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武漢實驗室病毒洩露調查 11問

大紀元專欄作家Ben Weingarten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雖然冠狀病毒起源於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的洩漏的說法一直是合乎情理的,但是總有人認為這是陰謀論。最近,這個理論在我們的領導人眼中終於從陰謀論變成可信的理論了。這個過程只用了一年時間。

這期間發生了什麼變化?

這一轉變過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引起這種地震級變化的證據中,並沒有多少是新的。這使得這件事成了自「通俄門」事件以來,影響我們國家命運的最可惡的一幕。

我們早就知道,中國共產黨從疫情爆發之初就盡其所能,阻止對大流行起源的調查——封鎖、沉默和混淆——當然,當世界遭受苦難時,中共還試圖損人利己地利用這一大流行病。

我們早就知道,WIV從事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以及危險的基因「功能獲得性」(gain-of-function)的研究。

我們至少五個月前就知道,川普政府的國務院拿出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活動的事實列表。有證據表明,在2019年秋季首例病症發現之前,武漢的幾名研究人員就生病了,其「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的季節性疾病一致」。

這個轉變過程中主要的變化似乎是,著名的科學家和科學記者開始挑戰同行們的集體認識。更多的報導進一步證實了支持實驗室洩漏的論點的合理性。同時,拜登政府似乎從沉睡和縱容中共控制的世界衛生組織(WHO)中清醒過來,並下令對大流行起源進行90天的情報調查——就在有消息稱他撤銷了川普國務院領導的實驗室洩漏調查後,雖然調查的勢頭正猛。

未能認真考慮實驗室洩漏理論是非常嚴重的失敗,因為它體現了負責維護國家利益的政治階層的失職行為,也體現了由領導層所控制的,本應是非政治性的科學界,未能充分檢驗這一假設。而媒體也坦承,他們拒絕認真考慮這個說法,僅僅是因為總統唐納德·川普、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和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等人支持這個說法。

選舉季節可能也與這個失敗有關

使這次失敗更加離譜的是,實際上,我們的統治階級將WIV以及中共在大流行病蔓延中的罪責模糊化了,從而中了中共的招兒。自大流行初期以來,北京就一直在這麼做,因為中共政府與這場全球災難的聯繫越密切,就越會阻礙其霸權野心的擴張。

既然實驗室洩漏理論已經在政治上被認為是正確的,這裡我們必須提出11個關於這個祕辛的問題。

1. 一個月裡,當缺乏關於實驗室洩露的新證據時,是什麼變化使得實驗室洩漏理論變成了可信的?川普總統已經卸任幾個月了,所以這已經和「利用陰謀論作為反對他政府的政治工具」無關了。

我們真的相信一些知名人士與其他知名人士意見相不同嗎?為什麼沒有人對此感到好奇,而僅僅是把它歸結為集體認識的分裂?現在我們看到有報導說COVID-19實際上是人造的。我們以前有這個證據嗎?如果這真的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政治、科學和新聞瀆職案件,會不會有人因此負罪?在「通俄門」事件中沒有人受到懲罰,所以我對此並不樂觀。

2. 拜登政府已經下令對冠狀病毒的起源進行為期90天的情報機構審查,我們的情報人員和分析家們預期在未來90天內會發現一些他們以前不知道的證據嗎?難道我們不應該假設冒煙的槍(註:指證據)已經埋藏了很久嗎?鑒於中共方面可能受到的威脅,我們有信心能夠揭開真相嗎?誰會是吹哨人?(註:指爆料證據的人)

3. 我們的間諜網絡在奧巴馬政府執政期間就被清盤了。拋開這一點不談,我們的領導人在歷史上一直錯誤地判斷中共的能力和野心。那麼為什麼美國人應該對情報機構對中共的調查抱有信心呢?

4. 在拜登政府下令進行90天的審查之後,國家情報總監(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辦公室就他們目前對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的看法發表了一份聲明。他們想幹什麼?為什麼在進行調查之前,他們不保持沉默呢?

5. 即使有冒煙的槍被發現,即使我們的情報機構能夠找到他們,為什麼美國人要相信,我們會得到未經扭曲的報告呢?情報機構曾經負責調查與2020年選舉相關的外國干擾。當情報機構的分析監察員對其分析進行獨立調查時,他發現情報官員將他們的工作政治化了。他們對待中共和俄羅斯的方式不同。

他的報告稱:「針對俄羅斯和針對中國的分析師調查目標的方式存在分析差異。針對中國的分析師似乎對將中國的行動評估為不當影響或干涉猶豫不決。這些分析師似乎不願意拿出對中國的分析,因為他們往往不同意川普政府的政策,實際上,我不希望我們的情報被用來支持這些政策」。

這次情報機構的調查會用不同的標準衡量中共嗎?一向對中共軟弱的拜登政府將在多大程度上影響此次調查?

6. 我們的政府用稅金來資助WIV的工作,包括病毒「功能獲得性」研究和可能涉及中共軍事的研究,在這方面我們的政府有多大的罪責?這些關係是否被充分披露?任何相關信息是否被掩蓋?最後,會有人為此付出代價嗎?

7. 關於實驗室洩漏理論的合理性,拜登政府知道些什麼,什麼時候知道的?按理來說,在1月20號(拜登上台之際)他就全盤接過了川普政府所知道的所有信息和情報,那麼為什麼現在才採取行動呢?

8. 為什麼拜登政府撤銷了川普國務院領導的對實驗室洩漏理論的調查,這後面的全部真相是什麼?

9. 既然已經知道中共對世衛組織的控制,為什麼拜登政府幾乎立即重新加入世衛組織,不僅沒有先決條件,揮霍了數億納稅人的錢,而且讓它對大流行起源——明顯由中共編造的騙局——進行所謂的調查?

10. 拜登政府是否會評估冠狀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是否會懲罰中共的謊言、欺騙和試圖利用這一流行病的令人髮指的方式?

11. 喬·拜登曾經就任何上述問題挑戰過習近平總書記嗎?

2020年4月,我在《美國偉人》(American Greatness)上發表了一篇文章。在這篇文章中,我把冠狀病毒大流行稱為「天安門測試」。

測試內容如下:
中共在傳播冠狀病毒及其相關威脅行為中所起的獨特作用,給生命和財富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我們是否會要求賠償,還是讓該政權毫無罪責地逃脫,鼓勵它逍遙法外,在尋求霸權的過程中更加肆無忌憚?

1989年,當「坦克人」的形象呈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做了比背棄他更糟糕的事情。我們對中共屠殺民主抗議者的直接反應是虛弱無力的。我們最終進一步擁抱了共產政權,通過將其納入全球經濟、金融和地緣政治體系,有效地獎勵了其邪惡。

這一次,美國人——以及全世界人民——成為中國共產黨邪惡行為的受害者。

我們不能不通過這次測試

我們必須利用國家力量的每一個要素來追究中共的責任,否則中共會更囂張地以為它可以擺脫更糟糕的境地,實現取代和主宰美國的願望。

它將榨乾無數美國人的鮮血,摧毀無數美國人的財富,最惡劣的是,它將迫使美國犧牲如此多的自由,並且不為此付出代價。

這些都是自由世界今天面臨的利害關係。

作者簡介:

本·溫格滕(Ben Weingarten)是克萊爾蒙特研究所(the Claremont Institute)的研究員,也是埃德蒙·伯克基金會(the Edmund Burke Foundation)「納特康小隊」(The NatCon Squad)的共同主持人。他是《美國忘恩負義之徒:伊爾汗·奧馬爾和進步-伊斯蘭接管民主黨》(American Ingrate: Ilhan Omar and the Progressive-Islamist Takeover of the Democratic Party)一書的作者,目前正在撰寫一本關於美國-中國政策及其在川普政府領導下轉型的書。

原文「11 Critical Questions Now That the Lab Leak Theory Is 『Politically Correc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