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經濟拖油瓶?電荒煤荒來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3日訊】5月份以來,中國廣東再度曝出了電荒,像是廣州、佛山、東莞等等,已經有17個地級城市啟動了「有序用電」,一些工廠一開始被要求「開六停一」,就是開工六天停工一天,現在已經升級到了「開四停三」。

在南方電荒的同時,北方動力煤(Thermal Coal)的價格也在大幅飆升。5月27日的時候,秦皇島5,500大卡山西產動力煤,已經達到了每噸840元,但去年同期的價格只有每噸543元。

5月份,這還不到用電高峰,在相對淡季的時候,出現了電力緊張,還有動力煤價格的飆升,實在是有些罕見。

那麼,什麼原因導致的呢?又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煤炭生產受到中共政策限制

我們看到,不可忽視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共對供給的干預,這個問題尤其在煤炭領域非常突出。

在前段時間的供暖季結束之後,中國的煤炭產量也隨之出現了下滑,從中共國家統計局5月中旬發布的數據中,可以看到,在4月份,中國生產原煤是3.2億噸,同比下降1.8%,而這之前的3月份,原煤生產已經在同比下降中。同時,進口煤炭也出現了下滑,3月份時下降了1.8%,4月份時的下降幅度更大,達到了29.8%。

4月初,開源證券發布了一份行業報告,提到煤炭供給偏緊,煤炭產地的產能釋放仍然受到來自各方面的政策限制,其中包括,內蒙古嚴格執行反腐倒查、煤管票的限制,還有山西、陝西加大安全檢查的力度,開展大型排查行動。

這裡解釋一下什麼是煤管票,就是大陸煤炭行業專用的銷售票,也是中共經濟體制下的特有產物。在陝西、內蒙古等主要的產煤區,煤炭經營銷售必須要經過審批才能拿到許可證,沒有專用的票,經營銷售煤炭是違法的。具體的煤管票的額度是由政府設定的。

煤管票可以有效的控制煤礦的產量,比如從3月份時,因為煤管票的限制,內蒙古多個煤礦就開始被動停產,這也讓煤炭的整體供應出現了緊張。

內蒙古是中國煤炭產量最大的省區。據統計,2019年時,內蒙古原煤產量就達到了10.35億噸,占中國產量的27.6%。而煤炭領域又成了內蒙古近期反腐的重要領域。

記得在3月份時,習近平在中共人大會上,對內蒙古代表團講過一句狠話,「帳總是要算的」,指的就是內蒙古煤炭領域的腐敗,據中共黨媒的報導說,習近平說完這句話之後,會場是一片寂靜。

民間有句話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而內蒙古是政商勾結,靠煤吃煤。中共官媒形容內蒙古的涉煤腐敗已經成為當地政治生態的最大毒瘤,一些中共黨員把煤炭資源當作了私人提款機,大搞以權謀私,比如,有的中共幹部通過企業改制等方式,把國有煤礦據為己有,還有的是利用權力給自家人批煤撈錢,還有人把煤炭資源當作政治籌碼,拉關係、謀升遷。

根據中共黨媒的報導,在內蒙古煤炭反腐倒查20年中,一共查出了1,500多個煤炭問題項目,被查處的廳局級幹部60多人,縣處級的有200多人,被各種黨紀或是組織處理的有1,600多人,移送司法機關的有100多人。

大陸民間有句話,是說中共貪官挨個抓呢,那會有冤枉的,但是如果隔一個抓一個的話,那就會有漏網的。內蒙古的煤炭貪腐,看上去處理了不少人,但相信還是會有漏網的大魚。

接下來,我們再來看影響煤炭供給的另一個干擾因素,就是山西、陝西、內蒙,這幾個煤炭主產區正在持續進行的煤礦安檢。

中國煤礦作業一直是事故高發,中共相關部門已經在3月份時發布通知,要求各部門加大對礦山的安全檢查。但是4月份時,新疆的豐源煤礦、貴州的東風煤礦、山西省的赤峪煤礦,還是接連發生了三起事故。

事故頻發,也自然影響到了煤礦的產能。中國證券時報網也在報導中提到,中國煤炭主產區把安全生產放在首位,這讓中國煤礦的產能利用率持續維持在比較低的水平。

我們還看到,現在中共各級政府,都是在提心吊膽的為中共百年慶大搞「維穩」,中共自然不希望這關頭有什麼大型的礦難發生,所以會持續加強安全檢查,但這也直接影響了煤炭產量,那麼在供給不足的情況下,煤炭價格還會被推高。

電力供應緊張

我們剛才說了這麼多的中國煤炭產能降低,中國的動力煤產地主要是在山西、內蒙、陝西三大省份,但是消費地主要是在沿海地區,這接下來就要說到為什麼南方會鬧電荒了。

在當前中國的電力供應中,火電起到了主導作用。火電包含煤電和氣電,主要以煤電為主。我們來看一個數據,在今年的1到4月份,規模以上電廠的火電發電量占到了中國規模以上電廠總發電量的74.78%。

由於中國當前的煤電電價缺乏成本傳導機制,所以,煤炭價格的飆升,也就擠壓了煤電發電廠的利潤率,一些煤電廠有可能不會滿負荷發電。這就會出現一個問題,那就是加劇電力供應的緊張程度,比如會出現拉閘限電等等。

我們開頭已經提到,中國製造業的大省,廣東省,有多個城市已經出現了限電的措施。在5月份的時候,廣東東莞的一個街道辦事處還在當地官網上披露,「今年全市供用電形勢嚴峻,為電源性缺電,錯峰措施有可能延續到年底。」

根據廣東電力市場報告,在廣東省2020年的電力供應中,省內煤電只供應了全省36.2%的電,外省,主要是雲南,輸入廣東的水電占到了全省29.6%的電量,是廣東省第二大電源。

但是,今年雲南乾旱少雨,相應的也導致了水電不足,這也是煤電之外,廣東省電力緊張的另一個原因。截止4月底,雲南電網輸送廣東省的電量是82.44億千瓦時,同比減少了21.23%。滇西北送廣東省電量是31.2億千瓦時,同比下降了13.62%。

一般來講,煤電發電比較穩定,而新能源的發電量就會受到自然資源的限制,而且還有比較大的間歇性。我們知道,像是水電要受到水量的影響,太陽能會受到陰天的影響,而風電會受到風力大小的影響。這種新能源的間歇性特點,會影響到穩定的電力供給,而這一次,廣東省的電力緊張就是一個例證,還有幾個月前,美國德州的世紀大電荒,其中也有新能源的因素。

我們看到,中共政府為了達到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一直在大力推動新能源,今年1月到4月,在中國新增電力裝機中,新能源占到了的55%,在電源工程投資中,新能源也完成了90%。

但是,對中共來說,有點棘手的是,如何在推動新能源的同時又保證能源的穩定供給。但是,廣東省的限電措施,似乎表明了中共是要把推動新能源放在首位,而不惜犧牲企業的生產活動。

記得在去年9月的時候,習近平已經向國際社會承諾,要在2030年前爭取碳達峰,2060年達到碳中和。看來,為了向世界展示中共領導人的決心,中國的普通百姓們不得不配合一下了。

從剛才的分析中,我們看到,北方的煤炭產能受限,價格的飆升必然會抬高一些燃煤企業的能源成本,而同時,南方所謂的有序用電,又限制了企業的生產活動。如果,限電措施真是要延續到年底的話,這可能就意味著,有些企業未來半年多的生產經營活動都會受到限制。

這就帶來一個衍生的結果,就是產品的供給量會隨之減少,那麼,這會不會造成新一輪的漲價風潮呢?更值得注意的是,在生產經營活動受限的情況下,中共又將如何拉動中國的經濟發展呢?

策劃:許巧茹
撰稿:蔣天明、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繪圖:R1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3f698fe3-4dd8-409a-83b7-5c85d28ec68f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