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三記重錘砸下 石正麗露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5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14日晚上6:30,北京時間6月15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三記重錘打擊中共,石正麗公開回應,沮喪和抱怨能否洗清「實驗室洩漏」質疑?一群業餘「偵探」打敗美國家隊和專業媒體?神祕的調查組DRASTIC。

Sydney:週末,連續三記重錘打在中共身上:G7領袖、歐盟世衛組織譚德塞,紛紛表態支持對武漢實驗室進行調查,而澳洲《天空新聞》更是全球獨家爆出了一個武漢實驗室飼養蝙蝠的內部視頻,我們等等節目中會播放。

秦鵬:週一(6月14日),處於漩渦中的石正麗露面,在紐約時報的獨家採訪中,她表現出了沮喪、反駁和質疑,我們今天來看看她提供了什麼證據和反駁,並且會分析一下這些是否能夠站得住腳。

Sydney:我們今天會聊這些話題。

三記重錘落下 「令人震驚的掩蓋」

Sydney:對於病毒來源的調查,還有實驗室洩漏說的發酵,這週末給了中共三記重鎚。

歐盟G7支持調查病毒來源

首先,歐盟表示支持美國推動的重新調查新冠病毒的來源,敦促中共給予研究人員「完全的准入」。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對媒體說,「需要(中共)完全透明。世界有權利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以便能夠吸取教訓。」

另外,G7會議公報中,七國集團領導人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對病毒的來源進行一次新的、透明的調查。

所以這是第一記給中共的重錘,因為等於世界領袖都在說中共不透明,也都開始懷疑實驗室洩漏說。

秦鵬:在《華爾街日報》報導武漢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生病住院之後,病毒實驗室洩露的理論引起了前所未有的重視。拜登之後發起美國情報機構展開調查,還說要與世界各地誌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呼籲中共給予透明度。

Sydney:在美國促使下,G7一致對中共展現出更強硬立場,最終發布的聯合公報觸及包括多項敏感議題。G7領袖除了要求全面徹查新冠病毒來源,也就新疆人權問題大力譴責中共,要求維持香港高度自治,也呼籲「維持台灣海峽穩定與和平的重要性」。公報也對於中國東海與南海的狀況,表示「強烈反對任何單邊企圖改變現狀和升高緊張情勢。」

拜登總統也矢言對抗中共宛如「經濟虐待」的行徑與侵犯人權的問題。

秦鵬:現在反映出西方盟友正在更廣泛地團結起來對抗北京。

譚德塞:不排除病毒來自實驗室洩漏

Sydney:第二記重鎚,來自原本大家認為的,中共的好朋友,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他這次告訴G7領袖,在疫情溯源問題上,仍不排除病毒是自實驗室洩漏的可能;他還批評中共在疫調期間未「充分合作」,透明度也不夠,原始數據取得困難。

因為世衛專家1月間到武漢考察後,3月發表報告稱實驗室洩漏論「極不可能」,但當時一向靠攏北京的譚德塞,就意外地反對此一結論,強調要繼續調查,還遭中共媒體和輿論抨擊他「叛變」。

秦鵬:這次譚德塞強調,武肺疫情已造成全球三百七十多萬人死亡,出於「對這些死難者應有的尊重」,有必要確定病毒的來源,這需要與中國合作,中國(共)應協助解決謎團,防範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Sydney:當然現在外界也懷疑他是為求連任倒向美國,在美國重返世衛不久後,譚德塞就態度大變,將矛頭對準中共。有分析認為,譚德塞首次任期將於明年屆滿,美國重返世衛後,對祕書長人選有重要影響力,所以懷疑譚德塞可能為了連任而倒向美國。中共也說他是美國壓力下「背叛」了。

秦鵬:我覺得不是這麼簡單,譚德塞這個人,就是一個從中共拿錢混事兒的,而且因為當初是中共扶植他上台,所以小小不言的他可以幫助中共,但是他又不是中共的死黨。現在有三個原使他不願意再幫中共了:

第一是現在幾千萬感染和數百萬人死亡,這口保黑鍋太大了,他不願再替中共背,第二,中共自己在一月份的調查中自己玩砸了,什麼證據都不提供,就想靠收買幾個科學家混事兒,真當其它科學家都是傻子,以及那些跟隨的科學家就會得過且過?第三,國際追責現日益強硬,他必須給自己留後路。

我個人不認為他還有連任的機會,能夠平安下台,他已經千恩萬謝了。

Sydney:不管怎麼說,現在的確包括福奇博士,還有美國主流媒體、科技平台在內,態度都變了。輿論現在整個轉向。

工作人員被曝將活蝙蝠關籠子裡

第三記重鎚,我們看到,澳洲媒體Skynews也爆出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人員將活蝙蝠關在籠子裡的視頻,10分鐘的視頻名叫做《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P4實驗室建設與研究團隊》,還採訪了主要科學家。

秦鵬:大大打臉世衛,世衛報告沒有提到武漢病毒研究所保存了任何蝙蝠,還說這個說法是陰謀論。去年,世衛組織調查團的主要成員之一,也是「生態健康聯盟」主席達薩克,還多次說他曾在武漢合作過15年的實驗室 「其中沒有活的或死的蝙蝠。任何地方都沒有證據表明發生了這種情況」」。

中科院自己的網頁也顯示,武漢病毒所,專利名稱:一種食蟲蝙蝠飼養籠。(專利號:CN201820934123.6)。

Sydney:英國媒體《星期日郵報》也報導這件事,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在2018年6月申請了「蝙蝠飼養籠」的專利,表示該籠子將「能夠在人工條件下,讓蝙蝠健康成長和繁殖」。

這項專利於2019年1月獲得專利授權,也就是在北京報導首例病毒病例爆發的11個月前。

該研究所於2020年10月16日還申請了另一項專利,涉及「野生蝙蝠的人工繁殖方法」。

現在情況真是越來越可疑了,感覺真相即將水落石出。

秦鵬:是。這一連串的新聞,在世界引起很大震動。特別是天空新聞的視頻,揭穿了之前的很多謊言。我看到美國下一屆總統熱門人選、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指責中國(共)對 COVID-19 進行「令人震驚的掩蓋」。

石正麗罕見露面發聲 「洗白」無力

秦鵬:就在這三記重錘打擊中共的關鍵時刻,深處輿論漩渦中的中國頂級病毒專家石正麗,週一罕見的出現在《紐約時報》中,公開發聲,我們來看看她說了什麼,還有我們也邀請了病毒專家來分析一下,她的說法到底是幫助洗清了中共的嫌疑,還是暴露出更多的疑點。

Sydney:紐約時報的這篇報導中,石正麗說,對於她在武漢實驗室的那些猜測是毫無根據的,但中國習慣性的保密讓她的說法難以證實。

《紐約時報》的報導,開篇這樣寫道:「對越來越多的美國政界人士和科學家們來說,她是世界能不能知道毀滅性的 Covid-19 大流行背後,病毒是否從實驗室洩漏的關鍵人物。而在中共當局和中國民眾眼裡,她是中國成功遏制疫情的英雄,也是惡意陰謀論的受害者。」

秦鵬:這段話半真半假,前一句石正麗本人是關於病毒的關鍵真相的樞紐型人物,這句話不假;後面一句,紐約時報有點自作多情了,因為很多中國人也懷疑武漢病毒所是病毒的來源,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去年做的調查就顯示超過51%的華人認為病毒是洩漏出來的。

Sydney:是的。石正麗現在是處於輿論夾擊當中,網上一些人還擔心她被中共滅口,說她知道太多祕密了。

從《紐約時報》的文章中說,石正麗接電話的時候,拒絕了記者的電話採訪,最後是通過郵件做了更詳細的回應。

秦鵬:這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細節。因為我們知道,面對面的交談,或者打電話是很難被Big Brother及時的、準確的糾正或者指導的,但是郵件或者短信是可以仔細思考和提前獲得檢查。

Sydney:《紐約時報》稱,在電話中,石正麗說,她能直接與記者交談,研究所的政策不容許。但她聽起來是非常沮喪。她說:「我怎麼能為沒有證據的事情提供證據?」 說在這個沒有提前預約的、很短的通話中,她的聲音變得憤怒。隨後,她在短信中寫道:「我不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變成這樣的,不斷向無辜的科學家潑髒水。」

秦鵬:很委屈。我們知道,外界的所有猜測,實際上歸結為一個核心問題:在大流行爆發之前,石正麗的實驗室是否掌握了新型冠狀病毒的任何來源?當然,石正麗這一次再次否認了。

但是,因為中國政府拒絕允許對其實驗室進行獨立調查或共享研究數據,這使得石正麗的說法難以被證實,並且只會加劇人們對實驗室的懷疑。

武漢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員染病

Sydney:《華爾街日報》報導武漢病毒所三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生病住院這件事,石正麗也反駁了,說沒有根據。

此前中共黨媒《環球時報》也出一篇英文報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袁志明說,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每年為實驗室工作人員保存血清樣本,沒有收到任何異常疾病的報告,所有工作人員新冠病毒抗體檢測均呈陰性。

對於2019年10月至11月的流感陽性病例,他表示,這是該所與武漢協和醫院合作進行的回顧性的研究,總共從醫院患者身上採集了1001份樣本,2019年12月樣本中未發現陽性樣本,2020年1月的700份樣本中發現四例流感和新冠病毒混合感染。報導說,這四例混合感染病例不是武毒所的工作人員。

他說,有關新冠病毒是由武漢病毒所「製造」或「洩露」的說法,是無中生有的,完全不符合學術界共識、不符合病毒學常識、更不符合客觀事實。

看到他們現在口徑是一致的。

秦鵬:是的。石正麗在郵件中寫道:「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病例」,她寫「可以的話,能不能提供一下三人的名字,幫我們查一下?」

必須說明一下,現在外界對武漢病毒所懷疑,不是只是因為這個爆料,更多的還是因為中共之前一直在撒謊,留下了太多疑點,比如,病毒源發於武漢,中共一直在掩蓋疫情消息,當地沒有吃蝙蝠的習慣、華南海鮮市場也沒有蝙蝠在賣,但是中共早期報導說是蝙蝠,可是這樣一來又把目標自己引向了長期研究蝙蝠、擁有11,000多個蝙蝠病毒庫的武漢病毒所。

所以,一些國際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已經表示,中國和世衛組織對新冠病的聯合研究沒有提供這個大流行病如何開始的可信答案,因此需要進行更嚴格的調查,無論北京是否參與。

Sydney:現在福奇博士、譚德塞,還有北卡羅萊納大學、長期和武漢病毒所合作的科學家巴里克,他在5月14日《自然》雜誌上和其它17名科學家都公開聯名要求調查中國實驗室。

生成新病毒的「功能獲得性」試驗

秦鵬:現在大家懷疑的,就是武漢病毒所和石正麗他們曾經做了大量可能生成新病毒的「功能獲得性」試驗,這也讓他們的合作者、資金提供方——也就是,美國的公益組織「生態健康聯盟」和它主席達薩克成為輿論焦點。提供資金給他們的美國國立衛生學院NIH和重要的參與者福奇博士,也因此連續幾個月被美國國會和媒體夾在火上烤。

Sydney:恩,石正麗在通過電子郵件回覆《紐約時報》記者的問題時,辯解說,她的實驗與「功能獲得性」工作是不一樣的,因為她的目的並不是要讓病毒變得更危險,而是要了解病毒是如何跨越物種的。

她說:「我的實驗室從未進行過或合作進行過增強病毒毒力的 『功能獲得性』實驗」。

秦鵬,你怎麼看待石正麗的這個辯解?

秦鵬:這個問題,今天中午的時候,我和林曉旭博士進行過討論,曉旭大家可能都知道了,他是病毒方面的專家,美國微生物學博士,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系實驗室主任,曾經在沃爾特 · 里德陸軍研究所工作,也就是川普在去年生病時住院的那個研究所。

那麼他的回應是,石正麗2015年在《自然》雜誌的論文中自己也揭示了,通過讓SARS冠狀病毒和蝙蝠病毒的骨架結合,能有效地利用SARS受體人血管緊張素轉換酶II(ACE2)的多個同源基因,在原代人氣管細胞中高效複製,並在體外獲得與SARS-冠狀病毒流行株相當的效價。這意味著傳染力更強。

所以,這就進一步證明,跨物種試驗本身就會創造新的病毒,自然界並沒有這種病毒。現在她們通過試驗,使得其不但產生了,而且具有更強的毒性或者傳染力

在試驗中,他們的過程也在幫助病毒進化,通過小鼠,然後通過靈長目,一次次篩選,帶來跨物種的突破。

所以,石正麗這種辯解是站不住腳的。因為不管她的目標如何,結果是一樣的。

Sydney:《紐約時報》報導中寫道,石正麗辯解說,中國的蝙蝠病毒可以在 BSL-2 實驗室進行研究,因為沒有證據表明它們直接感染了人類。這個能不能和大家解釋一下?

秦鵬:先說一下她說的這個實驗室,實際上是人們俗稱的P2實驗室。因為人們發現,武漢病毒所有多個實驗室,包括P2、P3、P4實驗室。石正麗之前被發現曾經多次在低防護性的P2實驗室(即BSL-2 級別實驗室)進行了危險性很高的蝙蝠等病毒的研究,而不是在高度安全的P4實驗室,所以這一次《紐約時報》的記者也問了他這個問題。

但是,石正麗的這個解釋不能自圓其說,因為媒體報導過多次,2012年的雲南礦洞,6名感染蝙蝠冠狀病毒的礦工,其中3人死亡,後來石正麗她們有那裡採集和研究蒐集相關病毒做研究,這個可以直接感染人的神祕的病毒怎麼解釋呢?

當然,作為一個嚴謹的科學家,唯一合理的解釋是,石正麗很清楚不同病毒的屬性,知道哪些會直接感染人,哪些不會,所以才有恃無恐,而不是盲目的膽大。

雲南礦洞背後的祕密

Sydney:是。我們5月24-5月30日那個週,有一期節目還揭示個這個神祕的雲南礦洞背後的祕密。

關於雲南礦洞,石正麗這次回應說,她的實驗室沒有在礦工樣本中檢測到類似蝙蝠SARS的冠狀病毒,她將很快在科學期刊上發表更多細節。

石正麗說,她和研究所一直對世衛組織和全球科學界持開放態度。

石正麗在電話中說:「這不再是科學問題,這是根植於完全不信任的猜測。」

秦鵬:「不信任」這句話是說對了。但是這種不信任是中共當局自己造成的,如果中共當局2003年SARS和2019年這一次發生大瘟疫之後不掩蓋、不因此批判李文亮等人,那麼世界也不會這樣不信任中共和石正麗。

而且,石正麗也不是無辜的,她自己多次說了一些自相矛盾的話,導致外界對她也越來越不信任。比如,關於雲南那個神祕的礦洞,那6個礦工感染的原因,她對外說是真菌感染,但是在5月24日,《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中就詳細報導了很多反例:2013年中國碩士研究生李旭說是冠狀病毒感染,鐘南山也說是蝙蝠冠狀病毒感染,中國CDC主任高福的博士生論文也說是冠狀病毒感染,結果石正麗還罵他們「胡說八道」,結果,武漢病毒研究所(WIV)近年來進行的三篇學術論文(一篇博士論文和兩篇碩士論文)被曝光,石正麗自己的研究生也在論文裡面說那些人是冠狀病毒感染。

Sydney:是。 我們在5月28日那一期節目中還分析了,石正麗的研究生寫的論文,對外只提供摘要、只能在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內部借閱,現在這樣的論文居然都能全文曝光,很可能是因為中國科學家起義。

秦鵬:這種可能性我認為還是有的,即石正麗本人是希望通過研究病毒預防人類下一次大瘟疫,但是試驗過程中,因為P4實驗室管理不善,動物處理不當,或者實驗人員感染導致病毒外洩。這可能還真的不是石正麗本人的責任。因為她只是P4實驗室的副的主任,正主任和研究所所長另有其人。

Sydney:那麼,在《紐約時報》報導中,石正麗還寫道,「我確信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所以我沒什麼好怕的。」

秦鵬: 既然這樣,我希望石博士利用她的各種渠道把真實的消息和證據傳遞出來,這樣對自己的聲譽是一種清洗,對世界了解真相也是做出了重大貢獻。

Sydney:是,我們也會為觀眾朋友進行更多的病毒真相的追蹤。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