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拜登會普京 美希望對付中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8日訊】【今日點擊】(4110-1)

提要
拜登普京 美希望對付中共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17日,昨天16日的時候,拜登普京在瑞士日內瓦見面,成為了美國,在美國主流媒體當中的一個大新聞。坦白講拜登這一次的歐洲之行呢,滿有成果的,坦白說滿有成果的,這個成果是有它的傾向性,反共,這是他整個歐洲行最突出的特點。七國峰會發表了聲明,那直接針對中共,而在七國峰會的過程中,他邀請了澳大利亞、印度等不是G7的國家。也就變成了,當他邀請印度跟澳大利亞的時候,他的著重點是在印太地區,所以把印太地區,也就是通常說的,中共國的南海問題,給引申到G7的會議裡面。

拜登會普京 美希望聯合對付中共

那G7是全世界最主要的七個發達國家,裡面在亞洲裡包括日本。當他把澳大利亞跟印度涵蓋其中的時候,也就把全球最主要的國度,以作為中國東部跟南部為中心,變成了一個戰略性的部署。那他發表出來的聲明,共同聲明,在七個國家認同的背景之下呢,就把中共作為七國首腦會議當中的,定性的戰略敵人。這是一種人類生命的,就變成了一種人類生命的品質的劃分,他理念上的劃分。

而在G7裡面,他的聲明裡面就包括了台海的安全,所以在有關印太和平的問題上,把台灣的安全就放在了首位。那因為有台灣的經濟的,它經濟的利益在其中,有台積電本身的戰略的這種咽喉之處,台積電就是全球經濟命脈的咽喉之處,所以那東西一掐就死了。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他到了北約。北約是一個戰略性的,完全是一種軍事化的組織,他到北約同樣發表了共同聲明。那這個聲明同樣把中共,中共國作為他的戰略的首要敵人,而不是俄羅斯。

拜登在過程中一直帶著俄羅斯的問題,但是呢他又提前邀請了普京在日內瓦見面。所以很顯然俄羅斯的問題,是拜登在對付川普的時候,說句心裡話,在很大程度上是冤枉了俄羅斯、栽贓俄羅斯、冤枉普京。所以他對普京來講,他的說法就是他是個殺手,他是個殺手,結果這個殺手卻成為了拜登的朋友,拜登願意跟他見面,願意跟他見面。原因就是在昨天的記者的,與記者擦肩而過的過程中呢,被記者追問到有關他跟習近平的關係。他說他跟習近平不是朋友,這是個很有趣的答覆。

所以在他把全球的範圍內,把中共國與俄羅斯,拉入到美國的對立面的同時,卻有著非常直截了當的細則的這種分歧。他進入白宮的時候,跟俄羅斯發生了很大衝突,通常人們說進入了一種冷戰的狀態。但俄羅斯的經濟實力和經濟背景,遠遠跟中共國之間是不可比的,是不可比的。而拜登在美國實施了所謂的環保政策,關閉了美國的能源工業,直接受惠國就是俄羅斯,直接受惠國就是俄羅斯。所以他在說川普通俄門的時候,他的政策,卻直接把大筆的美元給予了普京,這是很有趣很有趣的。

緊接著他昨天就見了普京,見了普京兩個人談了大概三個小時,最長也就三個半小時。在這個過程中,那拜登呢相當的衰老,應該說相當的衰老,他個人素質,他個人的素養,以及他個人現在的身體狀況,顯示出很大的問題。可是他為什麼堅持去見普京?是反共,是孤立中共,我覺得這點上是非常清楚的。他孤立中共,然後委曲求全,但他又無法化圓。在過去的時間裡,他因為要反川普,而對普京,對俄羅斯的態度的那種不尊重吧,只能這麼說不尊重。所以昨天他就直截了當的,在見面普京的時候,普京嘲諷他,普京直接嘲諷他。

有幾個關鍵點,在剛剛開始見面,它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跟記者有互動的,是一個禮儀性的。剛剛見面的時候,普京的安保人員,把美國的記者跟白宮官員全都轟出去,當著拜登的面,當著布林肯的面,就給轟出去了。大家就幹上了,拜登沒說話,拜登還微笑。那布林肯呢雙眉緊皺,參加會談的只有兩國首腦,跟兩國的外交部長,沒有第三方官員,剩下的就是翻譯,所以那是一個很特別的場面。

第二個場面就是,拜登在跟普京禮儀性交談的時候,拿個小紙條小白卡,那白卡上寫滿了字。也就是說今天的拜登,連成串的話都不會說,不會說成串的話,他的隨從,哪怕你寫點提示詞就完了對不對,問題一、問題二,沒有,都是整段的話。整段的話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拜登他自己的身體能力,已經沒有任何連貫性,他對問題是沒有答覆的,他對問題是沒有結果的。他可以隨意的胡說,是他的年齡跟他的身體狀況,是他的年齡與他的身體狀況。

那同時間他跟CNN的記者直接發生衝突,你能想像出來嗎?CNN的記者直接問他,說你為什麼對普京充滿信心?他扭臉罵那個女記者,你見什麼鬼你,誰對普京充滿信心,你怎麼就知道我對普京充滿信心,我對任何人都沒有信心,就你還幹這行的,你什麼東西,他把那女的給罵了,記者都在那裡。那拜登在上台的時候CNN鼎力支持對不對,他是光著屁股摟在一起的人,但他今天就把CNN給罵一個狗血噴頭。那近期在跟記者見面的時候,把這個華盛頓郵報跟紐約時報的,就連推帶打全給轟出去,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場面。你讓我說呢,我個人就覺得這是一種相互的報應。

那拜登應該今天往美國回了,所以應該說拜登的心裡面只有一個目標,他要反共。而他自己的能力呢,他就這樣了,這是美國人選的。那美國人在大選當中,和民主黨以及今天的民主黨派跟左派勢力的本身的表現,同樣讓普京,大大嘲諷了今天的美國的民主社會。提醒大家,普京是反共的,普京是反共的,普京同樣嘲諷今天的民主制度。今天的民主制度,在沒有信仰的背書之下充滿了欺詐,這是真的。

所以普京表現出來的故事,有點兒像人類社會中、歷史當中,那些強悍者,那些強悍者他取決於個人的素養。記者追問他,說你為什麼懼怕你的政治敵手?普京扭臉說你少跟我來這套,在1月6日你們抓了450多人,那些人到國會是政治訴求,你現在的拜登的政府就叫政治迫害。那是NBC的記者在問,美國國家廣播電台的,你就是助紂為虐者,那記者連個哼都沒哼出來。所以普京站在他自己的角度,毫不含糊的揭示今天民主社會,在沒有信仰的背書下的欺詐。

就像西方社會的禮貌,禮貌的很多,亨特拜登就是今天社會禮貌的代表,他的墮落、下賤,與他的禮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人類的社會中,沒有道德的背書是指沒有信仰的背書。當沒有信仰的背書的時候,今天所謂的禮貌跟道德,都是欺詐的手段。但是呢反共,這個拜登反共,他反共的一個緣由,是共產黨的品質的,表現出撒旦式的東西。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