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議員提案禁中共黨員買美土地

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不要招惹德克薩斯。美國德州共和黨眾議員奇普‧羅伊(Chip Roy)代表第21屆國會選區,包括奧斯汀和聖安東尼奧的部分地區。他最近以「德克薩斯風格」向中國共產黨出擊。羅伊提議禁止中共黨員在美國購買土地。

這是一個簡短、明晰、尖銳的提案,應該儘快通過投票成為法律。

這份兩頁長的提案有一句有力的話:「儘管已經有其它法律條款,總統還是應採取必要的行動,禁止中國共產黨成員購買位於美國的公共或私人房地產。」

羅伊提案的新聞稿毫無保留地表達了他的觀點。

「在尋求全球霸主地位的過程中,中國(中共)一直在全球和美國購買土地和戰略基礎設施。」新聞稿寫道,「中國(中共)對美國經濟的直接投資對美國的生活方式構成重大威脅。這就要求我們採取嚴肅行動以阻止中共奪取美國具有戰略價值的國內資產的控制權。」

該法案被稱為《保護美國土地免受外國干涉法》(Securing America’s Land from Foreign Interference Act)。根據羅伊眾議員的一份聲明:「來自美國農業部的數據顯示,外國投資者控制著近三千萬英畝的美國農田,大約相當於俄亥俄州的面積。德克薩斯州有著第二高的外國所有權,有300萬英畝土地由外國控制。」

新聞稿指出,一家中國能源公司在德克薩斯州購買了13多萬英畝靠近空軍基地的土地。這家公司「目前試圖建設一個風力發電場,以接入美國電網」。

羅伊的辦公室指出,中共是澳大利亞第二大外國土地擁有者,包括一個澳大利亞島嶼,該島現已禁止澳大利亞居民居住。中共在澳大利亞租用了一個機場,租期為一百年。現在,「中國(中共)擁有機場領空。未經中國政府批准,澳大利亞公民不能在本國降落。」

長期批評中共並賣空中國和香港貨幣的德州億萬富翁凱爾‧巴斯(Kyle Bass)支持這項提案。

巴斯提出了一系列與中共黨員土地所有權有關的尖銳問題。「有多少中共購買的土地靠近美國軍事基地?他們已經控制了多少美國電網的直接鏈接?這些土地有多少是在擁有寶貴的基因種子的農場購買的?他們從這些農場竊取基因種子,然後運回中國大陸。為什麼我們允許一家中國公司收購美國最大的家禽生產商?」

去年11月,他呼籲,在向中共黨員出售土地時,美方應該採取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所支持的互惠原則。

他問道:「中國(中共)不允許前美國軍官在使用中的中國軍事基地和與台灣的邊界之間購買200平方英里的土地……那麼,美國為什麼要允許中國公民進行這種戰略購買呢?」

今年4月,巴斯就中共在德克薩斯州的土地所有權問題向德克薩斯州參議院作證,具體來說,「廣匯集團美國公司(GH America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及其領導人——前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孫廣信——擁有德克薩斯州多塊土地(至少10個德州牧場)和商業所有權(占地至少13萬英畝,包括Val Verde縣的藍山風電場)。」

巴斯在證詞中指出:
「GH美國、孫廣信、廣匯集團與中國軍方和中國共產黨有著密切的聯繫。孫廣信曾任新疆第八屆、九屆、十一屆政協委員。孫與現任和前任共產黨領導人保持著密切和積極的關係。這些關係可能是他在中國取得商業成功的關鍵。廣匯集團的網站強調了集團支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決心,以及在員工中搞『黨建』是集團的優先任務。截至2018年,廣匯集團共有40個內部黨委、227個地方基層黨支部,聘用黨員六千餘人。……看來廣匯集團比大多數其它『民營企業』更融入黨和國家機器。」

孫廣信和他的GH美國正是羅伊的CCP土地法案的目標類型。

但是,該提案的批評者將拋出一些反對觀點來。

首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已經審查了中國公民(包括中共黨員)購買的部分土地。因此,CFIUS可以取消任何對國家安全有影響的銷售(註:意即羅伊的提案是不必要的)。CCP對非戰略性土地的投資,比如在美國諾沃斯維爾(Nowheresville)的中部,給美國提供了某種對中共的經濟制約。

例如,如果美國政府需要沒收中共在美國的財產,作為對COVID-19經濟損失的補償,那麼中共在美國擁有財產對美國來說是有益的。中共在美國擁有的財產越多,它就越不願意傷害美國而冒這些財產被徵用的風險。

然而,鑒於中共由於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流行所欠的損失規模(全球至少19萬億美元),中共購買的土地數量微不足道,無法起到上面說到的作用。而且,如果購買的土地的戰略位置優越,或者它能為中共的政治影響力、間諜活動或籠絡精英提供立足點,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反對該提案的第二個主要論點是,該提案將令人想起19世紀末的外來土地法、1882年的《排華法》和1875年修訂的1790年《移民法》以及其它此類法律。許多人認為這些法律是種族主義的。

例如,1923年的一項法律針對的是日本後裔美國公民的土地所有權。1921年在華盛頓,一項針對日本人的法律得到最高法院的認可,並導致與日本的外交緊張局勢。有些法律針對於新的亞洲移民,但不包括新的斯堪的納維亞移民。

然而,這類論點可能混淆了種族主義與支持美國民主的愛國主義以及反共產主義,而且還否定了一個國家控制移民的主權權利。持此觀點的人通常忽視了21世紀中共日益增強的軍事、經濟和外交實力,以及中共統治下的極權主義特徵。今天的中國不是19世紀的中國,也不是20世紀20年代的日本。

今天,中國是共產主義的。中共侵略它國領土,在全球提升其政治影響力,並在大小國家收羅精英。今天的中共在國內和全球破壞政治、文化和語言多樣性,包括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中共主導了這場種族滅絕。

因此,羅伊提出的法案在2021年是正確的。但它需要更多的支持才能成為法律。巴斯指出,「要使該法案強大,我認為它需要民主黨的發起人和共和黨的發起人。」

完全正確。與羅伊一起提出該法案的三名聯邦眾議員都是共和黨人。他們是蘭斯‧古登(Lance Gooden,德克薩斯州)、肯‧巴克(Ken Buck,科羅拉多州)和蘭迪‧韋伯(Randy Weber,德克薩斯州)。

民主黨在哪裡?共和黨領導層在哪裡?至少,在土地所有權問題上,要求與中國互惠的聲音在哪裡?

美國尚未對中共的威脅採取果斷行動。如果這種猶豫不決繼續下去,將是美國自己的毀滅。

羅伊的法案是決定性的。它是對過去錯誤的一個糾正。

隨著這項法案的提出,羅伊不僅對中共,而且對國會其他議員都提出挑戰。誰會挺身而出,誰會與反對者辯論,誰會做正確的事來共同支持這個法案?兩黨的美國政客還要允許中共走多遠?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Ban CCP Land Ownership in the USA: A New Bill From Texa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