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專家揭中共生物戰計劃 武毒所參與其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3日訊】美國白宮首席醫學顧問「福奇」此前坦承,沒辦法保證「武漢病毒實驗室」沒有做病毒「功能增益」研究。之後,再有生物學專家出面揭露中共軍方的生物戰計劃。他指出,在中共軍方的生物戰計劃下,做「功能增益」研究的機構不只一個。

上個月26號,美國白宮首席醫學顧問福奇(Anthony Fauci)坦言,沒辦法保證武漢病毒實驗室沒有利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提供的資金做病毒「功能增益」(gain of function)研究。

美國聯邦參議員甘迺迪(2021.5.26) :「你沒有提供武漢實驗室任何資金進行(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對嗎?」

福奇(2021.5.26):「是的。」

甘迺迪:「你要怎麼知道,它們沒有做這個(病毒功能增益)研究,並且沒放在它們的網站上?」

福奇:「沒辦法保證這一點。」

美國生物學專家 塞林(2021.5.29):「中共軍方統籌的蝙蝠冠狀病毒骨架,在不同的中心進行實驗操作,聚焦開發生物戰武器的不同方面。好幾個地方都在進行病毒重組和功能增益的研究,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內。」

29號,美國生物學專家塞林(Dr. Lawrence Sellin)出面揭露,中共軍方利用蝙蝠冠狀病毒(bat coronavirus)開發生物戰武器。多年來,總部設在長春的中共軍方獸醫研究所,牽頭展開了大規模的病毒收集工作,武漢病毒研究所等其他機構也參與其中。

美國生物學專家 塞林(2021.5.29):「一些蝙蝠冠狀病毒被選來,用在進一步開發生物戰(武器),是基於它們從蝙蝠傳染給人類的潛力。這是中共軍方生物戰的基本準則。這樣就能夠把實際上是生物戰攻擊的情況,歸咎於自然界。」

塞林曾服務於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院、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並曾在阿斯特(Astra)以及合併後的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製藥公司進行臨床研究工作。之後,塞林還擔任美軍特種作戰司令部(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在太平洋地區的參謀長。

中共軍方的生物戰計劃,由中共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與中國廣泛的民間科學院,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協調,進行總體指揮和控制。他指出,中共軍方生物戰計劃有三個層次。最核心是秘密軍事層級。最外層是中國的大學和民間機構。中間層,則讓中共軍方能夠獲得國際病毒研究界的知識和技能。

新唐人亞太電視張祺翎綜合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