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北約出擊俄羅斯縮手 中共腹背受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入夏以來,隨著瘟疫形勢此消彼長的變化,國際政治和軍事局勢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這主要體現在世界各國對待中共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轉變;中共內部的惡鬥和焦躁不安,也或多或少地體現了出來。美英兩國簽署的《新大西洋憲章》,北約的隔空取火、長臂出擊,加上美俄峰會之後,俄羅斯縮手、對中共隔岸觀火,都讓中共政權感到了空前的危機,使中南海面臨腹背受敵、四面楚歌的境地。

國際政治和軍事局勢這些微妙的變化,和世界各國對中共態度的明顯轉變,是否與傳聞中的中共高官叛逃、帶有生物戰資訊的高級官員投奔美國有關,還不得知,也尚且不能確認,但這個可能性顯然是存在的。這位高級官員的相關信息在中國的網站上消失,就是最好的佐證。如果這一叛逃者的行為和帶出的訊息得以證實,加上拜登政府命令美國軍方對病毒90天調查的結果出爐,中共政權會立即面臨滅頂之災。在中共沉船之際、覆滅之前,更多的叛逃、跳船、披露和中共垂死掙扎的陰謀詭計,都可能一一出籠。

八十年前的1941年,邱吉爾、羅斯福簽署了著名的《大西洋憲章》,提出對戰後重建、維護世界和平的八項原則。時隔80年後,在歐洲訪問的拜登與英國首相約翰遜會談,效仿前人簽署了也有八項原則的《新大西洋憲章》。《新憲章》指出,維持持久的價值觀,捍衛和應對新舊的挑戰,與所有認同民主價值觀的夥伴合作,並反擊那些試圖破壞聯盟和機構的努力。新憲章針對中共的意味濃厚,承諾將捍衛諸如航行和飛越自由以及其它國際法下使用海洋的關鍵原則,保護西方在科學和技術方面的創新優勢,以及加強應對全球的衛生威脅、集體防禦等全球利益。

隨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峰會6月14日在比利時召開,會後發表的聯合公報,將中共列為北約面臨的「系統性安全威脅」。北約作為世界上最強大的政治軍事聯盟,長期以來,從沒把中共當作北約直接軍事對抗的目標。北約峰會在美國的推動下,公報中首次劍指中共,是北約建立以來的突破,是北約長臂出擊、直搗中共這個最後、最大的共產主義政權的突破性進展,也標誌著中共的噩夢即將開始。

北約軍事同盟峰會之前,七大工業國集團(G7)元首的峰會從6月11日至13日進行。最令人稱奇的是,七國首腦在談及中國(中共)議題時,會議室的網絡一度全部切斷。因為東道主英國相信是憂慮中共會竊聽,所以切斷了峰會會議室所有的網絡及WiFi。談及疫苗、基礎設施建設等議題時,顯然不需要保密。需要保密的,應該是涉及中共病毒的根源、中共生物武器相關的話題,以及討論台灣問題的時候。

歐盟國家與美英加三國對中共的意見,出現了分歧,這並不令人十分的驚奇,但美英確實需要用更多的證據,去說服歐洲人認識到中共的威脅。美英加主張針對中共獨裁專制的做法,採取更強硬的行動;歐盟國家則傾向於採取更加懷柔的手段。更令人驚奇的是,七國集團對於最終修訂的公報幾乎沒有歧見,甚至連通常對中共很溫和的日本,都希望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的路線。日本首相菅義偉表示,贊成調查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起源,並贊成世界衛生組織(WHO)改革。

引入關注的是,七國會談中,是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牽頭討論中國,呼籲各國領導人面對中共挑戰採取統一行動。中共在華為問題上對加拿大威逼利誘、橫加干預,沒有嚇倒加拿大,反而把加拿大更明確地推向了對立面,成為美國的強力助手。七國領導人一致同意推出美國提出的基礎設施方案,協助中低收入國家,抗衡中共的「一帶一路」。這項「由民主國家主導的、高標凖、價值導向的透明基礎設施夥伴投資計劃,將幫助改善發展中國家總價值超過40萬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在中共外匯儲備日漸枯竭、出口創匯機會越來越少的情況下,人民幣鋪就的「一帶一路」,會被美元鋪就的透明之路所淹沒。

中共喉舌新華社說,「習近平主席雖然沒有參加G7峰會,卻主導了整個會議的議程」。這可真是可笑之至。成為眾矢之的、放在砧板上要被宰割的豬,卻認為它是廚房的主人!但中共這一可笑認知的背後,確實有它對自己命運的高度焦慮。

2021年6月16日,拜登和普京在瑞士日內瓦舉行美俄峰會,參加會晤的還有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 Sergei Lavrov)。會談只持續了三個多小時,雙方甚至沒有共同就餐的安排。峰會取得了一些小的成果,但仍然存在大的分歧。雙方只聲稱拜登和普京的首次峰會是「務實的」,但涉及軍控、黑客攻擊和人權等問題時,普京沒有妥協。雙方也恢復了互派大使,因為拜登曾經說普京是「殺手」,導致普京從華盛頓召回俄羅斯駐美大使,拜登也召回了美國駐俄羅斯大使。美俄大使級的關係恢復,但美中大使級的關係還懸在空中。

普京稱拜登是「富有建設性、經驗豐富的合作夥伴」,但他們之間沒有友誼,只是進行了務實的對話。拜登說他告訴普京一些「雙方都能夠遵守的基本道路規則」。普京與川普有更深刻的交往,兩人惺惺惜惺惺,趣味相投,川普原本有可能與普京達成更堅實的合作,以更有效的對付中共。拜登沒有這樣的政治可信度、個人魅力和政治手腕,所以能夠獲取的俄國合作也比較有限。拜登和普京,都沒有邀請對方互訪,顯示他們還不能建立更深的信任和合作。但即使是有限的合作,也足以對中共構成威脅。美俄雙方在峰會後,各自舉行新聞發布會,然後發布了聯合聲明。

雙方達成的共識和聯合聲明展示,即使在緊張的國際局勢下,美俄雙方也能夠在共同目標上取得進展,包括確保戰略領域的可預測性、減少武裝衝突的風險和核戰爭的威脅。雙方還同意舉行軍備控制和網絡安全的會談。

在回答美國記者關於中共假如武力攻打台灣、俄羅斯會如何應對的問題時,普京「嘿嘿」地笑了好幾秒鐘,才給出不痛不癢的回答,也基本上是沒有回答,表示俄羅斯在台海衝突時,根本沒有協助中共的意圖。說好的《上海合作組織》、戰略夥伴,究竟哪裡去了呢?

中共促成《上海合作組織》的目的,上合組織的核心支柱,是安全合作,這也上合組織初創時的核心動力。顯然,中共不甘心於從「上海五國」機制到上合組織,只是在成員國的邊界、裁軍、軍事互信、打擊販毒、武器及人口走私等跨國犯罪等方面密切合作,而是寄希望與形成一個類似華約、可以用以與北約對抗的軍事集團。但上合組織雖然擴員了,安全合作在地理範圍上有所擴大,但在防務安全合作的關鍵領域,在形成類似北約和華約的安全共同體方面,遠遠沒有達到中共的期望。所以,中共方面一直希望「上合組織不斷發展,形成多元安全共同體」。但如今,俄羅斯在美國要求之下,普京和拜登的峰會之際,在沒有知會中共、完全不顧中共顏面的情況下,拋棄了中共。

美俄對話雖然沒有雙邊關係上的突破,也沒有解決美國關注的克里米亞問題,以及俄羅斯關注的烏克蘭加入北約問題,但雙方畢竟在核武器的數量、在使用核武器問題上的節制和避免嚴重軍事衝突這些議題上,取得了進展。也就是說,美國已經搞定了、穩住了俄羅斯。美國聯俄、聯歐、聯亞太遏制中共的聯合陣線,已經正式形成。普京在中共最關心的台灣問題上,不對中共出手相助、不兩肋插刀,而是明白地表示會隔岸觀火,不會介入歐美反共的佈局。中共付出的上千億美元購買高價石油、天然氣,高價購買俄羅斯軍火,處心積慮的建立上合組織,所有的努力,都像打水漂一樣,付諸東流。

中共對美俄本次峰會高度緊張,高調宣稱中俄關係「真金不怕火煉」。結果呢,中南海發現中俄關係還真的不是真金,也經不起烈火的煎熬。拜登和普京日內瓦會面之前,中共像棄婦似的,連篇累牘的發文,強調中俄關係「如何牢固緊密」。但讓中共深感失望的,是俄羅斯的反應與中共完全不同調。俄羅斯只是頻頻強調與中共的經濟關係,而淡化或忽略與中共的「戰略夥伴關係」。俄羅斯駐中國大使安德烈·傑尼索夫(Andrey Denisov)在中共喉舌媒體《環球時報》的專訪中,明確否認兩國存在「結盟」關係。俄羅斯只是把中共當作一個被宰的冤大頭,一個滿足俄羅斯能源出口、給俄羅斯提供外匯的暴發戶!

中共一直擔心、害怕俄羅斯在戰略上向美國傾斜,而這次的日內瓦會談,中共最擔心害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雖然美國和俄羅斯沒有結成盟友式的關係,但在美中發生衝突時,俄羅斯只要置之度外、縮手不管不顧,在中共看來,其實就是一種背叛。而在中(蘇)俄關係的歷史上,雙方之間的互相背叛,由來已久,甚至可以說屢見不鮮。雙方的關係,其實並沒有那麼牢靠。中國人都記得蘇聯人的「背信棄義」、五十年代撤走專家人才;俄國人也記得中共狠批「蘇修」、在赫魯曉夫時代與蘇聯撕破臉皮。雙方心裡也都清楚,珍寶島、江東六十四屯、海參崴,甚至外蒙的分割,都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美英兩國的《新大西洋憲章》,北約的長臂出擊,加上俄羅斯縮手、對中共隔岸觀火,讓中共感到空前的危機,使之面臨腹背受敵、四面楚歌的境地。而在這種超高的外部壓力之下,中共的內爆(implosion) 、外爆(explosion)和兵變等突然的瓦解,都越來越有很高的可能性了。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