陣中便走,慈航道人隨後趕來,到得陣門前,亦不敢擅入裡面去;

當祂「不敢擅入裡面去」,都在講述著「心中的疑惑」,是這樣的疑惑,必招此劫,開殺戒,去經歷這樣的過程。當祂開殺戒,面臨的是「對方也會殺死祂」……對於修行的人,就是修得一念頭。

換句話說,慈航道人、文殊走到陣前猶豫的時候就是「一念不純」——對師父、對這一門的功力、對祂自己都有疑惑。這就是必遭此劫的過程。

對於截教,就是一個毀滅的過程;對於闡教,是一個淨化的過程——去掉內心的怕心。

只聽得腦後鐘聲頻催,乃徐徐而入,只見董天君上了板臺,將黑旛搖動,黑風捲起,猶如壞方弼一般。慈航道人頂上有定風珠,此風焉能得至。不知此風不至,刀刃怎麼得來,慈航將清淨琉璃瓶祭於空中,命力士將瓶底朝天,瓶口朝地。

觀世音菩薩的瓶子從那時候就有!

剛才詩裡說的:祂已經修行上萬年了。

只見瓶中一道黑氣,一聲響,將董全吸在瓶中去了。慈航命力士將瓶口轉上,帶出風吼陣來。

只見聞太師坐在墨麒麟身上,專聽陣中消息,只見慈航道人出來,對聞太師曰:「風吼陣已被吾破矣!」命黃巾力士將瓶傾下來。怎見得,只見:

絲絛道服麻鞋在,渾身皮肉化成膿。

觀世音菩薩的琉璃瓶就這麼厲害:見著肉都給化了,衣服、鞋子什麼都不壞。

董全一道靈魂往封神臺來,清福神柏鑑引進去了。

聞太師見而大呼曰:「氣殺吾也!」將墨麒麟磕開,提金鞭衝殺過來。有黃龍真人乘鶴急止之,曰:「聞太師你十陣方破三陣,何必又動無明來亂吾班次!」

動無明,就是動了無名之火,就是動了心。

只聽得寒冰陣主大叫:「聞太師,且不要爭先,待吾來也!」乃信口作歌曰:
玄中奧妙少人知,變化隨機事事奇,
九轉功成爐內寶,從來應笑世人痴。

修道的就講「玄」。玄中奧妙「少人知」,是講凡夫俗子。而「應變隨機」是說:凡事不曾準備,遇到什麼,應變什麼、做什麼,所以每件事都被人稱為奇蹟。

其實不是……都不是奇蹟。人稱為奇蹟,都是出乎自己預料之外的,其實那是命裡註定的。如果一個修行人懂得命裡註定的話,他有什麼奇蹟不奇蹟的。

你懂得一個時間延續的過程,每下一秒都是我們生命中的奇蹟,因為你從來沒有擁有過、不曾重複過、沒有預期過;因為你從來不能把握住,不能把這一秒鐘給按著。難道不是奇蹟嗎?

所以人中的奇蹟就是你的貪婪,你得到了你根本沒想得到的東西。所以當人中稱其奇蹟的時候,就是你歡欣你的占有、你的貪婪。就是你修不成的原由。

如果你的境界都懂得命裡註定的這一切的話,對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不在其中,怡樂飄然而去了,人自然就慈悲了。

「九轉功」是道家的說法,是煉丹的概念。修行的人不能跟凡夫俗子去比,你去嘲笑凡夫俗子——從來應笑世人痴——這個境界不太高。所以袁天君這麼一唱就「不咋地」。

話說聞太師只得立住。那寒冰陣內袁天君歌罷,大叫:「闡教門下,誰來會吾此陣?」

燃燈道人命道行天尊門徒薛惡虎:「你破寒冰陣走一遭。」

道行天尊的兩個門徒全死在這裡了,其實就是兩個很小的道童。道行天尊可沒跟燃燈道人「講道理」……

我們一比,大家就明白了:「我道行天尊帶的兩個徒弟,你燃燈道人讓他們去破陣,那邊有金咤、木咤、哪吒、楊戩、雷震子,他們都是一輩的,你怎麼不讓他們去?你讓我這兩個孩子去,你欺負我是不是!」

薛惡虎是他(道行天尊)自己的門徒,卻聽燃燈指揮——「我(道行天尊門徒)死一個,金咤他們哥仨也讓他們死一個啊!你怎麼一點道理都不講啊?」

我這麼一說,有些朋友就能明白。很多宗教連《封神演義》這樣的東西都不具備,差遠了!所以有些朋友抱著宗教裡的東西……我遇到過一些練這、練那的,他真去害人……

咱們只勸:「別幹這事。」就完了。如果人家瞪你一眼,你都不幹,你就想唸兩個咒訣讓人家摔跟頭,那你算啥東西。亂七八糟什麼都有,你只是打那個名義而已……

凡是搞這些特異功能的東西,他只要一往「男女」上走,一往「色」上走,一定是鬼、魔、妖動的。為什麼往那兒走?肉慾!

往肉慾上走就是邪的,往靈魂上走就是正的。打著往靈魂上走的說法,結果往肉上走的真實,那是更邪惡的,因為人就這兩部分。

那道行天尊他也是元始天尊十二門徒當中的一個,那邊上那麼多師侄——「為什麼我兩個徒弟你都給毀了?」——他知道進去就給毀了(前面已經死一個了)!道行天尊根本不提!

而在書裡說:「燃燈道人命道行天尊門徒薛惡虎出來……」有多少宗教裡的人能有這種境界?

要懂得這個道理,人修的是心境。講這些玄妙的「玄」,不是技術,是境界。說他們有「法器」,你要記住:那些有法器的,當對方把他的法器奪過去之後用不了。

姚天君把「太極圖」給收走了,姚天君可沒用太極圖毀他們。誰的寶貝就是他生命的境界,就是大家「比境界」,他代表了整個生命的涵義,換了主人,沒用。這就是個體生命獨一無二的尊貴,每一個人懂得珍貴自己。

薛惡虎領命,提劍蜂擁而來。袁天君見是一個道童,乃曰:「那道童速自退去,著你師父來!」

薛惡虎怒曰:「奉命而來,豈有善回之理!」執劍砍來,袁天君大怒,將劍來迎。戰有數合,便走入陣內去了。

薛惡虎隨後趕入陣來,只見袁天君上了板臺,用手將黑旛搖動,上有冰山,即似刀山一樣,往下磕來;下有冰塊,如狼牙一般,往上湊合。任你是什麼人,湯之即為虀粉。

薛惡虎一入其中,只聽得一聲響,磕成肉泥。一道靈魂逕往封神臺去了。陣中黑氣上昇,道行天尊嘆曰:「門人兩個,今絕於二陣之中!」

同樣,這個做法是給道行天尊一種修行的過程。(雖然)他感嘆那是自己帶出來的徒弟,(但)命運就是命運。所以當講人的道理的時候,道行天尊可以跟他們打起來。修行人不講理,講境界。當你一講理,真正修行的人扭臉就走。

你講理,你希望你怎麼說就怎麼做,在人中,就是人理。在境界中,就只是境界中的「表現」。

又見袁天君跨鹿而來,便叫:「你們十二位之內,乃是上仙名士,誰來會吾此陣?乃令此無什道術之人來送性命!」

普賢真人慶雲高 寒冰看破火消霜

燃燈道人命普賢真人走一遭。普賢真人作歌而來,歌曰:
道德根源不敢忘,寒冰看破火消霜,
塵心不解遭魔障,堪傷!
眼前咫尺失天堂。

道德的根本,在人的元神上,修行的人完全在找回自己的道德;普賢真人一看寒冰陣,就知道怎麼破這魔陣。

人心(這種暴虐、這種妒忌、這種蠻橫)就是一種魔障的表現。你(袁天君)修行這麼多年,太悲傷了(塵心不解遭魔障,堪傷)。寒冰陣你撤了,就是天堂;你立了,就是地獄了(眼前咫尺失天堂)……希望「回心轉意」的意思。

普賢真人歌罷,袁天君怒氣紛紛,持劍而至。普賢真人曰:「袁角,你何苦作孽,擺此惡陣。貧道此來入陣時,一則開吾殺戒,二則你道行功夫一旦失卻,後悔何及!」

他們擺的陣都太惡了,一出手就是惡的。他用他們的道術,用他們的玄妙,用他們所修行的東西,卻被他們的邪惡之念所指揮,他們惡在這裡頭。但是他們修到那兒、道行到那兒,所以他們擺出的陣對一般人來講具有相當的恐怖性。

袁天君大怒,仗劍直取。普賢真人將手中劍架住,口稱:「善哉!」

這幾個佛家的弟子文殊、普賢、慈航都是至善的。都說「善哉!」然後,開殺戒。

二人戰有三五合,袁角便走入陣中去了。普賢真人隨即走進陣來,袁天君上了板臺,將黑旛招動,上有冰山一座打將下來。普賢真人用指上放一道白光如線,長出一朵慶雲,高有數丈,上有八角,角上乃金燈,瓔珞垂珠,護持頂上;其冰見金燈自然消化,毫不能傷。

「慶雲」,就像傘似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去描繪)——普賢真人的功力在另外空間的形象。這些就是祂玄妙的造化、法力、世界,祂修成的一份功力所在。這樣,就把祂護住了。

這是我理解的:你修得正法、正道,邪不壓正,亂七八糟的東西近不了你的身。所以真正修行的人他如果有麻煩,是他在修行的過程中自然遇到的(他命裡之中的原因),而額外橫出的,不可能!說旁邊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或者誰想害你,根本不可能。

一個人的功力(比如說文殊菩薩口吐金蓮,我的師尊就講述過很多弟子可以口吐金蓮),你看得著嗎?……中共病毒你看到了嗎?你根本沒看到病毒,你為什麼害怕?

要你命了,你害怕,人家說「口吐金蓮」你說胡說(聰明者的愚蠢就在這兒)。我能理解很多修行人他在走動的過程中,在他的另外一面就有這些東西。

「瓔珞垂珠」,如果他是佛家的,就有(修出)這些東西,只不過這邊看不著。那不好的生命、壞人、亂七八糟的,根本不會招上你的。如果把這個看成神話的時候,你就看不到自己神聖的一面。

破十絕陣裡,講的都是「修行人的造化」,他們在各自展現自己真實的生命境界。普賢真人、前面講的文殊,都是一樣的;隨著外界環境,他自己的造化就自然變化、展現出這樣的功力、法力。

普賢真人一上來就看破了「寒冰陣」。上面有冰山下來,那冰遇見金燈自然就消化了,絲毫不剩。祂不去準備……祂不動,就全有了。

有一個時辰,袁天君見其陣已破,方欲抽身;普賢真人用吳鉤劍飛來,將袁天君斬於臺下。袁角一道靈魂被清福神引進封神臺去了。普賢收了雲光,大袖迎風,飄飄而出。

你看,反過來它叫「雲光」——普賢收了雲光——就是說:你看到的那一份「造化」,在別人眼中其實是「雲光」。在他的境界裡,他看到的是另外一面。

聞太師又見破了寒冰陣,欲為袁角報讎,只見金光陣主,乃金光聖母,撒開五點斑豹駒,厲聲作歌而來,歌曰:
真大道,不多言,運用之間恆覺察,放開二目見天元,此即是神仙。

你沒那境界,你看不到「天元」之頂。他有世界、有宇宙、有天體,有多大本事——「運用之間恆覺察」。

話說金光聖母騎五點斑豹駒,提飛金劍,大呼曰:「闡教門人誰來破吾金光陣?」

燃燈道人看左右無人先破此陣,正沒計較,只見空中飄然墜下一位道人,面如傅粉,唇似丹硃。

你看,旁邊有小輩的,燃燈道人不叫,祂不知道該誰破!這就是我一再跟大家解釋的:燃燈道人這麼厲害,他一來就拿帥印了,可是這陣誰破?不知道!下邊可沒人埋怨他……

現在辦事肯定不會像燃燈那樣……

修行的人他也知道自己的那一部分責任,他盡他的責任,但是一切都在命運中,都在定數中。定數不是他安排的,但他知道那是定數。我覺得這個道理對太多人來說挺難接受、理解,特別是現在電腦的年代,太講規矩了,太笨了。就是我說的「聰明的愚蠢的人」。

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道服先天氣蓋昂,竹冠麻履異尋常,
絲絛腰下飛鸞尾,寶劍鋒中起燁光。
全氣全神真道士,伏龍伏虎仗仙方,
袖藏奇寶欽神鬼,封神榜上把名揚。

(這道人)就是來進榜的。

話說眾道人看時,乃是玉虛宮門下蕭臻。蕭臻對眾仙稽首曰:「吾奉師命下山,特來破金光陣。」

姜子牙被姚天君拜掉三魂七魄的時候,赤精子去找師父幫忙,結果元始天尊自己都有難處,就給推了,讓他去找大老爺(老子)。

你可以看到在「十絕陣」中元始天尊的門徒(這些年輕的門徒大概來了三個)全死在裡頭。師徒如父子,元始天尊讓自己的小弟子在這種劫難當中藉這個機會一步成仙,但是對元始天尊來講這些人終歸是祂的弟子,所以既有祂承受的部分,又有被別人難以理解的部分。

你不到那個境界你理解不了。

我以為,正是有這樣的瓜葛,出來引起「十絕陣」的人是自己的門下申公豹,所以元始天尊自己不出手,他的弟子得理解他——十二金門在這方面完全沒有任何思考。只有那道行天君說:「瞧我這兩個弟子全毀了。」叨了這麼一句,那也就給他帶來了修行……

只見金光聖母大呼曰:「闡教門下誰來會吾此陣?」言未畢,蕭臻轉身曰:「吾來也!」

金光聖母認不得蕭臻,問曰:「來者是誰?」

蕭臻笑曰:「你連我也認不得了!吾乃玉虛門下蕭臻便是。」

金光聖母曰:「爾有何道行,敢來會吾此陣?」執劍來取,蕭臻撒步,赴面交還,二人戰未及三五合,金光聖母撥馬往陣中飛走。

蕭臻大叫:「不要走!吾來了!」逕趕入金光陣內。至一臺下,金光聖母下駒上臺,將二十一根桿上弔著鏡子,鏡子上每面有一套,套住鏡子,聖母將繩子拽起,其鏡現出,把手一放,明雷響處,震動鏡子,連轉數次,放出金光,射著蕭臻,大叫一聲。可憐!正是:
百年道行從今滅,衣袍身體影無蹤。

蕭臻一道靈魂,清福神柏鑑引進封神臺去。金光聖母復上了斑豹駒,走至陣前曰:「蕭臻已絕。誰敢會吾此陣?」

燃燈道人命廣成子:「你去走一遭。」

廣成子領命,作歌曰:
有緣得悟本來真,曾在終南遇聖人。
指出長生千古秀,生成玉蕊萬年新。
渾身是口難為道,大地飛塵別有春,
吾道了然成一貫,不明一字最艱辛。

有緣能修煉,能悟得本來的自己。

廣成子他修行的地方在終南山,他遇到了他師父,指出長生不老之道——「萬年新」——跟慈航道人的「萬年之身」的概念是一樣的。

「難為道」就是「一步一造化、一難一修行」,分辨之心是不用有的,遇到的磨難就是你的修行;紅塵的一切其實有著真實的生命在其中;只要一修行就沒有放棄之說、一氣呵成;悟不明白,迷住自己,這是最難的,自己是自己的迷,每一個境界的生命都被自己框在其中。任何一個境界的生命都被他的境界所阻礙。

其實廣成子講的是這麼一段故事。

廣成子八卦衣 番天印 破金光陣

燃燈道人,祂實際上是雷祖,在挑選誰去破陣的時候,對十絕陣每一位陣主的來處,祂自己有一種感悟,因為燃燈道人的境界高過他們。

我們從故事中可以看到:在任何生命遇到劫難的時候,都有他迷惑的一面,不是完全清楚細節。燃燈道人知道有十個道人會在陣中死去,但祂也不知道是誰(趕上誰是誰)……所以這樣的劫難、這樣的定數,不是祂燃燈訂的。

看起來是燃燈主持破十絕陣,但不是祂燃燈訂的。看起來祂是掌握一切,但不是祂完全掌握。但是祂的厲害在於祂聽從命運的一切。祂知道這該是祂的,祂就做,至於說最終的結果是什麼,用人的話說:「祂內心中有個信念,祂相信能成功。」

其實祂根本就沒有這個念頭,人的話才叫「相信能成功」,其實真正到境界的話,應該是沒念頭,就是道家所說的「無」,佛家所說的「空」。就像廣成子一露面:「渾身是口難為道」。

我後來看到另一個(版本)是「渾身是日難為道」,我覺得更貼切。

「是日」,就是指今天、現在。人的一生過程中,你想修成的話,每一天、每一天遇到的一切都是你的難。人活著就是難(《西遊記》:一難一造化,一步一修行),「難」為道,更貼切。

當他得到道,一修到底。(但是……)

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不明」、迷障中……很多人自以為「明白」,這就是他「最難(修)」的地方——不明一字最艱辛——艱辛就在於:「沒有人知道什麼叫不明。」

在修煉中,每一個生命的境界都困在他自己境界本身上。

姜子牙的魂魄被姚天君給拜(丟)了,剩一魂一魄了,赤精子追到崑崙山、追到南極仙翁那兒去,要過來的。「好,這事我辦了,我能把姜子牙給救回來。」

那件事情對赤精子也好、對南極仙翁也好,都是迷障。

赤精子要走了姜子牙的一魂一魄(裝在葫蘆)。南極仙翁就沒有看出來:「赤精子這事兒幹不成。」那件事情,連元始天尊都幹不成。

等赤精子沒幹成之後,回來找師父,元始天尊說:「有難言之隱,你去找大老爺吧!」讓他去玄都,他才找到老子,借得太極圖。元始天尊自己都在這個「十絕陣」當中,有他的難言之隱。

那赤精子當初為什麼那麼自以為是?

在破十絕陣裡我們看到:他們單個的本身,包括自己法器、他們境界的本身,是足以破掉一個陣、一個陣。但是當他們單個來的時候,實際是不靈的,這就是在不同時代、環境的背景之下,每一個具體生命境界也出現了岔。我相信朋友能明白我說的意思。

赤精子當初就陷在了一個「明知不明」的困境中,他以為明,實際是不明。他以為明,踩著兩朵白蓮就去到姚天君那兒搶那草人,險些把他自己毀掉。等拿了太極圖之後,他把太極圖又掉進去了,他才搶了草人。用了太極圖換得姜子牙的草人(魂魄)回來。

所以這件事情就變成了:「十絕陣」可以通到這天、地間(三界內)的頂點。那作為赤精子就認識不到,所以他困在了自以為是明白的這種真正的不明之中,這是他最艱辛的。

那廣成子是他們幾個人的老大。

話說金光聖母見廣成子飄然而來,大呼曰:「廣成子,你也敢會吾此陣?」

廣成子曰:「此陣有何難破,聊為兒戲耳!」

金光聖母大怒,仗劍來取。廣成子執劍相迎,戰未及三五合,金光聖母轉身往陣中走了。廣成子隨後趕入金光陣內,見臺前有旛桿二十一根,上有物件掛著。

廣成子後來不是轉入佛家。

我們前面看到了,應該是破了四個陣,其中文殊、慈航道人跟普賢在進陣前都出現了遲疑。廣成子沒有!另外,破第二個陣的懼留孫沒有!後來轉成三個「菩薩」的,在進陣前都有遲疑。

在《封神演義》的後面,或者在《西遊記》裡面,在字裡行間會有解釋這三個大菩薩當初為什麼有這樣的疑惑。在這樣留給人間的一些很神奇的書裡面,一定對這樣的生命之間的關聯有所描繪,只不過我們絕大多數的朋友沒有能力看出來而已。

所以我跟你講:金光聖母用個桿子,還掛個鏡子!那已經就差遠了。藉助東西,已經差得不知道有多少!當然,你可以把它解釋成金光聖母的法器,是他透過自己的本事練就出來的。

那我個人覺得:其實差距就已經在了。

金光聖母上臺,將繩子攬住,拽起套來,現出鏡子,發雷震動,金光射將下來。廣成子忙將八卦仙衣打開,連頭裹定,不見其身。金光縱有精奇奧妙,侵不得八卦紫壽衣。有一個時辰,金光不能透入其身,雷聲不能震動其形。

廣成子暗將番天印往八卦仙衣底下打將上來,一聲響,把鏡子打碎了十九面。

有光、有聲!「金光」代表人間說的閃電。雷、電齊鳴。

你想,廣成子把自己都給裹住了,再把番天印從下邊掏出來發出去……如果你從神仙的角度來講:相當低。

金光聖母著慌,忙拿兩面鏡子在手,方欲搖動,急發金光來照廣成子,早被廣成子復祭番天寶印打來,金光聖母躲不及,正中頂門,腦漿迸出。一道靈魂早進封神臺去了。

人這邊,金光聖母的生命就結束了,整個過程就完了。

廣成子破了金光陣,方出陣門,聞太師得知金光聖母已死,大叫曰:「廣成子休走,吾與金光聖母報讎!」麒麟走動如飛,只見化血陣內孫天君大呼曰:「聞兄不必動怒,待吾擒他,與金光聖母報讎。」

孫天君面如重棗,一部短髯,戴虎頭冠,乘黃斑鹿,飛滾而來。

燃燈道人顧左右,並無一人去得。

你看,這就是我一再跟大家解釋的:很多朋友做事,先做準備。其實「準備」裡面包含著「自我表達」的成分相當高——自我欣賞、自戀……當代的精英就是那樣。

「順天意」做事情,不參與個人的東西,該悟到了就悟到了,能夠感受到就感受到……

「淡然處之」,更加接近於「無」、「空」。打擊別人的人絕不希望打空囉……要穩、準、快!……

對小孩子的污辱,他記恨你一輩子!如果有幸能修煉能化解,(多數)化解不了!你看習近平……

在中國的環境中都是在「被羞辱中」長大的,習近平就是化解不開,結果今天他就在羞辱所有的人,才會出現今天這麼荒謬的事情,才會出現任志強氣得(撰文:剝光衣服堅持當皇帝的小丑)!習近平他其實就是羞辱這些自認為比他有本事的人。這就是(中共)這個制度的邪惡。

喬坤破陣 砂沾袍服化作津津血

偶然見一道人慌忙而至,與眾人打稽首,曰:「眾位道兄請了!」

燃燈曰:「道者何來?高姓?大名?」

道人曰:「衲子乃五夷山白雲洞散人喬坤是也。聞十絕陣內化血陣,吾當協助子牙。」

喬坤他知道有「化血陣」,他為什麼來?也沒解釋。他是武夷山白雲洞一個散人,散人很低的。在破「十絕陣」的過程中遇見了好幾個散人,咱也不知道為什麼遇見這麼多散人。所以喬坤他就來了(前、後挨不著)!

燃燈道人自己也不知道哪兒出了這麼多個散人。所以就像我剛才說的:「不在計畫中。」

燃燈道人騎著鹿,「破十絕陣」來了。幹嘛來了?說:一,大家有難;二,是因為什麼;第三,我就有這麼個心願,我就來了。至於怎麼破?走到哪兒算哪兒……沒有一個「因為、所以」……

燃燈道人連喬坤來了,還問:「你是哪兒來?你是誰?幹嘛來了?」祂都不知道。我覺得這對很多朋友是一個非常大的借鑑。只有這種情況,人才會有機會與自己的元神、與天意吻合在一起。

所以反襯過來,還是那句話:「最大的敵人是自己。」那燃燈這樣的做法就是「沒有自己」。

言未了,孫天君叫曰:「誰來會吾此陣?」

喬坤抖搜精神曰:「吾來了!」仗劍在手,向前問曰:「爾等雖是截教,總是出家人,為何起心不良,擺此惡陣?」

滿有趣的:因為「十絕陣」太惡,那種惡氣、惡的氛圍衝破了天界,所以讓很多修煉的人看到,那喬坤看不過眼,過來幫助。你可以這麼解釋。

孫天君曰:「爾是何人,敢來破吾化血陣?快快回去,免遭枉死!」

喬坤大怒,罵曰:「孫良,你休誇海口,吾定破爾陣,拿你梟首號令西岐。」

喬坤知道孫良,孫良不知道他。但他沒有孫天君本事大。

孫天君大怒,縱鹿仗劍來取,喬坤赴面交還,未及數合,孫天君敗入陣,喬坤隨後趕來入陣中,孫天君上臺,將一片黑沙往下打來,正中喬坤。正是:
沙沾袍服身為血,化作津津遍地紅。

喬坤一道靈魂已進封神臺去了。孫天君復出陣前,大呼曰:「燃燈道友,你著無名下士來破吾陣,枉喪其身!」

太乙真人九龍神火罩孫良

燃燈道人自己也明白,不是破不了陣,而是一定要有一個人在陣中死去。我覺得有點像祭典:第一,也是對擺陣的這一些道友的一份尊重、敬重。第二,表面被殺的人,他們其實都是一步登天。

……孫天君沒有能力意識到這位無名小輩被封成了神。這就應了廣成子那句話:「不明一字最艱辛」。其實,我覺得這些都是相生相剋的理。

所以朋友!你看待任何事情,你可以看到對方、看到自己,看到兩面(看手的時候你可以看到手心、手背兩面),很多事情對你來講就了然了。真正能做到這一點,首先就是否定自己的觀念。

什麼觀念?說喝茶,我就得這麼喝;我要沒這一點家私(家具)我就不喝了。這就是麻煩。如果你是個修行的人,當你有這種規矩和想法的時候,你會發覺每次喝茶的時候總有麻煩。反過來,當你沒有這些觀念的時候,我怎麼樣都可以,腦子裡沒有這些觀念,沒有這些「一定」和「不一定」的時候,你會發覺你要幹什麼,什麼都是順坡而來、順行而來。

什麼意思?沒有自我的人,你的存在本身就是順天意(我覺得這話就相當厲害)。但人一定會有自我,否則這個人肯定就不是人了,他已經是神仙了——能夠遏制住自我,任何的想法都能忍耐住,把它去掉。比如說:

燃燈道人一來說:「破十絕陣,這事我幹了,我一看太乙真人肯定沒問題;金光陣,廣成子這個不在話下。哎呀!不對呀,好像前面還有十個人,這十個人上哪兒找去?哎,姜子牙你先給我把這十個人找好囉!」

完了!這陣就破不了了,連廣成子都給耽誤了。你信不信?今天如果燃燈道人都這麼想的話,連廣成子都破不了。他們就有麻煩。這是我跟大家分享我自己的理解。

所以最後就是佛家講的「空」,道家講的「無」。(但)在人中,人無法「空」、無法「無」(話都讓我一個人說了)。

燃燈命太乙真人:「你去走一遭。」

太乙真人作歌而來。歌曰:
當年有志學長生,今日方知道行精。
運動乾坤顛倒理,轉移日月互為明。
蒼龍有意歸離臥,白虎多情覓坎行。
欲煉九還何處是,震宮雷動子西成。

太乙真人當年就想學長生不老,今天當學到這兒才知道道行本身內在的精髓。乾坤可以反著走(顛倒理),所以正就是反,反就是正,陰就是陽,陽就是陰;其實空就是有,有就是空。(這事兒,你就不好辦)

你要有能力,能顛倒理:你是日,你可以站在月上;你是月,你可以站在日上,你甚至可以不在日、月中;不在乾、坤中。那如何顛倒?

你不在乾、坤中,乾、坤三百六十五度的話,你想怎麼看怎麼看……所以互為日、月;互為乾、坤。當有這顛三倒四之理的時候,其實他在掌握乾坤、他在把握日月。他的境界超然。

這就講述「境界的局限」。

青龍、白虎,有「護法」的概念;「有意」跟「多情」都是有意所為,這就展現出他太乙真人的局限、他的困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講他的境界受困,但是又有「上下貫通」在裡面。他不在日、月中,他可以把乾、坤顛倒。乾坤、日月;蒼龍、白虎講述三個層面。

「九環」是道家的說法……

太乙真人歌罷,孫天君曰:「道兄,你非是見吾此陣之士。」

太乙真人笑曰:「道友休誇大口,吾進此陣如人無人之境耳。」

孫天君大怒,催鹿仗劍直取。太乙真人用劍相還,未及三五合,孫天君便往陣中去了。太乙真人聽腦後金鐘催響,至陣門,將手往下一指,地現兩朵青蓮,真人腳踏二花,騰騰而入。真人用左手一指,指上放出一道白光,高有一二丈,頂上現有一朵慶雲,旋在空中,護於頂上。

前面每個陣都會死一個人(也挺可憐的),就是說:前面進去一個人,陣法一定會走一遍,當陣法走一遍的時候,那旁邊的這十二門人,包括燃燈道人就一目了然了。所以你可以看到在他們進陣的時候,凡是從上面來的,大多都會透過祂的化身、真身衍化出慶雲。其實就是護法,護住自己的身子。祂的肉身是受不了那些東西,所以護住祂的肉身。廣成子也是用這個八卦仙衣把自己連腦袋都給裹住。一樣的道理。

也正是因為那些人——第一個進陣的人死去,是一種嘗試。他們用生命去協助順其天意的闡教的人,所以他們自然被封神。

孫天君在臺上抓一把黑沙打將下來。其沙方至頂雲,如雪見烈焰一般,自滅無蹤。

這就表示太乙真人他的功夫、境界高過孫天君。

孫天君大怒,將一斗黑沙往下一潑,其沙飛揚而去,自滅自消。

孫天君見此術不應,抽身逃遁,太乙真人忙將九龍神火罩祭於空中,孫天君合該如此,將身罩住。真人雙手一拍,只見現出九條火龍,將罩盤繞,頃刻燒成灰燼。一道靈魂往封神臺去了。

聞太師在老營外,見太乙真人又破了化血陣,大叫曰:「太乙真人休回去!吾來了!」

只見黃龍真人乘鶴而至,立阻聞太師曰:「大人之語,豈得失信!十陣方纔破六,爾且暫回,明日再會,如今不必這等恃強,雌雄自有分定。」

聞太師每每出手的時候,幾乎都遭到黃龍真人的阻攔。黃龍真人後來也確實遭到了磨難。

聞太師氣沖鬥牛,神目光輝,鬢髮皆豎,回進老營,忙請四陣主入帳,太師泣對四天君曰:「吾受國恩,官居極品,以身報國,理之當然。今日六友遭殃,吾心何忍!四位請回海島,待吾與姜尚決一死戰,誓不俱生!」太師道罷,淚如雨下。

四天君曰:「聞兄且自寬慰,此是天數。吾等各有主張。」俱回本陣去了。

十天君知道是天數,卻又有內心的妒嫉之心。申公豹請他們出來,他們就想以此十個惡陣聯在一起形成的氛圍一舉而擊破對方。因為心生妒嫉,所以擺出的陣都是惡的,是由心念所致,跟生命的本質相關。

有本事看到生命的本質,就能分辨善、惡。其實這裡講的都是善、惡,而不是各自的本事大、小。

且說燃燈與太乙真人回至蘆蓬,默坐不言。子牙打點前後。

這裡面很值得大家品味。太乙真人破了陣,跟燃燈道人回到蘆蓬,相互沒吹牛……誰都不說話,誰都不誇,往蒲團一打坐就行。

為什麼要說話?為什麼有些人做完事情回來吹牛。吹牛的人就是人。吹牛的本身就在逆天意。順天意的人當事情做完之後:「就是一個過程。」

過程早過去了。如果不是從這個角度認識,當他破完陣,太乙真人一吹牛,後面更大的麻煩就來了。因為吹牛的人注重自己的結果,以為他做成的。他做成是在天意的背景之下做成的,有背後的天意,他必成!

這天意的背景是什麼?其實你可以理解成「是更高境界的生命在背後依託著他」。而太以真人看不見、燃燈道人也看不見。燃燈道人要什麼都看得見,他怎麼不知道那十個先破陣的送死的人是誰呢!他肯定看不見。

話說聞太師獨自尋思,無計可施,忽然想起峨嵋山羅浮洞趙公明,心下躊躕:「若得此人來,大事庶幾可定。」忙喚吉立、余慶:「好生守營,我上峨嵋山去來。」二人領命。

聞太師這一念就把趙公明毀了。趙公明的功夫超過燃燈道人。

太師騎上墨麒麟,掛金鞭,借風雲,往羅浮洞來。正是:
神風一陣行千里,方顯玄門道術高。

霎時到了峨嵋山羅浮洞,下了麒麟,太師觀看其山,真清幽僻淨:鶴鹿紛紜,猿猴來往,洞門前懸掛藤蘿,太師問:「有人否?」

少時,有一童兒出來,見太師三隻眼,問曰:「老爺那裡來的?」

那個時候是半人半神,人、神同在的文化,那童兒一見聞太師他第三隻眼是打開的,就知道他是修行之人,不是一般人(趨近於半神)。

太師曰:「你師父可在麼?」

童兒答曰:「在洞裡靜坐。」

太師曰:「你說商都聞太師來訪。」

童兒進來見師父,報曰:「有聞太師來拜訪。」

趙公明聽說,忙出洞迎接,見聞太師大笑曰:「聞道兄,那一陣風吹你到此?你享人間富貴,受用金屋繁華,全不念道門光景,清淡家風!」

二人攜手進洞,行禮坐下。聞太師長吁一聲,未及開言,趙公明問曰:「道兄為何長吁?」

趙公明為什麼不知道聞太師到此而來?通常,應該是可以知道——以趙公明的功力來講本該知道,為什麼不知道,這是個問題!我能理解的:現在遇到的場面,對於趙公明來講,同樣是劫難。

是劫難,同樣有悟;有悟,就有選擇;有選擇,就「有機會」。

他趙公明可以選擇去,也可以選擇不去,這時候就該有警覺、悟性。如果悟性好的人,我們比喻:二郎神遇到的話,他的悟性可能就告訴他:「聞太師來,我為什麼一點兒沒有感覺?我為什麼不知道?」

對於修煉的人、修到這個境界的人,他不該不知道。當他「不知道」,他就知道這裡頭有「對悟」,對於他自己來講就有著劫難……

這種劫難,是因為自己的生命境界在這樣的環境中、遇到的這件事情的「因為、所以」中。所以在天意的背景之下,你就不知道。就像一個人在水邊上,你沒有游泳,但被水打濕了,他能意識到不對!一定有什麼事跟我有關係!連上了,我能夠反思自己。這就是悟性。

趙公明為什麼沒有這種能力意識到自己呢?就是他的狂妄。自我的狂妄從而失去了一個自我提醒、反思的機會,這就是悟性差。反過來:「聞太師來找我,我竟然不知,那麼我必在其中,很可能有麻煩!我要回頭想一想:這個事我該不該出手!?」

這個事,何為最大的道理?修行人就要找出一層、一層的理!這最大的理,就是天意!

聞太師曰:「我聞仲奉詔征西,討伐叛逆,不意崑崙教下姜尚善能謀謨,助惡者眾,朋濟作奸,屢屢失機,無計可施,不得已,往金鰲島邀秦完等十友協助,乃擺十絕陣,指望擒獲姜尚,孰知今破其六,反損六位道友,無故遭殃,實為可恨!今日自思,無門可投,忝愧到此,煩兄一往,不知道兄尊意如何?」

其實,作為真正靜修的人聽到聞太師這番話以後,就不該參與。聞太師用了「助惡者眾、朋濟作奸……實為可恨!」這些話,都是「利益」中挑撥、爭先奪利的詞(表述)。作為趙公明,應該有能力意識到、他生命境界本該自然反應出:「那聞太師有問題!」

你可以找我幫忙,但你不要用這樣的詞去描繪你今天的處境(這是生命境界的問題)……因為聞太師講出的話,不是一個修行者應該跟從的道理,那是世俗的、爭權奪利的、奪取名望的、毫無自我約束的話——你自己擺下了「十絕陣」,你自己打不過人家,被人破了,是你自己沒有生門——這個「絕」字,就(表示)沒有生門。

一個善意、清修的人哪能不給其他生命以生門、生路呢?反思今天,為什麼講「道德淪喪」?(情況)這裡頭都有……

公明曰:「你當時怎不早來?今日之敗,乃自取之也,既然如此,兄且先回,吾隨後即至。」

自高、狂妄、自大、妒嫉、凡心未去、爭取名利,都在這幾句話中,而這其中關鍵的問題就是妒嫉。

太師大喜,辭了公明,上騎,借風雲回營,不表。

且說趙公明喚門徒陳九公、姚少司:「隨我往西岐去。」兩個門徒領命。公明打點起身,喚童兒:「好生看守洞府,吾去就來。」帶兩個門人,借土遁往西岐。正行之間,忽然落下來,是一座高山上。正是:
異景奇花觀不盡,分明生就小蓬萊。

趙公明是藉著土遁走的,「忽然落下來」就是有因由。其中表明:趙公明今天遇到的事情也是命裡註定的。

趙公明正看山中景致,猛然山腳下一陣狂風大作,捲起灰塵,分明看時,只見一隻猛虎來了。笑曰:「此去也無坐騎,跨虎登山,正是好事。」只見那虎剪尾搖頭而來,怎見得,有詩為證,詩曰:
咆哮踴躍出深山,幾點英雄汗血斑,
利爪如鉤心膽壯,鋼牙似劍勢兇頑。
未曾行處風先動,纔作奔騰草自扳,
任是獸群應畏服,敢攖威猛等閒間。

趙公明能跨虎,卻不能降龍。

話說趙公明見一黑虎而來,喜不自勝:「正用得著你!」掉步向前,將二指伏虎在地,用絲絛套住虎項,跨在虎背上,把虎頭一拍,用符印一道畫在虎項上。那虎四足就起風雲,霎時間來到成湯營,轅門下虎,眾軍大叫:「虎來了!」

趙公明道行高,任何東西到他手裡面都會顯出神蹟。

陳九公曰:「不妨!乃是家虎,快報與聞太師:趙老爺已至轅門。」

太師聞報,忙出營迎迓,二人至中軍帳坐下,有四陣主來相見,共談軍務之事。

趙公明曰:「四位道兄,如何擺十絕陣,反損了六位道友?此情真是可恨!」正說間,猛然抬頭,只見子牙蘆蓬上吊有趙江,公明問曰:「那蓬上吊的是誰?」

白天君曰:「道兄,那就是地烈陣主趙江。」

公明大怒:「豈有此理!三教原來總一般,彼將趙江如此之辱,吾輩體面目何存。待吾也將他的人拿一個來吊著,看他意下如何!」隨上虎提鞭,聞太師同四陣主出營,看趙公明來會姜子牙。

在「地烈陣」趙天君被抓之後,為什麼要給他吊在盧蓬上?

就是羞辱對方!

怎麼樣都可以,但羞辱對方就是問題。我以為就是燃燈道人的羞辱對方,從而給自己同樣帶來了劫難——趙公明打得祂滿天跑。

是!是這個問題。這些都有著相生相剋的道理,但無論如何他們是順天意,而趙公明是逆天意。所以燃燈祂們遇到的問題就是自我淨化的過程。既是「自我不足」的表現——祂們的不足給祂們帶來了劫難,同時,是一種淨化。經過這一份劫難,從而去掉祂們不應該有的東西。

對方也同樣:如果不是趙江被掛在蓬上,可能趙公明也不至於這麼憤恨。他覺得對截教太羞辱、太過分……也就不至於出手這麼絕對。就是相生相剋在裡頭。

不知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