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美俄峰會備受矚目 拜登有意聯俄抗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7日訊】美俄峰會備受矚目:拜登有意聯俄抗共?大陸知名博主「編程隨想」被抓,中共建黨百年風聲鶴唳  | 熱點互動 方菲 06/16/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6月16號星期三。今天下午拜登和普京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拜登上任以後的首個美俄峰會。這次峰會持續大約3個小時,兩位元首在會晤後各自舉行了新聞會,雙方都稱會議是積極有建設性的。雙方在會後發表了聲明,表示將展開雙邊戰略穩定對話。不過中共對本次峰會頗為緊張,外交部發言人在前一天,高調宣稱中俄關係真金不怕火煉,任何企圖破壞中俄關係的圖謀,都注定不會得逞。那麼如何看這次美俄峰會的成果?美俄關係緩和對中共意味著什麼?

另外,大陸知名博主「編程隨想」近日傳出被抓補,並被酷刑審訊,在海外引發較大反響。「編程隨想」在2009年1月開設博客,其文章多為揭露中共,指導讀者翻牆等。迄今發表了七百多篇,在中國網民中產生巨大影響,海外人士也呼籲關注營救「編程隨想」。

今天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就這些熱點的事件來做一些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好的,我們先跟二位來談一談今天的美俄峰會,我想先請唐靖遠先生來做一下解讀。我們知道其實在這次會議之前,美俄雙方包括外界,都認為美俄之間的關係,已經降到了冷戰以來的最低點,但是拜登仍然對普京發出這樣一個面對面會議的邀請,所以在你看來,拜登為什麼發出這樣一個邀請?雙方對於這次會議他有什麼樣的預期值?

唐靖遠:首先拜登他發出這個邀請,我覺得最關鍵的就是因為一個戰略關係的轉變。現在他自己當了總統以後,他發現他面對著一個更加危險的對手,其實是中共,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必須要在中俄之間,就是美俄與美中之間,他必須要確定選擇一個最主要的對手。他不可能去面臨著兩個對手,來兩線作戰,這個從來都是兵家大忌,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覺得他採取了一種比較明智的作法。

就是說我和俄羅斯之間先緩解關係,集中力量先來對付中共,即使他不能夠達到要和俄羅斯結成聯盟這麼一種程度,我覺得這個不太可能,但是至少他現在,這一次我看到的就是拜登和普京的會面,他們美俄雙方都有一個基本目標和一個核心目標。我覺得美國這邊的基本目標,對拜登來說很清楚,雙方能夠達到,用他的話說是叫做穩定的、可預測性的一種關係。所謂穩定的、可預測性的關係,其實就是降低矛盾,達到一種可以管控的這麼一種程度,雙方恢復溝通。

主持人:管控風險。

唐靖遠:對,管控風險,我覺得這個可能是他最基本的一個目標。拜登他的核心目標是什麼呢?我覺得他應該是希望俄羅斯和中共之間,不要達成一種實質性的結盟的關係,這個我覺得可能是他的核心目標。俄羅斯這邊我覺得在他的基本目標,應該說和拜登是一致的。也是我先緩和你的關係,因為要是雙方,他跟美國搞得很尖銳,對俄羅斯自己本身沒有任何的好處。普京絕對不想去替習近平出頭來當擋箭牌,他不會這麼笨的,所以這個是基本目標,我覺得他和美國這邊是一致的。

那麼俄羅斯的核心目標,我覺得可能是,至少在現階段有兩條。第一個就是他希望北約不要再繼續東擴,尤其是烏克蘭加入北約這個問題上,他希望不要達成。第二個是俄羅斯和德國的北西二號的天然氣的輸氣管道線,這個對俄羅斯他的經濟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所以他希望這條管線不要被停下來,因為之前在川普政府時期,是有對這條管線採取了制裁,把它大概實質上是停下來了。所以我覺得俄羅斯現在的核心訴求,最主要是這兩條。

我們看到這次峰會的結果,至少第一個基本目標,雙方應該已經可以說是達成的,因為從事後有兩個跡象,一個是美俄都宣佈說,我們恢復大使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那麼也就是雙方恢復了至少是大使級這種交流、這個溝通,至少大使級的溝通是已經恢復了。第二個是雙方宣佈美俄開啟戰略對話的機制。開啟戰略對話的機制,我的理解,就是建立美俄之間一個互信的基礎的開始,所以這個毫無疑問,基礎目標是達到了。

至於說核心目標,因為他現在會談的很多詳細的內容並沒有公開,我們現在暫時還無法去下結論。但是我覺得有一點點跡象,拜登他也公開地說,他跟普京談到了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是說,中共如果勢力坐大,其實對俄羅斯也是一種威脅,他明確地也這麼說。第二個是談到了病毒溯源問題,病毒溯源問題我覺得其實是個很好的突破口,因為俄羅斯其實也是疫情的,受害深重的一個受害者,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俄羅斯和美國在病毒溯源問題很有可能會達成,很容易比較達成一個一致的意見,這個對中共來說,當然是一種壓力。

主持人:所以實際上這次會議之前,外界並不預期這次會議能達到多大多大的成果。但是在您看來,現在這個會議的成果是否其實也,在某種程度上超出了外界的預期?就它不僅僅是一個基本的緩和關係的一個成果呢?

唐靖遠:我認為首先它緩和關係這個是可以肯定的了,在這個基礎上,我們看到普京公開地表態,他說我們進行了這個會談,沒有任何的敵意,是非常具有建設性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至少普京對拜登提出來的很多的想法和設想,我的理解,我認為他是沒有排斥的。但是當然他不可能說,在現階段就公開地不給中共留一點面子,我覺得這個也不太可能。

主持人:那往下發展的話,我們先談一談現在美俄,他在這樣一個成果基礎上,而且說還會在不久的將來,來做這樣一個雙邊戰略穩定對話,您覺得這樣一個成果,對於中共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唐靖遠:我覺得對中共來說,其實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即便是美俄之間的關係,沒有走得像現在這麼的近,其實中俄之間,他們之間也是沒有真正的,不會存在真正的戰略互信,我覺得這個是不存在的。因為俄羅斯和中共其實在意識形態上面根本的,其實是一種對立關係。因為普京本人其實對共產主義,他是否定的,他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因為克里米亞的問題受到西方的制裁。他在經濟上,他不得不去求救中共,只是一種臨時性的,我覺得是一種權宜之計。

主持人:所以實際上拜登的核心目標,就是他不希望俄國和中共能夠有一種實際上的結盟關係,在你看來這個核心目標也是,很有可能是可以達到的是嗎?特別是在這樣一個美俄峰會之後。

唐靖遠:我認為中俄也許在表面上,他們語言上會互相示好,會說得好像很高調,但是中俄的關係,經過這一次的美俄峰會,實質性我覺得是受損的。因為只要美俄的矛盾一緩解,對中共的壓力一定就會增大。我覺得它就像一個蹺蹺板一樣,它是有這麼一個關係存在。

主持人:如果俄國,對於普京來說,他會怎麼看待下一步他怎麼處理跟中共的關係呢?

唐靖遠:我覺得俄國很有可能他會採取一種,在不傷到中共面子的情況前提之下,在美中之間踩平衡,我覺得很有可能這是他要採取的策略。

主持人:好的。趙培先生也請您來解讀一下,您怎麼看這一次峰會,雙方這樣的預期值,有沒有達到雙方的預期?另外,這個峰會的成果您又怎麼看?

趙培:首先說一下峰會之前的一個局勢,峰會之前,我們可以看到拜登在歐洲轉了一圈,他是要跟歐洲協調一致,包括各個國家、法國他們都要協調一致,去針對中共的這麼一個戰略轉向。這個東西和他競選時期,應美國左派的要求把所有目標針對著俄羅斯,是存在一個基本的分歧的。因為你不可能同時給北約找兩個敵人,或者說跟他盟友說,我們又要跟中共幹,我們又要跟俄羅斯幹,可不可以達得到?盟友肯定跟他說不行。那只能一個,所以等於是說他也意識到了這點,所以在緊急會見完他的歐洲所有的盟友之後,緊急也安排了跟普京的這次會面。

那麼這次會面他的戰略目標,當然就是說我跟俄羅斯不能搞得很僵,我要緩和,讓我的戰略目標只有一個。那麼普京在這個峰會之前,面對的一個問題是什麼呢?他面對的問題就是說來自於西方國家的制裁,對他人權的質疑,對他在烏克蘭,還有克里米亞這些問題上的質疑,對他的經濟制裁。俄羅斯現在的問題是說,國內有很大的反對聲浪,經濟也沒有提高得很快,在這種情況下,他也面臨著國內的壓力。

特別是今年,俄羅斯會有一個議會選舉,你再怎麼說俄羅斯他不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國家,他不是一黨專政,普京還要顧及他這個選舉當中,他的黨派能不能再拿到多數黨的問題,所以這是他的一個關鍵問題。另外他在國內要打壓著國內這個俄羅斯殘存的共產主義勢力,不要在這個國家杜馬,也就是議會選舉當中拿到一個很高的席位。那麼這個時候他跟這個,就是說跟西方緩和關係了之後,他能夠起碼這個經濟制裁不增加,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勝利。

另外他能跟西方緩和關係,國內的很多人看到他去這樣做了,為國內的經濟利益去這樣做了,對他國內的聲望是有很大的好處的。所以從這兩點,從雙方結束完會談之後,就都宣佈是建設性的會談,證明雙方都達到了他們要的東西。

另外呢你從這個西方,特別是拜登政府轉移到中共的這個目標之後,中共的反應來看,你也看到拜登跟普京他只要坐下來談就是成功的一步。那麼雙方也說了各種分歧,包括俄羅斯的這個人權問題,包括的這個,當然他說的是俄羅斯不要干涉美國大選這個事情,當然這個事情只是媒體炒得比較熱,實際上美國大選更大的問題在於國內的作弊行為,而不在於這個俄羅斯做了什麼。所以這個問題可能都是拜登應國內的呼聲去,左派的呼聲去談了,談完了可能這個就完了。

而我們應該看到他們在,就是通過白宮放出來的消息,他們未來在更多的方面,可能就是把這些分歧放在一邊,更多的合作。比如說防止核擴散,雙方在未來可能會有一個談判,會有一個聯合聲明出來,這個就對全球的國家的安全是非常有好處的。

另外呢俄羅斯,其實黑客對美國經濟影響是非常大的,雙方能夠同意坐下來談這個黑客的影響,甚至是俄羅斯要出動國家的力量,幫助美國去抓一些黑客,這個對美國經濟都是有好處的。所以這兩點方面,可能雙方會求同存異繼續發展下去,這就成了拉近美國跟俄羅斯關係的,就是一個方向一個潛在的一條路。所以我覺得未來這個方向,美國可能會解除,在俄羅斯表現得更加好,比如說黑客或者核擴散,表現很合作的態度有聯合聲明之後,美國可能解除部分對俄羅斯的經濟封鎖。

這樣的話呢這個俄羅斯也可能,就是說他不用依靠中共那邊那麼大了,那麼他可能會倒向西方就更多一點。當然這個全球化的情況下,他是不可能放棄任何一筆生意的,所以他跟中共的生意還會存在。但是俄羅斯不會再像那樣,中共說了個什麼他可能就替他背書的這樣一個情況,所以這個情況對雙方都是有好處的。

主持人:那您覺得就是美俄關係這樣緩和了,或者說像正常化的方向邁出了一步,那對於中共到底壓力有多大呢?

趙培:其實我們首先從幾個方面來講,其實美國跟俄國都同樣面臨著一個問題,就是雙方跟中國的這個經濟聯繫非常緊密。俄羅斯是要賣他的石油、天然氣給中國,因為中國是一個很龐大的市場,因為我們有13億人口、14億人口,可能現在沒這麼多人口。這個市場是非常龐大,我們冬天我們真的需要一些便宜的天然氣,就是不管美國天然氣,還是俄羅斯天然氣,只要便宜中國人都需要。

美國需要中國的什麼呢?全球百分之二十的供應鏈在中國,是因為中國人勤勞努力,不是因為共產黨什麼事啊。所以呢雙方其實在全球化的今天呢,誰都避免不了要跟中國打交道,那麼雙方的經濟上都不可能斷了中國。而中國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共產黨在這兒,它掐著中國人的這個勤勞就敢威脅美國。就說你要是敢跟我鬧,我就抬高價格,確實美國通貨膨脹就會上來。

它跟俄羅斯就是說,你要不賣給我的高尖端的武器設備,我就不用你的天然氣,所以中共等於是利用著中國人的這個龐大市場,中國人勤勞才智威脅全世界,要它的政治利益,但是這種政治利益對中國人一點好處都沒有。為什麼?它在全球霸權,誰都覺得它是個威脅,連帶它整天說它代表中國,連帶它把中國人的臉都丟得乾乾淨淨。這是人家認為你們中國人怎麼這樣,不是中國人怎麼這樣,就是中共這個政府這樣。

那麼這樣的話,其實美俄是具有共同利益的,你比如說美國被中共偷技術,俄羅斯就不被偷了嗎?2021年1月份,俄羅斯判了兩個就是那個發動機專家,退休了被中共弄過去,就是整天打給他的前同事問,這個發動機的新進技術。俄羅斯覺得現在你中共已經偷了我技術到什麼程度呢?發動機已經偷到了俄羅斯七十年代,上至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的水平,你再偷下去,你超過我,你跟我齊平也是可能的。

美國這邊也是,我們那期節目也講過了,美國開發技術多快,能不能制約中共,取決中共偷的速度,不取決美國開發的速度嘛,如果它偷得非常快,美國也沒有辦法。所以其實雙方都存在這個問題。你比如說這個核不擴散條約,就非常有意思,為什麼呢?最近那個廣東臺山核電站事件當中,其實是法國人非得說中共不願意關閉核電站,非要美國同意它轉移向美國的核電站技術給中共來解決,中共現在自己造成的這個問題,這就非常有意思。

美國說你沒到危機的時候,你完全可以關掉核電站去檢測去幹嘛,就是去把這個問題排除嘛,你不幹,你非得要我最先進的技術轉移給它,我不幹。那麼中共等於是在這耍無賴,跟法國法馬通唱雙簧,要這個核技術。那麼它要不到美國,它是不是可能轉向俄羅斯呢?有可能。但是俄羅斯願不願意給它呢?也不願意給它。一旦這核不擴散條約牽扯到這項技術了,那麼俄羅斯堂而皇之就不給你。實際上他們對付中共,存在著共同的利益點,就是中共本身的壞對全世界的威脅,不光威脅到美國,也威脅到普京這邊,所以這一點他們是共同點。

中共怕就怕這兩家發現這個共同點,當然它更怕的就是說,川普總統時期發現這個中國人跟中共不是一個利益,就是他倆利益出現分歧,中國人當然希望這個,比如說臺山核電站你趕快停下來檢修,對吧。我們讓廣東人和香港人安安穩穩過個夏天,不要存在著就可能出事的風險,但中共為了拿到技術它就不停下來,它就逼著法馬通去求美國,這樣中共和中國人的利益也出現了分歧。

那麼其實全球的這個邪惡,社會扭曲的點都在中共。一旦俄羅斯跟美國都發現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倆一塊兒去脅迫中共,要求中共遵守國際上的這些,比如說,知識產權,包括公平貿易原則。中共就馬上覺得,完了,等於全世界都針對我,再加上中國人突然發現,我過得好好的,你憑什麼拿我的生命去威脅美國轉移技術給你呢。那麼一旦這樣的話,就形成了一個全球的真正的反共聯盟,這個聯盟就不是拜登在歐洲轉了一圈,單是他的盟友,就是等於是全球只要是思維正常,就是還尊重一點社會基本道德的人,都會對中共反感,這是中共才是最害怕的。

它現在利用俄羅斯一個是說,它在國際上,你看,你美國制裁,我俄羅斯賣給我武器,另外呢更大是對國內。一旦國內民眾發現,哦,原來俄羅斯也不支持你,美國也不支持你,你早晚要倒。那麼中國人也不支持它的時候,它會發現內外交困,它離倒台就是近在咫尺,所以中共最怕的就是這一點。全球都發現了,我們都是正常人,只有這一個邪惡,那麼我們解決這個全球不就能夠好過一點嗎?中共最怕就是這一點。

主持人:那您覺得,就是接下來如果說俄羅斯它會在中美之間選擇一個平衡點,它這個會不會更加傾向於美國?比如說,美國下一步要在全球來做這樣一個,針對中共施壓在做病毒起源的第二階段調查。那麼在這樣一個過程中,俄羅斯會不會就是保持中立,甚至說支持做這樣的調查?

趙培:俄羅斯會保持中立,因為它知道就是說,它只要不投反對票,唯一投反對票的就剩下中共,和它的還能買動的幾個小兄弟。那麼作為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只要它不站在中共那邊投反對票,就是邪惡,就是這個潮水退去之後,誰在裸泳就看得非常明白了,那就剩你中共。那就是說你中共就是有問題,那全球都會知道。所以俄羅斯非常明白,我只要中立,我只要不說什麼,我默不作聲,那麼由美國和這個西方國家,你們願意去打中共你們打,我只要默不作聲就是對你們最大的支持。從現在的這個角度來看呢,他現在是越來…可能普京回去會越來越傾向於這種做法,就是讓中共成了全球的這個千夫所指的唯一對象了。

主持人;其實唐靖遠先生,就是在普京和拜登這個會議之前,我看有人說,是不是拜登要聯俄抗中,您覺得拜登有沒有這樣一個想法呢?

唐靖遠:我覺得他這樣的想法肯定是有的。如果說他能夠達成這樣一個目的,這個對美國來說毫無疑問是一個巨大的利好,只不過就是說他現階段。

主持人:時機。

唐靖遠:對,我覺得可能暫時他還做不到這樣,所以他採取了一種分階段來處理。我現階段我先,就是示好嘛,就是我們看到拜登這一次和普京談話,他一上來他就先發表了一番,這個在開幕詞裡面他就提到,他說美國和俄國是兩個大國。他這個話其實本身就已經是給了普京一個面子,因為在此之前在奧巴馬時期的時候,那個時候奧巴馬給俄羅斯的定義,是一個地區性國家,並沒有把它看成是可以和美國並列的這種全球性大國。

所以你就可以看到拜登他的意圖非常清楚,他就是,現在我就是給你示好,我可以放軟一點姿態,也給你一個台階,我們把矛盾先緩和下來,你不要在那邊給我施加壓力,因為誰都知道,現在我要全力以赴地對付中共了,尤其是前面已經經過了G7,還有北約,這幾個聯合聲明。全世界所有人都看清楚,拜登這一次出訪的目的、核心詞就是一個,就是遏止中共。所以普京他也不笨,他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很多話即便拜登沒有說得這麼的明,但是我覺得普京他應該是心裡是有數的。

主持人:其實說到這個也…這一次拜登的歐洲之行,先是歐盟,然後是北約,然後是俄國。所以外界認為他這個是要構建一個聯盟,去聯手抗衡中共。美國官員也說,拜登這一次成功的構建了這樣一個民主國家聯盟,去對抗專制政府。您覺得這次總的歐洲之行,拜登的歐洲之行,您會怎麼樣去評估它?

唐靖遠:我覺得可以相對來說他是成功的,而且甚至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因為拜登這一次,我覺得他至少達到了兩個目的,第一個,他成功地構建了一個跨大西洋的反共聯盟,可以這麼說。現在美國我看到,拜登他在應對著中共的戰略裡面,他其實是有兩個支柱,一個支柱就是印太戰略,就是以印太這個四國安全機制為核心的這麼一個支柱,另一個就是跨大西洋的聯盟。所以我們看見拜登是先處理了印太這邊,他先邀請了日本和韓國的首腦來進行會談,事實上就是強化印太這根支柱,然後接著再去出訪歐洲,歐洲這根支柱建立起來,這個是他第一個目標。

第二個目標,我覺得他成功地可以說是讓美國再次回到了,就是成為盟友的一個領導者的角色,雖然這個含金量,這個領導者的含金量和過去相比,是有所減低,和二戰以後那個時候的美國,的確是不可同日而語。但是至少在形式上,美國這次是重新成為了西方聯盟盟主的這麼一個位置,我覺得這一點對他來說,可以說是比較,尤其是考慮到他才上任才幾個月的這種情況,說實話是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主持人:對,而且特別是北約,在前兩天發表了一個公報,北約的公報也是首次指出中共是系統性威脅,所以作為一個全球第一大的軍事聯盟,北約發出這樣的公告,您覺得他現在到底是不是把中共作為他最大的一個敵手,或者他有沒有把他的重心,從俄國轉向中共?還是說他只是邁出了這麼一步?

唐靖遠:我覺得目前如果北約把他主要的對手是不是中共,可能證據還不足。但是有一點,北約提出這個系統性的挑戰,說中共構成系統性挑戰,我覺得他是分量比較重的一個詞。因為這個系統性挑戰,我覺得它有兩層含義,一層就是指在地理範圍之內,中共帶來挑戰是全球性的,不是因為歐洲和中國隔得遠,好像你就跟我沒啥關係,不是這個概念,它是全球性的。第二個,它是全領域的,也就是說中共帶來挑戰它是。

主持人:全方位的。

唐靖遠:對,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各方面,包括科技,全方位的一種挑戰。所以也就是說至少是北約表示這麼一個態度,他並不認為中共向外的擴張也好,或者說是種種的這些行為,他並不認為這個和我們北約沒有什麼關係。但是至少在現階段,北約他的定性,因為北約過去他最主要就是專一的針對著,之前是蘇聯,蘇聯解體後是針對著俄羅斯,所以這個戰略的定位,我覺得在短期之內,他可能還不太可能立即就轉過去,但是至少他已經呈現一種開放式的,就是北約的防禦,北約的這個目標,不僅僅是局限於俄羅斯了,不僅僅是局限於在歐洲了,他會擴散到全球。

主持人:是,真的可以說西方國家現在形成一個聯盟,可以說是天下圍共的一種態勢,當然這聯盟有多堅固,我們還要再看一看,但不管怎麼說,至少在共識上是有了,行動上是第二步。我們今天有關美俄峰會就先探討到這裡。第二個話題,還是想請二位談談國內這個事情。

「編程隨想」這個事情,我想先請唐靖遠先生介紹一下,因為這位是國內很知名的博主,2009年他開了博客,但是對於不少海外的華人可能不是特別了解他,所以到底為什麼?他的被抓引發這麼大的反響?他在國內的網路上到底有什麼樣的影響力?他的文章,或者他的言論都涉及哪些方面?給我們做個簡單介紹,好嗎?

唐靖遠:「編程隨想」這個博客,他開得是一個博客,名義上是有博客,但是其實我覺得它已經可以,說相對於是一個媒體,它是個小媒體,它五花八門,非常的龐雜,內容非常多,而且內容最關鍵的是涉及到,我覺得重要的,對中共來說,性質比較重的就是兩大類,一大類是關於政治這方面的,就政論的一些博文,這些內容很多,他都是揭露中共的黑暗。

主持人:他寫得比較犀利,是吧?比較有根有據。

唐靖遠:對,因為這個人他是個程序員,他自稱是個程式員,他是比較理科思維。也就是他揭露中共的很多文章,都有大量證據,基本上是讓人無可辯駁。所以很多人看了之後都服氣,很多人也因此在思想上發生了轉變。

另外一方面,他有很多的就是關於如何翻牆,就是技術性的這種文章,如何隱藏自己、如何保護自己。所以這個人我覺得他可以在中共信息封鎖,外加數字極權洗腦這種環境之下,無論是在思想上的啟蒙,還是在技術上提供啟蒙和幫助,這種工具,他都起了一個非常大的作用,所以其實他的影響是非常大的,我覺得他的粉絲至少有幾百萬吧,這樣子。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知道您也是經常看國內的這些網上的人士的博文,或者關注他們的信息,你有聽說過「編程隨想」這個人嗎?

趙培:我其實沒有關注他,我關注另一些從國內翻牆出來做技術的人。其實根據我的觀察,當然這個觀察只是我根據一些細項的觀察,不是很成文。就是從去年開始有一些國內翻牆出來做技術的人,退出了很多海外的網站,比如說推特,包括GitHub也好,他們退出了。我估計是中共對海外網絡的控制,從去年開始變嚴。一個方面是,他們有很多做技術退出了,就是海外用Git的產品,包括了GitHub、GitLab,很多免費的比較多,因為程式員幾乎都會上這些網站。

中共在國內做了一個同樣的叫Gitee,就是跟海外一樣,但是受控,只能讓國內訪問,其實是它整個服務器在國內,你發表點兒什麼都會被它掃描記錄。比如「編程隨想」做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事,他出了一本書叫做《太子關係網絡》2019年1月份版本2.0,其實他就是用Git裡面,他不斷地把整個的《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報導的東西給整理出來,然後系統化了,把他們的關係可以理順了,就是哪個太子黨在海外跟哪個大財閥有聯繫,他們在國內替他們做了什麼事,或者大財閥給了他們什麼什麼利益回扣。他其實把這些東西都給做了一個系統化,你就讓人感覺中共就是五百個加速統治中國,就是沒有咱們這些普通老百姓什麼事兒,那些小粉紅想做社會主義接班人也是做夢,他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啟蒙材料。

這個東西2.0版之後,你會看到這些東西如果挪到國內Gitee上,它馬上會被封,因為它肯定有階層關鍵封鎖,所以中共一個是阻止人翻牆出來,透露中國的真實情況,這是它第一點。第二點,今年發生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事兒,就是我們認為推特上的中國海外人,就是回帖幫助中共說話都是五毛或者是小粉紅,對吧。居然發現了一個事兒就是它是個機器人回帖,就是AI做的。為什麼發現了?就是回帖出現錯誤,它說機器錯誤,AI錯誤請聯繫後台,什麼404、400,就是我們做技術一看,後面就是一個機器人發帖。中共現在做到這種地步了,而五毛可能將來失業了,全部都是AI機器人。

所以它等於是你把兩個趨勢綜合起來看,中共是想在海外幹什麼呢?它想把海外的發聲,就是中國老百姓的發聲渠道給掐掉,然後用中共自己的AI配合五毛,它小粉紅它都信不過。因為現在小粉紅據說有個人翻牆出來去舉報別人,結果被公安扣了倒罰他1千人民幣,說你翻牆出去發帖。它都信不過,它就信這兩樣,就是AI加五毛。

我估計它已經形成趨勢了,就是推特上大規模的謾駡或者是跟你聊天,你以為你在罵一個五毛,結果它後面真實的是一個AI。你罵什麼,它到後臺裡找一句相對應的話給你懟上,它其實已經形成這樣。就是說讓海外聽不到國內的聲音,這是它最想幹得事兒。所以包括「編程隨想」被抓,它也是這樣一個原則。其實你仔細看看,「編程隨想」已經是一個技術大拿了,為什麼?2019年1月份出的《太子黨關係網絡2.0》版本,他竟然當時沒被抓而現在被抓。

其實我仔細看了一下他被抓的這個經歷,我給國內翻牆的朋友提個醒兒。他的家人說他是去某地出差之後失蹤的。你仔細想想他家裡的電腦可能是上網整個加密做得非常好了,公安、國安包括網警找不到他,當然他出去用了可能是不太熟悉的電腦,或者是他自己的筆記本在用酒店的或者是出差去網吧用什麼的時候被抓了。證明中共對國內網絡封鎖控制更嚴了,所以國內翻牆出來的朋友們一定不要在你不熟悉的網絡去上網。一定是你最熟悉最熟悉的地方,比如說你在家裡,你已經很確定了我這台電腦裡面所有的這個安全措施做到非常好才上網,所以這是一個技術方面的一個看法吧,就是一個是輿論方面,一個技術方面,大家都要注意。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這次「編程隨想」被抓,是不是也跟中共的建黨百年這樣的一個大的環境有關呢?

趙培:肯定是。你看它建黨的這個百年,它國內等於是搞成了一個類似於文革那種嚴控的風勢,就是江澤民搞那個意識形態鬥爭當時一樣,就是你不能說共產黨半點不好,國內現在已經搞成這麼一個局勢了。那麼你這個「編程隨想」它早就想抓你了,因為當年2014年10月以來中共要求海外的GitHub網站就刪除「編程隨想」在上面的,就是《太子黨關係網絡2.0》,GitHub沒給他它刪。你想它從2014年那個時候就是已經關注海外的這些活躍的博客主了,可能到2019年它就想抓他了。它抓了他一年多沒抓到,到現在硬是找到一個機會把他給抓到了,那麼肯定是有關。

包括前不久江蘇、浙江的併校,學生能起來反抗獲得部分勝利,就是中共說我暫時不併校,為了什麼?暫時到什麼時候?當然有的地區是完全終止,像山東某些高校已經完全終止,那個是完全勝任那是另說。就是說中共的暫時,它也是為了它的所謂的7月1日的這個慶祝。不要被學生再上街再一鬧事、再反抗它,它一看到完了這還說啥啊,整個五四運動以來,所有臉都丟得乾乾淨淨,所以它這個是一方面。

另外看到這些追求自由的人在網上被中共清理得乾乾淨淨,就是薄熙來那一批共產黨也被清理了。據說有一個共產主義的原教旨的這個人,創了一個原教旨的共產黨,就是共產黨分家了,叫馬後知,他也被判了顛覆國家罪。2019年放了,這樣兩天又給他抓回去。你想想中共現在的維穩肯定是說自由的也抓,不屬於我這派的共產黨也抓。

就是共產黨這一派其實嚴格意義上它不是毛澤東的共產黨或誰的共產黨,它就是江澤民時代下來這個貪腐共產黨。你們都不行,只有我的共產黨正宗的,你們慶祝百年只能慶祝我這個共產黨百年,它現在已經達到草木皆兵的地步了,所以這件事情其實是草木皆兵當中的一步,對於渴望自由中國人打壓,當然那派最極端的原教旨主義它也會打壓的。

主持人:是,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說確實中共現在這個所謂的建黨百年,它為了搞它這個活動可以說是風聲鶴唳,然後到處搞得雞飛狗跳的,在北京什麼清查訪民什麼的。其實我覺得這個是一個相當地恐懼不安的一種表現,包括它這次抓這樣一個只是網上的博客,完全是言論。所以您覺得到底中共現在處於一個什麼樣的一個狀態,和面對什麼樣的一個內外的危機呢?

唐靖遠:我覺得首先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就是這一次這個百年黨慶其實並不是一個單純的慶典,它事關著兩個重要的東西,一個是習近平本人他要借這次黨慶樹立他的個人崇拜、個人形象,要為他的連任去打一個基礎。另外一個它是要利用這個百年黨慶開始進行重修黨史,其實重修黨史就是一個國家級的篡改歷史的這麼一種行為。

主持人:對。

唐靖遠:所以在這種背景之下,它對任何揭露中共的這個真相的這種它是不能容忍的,絕對不可以容忍的,我覺得這個是一個巨大的背景。另外一個就是剛才其實趙培先生有提到,就說這個「編程隨想」他雖然只是一個博客主,但是他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行動,他製作了一個中共太子黨的關係圖。

主持人:對。

唐靖遠:這個中共太子黨關係圖,其實相當於把高層紅色權貴家族的很多的老底都給揭露出來了。它就意味著一個東西,就是它相當於嚴重地衝擊到了中共的合法性。因為讓中國老百姓都看見,原來高層家族都是這麼爛、這麼貪,那你這個黨你哪裡還有合法性呢?

主持人:對,所謂的無死角腐敗。

唐靖遠:對、對。尤其是他那個一直掛在網上這麼多年,是吧,中共一直查不到他,因為他的這個技術很強,就他在隱藏自己。所以這個對中共來說,尤其是對像公安部或者甚至是國安部,他們可能覺得這個大丟面子,這個人算得上是一個重要的所謂的國家安全大案。

主持人:重大案件。

唐靖遠:這麼多年居然你們都找不到這個人,所以我覺得這次可能是針對著他應該是出動了比較龐大的一個資源,比如成立了高手組成的專案組什麼的,可能才做到了這樣,就是最終還是把他給追蹤到。但是另外我覺得從中共當前表現出來這種危機,它最主要是內外兩方面。對內,我覺得其實習近平現在面臨著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他本人的合法性,他想要連任但是他又沒有一個像樣的政績,所以就是導致他現在只能一味地對內部很多反對他的人,他也一味地使用這種高壓的手段。

他的維穩其實不僅僅是針對著小老百姓,他在黨內其實他也是採取一種高壓維穩的手段的。所以這樣一來導致黨內對他的反對,其實這個矛盾也是越來越激烈。我們舉個例子,就是前幾天不是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篇文章。

主持人:對。

唐靖遠:這個明明是鄧小平的標誌,是鄧小平路線極具象徵性的代表,居然在黨媒上公開了發出來。那明擺著其實就是在壓習近平的。那麼在這個外部的環境,就是我們剛才看到的,現在整個中共的外部環境非常的險惡,而且這種險惡的程度我覺得超過當年六四之後。因為六四之後雖然那個時候國際社會對中共實施這種制裁,但是鄧小平採取了一個方法,就說我們用這個改革開放。對國際社會擴大改革開放,其實是一種欺騙。那麼很快你看沒有多少年,這些制裁陸陸續續…因為西方就相信了鄧小平,但現在我覺得習近平面臨的一個處境,就是沒有人再相信他了。

主持人:確實。

唐靖遠:就是這一次我們看見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還是很多這些主流的西方國家,是真正的清醒過來。他們意識到現在中共所承諾的一切,尤其是香港、新疆這些事情發生以後,他們都意識到中共所謂的承諾已經不再可信,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他現在處境其實比當初鄧小平在六四那時候其實還要惡劣一些。

主持人:是,趙培先生,我們看到網上也有人在談,說中共現在百年它收到了十大「禮物」,禮物是打引號的。這十大禮物就包括比如說這樣的外患,就是在外部它的壓力一個是全球現在疫情追責,第二階段病毒疫情調查。這是國際上現在對中共施加壓力的。另外也就包括這一次七國峰會還有北約,各方面的這種西方聯合起來的要抗衡中共。

那麼對內,也包括比如說實驗的爆炸,比如說前一陣高校降格引發多省學府的學生鬧事,不能說鬧事,學生起來抗議。那麼還有我覺得也包括臺山核電站出的這些事情,其實都是隱隱的一些可以說是隨時可能引爆的這樣的一些事件,所以您怎麼看現在中共在建黨百年,它面臨的這種內外的危機?

趙培:說一個中共其實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兒,中共自己說自己理論怎麼發達,你怎麼去改那麼黨章?你還不如那個朝鮮還有那個越南,為什麼呢?人家朝鮮敢把馬克思、列寧都通通滾蛋。金正日:「我就信我爹金日成的主體思想,我爹的主體思想已經超出馬列範疇了,就信這個。」它都不敢做這一點。就是說你信毛澤東,毛澤東與社會主義做了堅決的鬥爭,抵制了王明的這些社會主義錯誤。你都不敢這樣,你就是一個僵化的一個黨。

包括你學越南啊,學越南,你改革開放,你給老百姓選舉權,你把網路開放了,是不是?你可朝美國靠得更近,越南就朝美國靠得更近。那你學越南啊,你跟著越南去做,它也不敢。那麼等於是中共這個黨其實是什麼百年的黨?你就是江澤民時期的僵化的黨。所以它這個黨是必然滅亡的,而且是個暴死的結果,因為你拋棄不了社會主義,你就是個暴死的結果。

所以這一點應該各種危機的浮現等於是給中國當權者報個警,你應該拋棄這個僵化的黨。什麼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我通通不要,我只要中國人的利益。那你真的是你推倒共產黨,你另來立個新黨這才是政績,你才能是當總統的料,對吧?所以說這個危機裡面產生有這個生機。危機是共產黨的,你要不要跟著共產黨一塊兒完蛋?這才是中國當權者面對的最嚴酷的選擇了。

主持人:那您覺得這一次對於「編程隨想」這樣的一個抓捕,會不會對國內傳播自由言論、自由思想的一些還僅剩不多的人,也是一個更大的壓制?讓他們更加不能夠自由地發聲呢?

趙培:我是覺得會,因為我看到很多人翻牆出來說國內的真實情況的人,現在是越來越不敢說話,甚至是他們也需要引用一些國內媒體的事兒。比如說他在YouTube上拍到的很多廣東疫情的情況,他仍然是引用一些大媒體的視頻,所以國內大媒體的視頻就是黨媒的視頻,所以他們會越來越困難,他們會越來越只敢說關於自身利益的事情。當然這樣也挺好的,為什麼呢?因為我並不認為就像拜登他們認為他跟共產黨的差別是民主,而真正差別的是中國人的人權。

主持人:好的,好,那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彩點評。我們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嘉賓: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  趙培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