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敏感時刻 中國多地鬧學潮 當局被迫讓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8日訊】正值六四敏感時期,江蘇、浙江兩省多所學校鬧學潮,學生們舉行大規模集會,抗議學院改制降級,令學生學歷貶值。當局出動大批警力,鎮壓學生。不過,當局最終被迫讓步,兩省均宣布暫停改制。

近年來,中國教育部加快推動「獨立學院」改制,要求將「獨立學院」轉設為民辦、公辦學校,或終止辦學。還有一些「獨立學院」被要求和職業院校合併成為「職業技術大學」。

6月7日,江蘇教育機構發表聲明,稱根據國家教育局5月發布的「獨立學院轉設方案」,要對「校中校」獨立學院(沒有社會合作方,僅由高校舉辦)探索「省內高職高專教育資源合併轉設」,亦即將獨立學院和高職學校或高等專科學校合併成為「本科層次職業學校」。

當天,江蘇5所學校學生即發表聯合聲明,抗議學校改制降級,造成文憑被「降格」,並在校園內發起大規模維權活動。

江蘇5所學校學生發表聯合聲明抗議。(微博截圖)

網傳視頻顯示,學生們高舉標語、橫幅,群情激憤,集體呼喊抗議口號。晚間,學生們打開手機燈光,高舉手臂,齊聲高喊口號,校園內一片燈海,人聲沸騰,場景與香港青年抗爭的畫面極為相似。

當局則出動大量警車和警察鎮壓,並暴力抓捕多人,有學生被警察強行抬走,有學生被毆打,頭部受傷流血。一些學生見狀高聲呵斥警察,「為什麼打人!不許打人!」

7日晚間,江蘇省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女生吳華(化名)向大紀元介紹,抗議行動是從6日晚開始的,很多學生聚集在教學樓門口,要求校領導給說法,並在抗議現場高喊「拒絕職本,還我普本」等口號。抗議行動一直持續到6月7日。

她說,學校學生總數八九千人,現場估計有三四千人。學生們還在學校的北門和圖書館兩個地方進行和平抗議。

吳同學還介紹,6日晚間,學校來了很多警察,分駐在校內外,大概有200人。「今天早上封的校門,不讓我們出去,然後學生跟輔警還有保安,開始推搡起來。」

「輔警很暴力地對待個別學生,向我們學生潑水,還把我們推倒在地上,然後,好多輔警把一個人拖到一個地方,有學生擦傷,頭部流血。沒有學生被抓走,但是有被關在教室的。」

江蘇抗議學生遭警方毆打。(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除了江蘇,浙江多所院校也爆出抗議事件。據香港眾新聞報導,浙江工業大學之江學院和浙江財經大學東方學院的學生和家長自6月4日起,因為抗議院校改制和警方發生衝突。

6月4日是「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32週年,浙江工業大學之江學院的學生在校園內集體拉橫幅抗議。

橫幅上寫著「公辦普本,別的免談」、「之江學子絕不低頭,改名換姓不能接受」、「三萬的學費,550的分數線,不是為了本轉專」、「轉設可以,公辦普本,拒絕職本」。

(網絡截圖)

當天,學生家長們則集體前往浙江教育局,表達跟學生相同的訴求。

6月5日,浙江工商大學杭州商學院的學生也在校園內舉行遊行抗爭,他們一人舉一把傘,一邊走一邊高喊口號「拒絕職本,還我普本」等,遊行隊伍浩浩蕩蕩。

學院調動警察,將學生堵在校內不讓出校門,並禁止家長們入校,很多學生家長在校園大門外抗議。

6日,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信息工程學院、浙江財政大學東方學院、浙江工商大學杭州商學院、中國計量大學現代科技學院的學生也加入抗議活動。

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李同學向大紀元表示,「身為一個參加過高考的學生,我完全可以理解這些獨立院校同學的心情,畢竟他們考到了相應的分數,還交了比一般公立學校學生更多的學費,學位卻由本科降級為職業本科,考公不行、考研受限、找工作會被人當作職校生而受到歧視。現在工作、升學壓力這麼大,又出這種事情,可以說對他們來講是雪上加霜,換我我也會拼盡全力抗爭的。」

他還表示:「現在事情鬧得這麼大,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統治下的這個行政和教育體制習慣於朝令夕改、搞一刀切,而目前社會上工作、考研等都是和學歷高度掛鉤的,動學生的學歷就是踩到了學生的底線,這種矛盾是不可調和的。」

目前,這波學生抗議浪潮已迫使當局讓步。浙江省教育廳6月5日發出通告:「浙江省全面暫停獨立學院與職業院校合併轉設為職業技術大學的工作。」

6月7日,江蘇省教育廳也發布公告,江蘇省暫停獨立學院與高職院校合併轉設工作。」

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的吳同學表示,「浙江的抗爭已經成功了,學校已經終止轉設了。但是我們這個學校還沒有紅頭文件下來,只是口頭保證。」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