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二十七:為句真話勞改15年

編寫: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提起四川大邑縣安仁鎮鄉紳劉文彩,如今年過六十以的中國人幾乎都知道,他是中共當年編造的四大「惡霸地主」之一,名氣很大。

1958年,劉文彩的莊園被中共改建為展覽館,以展示地主階級的「罪惡」。當地一位被晚輩稱為曹二爸的農民也去參觀過。

水牢故事出籠時,當地民眾議論紛紛,都說從未聽說過劉文彩家有過水牢。當年劉文彩家起火,鎮上去了好多人幫忙救火,曹二爸也去了。火滅後大家又幫忙打掃清理,直到次日中午劉文彩請他們吃了飯才離開,所有的人都沒有看見那裡有水牢。

有人問曹二爸:「你當年在裡面進出過,裡面是不是真的有冷月英坐過的水牢?」 曹二爸說:「啥子水牢喲,這兒原來是劉文彩裝鴉片的貨房。」此事不久被政府知道了,當時沒有抓他。後來為了把議論水牢的事壓下去,殺雞給猴看,政府就把曹二爸拿來開刀。曹二爸的兒子曹登貴文革後回憶說:「他們罵我老漢兒(四川方言,爸爸)的話我記得清清楚楚:『你龜兒,我們黨做政治宣傳,搞階級鬥爭,教育下一代,你倒來胡亂說,偏要說冷月英坐的水牢是鴉片館。你這是造謠!』」

1966年5月份的一天晚上,上面派鎮上的幹部王明軒、李銀松來抓曹二爸,罪名是造謠,因為他說劉文彩家沒有水牢。當晚就把他捆送大邑縣公安局。他在大邑關了一段時間,不久縣法院就以造謠罪判了他15年徒刑。

八十年代,鄧小平上台後開始平反冤假錯案。曹二爸去申訴,法院答覆:你這個事是搞重了,當時過左。於是,法院將他改判為5年。這個改判已經沒得實際意義,這時曹二爸已經勞改14年多,馬上就要滿刑了。

據曹登貴回憶:「我老漢兒出獄後,想不通,為一句真話就勞改15年。他去找縣法院,縣法院不理。他又到地區法院,地區法院也不理。他想到自己這一輩子實在冤枉,一時想不通,就在縣法院門前服了毒——吞的老鼠藥。那是1982年,他71歲。他死前曾對我說過:『你要為我申冤啊!』」

本文指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