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無首能活?其後裔遍佈世界各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2日訊】刑天《山海經》裡的人物,《山海經.海外西經》記載:「刑天與帝爭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這段故事是說,刑天在與黃帝的大戰中,刑天被砍了腦袋,被埋葬於常羊山,但他失去頭顱之後卻仍然不死。他的雙乳變作眼睛,肚臍變為嘴,一手揮舞著斧子,另一手拿著盾牌,繼續作戰。

刑天被黃帝斬了首他的後代也都是無首人

《山海經》裡,刑天的形象有些駭人。他的軀幹正面變成了人的臉,腦袋和脖頸以上卻不見了,只有一個齊整的斷茬。他揮著斧子,左足著地,右足抬起,還躍躍欲試要繼續有所作為。

刑天身後,他的故事並未有消散。宋代《太平御覽》中提到了一族無首民:「無首民,乃與帝爭神,帝斬其首,敕之北野,以乳為目,臍為口。去玉門三萬里。」

原來,刑天被黃帝斬首之後,衍生出了一個部族,整個部族都是無首之人,他們被流放到玉門關外三萬里,在那次大戰後,他們被新的王權貶斥到蠻荒之地。很久之後,他們似乎已忘記了仇恨,按自己的方式,在不為人知的地放生活了下來。

歷代關於無首人的記載

《太平御覽》提到漢武帝時的豫章太守賈雍出境討賊,結果被賊砍了腦袋,成了無首人。回到軍營後,士兵都來看賈雍,他胸中發聲說道:「戰不利,為賊所傷,諸君視有頭吻佳,無頭佳乎?」眾將哭著說:「有頭佳。」賈雍卻說:「不然,無頭亦佳。」說完,賈雍就倒地而死。

明人徐應秋在《談薈》中也有一則無首人的故事:曾經有一個上戰場被敵人砍去腦袋的人,戰爭結束後同營戰士發現他還活著,手能持東西,雙腿能走路,他後來回到了故鄉,平時還能織草編履,妻子每天把飲食從其喉管中給他灌入,他餓了則書一個「飢」字,不食則書一個「飽」字,如此二十年之後才死。

海外無首人-刑天國後裔

清代袁枚的《子不語》中提到了一個海外的「刑天國」,似可以與「無首民」遙相呼應。據袁枚稱,這是溫州府的海商王謙光所講述的親身經歷。王謙光出海經商,曾飄到了一個海島,島上男女千餘人,「皆肥短無頭,以兩乳作眼,閃閃欲動,以臍作口,取食物至前,吸而啖之,聲啾啾不可辨」。

這些無首人看到王謙光有頭,都爭相用舌頭舔他,王謙光大驚,趕忙奔到了山頂,和他的同伴們一起扔石頭驅趕無首人,終於把這些怪物驅散。王謙光說:「此《山海經》所載刑天氏也。」

歐洲古地圖中的無首人

在更為遙遠的歐洲,也有無首人的傳說。古希臘作家希羅多德在其《歷史》一書中提到,無首人阿克發洛伊(Akephaloi)與狗頭人賽諾瑟發利(cynocephali)住在古利比亞的東邊。

亞歷山大遠征到達印度時,曾經遇到過幾個金色的無首人,便抓了一些帶回去展覽。歐洲人對於未開發的遙遠地域懷著恐懼和敵意,這和中國的刑天何其相似,都將無首人棄置在蠻荒之地,似乎中國和歐洲有了奇異的相同。

在歐洲中世紀抄本當中,無首人的形象屢見不鮮,這一時期的無首人繪像大致有兩類,一類是眼睛長在胸脯上,另外一類的眼睛長在肩膀上。

非洲也有無頭人傳說

在非洲蘇丹地區生活著底比斯(Blemmyes)無頭人,在公元前三世紀的希臘古詩中,稱他們為遊牧突襲者,但不是好戰份子,在後來的著作中描繪他們是居住在埃及南部的野蠻人。在與其他部落的戰爭中,龐貝紐斯.梅拉(Pomponius Mela)和長者普林尼(Pliny)將他們變成無頭的生物,他們的臉龐在胸前。

有記載稱,底比斯(Blemmyes)人生活在公元前600年到公元3世紀的非洲東北部(今蘇丹地區),曾經和當時的羅馬打過幾次仗。他們的眼睛長在肩膀上,嘴長在胸口,肩膀出奇的高。

人沒有了腦袋能不能活?在中國古代文化、特別是道家文化認為,人身有三魂七魄,有主元神、還有多個副元神主宰身體。它們各司其職、居住在身體不同位置,但不是固定不變的。

比如:中國大陸80年代的氣功熱中,就有耳朵識字、手或腳後跟識字的記載。那時他們的識神跑到手上、腳上、耳朵上或心上,那個地方就能識字,如果在戰場上,武將專注於肢體衝突中,可能主宰元神的主意識剛好不在頭上,因而頭被砍下,人並沒有死就好理解了。元神能夠換位,當敵人砍他腦袋的時候,元神恰好沒在腦袋位置,所以能夠活下來,並延續以後的生命。這真是太神奇了!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