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大陸疫苗難言有效安全 中共高官打了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陸各地用送錢、送雞蛋等利誘人們打武漢病毒疫苗之風,也吹到了香港。近日,香港有房地產業者宣布捐出價值千萬港元的全新住宅單位,提供給接種疫苗的香港居民抽獎,以鼓動更多人去打疫苗。資料顯示,截至5月29日,只有兩成香港人接種第一針,不到一成半的人打完第二針。是什麼原因讓香港人接種疫苗的願望並不高呢?顯然是對疫苗、尤其是中國大陸疫苗的有效性、安全性抱有懷疑。

香港目前提供兩種疫苗種類,分別為科興控股的滅活疫苗「克爾來福」以及復興醫藥與德國藥廠BioNTexh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復必泰」。而6月初的數據顯示,打疫苗後死亡案例已有80例,另有至少23人流產。顯然,香港人的懷疑並非空穴來風。

可以佐證中國疫苗有效性、安全性值得懷疑的還有美國摩根大通的報告。6月11日,摩根大通集團在官網釋出「疫苗接種更新」報告,統計了18國分別在打歐美、中國疫苗後,每7日新增確診數的變化。報告顯示,塞舌爾、烏拉圭、馬爾代夫、巴林、阿根廷、智利、阿聯酋、匈牙利、納米比亞在接種中國疫苗後,僅匈牙利的每7日確診病例數下降,其它國家確診數不降反升,其中巴林、馬爾代夫、塞舌爾三國最為嚴重。而智利,民眾接種第一針疫苗已達到75%,甚至超過一半的人打了兩針,但首都卻又傳出封城消息。

此外,在近日疫情嚴重的廣州,疫苗接種率也已經高達66%,但在新增感染者中,仍有接種疫苗者感染。

對此,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世界衛生組織疫苗研發委員會顧問邵一鳴給出的解釋是:打了疫苗還會感染的情況確實存在。他解釋,疫苗的保護作用可以分為三級,一級預防是防感染,可以保護接種者不感染,這是最理想的;二級預防是防發病,或者說使輕症不變成重症甚至發展至死亡;三級預防就是哪怕感染了,有一點症狀,但體內病毒量很少,很難傳給別人,即防傳播。他表示,世界各國開發的武漢病毒疫苗定位都是以二級預防為主,兼顧一、三級預防,各國都會有一些人打完疫苗後被感染。其潛台詞就是中國疫苗沒啥問題,打完再感染也是正常的。

邵一鳴稱因「國內沒有大量感染事件,所以無法測試感染概率」,但根據美國9000多萬人打完後記錄的大概9000多人還會感染的數據,是萬分之一的概率。英國每日郵報6月9日的新聞也稱:新研究顯示,接種兩次疫苗後,感染武漢病毒的機率僅為22,500分之一。而那些完全接種疫苗的人比那些只接種過一劑疫苗的人的可能性低三倍。這是一項號稱對超過上百萬打了疫苗的人研究後得出的結論。

然而,6月10日國外各大媒體報導的佛羅里達「完全免疫」的遊輪上有兩名打過兩針疫苗完全「免疫」的乘客,卻在船上檢測武漢病毒時呈「陽性」。遊輪可容納乘客2138人,概率差不多是千分之一,而且所有人都嚴格遵守相關規定。

上述有些矛盾的數據其實在告訴我們:打了兩針疫苗(無論是哪國疫苗)的人並不能阻止感染武漢病毒,也無法獲得切實的免疫,相關研究的結論並不一定靠譜,特別是沒有疫苗在對上變種病毒時的效果數據。而在中國大陸,基於中共一貫的不透明,且習慣掩蓋疫情,大陸究竟在打完疫苗後有沒有大量感染事件,沒有人確切知道,而有多少人感染後變成重症、留下後遺症,甚至死亡,同樣沒有準確的數據。

今年5月3日,世界衛生組織曾在發布對中國疫苗的評估報告中,披露中國產疫苗對60歲以上人群以及有合併症人群的保護效力與安全性低。報告還指出,中國疫苗在重症保護率、保護持續時間、加強劑必要性、對變種病毒株保護率、懷孕安全性、老年人及患有基礎疾病人群保護率、罕見不良反應監測等,仍有待進一步臨床試驗。

顯然,沒有一個中共專家敢肯定打了疫苗就可以避免感染病毒,更沒有專家敢說疫苗可以防止感染變種病毒。如果不可以,那麼在變種病毒擴散後,已經打了兩針疫苗的人又該怎麼辦呢?那些沒打疫苗的人該怎麼辦呢?其實,首先要明確,現在各國推出的疫苗其實還都是實驗性藥物,臨床數據並不充分,最好還是再觀察觀察。至於人們迫切地想接種疫苗,除了心理因素外,還有來自政府和輿論刻意營造的壓力,以及對病毒來源和疫苗推出的背景的無知。

不僅如此,在被強制或者鼓動下打疫苗的很多人,包括中國人,在政府的刻意淡化下,還忽略了打疫苗需要冒的風險。據美國疾控中心(CDC)的數據,截至6月4日,共有329,021份關於接種疫苗後的不良報告,其中接種後死亡人數達到5,888人,住院19,597人,急診43,891人,門診58,800人,心臟病發作2,190人,心肌炎1087人,殘疾4,583人,流產652人,嚴重過敏反應15,052人,等等,其他還有貝爾麻痹、血小板減少等症狀。

5月25日,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在其網站上的一封公開信中提到了來自世界各地反疫苗的流行病學家、傳染病專家、微生物學家們的看法,他們非常擔憂疫苗帶來的副作用,並羅列了劇烈的頭痛、噁心和嘔吐、意識改變、語言改變、視力改變、聽力問題、不同部位不同程度的癱瘓,以及運動控制的喪失、腦血栓等不良反應。

照理說,剛剛宣稱中國的疫苗接種已超過7億劑次的中共當局,統計接種疫苗後的不良反應案例並公諸於眾並非是難事,可國人至今都沒有看到類似美國的這類詳細報告。那麼,有多少中國人在打疫苗時出現不良反應,乃至死亡呢?5月28日,中共當局公布了第一份不良反應的監測報告,並聲稱嚴重異常反應發生率極低,報告沒有提及嚴重病例的詳細情況,也沒有提及致死、致殘案例數據。

不過,幾日前,海外中文媒體首次報道一名中國陝西的25歲婦女,在接種了中國科興疫苗後,直接過敏性休克送醫,3天後疑似因心臟衰竭去世。之前,還有疾控人員透露,河北有人接種國產疫苗後5分鐘即死亡,多人出現噁心、頭暈等不良反應。另據大紀元獲得的河北疾控中心內部報告,河北省去年12月初到今年4月30號,接種疫苗1千多萬劑次,至少有9人死亡。

對此,中共當局繼續保持一貫的沉默。中共大概是擔心,渲染了打疫苗的風險,公布了相關不良反應數據,會阻礙人們去打疫苗。

值得關注的是,在很多國家領導人為鼓勵國民打疫苗,主動現身媒體,現身說法時,在中共當局想盡辦法讓老百姓打疫苗時,中國諸多享有特權的高官卻一個個不見了蹤影,且不說中南海七常委無一人上媒體公開表達對國產疫苗的信任,就連衛健委的高官也無一人敢在電視上現場打疫苗,哪怕是作秀。那麼,他們到底打沒打疫苗呢?

此前在美國的華裔商人郭文貴爆料稱,中共沒有一個副部級以上官員打疫苗。既然在他們口中如此相信疫苗,為何在行動上卻成了矮子?

而且,就連中共底層官員,也是找各種藉口拒打疫苗。4月,網絡曝光了遼寧省鞍山市下轄的台安縣多份中共疫苗接種統計表。表上顯示,體制內的事業單位職工幹部和地方官員多以敏感體質、高血壓等各種健康問題為由拒絕接種疫苗,而願意接種的人,願意接種率僅有7.5%。難不成身在體制內的他們,也清楚中共開發的疫苗不可信?!

大概可以這樣推斷:了解病毒來源和感染死亡人數的中共高官,對於疫苗的有效程度和安全性其實心中也有數,即疫苗並不能百分之百保證安全。因此他們不打,就在表明態度。目前,美歐正聯合開始調查病毒來源,調查是否是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如果未來證實了這個結論,找到了病毒源頭,或許世人才會明白疫苗匆忙推出的玄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