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美機密報告曝光 蓬佩奧呼籲凍結中共官員海外財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9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8日晚上6:30,北京時間6月9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江浙爆發學潮,鐵拳驚醒小粉紅?兩省被迫叫停並校,恐秋後算帳;美機密報告稱「武漢實驗室泄漏」可信;蓬佩奧呼籲美政府聯合盟友,做好清算和凍結中共官員海外資產準備。

《華爾街日報》再曝光重大內幕,稱早在2020年5月,就有美國國家實驗室出台報告,認為武漢實驗室泄漏的假說可信,值得進一步調查。5個月後,報告提交給了川普(特朗普)政府。清算在即,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呼籲美國聯合盟友做好正面對抗中共準備,並提出凍結中共官員海外財產等解決方案。

「六四」至今,中共教育部一紙公文,把江蘇浙江一些要合併到職業高校的名校獨立學院學生逼上了反抗之路,多校爆發了新「學潮」,但多遭到了警方彈壓,暴力、失蹤事件頻傳。新「學潮」震驚全國,江蘇、山東暫停學院合併。但事件會就此平息嗎?江蘇曝出「羅生門」。

機密報告再曝光 直指實驗室泄漏

秦鵬:週一,《華爾街日報》曝光了一份美國機密報告的內幕。其實這報告的一部分內容,媒體之前提到過,現在是在陸續把更多的細節公布出來。

Sydney:是,1月15日,蓬佩奧時期的國務院發表了一份事實清單(fact sheet),列出了認為疫情可能源於實驗室事故的一系列間接理由。其中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的數名研究人員早在2019年秋天生病」,症狀與2019冠狀病毒病或季節性流感相符。

從這一次《華爾街日報》的報導看,之前國務院發布的這份事實清單,或稱備忘錄,援引的就是這個報告。

秦鵬:上個月《華爾街日報》已經爆出更多細節,也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的三名研究人員是在早在2019年11月生病甚至送醫。而6月3日,美國媒體《名利場》則進一步證實,這三名研究人員是做「功能獲得性」研究。這就讓中共武漢病毒所進一步被鎖定在標靶中。

當然,這份報告,目前仍然是機密。週一,《華爾街日報》報導說,熟悉這份機密文件的人士表示,這份報告證明了,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漏的假設是可信的,對進一步探究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提供了有力證據。

Sydney:《華爾街日報》這次公布的細節,說這份機密報告的落款日期為2020年5月27日,表示至少去年5月,就在籌備這個報告了。報告的研究是由美國加州勞倫斯‧利佛摩爾國家實驗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的情報部門「Z部門」做的。還說這個實驗室在生物問題上專業性非常強。

《華爾街日報》還曝光,實驗室當時的評估借鑑了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2(SARS-COV-2)的基因組分析。那就是這個病毒引起了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還說科學家通過分析病毒的基因構成,來確定它們如何在人群中進化和傳播。

秦鵬:報導還說,美國國務院是在2020年10月底收到了這份研究報告。

Sydney:所以蓬佩奧卸任前,1月15日把它發表了一部分出來,據他說,他當時發表受到了很多政府內部的阻力。現在《華爾街日報》公布了越來越多細節出來。

不過今天(6月8日),現任國務卿布林肯在參議院就國務院預算接受聽證的時候,被問及《華爾街日報》的文章時表示對報告存疑。

他說:「我看到了這篇報導。我認為它在好幾個層面都是不正確的。」他說研究工作已經完成了,他們有被告知過結論,且當時川普政府人員也告知他們,擔心研究的方法、分析的質量和這種扭曲證據以適應先入為主的敘事。

布林肯還說,那份報告只是幾位人員進行的研究,不是拜登政府已下令的以情報界主導的病毒溯源調查的這種「全政府的努力」。

秦鵬,您怎麼看布林肯對這個報告的否定?因為布林肯週日才剛誓言要追查病毒真相,追究中共責任,批評中共不透明。而且很多人說,拜登政府現在要徹查病毒源頭,就是因為這個報告。

秦鵬:我理解,從布林肯的講話來說,他並沒有完全否定這個報告,也並沒有否定這個報告的結論,路透社對今天布林肯的說法報導的時候,就用了一個題目叫做「布林肯對『冠狀病毒實驗室泄漏』報告的方法論表示懷疑(Blinken casts doubt on methodology of coronavirus lab-leak report)」。

可以看出,布林肯是想強調兩點,第一,這個報告的方法論存在一些問題,川普政府也表達過類似的看法,所以需要進一步改善方法論、充實論據;第二,他想強調,這個報告不是拜登政府的「全政府的努力」,不是最終的結果,他們不希望媒體或其他人把那份報告視為拜登政府的全部工作。

換句話說吧,我理解,其實布林肯代表拜登政府還想表明,他們還會做更多調查,不是簡單地繼承川普政府的資料和一年多前就做的報告,何況川普政府當時也認為這個報告不完善。

他們這樣做,當然是對的。雖然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這個完整報告,但是根據我對病毒溯源一年半以來的追蹤,確實這一年多來發生了更多的事,中共掩蓋等的更多的證據也是在陸陸續續地被曝光出來,所以現在確實應該做更加全面和詳細的調查。這無關黨派,只關乎正義。

Sydney:嗯,我們注意到美國國會也在繼續盯著美國現任政府對事件真相的調查。其中,一參議院的共和黨人還擔心拜登政府的調查敷衍了事,所以提出法案,要求解密全部相關資料。現在法案被參議院全票通過。

另外,眾議院能源和商務委員會的共和黨人也已經致信給勞倫斯‧利佛摩爾國家實驗室的主任Kimberly Budil,要求就這個問題聽取機密通報。委員會自己也正就病毒起源進行調查。所以我們拭目以待。

秦鵬:是。在這個問題上破除黨派障礙之後,我們希望對病毒溯源的調查會儘快取得突破。

蓬佩奧吁美國領導追責中共 沒收中共官員海外財產

Sydney:最知情這個報告的人之一,當然包括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此前媒體也報導,當時國務院還有一個獨立的調查病毒來源的團隊。6月7日,蓬佩奧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個聯合評論,表示,中共政權犯下了「足以引起民主國家強烈回擊的瀆職行為」,呼籲拜登政府必須領導國際社會來抵抗中共。

秦鵬:蓬佩奧這個文章很及時,他主要在提醒拜登政府和美國民眾,必須做好充分準備來對中共追責。

在文章中,蓬佩奧提到,不管病毒是從海鮮市場出來的,還是來自武漢實驗室泄漏,都表現岀中共的極端不負責任。他還提到中共讓不知情人到疫區訪問,並放感染者到海外旅行。

Sydney:他說,「正如民主國家領導人們私下所說的一樣,沒有一個負責任的國家會表現得如此糟糕。」也就是批評中共不負責任,還爆料很多民主國家元首們其實私底下都在批評中共。

秦鵬:蓬佩奧還直接點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無論對病毒來源的調查結果如何,其政權「已經犯下了足夠多的瀆職行為,需要全世界的民主國家做出強而有力的回應」。

Sydney:蓬佩奧還呼籲,「拜登領導的國際聯盟必須通過單邊或多邊行動,對中共領導層和實體進行制裁。如果中共不對世界負責,世界就不應該保護中共領導人藏在國外的資產。世界應該對中共國有企業和不當商業活動提出索賠,並減少對中共實體的優惠待遇。這些措施可以分階段實施,以給外交時間。可能需要新政策、新協議甚至新法律。」

他說,「這樣的措施公平嗎?在美國,我們懲罰銷毀證據的行為,並認為掩蓋隱瞞事實表明有罪…..中共在這幾點上明顯有罪。」因為中共明明可以透明坦承,並開放國際調查的。

我覺得他說「世界不應該保護中共領導人藏在國外的資產」這話很有意思。

秦鵬:是啊。我看到很多網友在說,蓬佩奧的這篇文章,其實表明,美國等民主國家很清楚,中共高級官員們都把很多財產轉移到了歐美澳日等民主國家。蓬佩奧這句話「世界不應該保護中共領導人藏在國外的資產」,其實是想說美國和盟友們應該沒收這些中共領導人的海外財產。

對那些「領導冒號」們來說,蓬佩奧這個提議可真夠嚇人的。哈。

Sydney:當然,蓬佩奧還提到,中共肯定會強烈報復,可能擾亂供應鏈或是懲罰個人和公司,就為了要打亂民主陣營。他提到,拜登政府面臨的外交挑戰,就是要找方法轉移中共報復帶來的打擊。

秦鵬:確實,美國政府和民主國家,應該在這些方面做好充分準備。蓬佩奧這個文章很及時。

Sydney:蓬佩奧還警告說,如果中共在疫情上也逃脫了懲罰,它會「變得更加肆無忌憚」,而且以後它「幾乎沒有什麼不敢跨越的界限」了。

他說,拜登必須組建一個民主國家聯盟來針對中共,「阻止中共,停止其危險的病毒研究,配合對冠狀病毒起源的調查,並對其它受害的國家支付一定程度的賠償。」

秦鵬:是。如果中共這一次逃避了處罰,下一次它也一定不僅是傷害國外的人,第一個首先傷害的實際上還是中國人和海外華人,就跟這一次它在武漢進行長達幾個月的隱瞞和對李文亮、艾芬等吹哨人實施打擊那樣。所以,這一次中共的血債必須償還。

江浙爆發新學潮,鐵拳驚醒小粉紅?

Sydney:我們來看中國國內消息。從6月4日至今,中國大陸江蘇、浙江多地高校,爆發了一波新「學潮」,是因為江、浙多間大學的獨立學院被要求與職業學校合併成「職業技術大學」,學生不滿,在「六四」前後發起示威及到省教育部請願,期間被警察暴力對待,有人被打得頭破血流,還有學生被帶走後失聯。

學潮爆發後,當地教育部門喊停合併工作。直至週二(8日),仍有學生在校內掛抗議橫幅。口號包括「公辦普本,別的免談」「之江學子絕不低頭,改名換姓不能接受」「三萬的學費,550的分數線,不是為了本轉專」等,他們要求「轉設可以,公辦普本,拒絕職本」。

秦鵬:我們也看到了很多從微博、微信和推特上傳出來的影片,顯示學生們的訴求多被粗暴對待,大批警察包圍校園,有學生被警察抬走或者圍毆,還有一些學生被打到頭破血流。

儘管學生們的維權遭到了警方武力對待,但是學生們大多沒退讓,最終浙江、江蘇的校方和省政府做出了妥協。山東省政府也聞風而動,對本省的高校合併做出停止決定。這讓一些人看到希望,但是很多人卻依然不滿和擔憂。

Sydney:其中,我們在網上看到,6月7日,江蘇南通大學杏林學院學生們在晚上舉起手機、打開閃光燈抗爭的視頻,讓很多網友想起了香港人反送中時候的照片。

秦鵬:在這個過程中,江蘇省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的數千名學生堅持得最久和最堅決。6月8日凌晨4時,大批特警衝進中北學院,進行了暴力鎮壓,毆打、抓捕學生,還使用了辣椒水。目前多名學生處於失聯狀態。來看視頻。

據學校的學生透露,江蘇警方以有人吸毒對學生進行鎮壓,還以視頻流向外網為由對學生進行威脅,但是該校的同學表示,他們沒有人吸毒,也沒有任何境外勢力介入。

Sydney:學生們的抗議和警民衝突,使得江蘇和浙江兩省政府,被迫做出了讓步。

6月5日,浙江省教育廳發布通告,稱全面暫停獨立學院與職業院校合併。

6月7日,江蘇省教育廳也發布公告,暫停獨立學院與高職院校合併轉設工作。

不過說到這裡,我們可能需要給一些觀眾朋友們回答一下,這一波的獨立學院抗議事件,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以及為什麼發生。學生們又為什麼這麼憤怒?

秦鵬:事情的緣起,應該是中共教育部去年5月18日發布的《關於加快推進獨立學院轉設工作的實施方案》顯示,要求去年年底前各大學的獨立學院制定轉設工作方案,並提到三種轉設路徑包括轉為民辦、轉為公辦,與終止辦學。其中轉設分獨立學院跟高職、高專進行結對、合併,轉設成為職業技術大學。

現在看起來,這個工作去年因為疫情或其它原因沒有完成,很可能前幾天中共教育部又催了一下,結果就出問題了。

其中,最後這種,意味著學生們以高分入校,卻最終要變成職業技術大學,也讓學生和家長們非常不滿。有學生就在網上發文說,他們並非拒絕改組或合拼,只是拒絕學校降級,表示自己高考進了普通本科,交了昂貴的學費,到畢業時學校卻變成職業學院,「考研考公考編全都有影響」。

他還批評說 「校領導為了錢,賣掉幾萬人的前途」,更諷刺說在他步入社會前,學校給他上了一課,讓他知道什麼是「官官相護」。

Sydney:也就是說,這些獨立學院原本是掛名一些名牌大學,和大學共享資源,加上畢業證書會寫有大學的名字,因而頗受學生歡迎。但是,現在併入職業學院之後,就彷佛跌入了人生谷底。

難怪上海退休教師顧國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說,「職業學校比學院還要差,也就是說,如果你是職業學校的學生,相當於一個中專生的水平,但他們要求是本科學歷的,你現在給他的是專科或者職業學校的學歷,人家還不出來造反、拚命?」

也有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李同學向大紀元表示,他完全可以理解這些獨立院校同學的心情,「畢竟他們考到了相應的分數,還交了比一般公立學校學生更多的學費,學位卻由本科降級為職業本科,考公不行、考研受限、找工作會被人當作職校生而受到歧視。現在工作、升學壓力這麼大,又出這種事情,可以說對他們來講是雪上加霜。」他說,「換我,我也會拼盡全力抗爭的。」

秦鵬:是的。也因此,浙江、江蘇學生現在對省教育廳給出的「暫停」的說法不滿,比如,6月7日,江蘇省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就發起了請願書,提出永久解決原大學的文憑有效性和學院不取消的二大問題,而且還要省級及以上教育部門為他們開具紅頭文件證實他們請求的效力。

學生們的繼續堅持也引起中共當局不滿,這應該是6月8日凌晨警察沖入校園打人的真正原因。

Sydney:我們看到這次因獨立學院並轉引發的新「學潮」,在網上引發很多熱議,比如,詩人歌手紅柳就在推特上說「誰說抗爭沒有用」。

她認為,山東省教育廳6月8日也跟進停止了獨立學院和高職院的合併,這預示著其它省市也不會傻乎乎地非得用維穩來解決問題。

秦鵬:我們注意到,雖然江蘇省教育廳發布的是暫停通告,但是6月8日,南京師範大學發的公文卻是:「經學校研究決定,終止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與高職院校的合併轉設工作,不再轉設為職教本科。」

這應該意味著,中北學院的學生們的抗爭取得了勝利。

Sydney:也有很多人很擔心中共會秋後算帳,比如,中北學院所在地的一個公安局,就在6月8日,爆出了一個「羅生門」,稱學生不聽勸阻,還非法扣留了前來勸說的中北學院的院長,30個小時後被警察救出。但是,該校的學生們卻在網上說,院長是來和學生們溝通的,並一起等待結果。他/她們還公布了大量該院長與學生們「談笑風生」的照片與視頻。

秦鵬,您認為警方真的會秋後算帳嗎?

秦鵬:我覺得這一次不會善作罷休。

因為中共很害怕引起效仿,所以一般這種情況都會在事後對那些他們認為是領頭的,或者所謂的向海外和網上傳遞消息的人,進行抓捕甚至判刑。

中共最害怕的是年輕學生的熱情被其它學校效仿,所以會加大打擊。

Sydney:還有學校的學生透露,學校領導們給學生扣上了暴動、非法囚禁、勾結境外勢力等帽子,使用各種下三濫手段威脅學生簽字同意轉設,甚至警告學生「別鬧得最後和幾十年前一樣下場」。

秦鵬:幾十年前,是指中共鎮壓「六四」學生動用了坦克吧?我覺得它們這一次可能會處罰那些領頭學生,但是不一定會做得更加暴力。不過,有時候我們還是很難想像中共的邪惡,因為我們經常是正常人的思維,而中共是一個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魔鬼,它為了保自己的權力什麼都可能做得出來。這一次,有的學校就有特警防爆裝甲車入駐校園。所以,我們會繼續關注。

Sydney:這次多校大學生的學潮,讓很多網友注意到一個現象,就是有的家長和學生,曾經是支持中共鎮壓香港學生抗爭的小粉紅,但是這一次也在網上奮起直呼,不要暴力鎮壓。

秦鵬:是,很多網友就說:「沒有暴民,只有暴政!江蘇省的學生們,你們被警棍砸醒了嗎?」還有人說:「相信共產黨,跑進火葬場。」

當然,我也看到有一些網友就嘲諷這些遭到中共鐵拳打擊的學生和家長,說香港打學生的警察是警察,江蘇的警察就不是警察了嗎?

Sydney:可能是對這些學生和家長有一點「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吧,沒有惡意,不過語氣和方式有點冷嘲熱諷。我就看到也有當年「六四」的學生領袖趙昕勸這些網友說,他不太贊同這種災樂禍的言論,他說,「每個人,幾乎都是從不同程度的粉紅覺醒的,不要五十笑一百。更何況,自由派如果要從事學運工作,就必須同情理解甚至幫助學生們維權,而不是嘲笑他們。愛才能使我們聯合,恨只會讓我們彼此傷害。」

秦鵬:說的很好,我也覺得中國大陸的人甚至出國多年的人,都受中國共產黨的思想毒害很深,所以我們還是要多幫助他們,愛能夠改變他們,而像共產黨那樣灌輸仇恨,只能繼續毒害這個世界。

Sydney:但是我們也還是看到,很多人在微博中,把警察暴力毆打學生的場面和香港對立,說「不知道還以為hk(香港)廢青鬧事的場面」,還有的一方面說要把警察打人的證據拿在手裡面,同時卻說「不要恨國恨政府啊」;也有的說不要給外國媒體「遞刀子」,「我們始終相信黨」,「相信國家的」。

秦鵬:其實,這些網友真的是不了解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中共一次次鎮壓民眾的時候,都是把被迫害者扣上一個大帽子,它們不是不了解他們是冤枉的,但是黨為了自己的統治,根本不會在乎民眾的生命。這些網友的措辭,也顯示出,他們還留下了很多黨媒長期宣傳的痕跡。香港學生愛國,但是不愛共產黨。

而共產黨,也不根本不會管你愛不愛它,它迫害死的很多人,都是愛黨的。中國人要想真正的自由,必須徹底認清和拋棄共產黨,就像東歐當年的其它共產黨政權一樣,現在包括波蘭等國家都是發達國家了,但是共產黨不會告訴你真實的歷史。

Sydney:也有網友說這是資本的力量。

秦鵬:資本和學校,哪有本事出台教育部的文件?哪有本事出動警察?現在那些大的民營企業家,都在黨的淫威下,瑟瑟發抖呢,不知道哪一天大刀落下來,不僅被以「國進民退」、「公私合營」或打擊「黑社會」、「反壟斷」的名義共產了,真正的資本家是共產黨官員呢,包括住在中南海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裡面的那些人。

Sydney:是。中國人還是要認清愛國不等於愛黨,建議網友們看看《九評共產黨》這本書和視頻。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