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僧人各有神通 擅長醫術 能用土塊阻風浪

文/顏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19日訊】中國古代有許多僧人能修煉出一般人所無法擁有的異能與神通。他們或懂占卜、能預測未來之事,或精通醫術、能治療各種不尋常的病症,又或者能做出其它的神異之事。他們有的只在寺廟中閉門清修,有的也會遊走於街巷人群中。

醉酒後出神通 武和尚治病奇驗

北宋末年,在浙江台州的國清寺裡住著一位精通醫術的僧人。他姓武,對人自稱「武和尚」。他每次給人治病用藥的方法都很不尋常,並且總是要喝得酩酊大醉,才肯去給人看病。但無論是怎樣的疑難雜症,只要經他一治就好了。

有一年他外出雲遊,來到浙江衢州下屬的一個縣城,認識了當地的一位富豪。這位富豪的妻子已懷孕二十四個月了,卻仍未將孩子生下來。一天,武和尚在富豪家中飲宴,他趁著自己喝醉了,就提出要去給富豪的妻子診治。

那富豪勸他:「您今天喝的太多了,等明早醒了酒再說吧!」但武和尚堅持說:「喝醉的是我,又不是病人。」說完就進了內室,還讓人再去拿幾升酒來。他喝了這些酒,很快就有了診斷結果。他對富豪說:「您的夫人並沒有懷孕,或許她也能感覺到肚子裡有異樣的東西,幸虧那東西還沒生下來,若再等半個月,夫人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武和尚還推測說:「夫人平時是否很喜歡吃雞肉?而且吃之前,總會叫丫環把活雞捉來,捆放在自己身邊,看著它慢慢死去。等到第二天早上,她才會飽餐一頓,然後這一整天就不再吃東西了,是這樣嗎?」富豪很吃驚地回答:「的確如此。」

武和尚於是留下一副藥,還讓富豪家裡的下人去準備一個很大的缽子和一把鋒利的刀。他囑咐下人們說:「趕緊讓你們家夫人把藥吃了,她半夜肚子痛,就來叫我。」

到了半夜,富豪的妻子果然開始腹痛,下人們就去把武和尚喊來。他一進門,夫人就生下了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武和尚看到後,當即就舉起那把鋒利的刀,把那東西砍成了兩半,然後再放進缽子裡。

等到了第二天一早,大家把缽子打開一看,才發現裡面是一隻大鱉。它的手腳都已經成形了,眼睛也是睜開的。幸虧它還被一層膜包著,不能動彈,否則就要害人了。

那富豪一再向武和尚表示感謝,並要給他酬金,還想要把自家的酒坊送給他,武和尚都笑著拒絕了。

後來,武和尚一直活到八十多歲,建炎年間在國清寺去世。

用土塊阻風浪 明顛和尚神通了得

南宋時,在華亭縣(今上海松江區)的普照寺中有位和尚,名叫惠明。他平時有些神志不清,說話也語無倫次,但隨口說兩句就能道出他人的旦夕禍福,並且十分靈驗。當地人給他起了個綽號,叫「明顛」。

明顛和尚從不睡覺,每天都通宵達旦地在廊檐下站著。他總是靠在一根柱子上,口中念念有詞的背誦著經文。無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他都是這樣。

他在集市上總是拖著長衫,光著腳走路,並且是毫無目的的四處亂走。他走到哪家店鋪,就會在裡面坐坐,而那家店鋪的生意也會突然興隆起來,那天掙的錢會比平時多好幾倍,所以店鋪的老闆都很喜歡讓他去。

如果去哪兒化齋,收到了別人的布施,他就會拿回來分給各家的孩子。有時,他也會遇到戲弄他的人,被人扔石頭瓦塊,他也不在意,一般也不會受傷。

明 仇英《清明上河圖》描繪的當鋪等店家。(公有領域)

紹熙三年(1192年),有日本船隻飄洋過海來到華亭縣附近的海域。當時,海上掀起了驚濤惡浪,只見有和尚隨手撿起地上的土塊向海中扔去,風浪立即就平息下來,日本的船隻也能順利靠岸了。

後來當他們得知那位能阻風浪的和尚就是明顛時,立即向他下跪叩拜,還跟他一起來到普照寺中。他們奉上謝禮,可明顛根本就沒有收下的意思。於是,他們給廟裡布施了一些東西,又做了一場水陸大法事。

明顛和尚告訴船上的人:「你們先等一天,明天再開船。」第二天,他們的船隻果然是順風而行。

占卜秀才仕途 無名和尚預測奇准

北宋政和年間,建康(今江蘇南京)的書院辦得很紅火,許多秀才都雲集在這裡。有一天,一個和尚走到書院的養正齋門前,一直朝裡面觀望著,遲遲不肯離開。

這時,姓錢和姓范的兩個秀才發現有和尚在看他們,於是上前問道:「您來這兒所為何事啊?」和尚念念有詞說道:「怪哉,怪哉,將來的尚書、宰相怎麼都在一間房子裡,而中書、翰林竟然有這麼多,就是最不景氣的,也能當上皇帝的侍從。」

秀才中有個姓秦的,大家都叫他「秦長腳」,范秀才向來看不上他,就指著他問:「這長腳大漢也能做到中書、翰林嗎?」和尚回答:「你可別亂說,將來你們的生死恐怕都要掌握在他的手中。」秀才們一聽都大笑起來。和尚又說:「諸位莫笑,你們將來誰都比不上他。」

話音剛落,一個姓邢的秀才從外面走進來。他是養正齋裡最受推崇、最有才學的秀才。大家都讓和尚說說他將來的仕途如何。但和尚一句讚賞的話都沒說,只說他也是個做官的,就匆匆離開了。

四十年後,和尚說的全都應驗了。那個秦秀才就是因陷害岳飛而遭世人唾罵的宰相秦檜。這些秀才中有三個當上了參知政事,有兩個當上了樞密使,還有兩個也當上了皇帝的侍從。只有那邢秀才的命運最不濟,剛當上官就死了。

參考資料:
《夷堅志》丁志卷第十、丁志卷第十四、三志辛卷第三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