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三千多郵件曝光 福奇涉嫌掩蓋病毒洩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3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2日晚上6:30,北京時間6月3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三千多頁郵件,震驚全美,福奇(福西)博士涉嫌和中共、世衛一起掩蓋真相?中共CDC主任高福、資助武漢病毒所合作增強型功能研究的專家都捲入!

Sydney:6月1日,福奇博士超過三千頁電子郵件被披露,引起了美國各大媒體和美國民眾震驚,福奇博士涉嫌和中共一起掩蓋病毒來源?中共黨媒《環球時報》之前說福奇博士「背叛中國科學家」原來是這個意思?

秦鵬:有幾個在大流行中的關鍵的人物捲入了和福奇博士的通訊中,包括中共CDC主任高福,曾經資助武漢病毒所進行增強型功能研究的專家達薩克,後者也是WHO專家調查組的一個關鍵成員。他們一起談了些什麼呢?

Sydney:喜歡我們節目的觀眾朋友,一定要按讚、訂閱、留言、轉發,也謝謝觀眾朋友一直以來的支持,節目最後我們會來看看觀眾朋友的留言。

三千多頁郵件震驚全美 福奇博士再陷輿論漩渦

Sydney:我們今天非常難得,只聊這一個大話題,因為一夜之間,美國的媒體和網友都在討論福奇博士的電子郵件,當然這裡面有非常多可以挖掘的信息,我們今天就要為觀眾朋友,把這些事理一理。

首先來說一下這些郵件是怎麼回事。有兩家美國媒體,根據美國的《信息自由法》提起訴訟,獲得了美國最著名的科學家福奇博士在大瘟疫期間,直接與公眾、衛生官員、記者甚至名人打交道的一些郵件。

其中,BuzzFeed News獲得了3,200多頁電子郵件,涵蓋時間從去年疫情爆發的1月至6月,在今天被全部發布上網;而《華盛頓郵報》也獲得了800多頁電子郵件,也在昨天曝光了一些出來。

秦鵬:那麼這些郵件現在都被放在了網上公開,很多其它媒體也都在進行研究,因此大量的信息被披露出來。這裡面,就涉及到了一些敏感的人和一些敏感的事兒,進一步引發了美國媒體和網民的熱議。

和福奇博士談話的對象裡面,最受關注的有三人,中共CDC的主任高福,說要和福奇博士一起共渡難關;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負責人柯林斯稱「實驗室洩漏」是一個陰謀論;當然,最惹人注意的一個科學家達薩克Daszak,他是WHO研究新冠病毒(中共病毒,SARS-CoV-2)起源的調查組主要成員之一,並且他還資助了武漢病毒所有爭議的功能獲得性研究。

Sydney:這三個人和福奇博士的通信表明,質疑病毒的來源不是異端邪說,而且很可能從一開始就是一種掩飾。

我們一個個來講述一下目前媒體披露出來的他們的通信內容。

福奇和中共CDC主任高福交情好 誓言要共度難關?

首先,是福奇和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的通信。

週二,(6月1日),《華盛頓郵報》披露,他們通過《信息自由法》申請獲得了866頁福西的電子郵件,郵件時間是去年3月和4月,正值疫情剛開始在全球擴散的時候。

從福西跟高福的郵件看,兩人的關係似乎不錯。

現在暴露出來的郵件的內容,其中之一,是關於之前高福接受採訪,媒體報導高福指責美國等西方國家叫民眾不用戴口罩,說他們正在「鑄成大錯」。

所以,高福在去年3月2日寫郵件給福西解釋,說那是記者的誇張,自己並沒有指責,他說「我怎麼會說其他人鑄成『大錯』這種話呢?那是記者的措辭。希望你理解」。還說「讓我們攜手把新冠病毒趕出地球」。

福西回信說,「我完全理解。沒問題。我們將共渡這道難關。」

秦鵬:值得注意的是,這些通信都發生在時任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把疫情歸咎於中共的時候。

Sydney:福西當時常常跟川普唱反調,現在知道為什麼了。

秦鵬:還有另一封被曝露出來的郵件,是之後因為福西建議美國實施社交距離等措施,受到一些保守派的指責,對此高福在4月8日再度給福西寫郵件慰問說,「我看到一些新聞,(你)正在被一些人攻擊。在這種非理性的情況下,希望你一切順利。」

福西三天後回覆說感謝高福的慰問,說,「謝謝你的善意提醒。儘管有些瘋子,但一切仍然可控。」

Sydney:福西這邊指的瘋子,大概是在說美國的保守派吧。

其實,秦鵬,我覺得這些郵件現在曝光出來的時機點很特殊,一直都支持病毒動物傳人說法的福西,近日才改變立場,支持進一步調查實驗室洩漏說,還招來中共媒體的激烈辱罵,《環球時報》甚至說他「背叛了中國的科學家」,不是嗎?結果現在,他跟中共CDC主任友好的郵件就被暴露出來了。

秦鵬: 301頁郵件曝光!中共被控聯手世衛瞞疫情 牽涉福奇

我們知道,5月24日,震驚全球的二個關於病毒的報導,其一是《華爾街日報》披露說美國情報界專家說,2019年11月武漢病毒所有三名工作人員感染入院,其二就是福奇博士改口之前堅持的病毒自然來源說法,說可能是「實驗室洩漏」。這二個新聞引發了各國民眾和政府關注,看起來是後來推動拜登政府下令90天內調查病毒來源的主要力量。

福奇博士的表態,也引發了中共的強烈不滿,中共《人民日報》旗下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批判福奇博士背叛了科學,也背叛了「中國科學家」。這也引發了一些人的猜測,福奇之前什麼時候效忠於中國(共)科學家了?

最新曝光的福奇博士的郵件,似乎在揭開這個謎團。

曾資助武毒所的科學家 感謝福奇駁斥實驗室洩漏理論

Sydney:其實,5月25日的時候,福奇還終於承認,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透過一個叫做「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非盈利組織,捐了60萬美元給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蝙蝠冠狀病毒是否會傳染給人類。

那在《華盛頓郵報》這次取得的電郵記錄裡,還有很驚人的,就是這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達薩克(Peter Daszak)曾經感謝福奇駁斥實驗室外洩說。

秦鵬:我們知道,達薩克不只是「生態健康聯盟」主席,也是世衛溯源專家小組主要成員,他到現在仍堅持實驗室洩毒論為陰謀論。

Sydney:他2020年4月18日發給福奇的郵件中,說:「我想代表我們的員工和合作者表達個人感謝,感謝你公開站出來並聲明,表示依據科學證據,COVID-19的起源是自然的,是從蝙蝠到人類的溢出,而不是武漢實驗室釋出的」。

他還補充說:「在我看來,你的評論是勇敢的,由於你值得信賴,將有助於消除圍繞病毒起源的迷思。一旦疫情結束,我希望當面感謝您,並讓您知道您的評論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是多麼重要。」

「As the Pl of the ROl grant publicly targeted by Fox News reporters at the Presidential press briefing last night, I just wanted to say a personal thank you on behalf of our staff and collaborators, for publicly standing up and stating that the scientific evidence supports a natural origin for COVID-19 from a bat-to-human spillover, not a lab release from the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From my perspective, your comments are brave, and coming from your trusted voice, will help dispel the myths being spun around the virus』 origins. Once this pandemic’s over I look forward thanking you in person and let you know how important your comments are to us all.」

福奇第二天回覆了電子郵件,寫道:
「彼得:
非常感謝您的友好留言。
托尼 致意」

Fauci responded to the email the day after, writing
「Peter:
Many thanks for your kind note.
Best Regards,
Tony」

Sydney:這是2020年4月18日,也就是疫情爆發後不久。郵件曝光出來後,很多人的疑問就是,怎麼能在疫情爆發不久,大家對這個病毒一知半解,甚至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就確定病毒不是從實驗室流出的,而是蝙蝠傳人的呢?

秦鵬:從2003年起,中國科研人員花了14年時間才確定SARS病毒的來源。而這次瘟疫,中共官員卻只用了短短幾週時間就讓石正麗等人公開出來說病毒只能來自自然界,後來達扎克等世衛組織的人,也在短短幾週內也做出了同樣的判斷,這樣快速的所謂的「研究」實在讓人無法相信。

當然,福奇之前一直要撇開和達薩克的組織以及和武漢病毒所的關係。但從郵件看,兩人很熟。在一個2019年12月的訪談,達扎克還公開承認他參與了操縱冠狀病毒。

Sydney:這次採訪有點長,30多分鐘。在對話中,他說:「冠狀病毒非常好……你可以很容易地在實驗室中操縱它們……刺突蛋白對感染效果有很大影響。你可以獲得可以構建蛋白質的序列,我們與UNC的Ralph Baric合作完成這項工作,插入另一種病毒的骨架並在實驗室中進行一些工作。」(coronaviruses are pretty good… you can manipulate them in the lab pretty easily… the spiked proteins drive a lot about what happens. You can get the sequence you can build the protein, we work with Ralph Baric at UNC to do this, insert into the backbone of another virus and do some work in a lab)

秦鵬:達薩克照理說是很了解冠狀病毒可以人工改造的,但是他在2021年作為世衛調查組主要專家,他們撰寫的310頁報告中,卻用了4頁說明:新冠病毒「極不可能」來自實驗室。沒有給出任何有力的證據。

Sydney:現在更多人懷疑的,是福奇儘管承認了,國家衛生研究院(NIH)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蝙蝠冠狀病毒是否會傳染給人類,但他還是否認,這個資金沒有用於功能增益研究(gain of function)。他說功能增益研究會增加冠狀病毒對人類的傳染性或致病能力。

秦鵬:所謂的功能獲得性研究,我們解釋過,就是通過基因改造的方式,增強原有的病毒的活性,或感染能力,或者致死率。

但美國媒體早就挖出,2016年和2017年, 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通過達薩克和他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 )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至少兩項功能增益研究。

事實上,早在2011年,達薩克就與石正麗博士一起(通過計算機)模擬了冠狀病毒株的突變,研究結果是在2013年發表。所以達薩克幫助了武漢病毒所進行了功能獲得性研究,這是毋庸置疑的。

Sydney:但是,儘管有大量證據出來,與福奇一樣,達扎克此後也否認這件事。

秦鵬:2013年《自然》雜誌的一篇論文,也就是我剛剛提到的那一篇研究蝙蝠病毒的論文,顯示有達薩克和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聯合署名,注意一下他們兩個都是通訊作者,因為名字後面有一個小信件的標誌,做科研的人可能聽得懂我在說什麼,這證明兩個人都是最重要的參與者。達薩克通過捐贈武漢病毒所是名利雙收。

Sydney:而且達薩克還被中共新華社多次表揚。其實還有更多可以挖掘的,達薩克後來他還被 Facebook 的科學反饋(Science Feedback)聘請為事實核查員,作為專家核查所有關於病毒來源的文章。很多人因為質疑病毒來源,被刪除文章和判定非法。

秦鵬:有意思的是,前幾天,在美國現任總統拜登下令90天給出病毒來源調查的報告之後,Facebook也不再審查關於病毒人造的文章。是不是和達薩克失寵有關?背後又發生了什麼呢?我們後面將繼續關注。

NIH負責人駁斥武漢實驗室洩漏理論為「陰謀」

Sydney:我們再來看福奇博士數千郵件裡面的另一個關鍵人物,也是最近和福奇博士被架在火上烤,被詢問有沒有自助武漢病毒所的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院長柯林斯博士(Francis Collins)。

BuzzFeed News獲得的郵件,揭示出,柯林斯曾經堅稱病毒實驗室來源是「陰謀論」。

這個郵件牽連去年4月15日,福克斯新聞報導,說美國官員越來越相信病毒可能「起源於武漢實驗室」,「漢尼提」節目上,也提到,川普政府100%相信中共改變了數據,做了很多事來控制信息。

隔天,4月16日,柯林斯向福奇還有多位美國科學家轉發了節目鏈接,在郵件主題中寫「陰謀論有了發展勢頭」。但是郵件其它內容已經被編輯處理,看不到了。

現在看來,很多人牽連其中。

秦鵬:福奇現在也改口了。我們上週的節目中,提到5月24日福奇一段採訪,記者問他,「你仍然確信病毒是自然起源的嗎?」

福奇回答:「並不是,我並沒有被自然演化論說服。我覺得,我們要繼續調查在中國發生了什麼,直到我們盡最大的努力弄清楚事情到底是什麼樣的。」

Sydney:當時就聊到他改口得很快啊,他此前一直堅持動物傳人說,也就是自然演化說的。

秦鵬:是。我們現在還沒看到關於福奇和WHO總幹事譚德塞等人之間的通信,所以,我們還無法知道,福奇當時和WHO是不是有一些特別合作,以及像外界說的那樣,福奇也參與了掩蓋。但是,譚德塞那段時間是幫助中共在掩蓋真相的。我們將繼續關注,看看有什麼更多的對這些郵件的分析曝光,看看WHO和福奇博士當時一起做了什麼。

Sydney:我們也會爭取第一時間為我們的觀眾朋友們進行匯報和分析。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