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疫情禍及全球航運 新危機恐迫在眉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6日訊】繼蘇伊士運河堵塞後,全球航運業再次面臨危機!有美媒稱,廣東爆發的變種病毒新疫情,已破壞港口服務,延遲交貨,再次推高了成本,另一場全球航運新危機恐迫在眉睫。

美媒「CNBC」14日報導,全球企業和消費者正準備迎接另一場迫在眉睫的航運危機,因為廣東疫情爆發,導致中國主要港口的航運出現大規模延誤,並推升航運成本,靠港等待時間也大幅延長。

中國供應鏈數據平台Chain.io創始人兼執行長格利克 (Brian Glick)說,深圳、廣州的航運危機規模絕對是巨大,該區造成的供應鏈衝擊是前所未有的,加上今年全球供應鏈面臨的挑戰,航運業進入了絕對未知的領域。

他表示:由於運輸成本已經超越載貨利潤,許多中小型托運公司已經投降,運輸成本是過去的5到10倍,已經突破太多次價格上限,沒人知道極限在哪。

美籍華裔投資策略師、中國外貿專家邁克‧孫(Mike Sun)也對《大紀元時報》表示 :「由於集裝箱價格飛漲,運輸價格也大幅上漲,大量貨物滯留在港口,這對中國的外貿造成了嚴重打擊。」

他解釋說,因為中國外貿公司的利潤實際上在6%左右。如此大幅度的運費上漲,對中國公司來說是一大打擊。他表示,這是他職業生涯中第一次看到,海運費如此大幅度的上漲。

繼蘇伊士運河堵塞後,全球航運業再次面臨危機! 示意圖(Justin Sullivan/Getty Images)

與去年同期相比,一個廣泛使用的、衡量中國大陸港口集裝箱海運費的指數——SCFI指數(上海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在截至6月5日的一週內上漲了282%。

40標準箱(TEU)從中國東部港口天津到美國東海岸的運費,6月上半月為14,000至16,000美元,6月下半月則上升至17,000至18,000美元。

天津一家外貿公司的負責人周明(音譯)告訴中國媒體,「現在真的失控了。」他幾乎走遍了所有的航運公司,但仍然得不到艙位,所以只能以很高的價格求助於一家貨運代理公司。

他說,一個40英尺的集裝箱從天津到美國東海岸的運費,將在6月下旬上升至17,000至18,000美元。一些貨運代理人甚至要價兩萬美元以上。「我們幾乎沒有利潤了。」

全球航運業1年多來已處於緊繃狀態,去年在疫情下,嚴重貨櫃短缺,今年3月蘇伊士運河又發生了大規模的堵塞。如今企業和消費者正面臨中國航運造成的危機。

廣東是中國主要航運樞紐,約佔中國出口總額的24%。 示意圖(STR/AFP/Getty Images)

航運軟體公司3GTMS企業發展副總裁威金斯(JP Wiggins)說,中國航運危機也將衝擊美國消費者,因為許多貨物都運往北美。相比之下蘇伊士運河事件對歐洲影響比較大

他表示:預計所有亞洲製造的產品都會出現短缺和缺貨,費率波動很大,建議托運人做好花費翻倍的準備,因為目前尚不清楚事情發展方向。

廣東是中國主要航運樞紐,約佔中國出口總額的24%。根據世界航運評議會(WSC)數據,深圳港、廣州港是全球第三、第五大貨櫃港口。

5月份,廣州和深圳分別發現印度和英國變種病毒株,隨著疫情不斷升溫,廣東當局實施封鎖和其他防疫措施,限制了港口的處理能力。

CNBC報導稱,供應鏈諮詢公司Everstream Analytics稱,船舶在深圳鹽田國際集裝箱碼頭停泊的等待時間,已經從平均0.5天「飆升」到16天。

隨著泊位等待時間的暴漲將抬高了已經很高的航運成本。同時也將影響其他港口,連鎖反應甚至會延續到廣西、雲南、湖南、湖北等鄰近省份。

香港運輸也將受到影響,雖然能以陸運從香港跨境交貨,但這同樣由於疫情而被當局收緊管制,所有跨境卡車都需要進行消毒等措施,這可能會延遲整體貨物運輸和處理。

屆時無法承受延遲的托運商,可能將尋求由海運換為空運,這將再次增加運輸成本。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