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名人記載瀕死體驗 揭露人類最重要的東西

作者: 德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9日訊】瀕死經驗一直是近現代科學研究中的未解之謎,近日讀到兩則近代名人傅向榮郭則澐所記載的瀕死體驗現象,在此摘錄出來獻給大家。

一、傅向榮

傅向榮,字「鶴岑」,湖北監利人,清末民國時期非著名文人,曾任民國湖北省政府秘書等職。

他在其著作中曾記載他本人的瀕死經驗如下:光緒丙午(公元1906年)秋,我病溫瘧,醫生誤用柴桂;九月初八日,覺心腹如火燒,求死不得;午時後恍恍惚惚到一衙門,有許多囚犯跪階下,形狀可怕。一官坐堂上,呼我到案前,命差役拿一本冊子叫我看,冊面寫「德渡」二字,內有我的名字,下註:「事多明察,中少誠實」八個字,其餘不及細看。差役取呈案上,送我出衙門,聽的遠遠有哭聲,忽覺近在耳旁,睜眼一看,只見收殮的物件都備好了,我已死過多時了,由游敬山、王煥章二君,用大承氣湯治好。

後聽夫人說,氣絕的時候,面色蒼黯,身體僵硬,不料活轉。我想此事當他是夢,但是那時氣絕多時,神經已失作用,決不能作夢,「何以事後歷歷如繪」這樣清清楚楚,此事確實是「神明詔我,實無可疑」。

二、郭則澐

郭則澐,字「蟄雲」,曾任中華民國國務院秘書長。他曾經記載過一起瀕死經驗。郭則澐的兒子郭可詵愛好攝影,與同好者組織了一個「光社」,進行著攝影上的交流。

這個光社裡有一個叫做陳受康的攝影愛好者,他是20世紀30年代北大政治系的副教授,他的哥哥陳受頤是北大史學系主任。陳受康曾經突患盲腸炎,開刀手術後很久都沒有康復,自己也日漸絕望,認為離死不遠了。

一天他躺在病床上昏沉之時,忽然元神離體,走到了一處荒郊,遊走了很久,穿過一片樹林見到一處城池,城牆巍峨高大。城下有一位白眉白鬚的老人,就像聖誕老人一樣正在給人分發各種玩物。陳受康決定入城,不料老人卻從後面叫住他說:你不要入城,想想家裡還有妻子兒女,趕快回去吧。陳受康這才清醒過來決定返回,可是來時的路卻消失了。

他只見眼前突然出現寬闊平坦的馬路,就沿著馬路走,經過一個巷子時,發現裡面來往的都是美女。黑髮黑眼的東方美女與金髮碧眼的西方美女都有,而且全都是裸體的,紛紛望向他對他招手,場面極其妖艷。他想這種地方我怎麼能進呢?!於是當即掉頭離去,這些美女也沒有強拉他。不久,他又來到一處巷子口,發現裡面有個如同大風車旋轉葉片的東西在轉動,周圍堆滿了各種金銀錢鈔,「累累無數,其旁凡世間玩好之物悉備」。

巷口有倆位童子看守,對他說:只要入內,這些寶物錢財都是你的了。他想: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便宜給你,一定是誘騙我,於是離開。剛走幾步頓時周圍的景物就暗了下來,他忽然見到了妻子,又「陡覺昏然下墜」,耳邊聽到人聲說:醒了,醒了。再開眼他就看到:家人都環繞在他床前,告訴他是醫生搶救打了強心針,才把他救了回來。自此他的病日漸好轉,一個多月後徹底康復。這時他才把瀕死時元神離體的經歷說給別人聽,並慶幸自己平時財、色之心比較淡薄,面對誘惑沒有做錯,「不然恐迷途不返矣」,真是「世上無如人慾險」啊。

當今醫學界一些人往往試圖用瀕死時,大腦因缺氧產生幻覺等說辭,以強行解釋瀕死體驗。可是,在第一則記載裡,傅向榮的瀕死體驗是氣絕多時的情況下所發生的,而且非常清晰「歷歷如繪」,絕不可能是幻覺,唯有元神離體到了其它空間,才能夠合理地解釋這一切。這也說明無神論是錯誤的,人真的有元神,在別的空間裡真的有陰曹地府。此外,傅向榮見到冊上所載:「德渡」、「事多明察,中少誠實」,真真說明了人類不可以沒有道德、道德對人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第二則記錄裡的瀕死體驗就很特殊了。帶著考驗主人公是否貪財貪色的因素。陳受康通過了考驗,元神才能回到肉身,延長了生命,可見道德對人真的非常重要。

(資料來源:傅向榮《儵游浪語》、郭則澐《洞靈續志 卷五 財色二關》)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