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警察刑訊逼供用腳踩臉 攀枝花姐弟三人被冤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5日訊】攀枝花市姐弟三人因信仰被枉判四至八年,他們遭到警察辱罵和毆打。警察將弟弟羅曉星弄倒在地,用腳使勁踩臉,提審訊時,警察用麻繩將羅曉星雙手背拷吊在鐵窗上刑訊逼供。

據明慧網報導,四川省攀枝花市法輪功學員羅巧莉、羅巧萍、羅曉星姐弟三人,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被綁架、構陷,被西區法院分別誣判五年、四年、八年,並勒索罰金三萬、二萬、五萬。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羅曉星被劫持到四川省樂山市嘉州監獄九監區。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羅巧萍被劫持到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五監區,當天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的還有被枉判四年的譚海燕、燕寶萍和劉秀珍三位法輪功學員。至今被非法關押在攀枝花市棉紗灣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羅巧莉、陳祥雲(被枉判四年)、聶榮芹(枉被判四年)。

從湖南來父母家探親的羅巧莉(羅巧俐),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四日和妹妹羅巧萍在攀枝花市西區清香坪向世人發放疫情刊物等大法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二月二十八日早上七點左右,姐妹倆同時在各自的居住處被綁架。一直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弟弟羅曉星及母親也同時被綁架。

攀枝花市西區清香坪派出所警察和攀枝花市西區分局局長共計九人,將羅曉星父母家的私有財物和放在家裏的生活費洗劫一空,只留下八十歲的老父親一人在家。當晚十一點多鐘,羅曉星的母親被警察送回家。幾天後,兩位老人去西區分局和清香坪派出所要求釋放兒女並歸還警察無理搶走的私有財物,只要回了被搶走的生活費。

姐弟三人被非法關押在攀枝花市仁和區棉紗灣看守所。疫情期間兩位老人到六月下旬才將姐弟三人的衣物送到市看守所(註﹕攀枝花市「彎腰樹」看守所於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一日搬遷到仁和區棉紗灣)。

姐弟三人於九月二日和十月三十日兩次被非法開庭,羅曉星說:法輪功不是×教(中共邪黨才是最大的邪教),對社會沒有危害。羅巧莉說:十四種邪教裏沒有法輪功,自己看望父母才和羅曉星、羅巧萍相處,發真相資料是為了救人。羅巧萍說:修煉法輪功是信仰自由,全世界都有人在煉,自己把生病吃藥的錢拿來救人。

羅曉星、羅巧莉、羅巧萍被西區法院分別誣判八年、五年、四年並處罰金。姐弟三人向攀枝花市中級法院上訴。

羅曉星曾被非法勞教一年、枉判九年

羅曉星,男,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出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他多次上訪,希望向政府闡明法輪功對個人身心健康與道德修養乃至國家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因此在二零零零年期間就先後兩次被非法關押於攀枝花市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九日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上午八點左右,流離失所的羅曉星和大姐羅玲珍騎單車在湖南常德市汽車北站馬路上,被攀枝花市的公安人員在光天化日之下強行綁架,在場的百餘圍觀群眾當時質問:為甚麼大白天亂抓人,「法輪功有甚麼罪呀?」

在湖南常德市甘露寺派出所內,姐弟倆遭到四川攀枝花市公安局國保支隊的警察邱天明和一個不知姓名的胖警察的辱罵和毆打,他們將羅曉星弄倒在地,用腳使勁踩臉。幾個不法人員將羅曉星雙手反背身後用警繩捆得嚴嚴實實長達兩個半小時,豆大的汗水與淚珠從臉上淌過,最後還是湖南警察怕出事,才解開警繩。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九日羅曉星被劫持到攀枝花市彎腰樹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八日左右被市國安局外提審訊,在市仁和區「沁園山莊」內遭到他們刑訊逼供。警察用麻繩將羅曉星雙手背吊在鐵窗上,這次他們嫌繩子捆綁不便,用的是三副手銬,效仿歷史上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殘暴的將羅曉星反手吊於鐵窗上,從深夜一點左右一直吊到凌晨五點左右。在四個多小時的迫害期間,他們不斷的提升吊羅曉星的高度,又是搧耳光、往頭上淋水、不准閉眼,一邊看時間,一邊用手故意捏羅曉星腫痛的手腕,用手扣喉管,甚至還耍流氓,用筷子挑開衣服,在肚皮上用筷子來回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十日中午,大姐羅玲珍再次被綁架到四川省資中縣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五日,羅曉星被攀枝花市仁和區法院非法判九年重刑;同時被非法判重刑的還有何遠超、耿德新等五名法輪功學員。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攀枝花市姐弟三人被枉判四至八年

(文字整理:李樂真/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