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澤東的接班人王洪文之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獨裁者毛澤東選的第一個接班人劉少奇,1969年11月12日,被毛整死。第二接班人林彪,遭到毛的連番痛擊後,1971年9月13日,在蒙古溫都爾汗墜機身亡。之後,毛提出,要選一個年紀小的、學問少的、立場堅定的人來接班。經再三考慮,1973年,毛選定了他的第三個接班人王洪文

王洪文被抓捕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

1976年10月6日晚,毛生前指定的第四個接班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華國鋒,與中共元帥葉劍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坐陣中南海懷仁堂,導演了一出抓捕「四人幫」的歷史大戲。

四人幫」包括毛澤東的妻子、中共政治局委員江青,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春橋,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共意識形態總管姚文元。

抓捕張春橋之後,接著抓捕的便是王洪文。

抓捕王之前,抓捕小組就考慮到,王年輕,當過兵,上過前線,當過保衛幹事,為防止出現意外,抓捕行動小組事先制定了周密計劃。

當王來到中南海懷仁堂時,他的貼身警衛被攔在門外。等王走到懷仁堂的走廊上時,行動小組的警衛立刻撲上前去,扭住他的雙手。當時,王還沒有明白自己已經被捕了,還在大聲斥責抓他的人:「你們幹什麼?我是來開會的。」

但警衛們仍不放開他,王急了,立刻奮力反抗。他一邊拳打腳踢抓捕他的人,一邊拼力掙脫,行動小組的警衛們一擁而上,很快將王制伏。

隨後,王被扭著雙臂來到懷仁堂大廳,華國鋒站起來,向王宣讀中共中央對進行「隔離審查」的決定。還沒等華國鋒念完,王突然大吼一聲,掙脫開警衛人員的扭縛,像頭髮怒的獅子伸開雙手,由五、六米遠的地方向葉劍英猛撲過去。

當時,主持抓捕的汪東興伸手就要掏槍,但隨後又將手放下了,因為雙方太近,開槍可能會造成誤傷。

葉劍英顯得很鎮定,靜靜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就在王距葉只有一兩米的時候,幾名警衛衝上去,死死地將他摁在地上,並給他戴上手銬。

王一直在掙扎,當華國鋒念完決定後,行動小組將王抬出懷仁堂,塞進早已停在外面的汽車裡。

就這樣,毛生前指定的第三個接班人王洪文淪為階下囚。

王洪文遭酷刑

王洪文被判刑後,被關在秦城監獄。當時,王與原中共軍隊總後勤部主任邱會作等關在一起。邱初見王時,發現他身體極差,問他怎麼回事。王說,「他被關押第一天起就戴著重刑具,它會自動地緊固,要是掙扎,它就會逐漸加緊,像念緊箍咒一樣,如果用勁掙扎就會把人摔倒在地上。他戴上刑具後就沒有卸過,晚上睡覺也要戴著」。

「最早,王洪文被關在人民大會堂地下室,那裡裝了『電響器』,每隔幾十分鐘就會突然響一次,發出的聲音讓人感到鑽心的難受,刺激人的神經,讓人亢奮,無法抑制……有一次他喝開水,水還沒有進口就睡著了,突然響聲震醒了他,開水還是燙的,好像做了個噩夢一樣。」

「他每天早晨只有一碗稀飯,中午晚上各給一個小窩頭,每天吃不到四兩糧食。他餓得全身發軟、連頭都抬不起來。他身上還有後遺症,有時剛吃完飯,吃的是什麼東西,他就想不起來了。到公審之前,才給他吃得飽一點,但吃得很差,人都浮腫了。」

專案組到底使用什麼手段迫使王「交代」、「承認」自己的罪行呢?王說:「為了要什麼材料,對我搞車輪戰術是常事。有時說著話就睡了,他們曾經幾次給我注射過針藥。只要注射了那種藥,無論怎麼樣也睡不著,心裡煩躁得特別痛苦。我堅決拒絕打針,他們就強行給我注射。後來的交換條件是:只要好好交代就不打針了。」王說,為了減少痛苦,為了活下去,他是什麼都承認,讓他說什麼就說什麼。

邱會作回憶說:「過了三四天,我們坐在院子裡『放風』,王洪文最後一個出來,他剛走了沒幾步,人就像門板一樣,直直地摔在地上,口吐白沫子,我們剛要去扶他,監管員立即說:『千萬別動,動就很危險,只有讓他自己慢慢緩過來才成。』過了兩三分鐘,王洪文才慢慢側過身來,鼻子磕出血,半個臉都是灰土。王洪文見我們幾個坐在那裡,只是一絲苦笑。」

王洪文38歲成毛的接班人

王洪文出生於吉林省一個貧窮農民家庭;在長春市郊區長大,從小放豬放牛;16歲參軍赴朝鮮打仗,在戰場上加入中共;1956年退伍後被分配到上海國棉十七廠,從工人干起,後來當了保衛科幹事;1964年「四清」運動時,貼過工作隊和黨委的大字報;1966年文革爆發後,率先造反,成為「上海工人革命造反總司令部」司令。

1967年1月6日,在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張春橋等的策划下,王在上海人民廣場召開「打倒市委大會」。不久,上海市革命委員會成立,張春橋任主任,王洪文任副主任。

1967年7月,武漢兩個造反派組織發生聲勢浩大的武鬥,毛親自去武漢解決問題。不料,兩派斗得更凶,毛的駐地被其中一派包圍,毛倉惶逃到上海。上海也在武鬥。王洪文指揮30萬工人手持長矛短棍,擊垮了反對市革委會和工總司的上海柴油機廠聯合造反司令部。驚魂未定的毛觀看了武鬥記錄片,對王甚為讚許。

1969年4月,中共九大召開。王作為九大代表來到北京。當時,大會需要工、農、兵代表發言,王被選為中國工人階級的代表,在大會上發了言,這是王第一次在全國嶄露頭角。九大上,王當選中央委員。

1971年9月13日,毛的接班人林彪「叛逃」事件發生後,對毛的打擊非常大。毛著手再選一個接班人。毛認為王洪文當過工、農、兵,且年輕,在文革中,敢打敢拼,於是,選中了王。

1972年9月7日,毛調王洪文到北京學習,由中共總理周恩來負責「傳、幫、帶」,周主持的會議都讓他參加,還讓他發表意見,為接班做準備。

1973年5月下旬,根據毛的提議,王正式從上海調中央工作,列席中共政治局會議,並負責中共十大黨章修改工作。同年8月20日,中共十大的選舉準備委員會在北京成立。毛提議王洪文任主任,周恩來、康生、葉劍英、江青、張春橋、李德生為副主任。中共十大上,38歲的王當選中共中央副主席,成為僅次於毛澤東、周恩來的第三號人物。

1973年9月到1974年5月,毛和周接見外國元首、政府首腦和重要外賓16次,每次都讓王洪文陪同,目的是培養他,給他提供學習如何當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機會。

一位英國記者對此作了如下評述:「38歲的上海造反領袖王洪文,已明白無疑地成為毛的繼承人。毛在中共十大之後每一次會見外國首腦,坐在他兩側的總是周(恩來)和王。周已75歲,是毛的同輩戰友。因此,毛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向全世界表明,王是他的接班人。未來的中國,是王洪文的中國。毛顯然已經吸取林彪事件的教訓,不再把接班人的名字寫入中共黨章。但是,毛仍明確地指定了自己的接班人。因為毛畢竟已是80老翁,隨時都可能發生意外。」

然而,此後毛許久不露面。1974年9月4日,毛會見多哥總統埃亞德馬時,坐在毛一側的不再是王洪文,而是復出不久的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當中共中央副主席不到1年,王便失寵於毛。

原因是王洪文跟毛的妻子江青等在中共政治局內結成「四人幫」。他們企圖在1975年召開的四屆全國人大會議上,組織自己的內閣班子。對中共最高層的人事安排,毛是說一不二的人物。「四人幫」的這個想法和做法遭到毛的反對和打擊。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後,王、張、江、姚與華國鋒、葉劍英等為爭奪最高權力,矛盾激化。最後,華、葉等先下手為強,將他們打倒。

王洪文被判無期徒刑

1977年7月,中共十屆三中全會通過《關於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反黨集團的決議》,決定永遠開除王洪文的黨籍,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

1981年1月25日,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認定,王犯「領導反革命集團罪、陰謀顛覆政府罪、策動武裝叛亂罪、反革命傷人罪、誣告陷害罪」,判處王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王洪文患肝病癌而亡

在「四人幫」中,王洪文最年輕,身體也最好,心理素質卻最差。在獄中,王顯得非常苦悶,經常長吁短嘆,愁眉苦臉,心情鬱結,萬念俱灰,後來就一病不起。

據王洪文弟弟王洪雙說,王洪文自1986年起,離開秦城監獄,入住公安部所屬北京復興醫院。

1992年8月3日,王洪文因肝病去世,終年58歲。

結語:

中共黨內鬥爭歷來都是你死我活的、冷酷無情的。王洪文實際上是中共最高層權力鬥爭的又一個犧牲品。中共後來公布的王的罪行中,很多都是毛澤東支持他幹的,最後都變成王的罪行。

王在位時參與整過很多人,王倒台後也被整得很慘。這樣人整人的悲劇,如今仍在中共黨內上演。中共一日不亡,這樣你死我活的鬥爭就會一直延續下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