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膽:君子不立於紅牆之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深圳賽格大廈自今年5月18日至20日,連續三天搖晃,迄今未查明原因。賽格大廈日後會不會躺平,目前尚不得而知。不過,這幢「邊設計邊施工」的賽格大廈非比尋常,它創下過每2.7天蓋一層樓的「深圳速度」,後又成為特區的地標性建築,這豈是一般的高樓大廈所能望其項背的。賽格,這幢賽過通常規格的高樓,在一個盛產「豆腐渣工程」的國家站立了二十餘年,現在忽又連「抖」三天,這怎能不叫國人擔憂?怎能不引起世界關注?

這些年的中共國,大樓建造時間不長而轟然倒塌,已經不是百年一遇的偶發事件,人們於此也不再是孤「樓」寡聞。這一連串觸目驚心的「要命」的塌樓事故,其隨之投下的陰影,至今叫人揮之不去:

1994年5月9日,江西貴溪縣光志鎮中學禮堂大梁坍落,洞穿舞台下方的教室,致使正在上課的學生7人死亡,5人重傷。

1994年6月4日,深圳龍崗鎮一棟宿舍樓在進行五層樓結構施工時「轟」地一塌到底,死亡11人,重傷8人。

1995年12月8日,四川德陽棉麻公司8層綜合樓經過一陣自發的晃動後,徹底坍塌,造成17人死亡,5人重傷。

1995年12月10日,廣東東莞市清溪鎮的一棟8層住宅樓,竟然「霍」地倒塌,結果是8人死亡。

1996年4月某日,湖南祁陽縣農委住宅樓過梁斷裂,樓板逐層被砸,坍塌面積一百多平方米,死傷各一。

1997年3月25日,福建莆田江口鎮新光電子有限公司職工宿舍樓陡然倒塌,死亡32人,重傷78人。

1997年7月12日上午9點30分光景,浙江常山縣城南小區第51幢樓中間偏東處上部出現裂縫,隨即裂縫迅速擴大,頃刻間整幢大樓轟然倒塌。其時被壓在廢墟中的39人,經搶救後有3人生還,36人罹難。從《浙政發[1998]60號》文件中,筆者留意到這句話:「該樓(第51幢)於1994年5月10日開工,同年12月30日竣工。」(這是在搞蓋樓大躍進嗎?!)也就是說,這第51幢樓落成僅僅兩年多,就一頭栽倒了!

時序推移,世界已走過2000年,進入了二十一世紀。然而,中共國那大樓倒塌的轟然之聲,依然沒有消停:

2009年6月27日早晨5點30分左右,上海市閔行區「蓮花河畔景苑」,一幢正在建地下車庫的十三層樓的7號樓整體倒塌,一施工人員逃生不及被壓死。

2015年2月25日零時15分,深圳龍崗區愛義學校6層科教樓近乎垂直地坍塌,冒起滾滾煙塵,有人還以為學校著火了。

2020年3月7日,福建泉州市那家用作集中隔離觀察點的欣佳酒店突然傾塌,經過救援,42人生還,29人不幸遇難。

塌樓種種,跡近常態。至於雖未倒塌,但存在各種隱患的高樓大廈,更是不知凡幾。而當下深圳賽格大廈連續搖晃三天之所以引人注目,這不光是由於事關特區人的生命安全,更是由於其搖晃於百年黨慶之際,因而成了一種獨特的高屋建瓴的寓意喻示,一種具有動感的象徵意義。好多高樓大廈的倒塌,牆的倒塌,使人難過。不過,有一幢大廈的倒塌,有一堵牆的倒塌,卻令人期盼。是的,在血泊屍山之上建起的共產主義大廈快要傾塌,那堵紅牆也快要倒了!

前人有教: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此處的君子,不就是我們平常說的聰明人、明白人嗎?!牆有有形之牆和無形之牆,不論是有形之牆還是無形之牆,只要它是危牆,就必須遠離。而中共的紅牆,正是一堵行將倒塌的危牆。

大廈將傾,君子不立於紅牆之下。而不立於紅牆之下,遠離紅牆的最好方法,便是聽真相,揭邪惡,做「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這樣,庶幾有平安可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