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匈牙利人民抗議本國建復旦分校

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希望在匈牙利,用匈牙利自己的錢,開辦一所大學。6月5日,約一萬人在布達佩斯特(Budapest)抗議在本市建立復旦大學校園。據稱,中共正在腐蝕匈牙利領導人。匈牙利總統與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匈牙利人民反對任何與北京政權共舞的政治領導人,這樣做是正確的。

今天,我們民主國家面臨的最大危險是,中共可能花一點錢收買總統、外交部長和財政部官員,令他們以北京的利益行事,而不重視選民的利益。

布達佩斯的爭議表明民主與獨裁之間有著更廣泛的鬥爭。2019年,復旦大學在其章程中刪除了「思想自由」的提法。這個昂貴的項目計劃於2024年在布達佩斯特完成,將由中國提供超過10億美元的貸款。它的花費比匈牙利政府在所有其它大學上花費得還要多,而且會從匈牙利高等教育中挪取政府資金,並且增加匈牙利對中共的債務。

匈牙利政府由維克多‧歐爾班(Viktor Orban)和他的右翼政黨菲德斯(Fidesz)領導。但歐爾班與北京和莫斯科關係密切,並正在推行「東方開放」的外交政策。

華為擁有匈牙利電信市場70%的市場份額,匈牙利正從俄羅斯購買一座價值150億美元的核電站。就在本月,歐爾班政府阻止了歐盟針對中共在香港胡作非為的聲明。他的行為如同是北京和莫斯科安插在歐盟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NATO)的特洛伊木馬。

2019年,一位美國官員告訴歐洲觀察家組織(EuroObserver),「匈牙利的腐敗為俄羅斯和中國增強其影響力開闢了道路。」他補充說,「我們將推出的舉措之一是,美國支持更密切地審視腐敗與俄羅斯和中國影響力之間的交互作用。」

匈牙利外交部長彼得‧斯齊亞爾托(Peter Szijjarto)在2019年聲稱,英國和德國也與這兩個非自由主義政權做交易,因此西方對北京和莫斯科在匈牙利的腐敗的指控是虛偽的。

但匈牙利比英國和德國走得更遠。據路透社報導,「歐爾班與中國、俄羅斯和其它非自由主義政府建立友好關係,同時通過限制科學研究、司法和媒體的獨立性,與西方盟國作對。

一名反對復旦校園的大學生抗議者上週告訴法新社,「歐爾班和菲德斯把自己描繪成反共人士,但實際上共產黨人是他們的朋友。」

另一位抗議者對路透社說,「我不同意我們國家加強與中國的封建關係。」他認為,這些資金應該用於「改善我們自己的大學,而不是建立一所中國大學」。

布達佩斯自由派市長和經濟學家反對建立復旦分校,因為復旦分校的費用太高,並缺乏透明度。

市長格格利‧卡拉索尼(Gergely Karécsony)(此人應該成為匈牙利總理)對路透社表示,「這個復旦項目將使匈牙利在30年前從蘇聯獨立出來時承諾的許多價值觀受到質疑。」

市長給幾條聚集在擬建的新校園周圍的街道重新命名,以紀念中國共產主義受害者,包括達賴喇嘛街(Dalai Lama Street)、自由香港路(Free Hong Kong Road)、維吾爾族烈士路(Uyghur Martyrs』 Road),還有一條街以一名被監禁的中國天主教主教的名字命名。

一名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表示,改名不會影響該項目,而且是「可鄙的」。在那一刻,他明明白白地揭示了中共是如何看待民主政體中的民意的。

根據6月1日公布的一項民意調查,大約66%的匈牙利人反對中國大學,27%的人支持這一建議。

據洩露給當地記者的文件顯示,這個項目的預算高達18億美元,超過了2019年匈牙利用於整個高等教育的全部資金,其中15億美元將由中國貸款提供。復旦分校計劃聘請500名教職員工並招收6,000名學生,包括醫療和工程領域的學生,這引發了歐盟向中共轉讓技術的擔心。

歐爾班已經向中共貸款21億美元,用以重建布達佩斯特-貝爾格萊德鐵路(Budapest-Belgrade)。他還快速引進了一種尚未經歐盟批准的中國冠狀病毒疫苗。

根據我的消息來源,中共這樣的項目通常伴隨著2%~7%的介紹人好處費。這筆費用將通過諮詢合同支付,並落入國家元首和他最親密的夥伴的私囊。如果這些項目成立,介紹費可能高達2.75億美元,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匈牙利的政治領導人如此支持該項目。

無論如何,匈牙利正在成為中共在歐盟的灘頭堡。但匈牙利人民已經嘗盡共產主義的苦頭。他們經歷了蘇聯共產主義,包括拘留和勞改營。他們在1956年奮勇抗爭,將蘇聯人趕了出去。然而,當蘇聯人意識到西方不敢發動戰爭時,他們立即趕回來,並清算了反共人士。

隨後,匈牙利在莫斯科的枷鎖和壓迫下呻吟,直到1989年獨立出來。經歷過這樣的恐怖的匈牙利人民不會輕易讓自己落入一個新的共產主義獨裁政權的枷鎖之中。這次是北京,而不是莫斯科。但是,如果我們要保證我們未來的自由,他們和我們,必須更加努力地打擊北京在我們各國首都的腐敗行為。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Hungary’s 『Right Wing』 Government in Bed With China: Protests Against a Fudan Campus in Budapes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