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師範大學為外籍留學生配女伴 引質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9日訊】近日,河北師範大學外籍留學生配置女學伴事件,引發輿論爭議。該校回應稱,屬正常教學活動,目的是提高中國學生的外語能力及外國留學生的漢語能力。但網友質疑,為何要男配女?而不是同性同桌?

近日,一張河北師範大學的教學圖片引發廣泛關注。圖片顯示,每名男性外籍留學生身旁,都配置一名或兩名中國女大學生相伴,引發輿論爭議。讓不少網友想起山東大學一個留學生配三個學伴事件。

2019年7月,山東大學為留學生配置女學伴事件,讓該校成了千夫所指的對象。當時山東大學發文件稱,該校舉辦中外「學伴」活動,合法且正當。在南京大學、吉林大學、中山大學等很多高校都舉辦過類似項目。

但眾多網友斥責:「這是拉皮條!這麼不要臉的規定,是人提出來的?還是大學?」

對於此次河北師範大學被質疑配置女學伴一事,6月7日,河北師範大學國際文化交流學院,在其官網上指斥這是別有用心、惡意炒作的行為。

該學院附完整視頻並介紹說,網傳截圖來自2019年4月28日河北衛視播出的「一帶一路看河北」專題報導,反映的是該院「週五多元課堂」教學活動。

該學院宣稱「多元課堂」屬正常教學活動,目的是通過中國學生和外國留學生一同上課的方式,提高中國學生的對外語教學能力,以及外國留學生的漢語表達能力。

該學院還稱,「多元課堂」教學主題由任課教師,提前一週向學生發布,學生報名參與。當日課堂的主題是「茶文化」,共有48名學生參加,其中,巴基斯坦籍男生18人、尼日利亞籍女生1人、中國女生29人(研究生2人、本科生27人)。

該學院聲稱,已報請公安、網信等部門處置。目前,最初發布信息的幾個帳號已刪貼文。

不過,對於該校的回應,網友們紛紛質疑:「多元課堂?越描越黑…..」「為什麼是男配女?而不是同性同桌?」「兩女夾一男,絕對是有意的。」「如果這種坐法是學校安排的,拉皮條意味濃厚,如果是學生的選擇,那學生的思想就出了大問題。 」

也有網友問:「貴校沒有男生嗎?為什麼會是這樣的座位安排,男的放中間,兩個女的放兩邊,話說一般女生上課都喜歡和女生坐,大學的課室並不固定課室和座位,尤其這種選修之類的課程。」

近日,河北師範大學為外籍留學生配置女學伴事件,引發輿論爭議。(視頻截圖)

中共教育部特殊對待外籍留學生引議

2019年山東大學女伴醜聞引爆網絡之時,澎湃新聞曝光一份山東大學內部文件,顯示類似的學伴制度不僅限於山東大學。在南京大學、吉林大學、東北師範大學、中山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等很多高校都存在。

報導還稱,這「符合教育部鼓勵促進中外學生交流的精神」。輿論則猜測這是來自教育部的指示。而本次河北師範大學的學伴疑雲,更將此事與中共推廣「一帶一路」計劃聯繫在一起。

近年來,中共教育部特殊對待外國留學生的做法引發中國社會普遍不滿。對這些留學生,中國各高校或是提供高額的獎學金,或是降低入學門檻,或是提供優於國內學生的生活條件,或是在學習和考試上大開方便之門。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2017年共有48.92萬名外國留學生,在中國高等院校學習。而能夠吸引國際學生來華的條件,就是中共提供的覆蓋面廣的高額獎學金。

中共官方發布的《教育部2018年部門預算》,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表顯示,外籍留學生教育2018年預算數竟高達33億餘元。

據中共教育部官網消息,外籍留學生可以申請到的政府獎學金至少有10個項目,包括學費、住宿費、生活費、綜合醫療保險費、國際旅費等,中共教育部均給以資助。

《每日經濟新聞》報導,在資助留學生來華這件事上,根據2012年之前公布的部門預算表來看,山東大學資助來華留學生預算近6000萬人民幣,而「來華留學教育支出」預算從2012年到2019年已翻了近3倍。

同時,極低的招生標準也導致前來讀書的留學生良莠不齊,尤其是一些來自非洲的黑人留學生的惡性新聞不斷成為爭議焦點。

某大學輔導員在網上爆料說:非洲留學生私生活混亂。「男性黑人留學生置身校園,如同置身於皇帝的後宮一般,這絕不是危言聳聽,據我觀察,我們班的一個男性黑人留學生平均每月都要換一個中國女大學生女友。」

此外,近年來中國大學生艾滋病泛濫,包括清華、北大和眾多知名高校2017年都安裝了「HIV尿液匿名檢測包」的自動售賣機。

知名博主周蓬安曾發文稱,艾滋病高速增長有多重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從2010年4月開始取消了對患有艾滋病、性病等外國人的入境限制,再就是和大量非洲留學生湧入有關。

2019年7月,山東大學女學伴的一篇自述文章揭露,陪外籍留學生聚會時,女學伴被毆打侮辱,聚會後多人去打胎等,儘管全校都知道,但校方卻站在留學生一邊。而女學伴投訴的後果是,遭到校方扣分、扣補助。

文章最後說:「我們能安全地畢業,已經是學校網開一面了。」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