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經貿對話能打破中美關係僵局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1日,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和中共副總理劉鶴進行了介紹性視頻會談。雙方各自發出簡短聲明後,中共黨媒高調稱,「經貿這塊壓艙石的分量更重了」,認為美國政府不大可能繼續在經貿領域對抗中共,而只能合作。這恐怕又是中共的一廂情願,或者說,是中共高層急於擺脫目前內外困境的一種說辭。

美國在試探也在權衡

美國財政部的聲明僅稱,「耶倫部長談論了拜登-賀錦麗政府支持經濟持續強勁復甦的計劃,以及符合美國利益領域合作的重要性,同時也坦率地討論了需解決的問題。」

中共商務部網站也很快發出聲明,來源竟然是新華社,也僅簡短地稱,「雙方認為中美經濟關係十分重要。雙方本著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態度,就宏觀經濟形勢和多雙邊領域合作進行了廣泛交流,對彼此關心的問題坦誠交換了意見,願意繼續保持溝通。」

與5月26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和劉鶴首次對話一樣,此次仍屬於試探性接觸,不大可能涉及更多細節。美國新政府上任幾個月了,但還需要時間評估以往的政策,這兩次溝通應該也算是評估的一部分。美國新政府還沒有針對中共的系統性策略,特別是近幾個月來,中共頻頻亮出咄咄逼人的姿態,迫使拜登團隊不得不進行更深入的討論和思考。

中美關係是否能儘快突破僵局,可能發展成什麼樣子,主動權一直在美國。美國前總統川普曾公開提出了「脫鉤」,2020年大半年,中美外交曾處於長時間的「無線電靜默狀態」,各自關閉了一個領事館,美國駐華大使離任後,一直無人接替;美國對中共頻頻制裁,成了中美關係的主旋律。中共十分畏懼川普,並不敢針鋒相對。

拜登上任後,中共高層連續誤判,企圖強勢迫使拜登政府放軟、讓步,結果事與願違,中美關係沒能改善,再次陷入了僵局。中共四面出擊,也推動了美國和印太、歐洲盟友進一步聯合抗共。

時至今日,中共高層並未放棄與美國爭霸的口號。5月31日,習近平主持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時仍然說,我們「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有能力也有責任在全球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

美國新政府越來越意識到了中共公開挑戰的嚴峻性,但對外的說法仍然主要是「競爭」,並希望避免衝突。5月26日,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負責人坎貝爾(Kurt Campbell)表示,美中「接觸(engagement)」時代已經結束。

接下來的美中關係走向,美國政府目前並無清晰、系統的策略,應該還在權衡。不過,中美關係無法再回到過去,中共也應該清楚。

中共黨媒高調中的無奈

6月2日,新華社報導耶倫和劉鶴對話,還並排發出兩篇文章。第一篇是《兩次通話同樣基調:務實解決問題最重要》,文章形容「一度靜默的中美經貿交流再次啟動」,並罕見地引用了美國財政部聲明的英文原文。

從原文中看,根本沒有「雙方認為中美經濟關係十分重要」的提法。實際上,美、日、印、澳四方會談後,美日首腦又會晤,接著G7+4外長會議、美韓首腦會議,都深入討論了經貿合作,美歐關稅磋商已經進入技術層面,《中歐投資協定》卻被凍結。這些大致落幕後,美國才開始了與中共的首次經貿對話,哪個對美國更重要已經不言而喻。

不過這兩次視頻對話,對中共高層仍然算「雪中送炭」,因此被中共黨媒大肆渲染。新華社的第二篇文章《6天內,第二場——釋放出哪些信號?》,稱「具有重啟中美經貿談判的意義」,「拜登時代,中美經貿關係將走向何處?」「經貿這塊壓艙石的分量更重了」。

這兩次對話,應該算是美國政府部門的例行公事,但對中共高層卻如獲至寶。文章稱,「中美關係顯然仍不會風平浪靜」,「撥開這些紛繁蕪雜甚至對抗衝突,經貿關係愈發顯得是難得的穩定因素,也是兩國之間保持完整溝通的少數領域之一。」

中共的高調實際透露了被動中的無奈。文章還分析道,「美國自身經濟情況也讓合作而非對抗更合情合理」,但也稱「中美大國競爭的格局,雙方持續了三年多的貿易爭端不可能在短期內平息」,「美新一屆政府不太可能取消對華加徵的關稅,甚至不排除美方採用其它非經濟手段從旁施壓」。

可見,中共知道將面臨什麼,但文章仍然稱,「再硬的骨頭,一點一點,總能啃下」。中共的此種態度,或許也預示了僵局並不容易突破。

中共高層內外硬撐卻失底氣

中共面對國際孤立的局面,對內自然不會承認,中共高層也極力掩蓋失策。6月2日,新華社報導《5月 中國元首外交給世界添「力」》,同時還報導《習近平同哈薩克斯坦總統、阿塞拜疆總統、多米尼加總統通電話》。

與此同時,中共外長王毅也在6月1日與金磚國家外長視頻會晤。中共黨媒很賣力地要證明,中共並未被孤立,甚至還能組建小圈子與美國和西方對抗。不過,這些說辭更多是給內部人看的。

6月2日,新華社置頂大頭條報導,中共印發《中國共産黨組織工作條例》。《條例》的總則第一條即稱,「為了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之前再無馬、列、毛、鄧,更無江、胡。中共的《組織工作條例》變成了習近平的獨家思想。

同日,新華社還發表文章《破解對「一把手」監督和同級監督難題——七大關鍵詞解讀〈中共中央關於加強對「一把手」和領導班子監督的意見〉》,第一條就是「突出政治監督」,「對『一把手』和領導班子對黨忠誠」的監督。

中共高層的意圖非常明顯,不允許內部評價外交層面的重大失誤,更不能質疑中央的權威。中共高層對內嚴控,眼看失了底氣,對外卻沒法輕易放軟,實際騎虎難下。

中美經貿的首次對話,被中共當成了中美關係改善的稻草,不過雙方的對抗卻再次上弦。6月2日,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環球時報》被安排提問,稱「中國媒體呼籲世衛組織調查美軍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室」。面對美國公開宣布的疫情溯源調查,中共再成驚弓之鳥,又迫不及待地甩鍋美國。可以預見,圍繞疫情追責,美中交鋒的巨大波瀾即將來臨。

經貿對話會成為中美關係改善的突破口,還是會成為另一個對抗的戰場,盡可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