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六四時中國人最無懼 美囤導彈抗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6月3日,星期四。

今天關注的焦點:「六四」前夕,大陸多名異議人士被抓、被騷擾;出七千警力、見黑衣就抓?港府以恐嚇阻悼念;余茂春:這是1949後,中國人最沒有恐懼的7週;「應對中共是要務」,美國防部採購遠程高新導彈;拜登禁59家中企,仍是選擇性脫鉤?

六四前夕 大陸多名異議人士被抓、被騷擾

一年一度的「六四」紀念日又到了。

三十二年前的1989年春夏之交,中國大陸高校學生以悼念胡耀邦活動為導火索,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發起持續近兩個月的示威運動,又稱八九民運。到當年6月4日凌晨,中共派出數十萬軍隊,對和平示威集會進行武力清場,屠殺了成千上萬名無辜的學生和市民。

在此後三十多年裡,北京當局對這場大屠殺諱莫如深。今年「六四」前夕,他們仍像往年一樣,出於對真相和不同聲音的恐懼,在大陸騷擾、拘捕異議人士。

6月3日,四川成都居民王小姐告訴自由亞洲電台(RFA),她最近三天幾乎天天被警察約談,內容無非是一句話:「不要說『六四』,最好閉嘴。」

另一名四川異見人士也透露,同一天,警察上門威脅他不准在「六四」和中共建黨100周年時發聲,只要發言發文,就要被處理。

在武漢,八九民運人士張毅、朱濤、李勇等七八個人被強制旅遊;在貴州,一位八九民運人士表示,貴州人權研討會的成員都被警察帶走旅遊或軟禁在家。同時,北京異議人士查建國、胡佳等多人也被帶離北京。

此外,5月31日,湖南株洲異議人士陳思明,因為把紀念「六四」的照片發到網上,被當地市公安帶走,行政拘留15天。

5月29日,「六四」民運參與者、異議人士黃曉敏被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他的朋友對大紀元表示,「現在還不知道被抓的具體原因,但馬上就到『六四』了,要抓一些人,反正是風聲鶴唳的。」

5月19日,前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被失蹤。楊紹政因為經常在社交媒體發表批評中共專制的言論而遭到打壓。知情人分析,此次突然失聯,也可能與「六四」、「七一」前中共加強維穩有關。

大陸被騷擾的人還有很多,據悉,知名的異議人士幾乎無一倖免,全被控制了。不僅如此,中共已經把管控「六四」言論的黑手伸向了香港。

出七千警力、見黑衣就抓?港府以恐嚇阻悼念

我們在前一期的節目中談到,香港「六四」紀念館在6月1日遭突然調查,被迫閉關。2日,美國國務院對此進行譴責,表示「香港和北京當局還試圖把這場可怕的屠殺從歷史中抹去,從而繼續壓制異議」。

但是,獨裁政權從來不把外界的譴責放在眼裡。相關惡性事件在香港繼續發生。

一方面,港府向民間發出恐嚇信息。3日,親共媒體「香港01」引述消息稱,港警將在4日動用至少七千警力高度戒備,並重啟總區及五大警區的「應變大隊」。

4日當晚,如果有人在維園附近穿黑衣黑褲、喊口號或點蠟燭等,就可能被視為「與被禁止的集會有關」。警方可能先拍攝再跟進,或當場警告、拘捕。而其它地區的悼念行為,當局也會密切關注,並按防疫限聚令處理。

目前,香港警隊的紀律人員不到3.3萬人。也就是說,為了壓制「六四」活動,他們竟動用超過兩成警員。

此外,港府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在3日接受訪問時稱,一般人悼念「六四」不會犯法。但是,如果活動涉及「顛覆國家政權的目的」,例如有人喊出「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參與者就有可能觸犯「港版國安法」。即使不喊口號,只要悼念活動涉及「協議或組織」,也有違法可能。

他舉例說,「(如果)有一千人分十個區,每區有一百人,有一個這樣的組織,不好意思,有機會觸犯非法集結,甚至是暴動罪。如果大家都穿黑衣,進行同一件事,你會引起嫌疑,招惹嫌疑上身被捕。」

聽上去,只要你參加悼念活動了,不管什麼形式,都有所謂「違法」的可能,因為觸法的標準很模糊,一切當局說了算。

除了口頭恐嚇,匿名騷擾手段也出現了。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定於4日晚8點,在全港7所教堂舉辦「追思亡者彌撒」,部分教堂還在網上開設直播。但是前一天,這些教堂門前全被不明人士掛上大橫幅,上面寫著誣衊性文字,還恐嚇教友「慎防被(連)累違(反)國安法」。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陳樂信表示,為「六四」亡者祈禱是他們的傳統做法,也是行使宗教自由的權利。他堅信,這麼做是合法的。

余茂春:1949後 中國人最沒有恐懼的7週

在北京和港府的打壓下,香港人並沒有妥協。在爭取集會的同時,他們發揮創意,用各種別致的方式紀念「六四」。

比如,當地藝術家黃國才收集了數百個在過去燭光晚會燃燒過的蠟燭,計劃在4日晚送給當地居民。他說,「是時候將它們分給香港民眾了,讓大家收集、保存並安置在安全的地點。」

在獄中的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則建議,港人可以在當地社區內點蠟燭或亮起手機紀念。

與此同時,社交媒體也成了悼念平台。

香港藝術家白雙全發起一個活動,鼓勵民眾在電燈開關上寫上「六四」二字,每次關燈,都是悼念。他在臉書上說,「『六四』對於香港人的意義,不只是悼念1989年6月4日那一天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歷史事件,也是香港人對追求民主自由的堅持和執著,對中國未來所抱的一絲希望。」

有不少人問,繼續紀念「六四」的意義在哪呢?

現居美國的八九民運學生領袖之一、「天安門廣場臨時指揮部」第一任總指揮鄭旭光認為,「六四」仍是「現在進行時」,紀念「六四」不但是在銘記歷史,也是在反思當下。

他說,「類似於『六四』事件這樣的鎮壓,在中共建政後沒有一天中斷過……,所以我覺得這起事件永遠不會過去,它畢竟是中國人反抗中共暴政的一個高光時刻。」

2日,海外中文媒體「華夏文摘」(CND)刊出對美國前川普(特朗普)政府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的專訪,其中談到「六四」和美中關係。

余茂春說,在中國生活過的人,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活在一個莫名的、有形或無形的恐懼之中。要擔心害怕的東西很多,像是:護照、簽證、學校、單位、戶口、爸爸媽媽、親戚……生存中的方方面面,「你所做的很多事情都跟共產黨隨時可以控制你、懲治你的那麼一種無形的壓力有關係。」

他表示,八九民主運動的七個星期,是「中國老百姓自共產黨上台以來最自由、最沒有恐懼的7個星期」。廣場上這種脫離恐懼的自我表現,對他本人來說是非常重大的震撼,也對他的政策建議影響很大。

余茂春指出,美中關係的基點不應該是在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時,而應該是1989年,因為天安門運動是中共執政史上第一次大規模地、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國人民和中共之間存在非常對立的利益衝突。

他也因此向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和其他高層官員建議,要重新定義「六四」,並把它反映到美國的外交政策上來。

余茂春曾給主管中國事務的幾十個美國高級官員辦學習班,讀馬列毛習、讀中共文件。他認為,這些與「六四」有必然的聯繫。而很多高級官員也因此認識到中共意識形態對美國的挑戰。

「應對中共是要務」 美國防部採購遠程高新導彈

現在,雖然美國政府換屆了,但外界清楚地看到,前川普政府已經徹底改變了美國和中共的關係,美中的「接觸」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

週三(2日),美國國防部發表一篇新聞稿,公開了國防部政策團隊在上週的一個會議內容,也就是聚焦中國(中共)挑戰。

在會議上,負責國防政策的次長科林‧卡爾(Colin Kahl)表示,正確應對中共的挑戰是國防部的首要任務。美國需要有一個全政府、全社會的處理方式,去應對中共的挑戰,這種方式既包括短期和中期政策,也應包括長遠的政策計劃。

與此同時,美國軍事新聞網站Military.com日前報導,美國空軍正在減少採購對付「伊斯蘭國」(ISIS)等恐怖組織的短程精確制導炸彈,改為針對中共,大批購買適用於太平洋戰場的遠程高新導彈。

報導說,根據美國空軍2022財年預算,部隊會少買「聯合攻擊彈藥」(JDAM)、「小直徑炸彈」(SDB)和「地獄火」導彈(Hellfire)等裝備。這些裝備雖然有精確打擊能力,但需要飛機臨空投擲轟炸,或只屬於短程空對地巡航導彈。

另一方面,預算要求撥出1.61億美元,採購尚在研發的高超音速導彈「空射快速響應武器」(AGM-183 ARRW),以及增加2.11億美元預算,多買「聯合空對地防區外增程導彈」(AGM-158B JASSM-ER)。這是一種射程約為600英里(約970公里)的隱形巡航導彈。

拜登禁59家中企 仍是選擇性脫鉤?

除了軍事方面,美國在貿易方面也有所動作。

週四(3日),拜登政府發布一項新行政令,禁止美國實體購買或出售59家中國企業的公開交易證券,因為這些企業與中共國防、監控技術有關。

新行政令保留了大部分已在黑名單上的中國實體,改由財政部的外國資產管理辦公室負責添加名單,而不是之前的國防部,禁令將於8月2日生效。

一位白宮高級官員在行政令頒布前告訴路透社,這項新令是為了使川普時期的原始禁令在法律上更合理,同時也表明,拜登政府想要「確保美國人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軍事工業綜合體提供資金」。

官員還說,拜登將中國監控技術公司納入其中,是擴大了先前的命令範圍。之前的禁令集中跟國防技術部門有關。

白宮官員的話雖如此,但我們看到,拜登的「投資黑名單」,將列入標準聚焦在國防或監控領域的技術類企業;而川普時期的對象是,所有被認定是中共軍方擁有、控制或有關聯的企業。哪個範圍更大,很容易判斷。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拜登的做法是一種選擇性脫鉤,這與拜登對中共的政策基調是相輔相成的。拜登宣稱對中共該對抗對抗,該合作合作,所以他要把中共軍方背景的企業都進行這樣的一個劃分。從結果看,他把和國防、監控有關的領域視為對抗範疇,其它的可能就視為競爭或合作範疇。

這是一廂情願的思路。且不說中共軍方背景的企業,就算是大量軍民融合的企業,都在從事與國防相關的產業。在中共的軍民融合戰略下,國防與非國防的界限非常模糊,很多中國人都不一定能分清楚,何況美國人。所以拜登選擇性脫鉤的方式本身,就是對中共「科技冷戰」的降溫,也給了中共更多鑽空子的餘地。

唐靖遠還表示,拜登對中共政策在很多方面與川普時代最大的區別,就是拜登政府對中共邪惡性質的認識深度不夠,甚至中共和中國不分,這是導致拜登在很多政策上流於表面作秀、缺乏實質性施壓的最主要原因。

此外,拜登由於在提振國內經濟上沒有建樹,客觀上加重了對中共貿易的依賴程度,這是我們看到他不得不與中共保持貿易溝通的深層原因。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文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