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習近平加強對「一把手」監督有四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1日,中共黨媒新華社發布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對『一把手』和領導班子監督的意見」。有人統計,這份文件中,「監督」一詞出現頻率最高,除去標題,全文出現多達126次。似乎中共真的把「監督」放在重中之重了。

習近平當局現在發布這個文件,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各級「一把手腐敗問題非常嚴重;二是中共二十大前再給各級「一把手」上「緊箍咒」,強令各級「一把手」,維護「習核心」,確保習在二十大上能夠「三連任」。

但是,縱觀中共100年的歷史,對各級「一把手」的監督問題,實際上,是一個百年未解之難題。

時至今日,習欲對各級「一把手」實施有效監督,難上加難。

為什麼?

第一、選擇性反腐必然導致對各級「一把手」監督效力大減。

中共反腐一直是選擇性反腐,即我認為你對我的權力構成威脅,我就以反腐的名義把你抓起來;我認為你對我的權力不構成威脅,無論你多麼腐敗,我都不抓你。

中共一邊反腐,一邊養了許多大老虎。現在國內外都公認,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但是,習一直不抓江、曾。

江澤民家族、曾慶紅家族,加上江、曾提拔重用的李嵐清、羅干、賈慶紅、吳官正、賀國強、李長春、劉雲山、張德江、張高麗等九大家族,共11個中共權貴家族的子女,哪一個不是依靠父輩權勢「悶聲發大財」的,習動了其中一個嗎?

習不能有效監督這十一個中共權貴家族,如何能有效監督與之關係密切的各級「一把手」?

第二、絕對權力必然導向絕對的腐敗。

各級黨委「一把手」的權力都很大,下級難監督,上面有後台,就很容易搞腐敗。

因受賄17.88億元被執行死刑的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中紀委官員李中華談到賴小民時說,賴「把華融公司當成他的一個家天下,一手遮天,內部、外部的監督全都失效」。

賴小民說:「黨委書記、董事長、法人都是我一個人挑,紀委書記還是自己黨委下面管,他哪有多少權威啊?紀委書記是我的黨委委員,我的部下,他很難監督我。」

華融國際原董事長汪平華講:「基本上都是老賴說啥就是做啥,我們個人的官帽子,你每年拿多少績效,你自己想在自己內部集團發展,你想獲取多大資金支持,實際上都是老賴一支筆說了算。你要是在這個事情一次能頂他,如果頂兩三次,我估計你的工作崗位就要調整了,因為有活生生的例子。」

華融公司總部在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8號。從中共中央、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或從中共黨政最高專門監督機關——中紀委、監察委,到華融公司,坐小轎車,10幾分鐘就到了。

但是,就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紀委、監察委的眼皮底下,賴小民受賄100萬、1000萬、1億、10億,15億時,中共四大最權威監管機關,都沒能對他實施有效監督。

第三、自下而上的各種監督軟弱無力。

中共官員的權力是上級授予的,不是選民授予的,因此,中共官員只對上負責,不對下負責。中共只強調自上而下的監督,不重視自下而上的監督。

上述中共中央文件說得很直白:「對各級『一把手』來說,自上而下的監督最有效」。至於自下而上的監督,媒體對「一把手」的監督,民眾對「一把手」的監督,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對「一把手」的監督,民主黨派對「一把手」的監督,等等等等,都沒有硬性規定,全都是虛的。

第四、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決定了它不可能對「一把手」實行有效監督。

中共搞的是「黨天下」,強調「黨政軍學民,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黨領導立法、執法、監督,黨領導公、檢、法、司等。

黨的領導如何實現?最關鍵的一條,是黨管幹部,即各級立法、執法、監督官員的烏紗帽,公、檢、法、司官員的烏紗帽,都掌握黨委「一把手」手上。這些黨委「一把手」領導下的官員,要想監督黨委「一把手」,首先要考慮到他的烏紗帽能不能保得住。如果烏紗帽都保不住,怎麼監督?因此,各級黨委「一把手」下面的官員監督黨委「一把手」很難。

上級黨委監督下級黨政「一把手」,在理論上,是可行的。但是,如果下級黨政「一把手」是上級黨委「一把手」提拔重用的,或與上級黨委「一把手」是一個「利益集團」的,這樣的監督也是很難的。

另外,黨領導一切,既當運動員,又當教練員,又當裁判員。這樣的監督體制註定中共對「一把手」的監督不可能公平、公正與透明。

結語
中共對「一把手」的監督問題已經講了很多年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後,鄧小平關閉了政治體制改革的大門。從此,中共對「一把手」的監督,一直在舊的政治體制框框內打轉,沒有任何實質性突破。

尤其是,到2021年的今天,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已喪失自我反省、自我革新的能力。上述中共中央文件,如果說有作用的話,只能揚湯止沸,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