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小女孩一句話,嚇死了前世奪命人

每個人都有前世,只是你弄丟了記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7日訊】大家好,我是扶搖

之前我們講過不少輪回轉生的故事,大家都非常喜歡聼。故事中那些清楚記得自己前世的孩子在我們生活中非常罕見,這也給輪回之説蒙上了一層神祕的色彩。

然而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這個特別的地方,能清楚記得自己前世的人卻比比皆是,而且很多都是成年人,人們稱這些人為「再生人」。

坪陽鄉位於通道縣的最南端,處在湖南、廣西兩省的交界處,因為交通不方便,跟外界很少接觸。鄉裡侗族文化底蘊非常深厚,民風淳樸。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習慣一直延續到今天。各家各戶都沾點親帶點故,所以人們往來密切,彼此信任,很少有懷疑對方的時候。去訪問過的人都覺得,基本上可以説是個世外桃源。

2008年,坪陽鄉的文化站站長楊盛玉開通了博客,連載了9篇再生人的故事,而且每一篇都有名有姓,讀起來十分逼真。這些故事開始在網上迅速流傳。

2009年初,當地新聞網站懷化新聞網就派出了記者前來調查。記者採訪了當時坪陽鄉的黨委書記。這位書記介紹說:「我們儘管不能從科學上去考究是什麼原因形成的,但這種特異的文化現象非常普遍,我們坪陽鄉只有7800多人口,據我們把這種再生人現像作為文化調查來看,我們統計了一下,就有一百來個再生人。」

接下來記者通過鄉民的指引,採訪了兩戶有「再生人」的家庭,證實了兩個比較知名的案例,一個是「豬轉生為人」事件,還有就是坪陽知名度最高的「再生人」之一,中年婦女石爽人(音)的轉生故事。

先來說說這個豬轉生為人的故事。記者採訪到了「再生人」吳姓小男孩的母親陸居桃。她說,孩子一歲多的時候就開始跟她説自己是豬。不過她沒多想。孩子長到2、3歲時,每當看見有人在地裡採豬菜,他都要告誡他們,哪種菜太苦,哪種菜太辣,採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話。

而且他見到村裡的屠夫容某總是很害怕。每次見到都會拚命往家裡跑。久而久之,村裡人感到這裡肯定有蹊蹺,便試著問小男孩是何原因。小男孩說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裡養的一頭大白豬。那天,屠夫容某帶著一個人來買豬,白豬見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後的山地上,但還是被容某等人追上來抓住,抬去他們家給殺了。

白豬轉世成人的故事很快就傳開了。從此,人們見到小男孩乾脆就叫他「小白豬」。而屠夫容某也發誓今生今世不再殺生。

石爽人的故事

1962年出生的石爽人屬於極少數願意對自己的「前世」侃侃而談的人。

據石爽人母親回憶,石爽人在兩三歲時,就說她叫姚嘉安,並生有一男一女,男的叫吳春,女的叫吳枚。面對記者的採訪,石爽人並沒有迴避。

她説:前世沒有多大的,只有24歲就死了,是發高燒,發了三天高燒以後就死了。

記者問:你前世是哪裡的?

她説:我前世是那邊的,縣溪那邊的。

記者又問:什麼時候知道自己有了前世?

她説:小小的時候,能爬在樓梯上的時候了,我就有了這種感覺。我也不知道那就是前世。

記者問:以前的親人都記得嗎?

她説:記得。後來我到11歲的時候去認他們,他們都感覺這個人跟以前的很相同、很相似,從那個時候我們一直在走動。

如今,比石爽人還大四歲的吳枚一直稱石爽人為「娘」。而無論是吳枚嫁女兒,還是吳春娶兒媳婦,石爽人都會以母親的身分給他們備禮送去。

跟其他侗族村民不同,石爽人的漢語説得非常流利,她認為是因為前世姚嘉安是漢族女子的關係,把語言能力也帶到了今世。她這輩子依然經常發高燒,有過二十幾次高燒昏死的經歷,但最後都活了過來。

或許是因為多次徘徊在生死邊緣的原因吧,石爽人活得比較通透,一直都很願意接受記者採訪,她不僅願意說她個人的事情,也願意宣傳她認為的價值觀。她認為天地之間還有一種神祕的力量,而自己一直在研究和追尋這種存在。在2016年的一次採訪中,她送給記者這樣一句話:「每個人都有前世,只是你弄丟了記憶。」

在懷化新聞網的報導發表之後,平陽鄉的「再生人」現象就走出侗寨,進入了大眾視野。那麽我們不禁要問,當地政府會怎麽看待這種現象的呢?因為這明顯的不符合無神論嘛。

2015年《新京報》採訪了當時通道縣的一些官員,採訪內容在6月16日發表,標題為「湖南侗鄉百餘人自稱轉世而生 擁有前世記憶」。當時的縣長趙旭對記者說,2011年,通道縣官方聯合中國社科院相關專家對坪陽鄉再生人現象進行了考察研究,得出的結論是「肯定再生人現象的存在,但沒有找到科學依據」。

通道縣委宣傳部官員胡益龍說,他歡迎媒體實事求是的報導,但並不認同對「再生人」質疑的聲音。他舉例說,2013年,江蘇一家媒體在報導中下結論說坪陽再生人現象實際上是通道官方和民間的「集體謊言」,他説,「我們都準備起訴他們了,追究他們做虛假新聞的責任。」

這就是説,雖然一時半會找不到科學依據,當地政府並沒有把再生人現象納入封建迷信和歪理邪説的範疇。扶搖心裡是不由得小小佩服了一下,在體制內,這樣的官員可真不多啊。

那麽學術界又是怎樣看待這種現象的呢?

《新京報》2015年的那篇文章中提到,中南大學國學教授黃晉曾經利用測謊儀,對再生人進行了評測。

黃晉說:「為了尊重當地人的說法,我們特意選擇『陰氣』很重的晚上對再生人進行測試。」《新京報》記者觀看了他的一個測試錄像,昏黃的燈光下,黃晉對一名「再生人」進行催眠,這位少年不到五分鐘就昏昏欲睡,黃晉開始問話,「再生人」用侗語開始講述。

黃晉說,測謊儀顯示,「再生人」沒有說謊。

而另外一位學者李常珍先生則在2015─2016年間實地採訪了一百多位轉世者,之後將採訪資料和筆記整理成了一本書《坪陽再生人:侗族100個轉世投胎案例》。書內所收錄的案例不但內容詳實,而且還有四百多幅插圖作為佐證,主要是各類相關照片。我們挑個帶點傳奇色彩的來跟大家講一講。

文革橫死 轉世復仇

照片上這位美麗的姑娘叫吳永娥,1973年出生於坪陽鄉三盤村,出生時,右肩有一塊明顯的傷疤型胎記。她兩歲多的某一天,忽然說自己家在廣西地靈村,強烈要求媽媽帶她去,媽媽拗不過只好答應。地靈村也是一個侗寨。到了地靈後,小永娥還能認得年長的村民,並告訴他們自己叫伍鳳琴,就是這張照片中前排坐在最中間這位男士。在村民們的幫助下,母女倆找到了永娥前世的兒子伍雲岫。伍雲岫看到父親的轉世來訪,無比欣慰,他當晚向小永娥的媽媽訴說了他父母在文革初期所遭受的不幸。

伍鳳琴生於1901年,民國時期是地靈村村長,也是一名醫生,家境殷實,是村裡的鄉紳。他與妻子梁氏育有一兒一女,兒子伍雲岫在外地中學教書,女兒在身邊。多名地靈老人都說伍鳳琴人品正派。

1966年,文革爆發。1967年,曾經是鄉紳的伍鳳琴被批鬥。在批鬥會上,有個積極分子揮起鐮刀,一刀劈掉了伍鳳琴的右耳。由於用力過猛,刀尖刺進了他的右肩,今生吳永娥肩上留有的這個胎記就是當年的刀傷。

回來後伍鳳琴連夜出逃。先是躲到橋下面,後來又鑽進山裡,爬到一棵古樹上躲藏。妻子梁氏每天冒著危險給他送飯。有一天,梁氏回家後被拖去拷打,因為拒絕交代丈夫下落而被槍斃。

伍鳳琴在古樹上無人送飯,只好回來自首,結果被五花大綁,押到梯田上被槍決。整個事件最積極的人叫吳某,開槍的人也是他。

永娥後來回憶說,她看著自己的遺體被埋葬後,很快找到了三天前因忠於自己而被槍殺的妻子梁氏的亡魂。兩個亡魂飄到村口最高的那棵樹的樹頂住下了。夫妻倆在樹上討論來生的投胎去向。伍鳳琴說:「這個地方的人不好,我想去個遠的地方,做男人的責任太多了,有事就被拖出去打,下輩子我要做女的。」而梁氏卻說:「我不去其它地方,就在這裡投個男胎,我下輩子要報仇!」之後兩人就分別如願投胎去了。

吳永娥三歲時有一天在街上玩,有個從地靈村來拉木材的人被她認出,正是當年槍殺伍鳳琴的吳某。小永娥怒火中燒,立即跟在仇人後面大聲嚷嚷:「我是伍鳳琴。就是你殺死我的!」吳某聽明白後大驚失色,回地靈不久就精神失常,沒過幾年就死了。

而妻子梁氏則如願在本村投胎成了一個男孩,名叫吳偉眾。小偉眾也是兩歲多開始談及前世。有一天,他和母親一起偶然經過本村一戶人家,有個男子在門口磨刀。他認出此人正是迫害和殺害梁氏的凶手。他一個箭步上前,毫不畏懼地盯著磨刀人大聲說:「就是你殺了我!我是梁氏!」然後連續不斷地盯著對方重複同一句話。磨刀人立即明白了,臉霎時嚇得慘白,起身離開了。而小偉眾不依不饒,跟在後面繼續高聲大喊。後來這人就精神失常,成了瘋子,瘋了幾十年才悲慘死去。

這對夫妻受害者,轉世後各自用力一喊,就為自己報了仇,也算是千古奇聞了。

好了,今天的故事我們就講到這裡。關於這些再生人,網上也有不少他們接受採訪的錄像片段,大家有興趣可以搜出來看一看,然後自己來評判評判。就我個人來講,是覺得,不管生命是以怎樣的一種方式存在,不作惡總是一項基本準則,這個跟人有沒有來世無關。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YouTube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_QzqN-Ecmc&list=UUzvQZ1p_-AXgAWiyHhE7CxQ&index=1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