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遇反撲 各派系混戰 官媒齊釋重磅信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0日訊】近期,中共官媒罕見地集體刊登一篇題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舊文,並高調宣傳此文作者及文章出爐的過程,卻隻字未提當年審閱定稿該文的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由於時值中共建黨百年前夕,內外交困的中共日益左轉,並出現文革復辟跡象。有專家分析,官媒此舉或是黨內的一些自由派或反對派對習近平的反撲,說明黨內出現空前分裂。

6月9日《大紀元》報導,近期中共從中央到地方的官方媒體忽然集體刊登一篇43年前的舊文《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6月4日至7日,中共官媒又陸續刊文,高調宣傳此文作者胡福明和文章出爐的過程。然而,所有報導隻字未提當年該文審閱定稿、得以刊發的關鍵人物胡耀邦的名字。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於1978年5月11日刊登在中共黨媒《光明日報》頭版,之後在全中國引發了一場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

中共稱,這場討論衝破了「兩個凡是」的嚴重束縛,在中共黨史上具有深遠意義,為中共之後的統治路線充當了重要的理論依據。

當時,以時任中共國家主席華國鋒為首的一方堅持實行「兩個凡是」理論;另一方,鄧小平、胡耀邦等人欲推動改革,於是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來突破意識防線。最後,華國鋒失勢,鄧小平一方得勢。

目前正是1989「六四」事件32周年之際,以及中共建黨百年前夕,中共官媒這一不尋常舉動引起廣泛關注。

有中國問題專家表示,中共此前宣揚毛澤東理論、出現了文革復辟的跡象,官媒此舉或許是中共黨內的一些自由派或反對派正在反撲,說明中共黨內出現空前分裂。

中共官媒集體登舊文 隻字未提胡耀邦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早在4月8日,就開始出現在陝西省安康市政府網站,該網當時轉載了中共官媒人民網對此文的一篇簡短報導。

4月22日,中共官媒中新網則發布了一篇對《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作者胡福明的專訪文章,談胡福明眼中這幾十年來中共的「變與不變」。

5月11日,中共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網站(央廣網)發了一張43年前《光明日報》刊登此文的頭版頁面照片,並在報導中介紹了當年43歲的胡福明是南京大學哲學系副主任,以及他當時與編輯之間的通信和文章出爐的過程。

同一天,中共中央組織部主管的共產黨員網也發表了和央廣網相同的文章,文中還插入了胡福明的相片、他在1978年與《光明日報》編輯王強華的合影、他的文章修改稿照片以及鄧小平在1988年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題詞照。

6月4日,官媒新華網也發表對胡福明的專訪文章。此文之後在6月5日被《雲南日報》、在6月5日和6月7日分別被央視網的兩個不同頻道轉載。

6月5日,中共央視「新聞聯播」也以「胡福明:實踐出真知」為題對他進行報導。

然而,中共官媒在所有發布的這些文章或報導中隻字未提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名字。而胡耀邦卻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審閱定稿、得以刊發的關鍵人物;他的逝世則是引發89「六四」事件的導火索。

舊文時代背景:否定毛思想反文革

1976年10月,「四人幫」倒台,延續了十年之久的「文革」結束。當時,全中國人心思變、百廢待興,中共則面臨著在思想、政治、組織等各個領域的困境。

人們痛定思痛,開始對十年浩劫和中共建政以來的歷史進行全面反思。對於中國將向何處去,人們希望找出答案。

當時,華國鋒擔任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職務,他是毛澤東指定的接班人。1976年10月26日,華國鋒在聽取中宣部的匯報時說,要集中批「四人幫」,連帶「批鄧(鄧小平)」;凡是毛澤東講過的、點過頭的都不要批,實際上提出了「兩個凡是」理論。

1977年2月7日,代表當時政治氣候的中共「兩報一刊」,即《人民日報》、《解放軍報》和《紅旗》雜誌刊登社論,正式提出「兩個凡是」:凡是毛澤東作出的決策都堅決維護;凡是毛澤東的指示都始終不渝地遵循。

中共官媒人民網上的一篇文章稱,按照「兩個凡是」,「文革」就不能被否定,因它是毛澤東親自發動、領導和指揮的;而且,提倡「兩個凡是」的有些人是當時在中共中央工作的領導人,具有很大的權威性和決策權。

文章稱「這就是其時社會處於嚴重的徘徊甚至停滯不前的原因」。

「兩個凡是」遭到鄧小平、陳雲等人的堅決反對。1977年4月10日,尚未恢復職務的鄧小平在給華國鋒、葉劍英和中共中央的一封信中對「兩個凡是」提出批評,並多次提出要堅持「實事求是」的問題。

這封信經中共中央轉發後,對在中共黨內削減「兩個凡是」的影響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並且也讓鄧小平的復出成為定局。

1977年12月,中共中央黨校編寫中共黨史材料,當時主持黨校工作的胡耀邦提出了兩個編寫要求,其中之一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在中共黨校學習的中高級幹部對此進行了討論,其中包括前《光明日報》總編楊西光。

同年,《光明日報》、《哲學》專刊組組長王強華出差去南京開會時,請南京大學哲學系副主任胡福明為《哲學》專刊撰稿。胡福明完成了兩篇稿子,其中一篇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

1978年4月,楊西光在審閱文章大樣時決定進一步修改後發表。文章經楊西光、胡福明等5人反覆修改後,再經中共中央黨校副教育長吳江修改,並於4月27日定稿,由吳江送胡耀邦審閱。

同年5月10日,中共中央黨校內部刊物《理論動態》發表了經胡耀邦審閱定稿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

5月11日,這篇文章以特約評論員名義在《光明日報》上發表,當天新華社轉發。5月12日,《人民日報》和《解放軍報》等中共黨報同時轉載,全中國絕大多數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報紙也陸續轉載。

此文很快就在全國範圍內引起對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對中國社會發展產生了深遠影響。

鄧小平奪權 華國鋒被趕下台

1977年7月16日至24日,在中共召開的第十屆三中全會上,鄧小平的職務被恢復。這些職務包括:中共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中共解放軍總參謀長。

這時,中共的掌權者仍是華國鋒,「兩個凡是」雖然受到巨大挑戰,但仍是當時的主流思潮,而鄧小平在中共黨內的威望還沒有強大到足以取代華的程度。

重新回到中共最高層後,正如美國作家索爾茲伯里(Harrison Evans Salisbury)所說:「鄧使用了中國政治生活中的一切計謀、策略,去搏鬥、鬥爭、交談和激烈地爭論,再次掌了權。」

1978年12月,中共召開第十一屆三中全會,「兩個凡是」在這次會議上被徹底否定,中共重新確立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理論。此會議實際上也形成了以鄧小平為核心的中共中央領導集體。

鄧小平還把曾經圍在華國鋒身邊的「凡是派」高官迅速一個接一個拿下。比如,將中共中央副主席汪東興,中共政治局委員紀登奎、吳德、陳錫聯,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健、陳永貴、吳桂賢等全部撤職。華很快就成了光杆司令。

在1980年8、9月間召開的中共五屆人大三次會議上,華國鋒被迫辭去中共國務院總理職務,由趙紫陽接任。在1981年6月召開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上,華被迫辭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職務,由胡耀邦接任中共中央主席,鄧小平接任中央軍委主席。

在半年前的1980年11月,中共政治局曾召開九次會議,討論華國鋒的問題,對華進行批判,華被迫作檢討、認錯並提出辭職請求。到1982年中共十二大時,華只剩下一個名義上的中央委員職務。

中共在深重危機下左轉 王滬寧是始作俑者

近兩年來,深陷嚴重危機的中共日益向左轉,出現向文革回歸的趨向。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友群在近日發表的文章《中南海再次面臨驚濤駭浪》中表示,在國際上,中共面臨著三個巨大壓力:一是對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溯源、追責和索賠;第二個壓力是種族滅絕指控;第三個壓力是「戰狼外交」大失敗。

而中共內部的壓力也已趨近臨界點。台灣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邱師儀早前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中國GDP成長趨緩,供應鏈被切斷,高科技產業遭到美國圍堵,經濟受到抑制,導致中共內部維穩這一塊也快要無以為繼。

尤其是習近平正面臨能否度過2022年的二十大,平穩迎接下一任期等難題,種種內部問題已讓中共內部反習派蠢蠢欲動。

王友群也在文章中表示,中共的集體領導變成個人集權;黨政分開、政企分開變成黨政合一、政企合一;大力發展民營企業,變成國進民退;解放思想變成思想僵化;言論有限自由,變成全面禁止不同意見或反對意見;對外開放變成外資、外企撤離及與美國打貿易戰等;香港的「一國兩制」變成了「一國一制」等。

王友群說,中共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在其中起了關鍵作用。

被稱為中共「三朝帝師」的王滬寧是江澤民、曾慶紅賞識、提拔、重用的筆桿子。

2012年11月,習近平成為中共黨魁後,王非常低調,極力迎合習之喜好,幫習包裝所謂「習思想」,獲習信任。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時,「習思想」被寫進中共黨章,王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識形態的總管。

之後,王滬寧利用掌管中共意識形態和宣傳機器的權力,對習歌功頌德,一會兒「低級紅」,一會兒「高級黑」,不停地給習挖坑。

為什麼王滬寧會給習挖坑?王友群說,只因為王滬寧真正的後台老板是江澤民、曾慶紅。習上台前五年反腐打虎,打掉的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大多是江、曾提拔重用的。從那時起,江、曾就跟習結下了解不開的怨仇。

2021年是中共成立100年。作為中共意識形態總管,王滬寧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主導重新編寫一部中共黨史。

今年,大陸各地高調學習最新版的「中國共產黨簡史」,其中在文革方面做了較大改動:文革內容不再獨立成章,且修改了文革的起因和經過。另外,文革中毛澤東的「嚴重錯誤」內容消失。

旅美政論家陳破空說:「所謂習近平思想,其實就是王滬寧思想。習近平的極左,很大程度上來自王滬寧的極左。事實上,這位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才是當今中共的大腦和極左思潮的源泉。」

中共的「左轉」也難以得到社會共識。《當代中國評論》主編榮偉認為,即使習近平為樹立個人權威而向「左轉」,也難以實現。一方面,很難得到黨內支持;另外,經歷過文革的50後一代也是堅決反對回到文革的。

榮偉說:「他想『左轉』,黨內就沒有共識。最近溫家寶發表了他那封信,就可以說明一個問題,說明在黨內就存在著一大批有識之士,是不認同他所謂的『向左轉』。50後也是經過文革的,這些人大批還活著,可以說是中國現在的中堅階層,這些人是堅決不認同回到文革的。」

專家:中共內部出現空前分裂

大紀元專欄作家、資深媒體人石山指出,此次中共官媒集體宣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說明中共的宣傳口或黨內比較靠自由派的那一批人現在正在反撲。

因為前一段時間,中共的宣傳吹捧毛澤東、出現了文革復辟的現象,向左轉得非常厲害,這實際上是對此進行的反擊。

石山說:「這是中共黨內的一個很重要的跡象,說明一個很大的問題——中宣部的核心現在肯定是換人了,也就是說王滬寧估計已失勢,這已經傳了很長的時間,從這些跡象看的話,我估計這是真的。」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季達也向《大紀元》表示,此現象表明,中共的內部已空前分裂。

季達說,中共官媒在今年「六四」的時候,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提出來,這對中國的政治動向來講極度不尋常,它顯然是對現在極左那一套的反對,是對當局的一種反對。

「這個言論提出來最起碼是對現實不滿,對中國現狀極度不滿。」季達說,「這種不滿甚至在當局的新華社這種黨媒上放出來,說明它黨內的鬥爭已非常激烈,是中共內部的分裂已到白熱化程度。」

胡耀邦去世引發「六四」事件

胡耀邦在中共黨內以思想開明著稱。1982年,胡耀邦任中共總書記,主導中國上世紀80年代的改革進程。

1986年12月初,安徽省合肥市中國科技大學的學生反對共產黨貪污腐敗,展開了大規模的示威抗議活動。一個月內,學生運動擴及北京、上海、武漢等地的高校,遍及大陸18個省市的28間高校,接近100萬學生參與,震動全國。

參與這次抗議示威活動的學生和民眾提出了「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反官倒、反腐敗」的口號,要求中共進行反腐敗和民主化改革。

這場大規模示威抗議活動令中共非常恐慌,鄧小平認為「這主要是胡耀邦失誤所造成的」。

1987年1月,鄧小平等中共大佬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等罪名逼迫胡耀邦辭職下台。胡耀邦被迫下台後,由中共國務院總理趙紫陽任代理中共總書記。

在1989年4月8日中共政治局會議上,胡耀邦心臟病突發,在一星期後的4月15日去世,終年74歲。

胡耀邦的猝死引發了民眾大規模的悼念活動。天安門廣場上悼念胡耀邦的活動迅速演變成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的民主運動遭到中共軍隊的血腥鎮壓,震驚中外,史稱「六四」大屠殺。

因「六四」的敏感性,北京當局一度忌諱提及胡耀邦的名字。

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期間,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趙紫陽因同情學生運動,反對鄧小平武力鎮壓的決定,同年6月被撤職,後被軟禁在家十五年直至2005年1月17日去世。

(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