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的悲哀 他們因信仰被中共虐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1日訊】退休上校軍官公丕啟於2021年4月12日晚被山東省濟南監獄迫害致死。

2021年4月4日,呂觀茹被黑龍江省泰來監獄迫害致「腦出血」離世,終年69歲。

2021年3月14日,河南鄭州市二七區法輪功學員郭保軍的兒子接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的短信,說郭保軍已去世。

6月20日,「父親節」在西方是為感謝父親而慶祝的節日,通常在這一天父親們會收到子女們的禮物。而在這樣一個感恩喜慶的日子裡,在海內外,有一群兒女們卻因為修煉法輪功的父親們被中共迫害致死而痛徹心扉。

法輪功學員公丕啟呂觀茹郭保軍只是無數被迫害致死的父親們中的代表。他們的離世給親人們帶來不盡的悲哀。

退休軍官公丕啟死於監獄

上校軍官公丕啟。(明慧網)

公丕啟,66歲,上校、正團職軍官,退休前任山東省預備役高炮師副參謀長,修煉法輪功。

公丕啟的家人於2021年4月12日晚接到山東省監獄的電話,被告知公丕啟因高血壓正在醫院搶救,不久後便接到監獄的通知稱他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死亡。

家人認為公丕啟的離世非常突然和蹊蹺,疑點重重,監獄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

據其親人透露,公丕啟的遺體頭部腫脹、濕漉、有傷,耳朵有血。監獄則聲稱他不配合治療,導致腦溢血死亡。家屬認為此說法實屬謬誤、推卸責任。

在公丕啟離世前的一年半裡,獄方一直以疫情為藉口拒絕家屬會見。家人對其在獄中的情況一概不知。

2017年10月17日,公丕啟去看望法輪功學員宿桂花(時年70歲),被警察綁架到即墨普東鎮青島市第一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7年半,劫入山東省監獄。

2017年10月26日,美國舊金山灣區法輪功學員來到舊金山中領館前舉行抗議集會。公丕啟在舊金山灣區硅谷工作的女兒公曉燕呼籲無條件釋放被綁架關押的父親,並表示非常擔心父親的安全,據悉當時她父親被迫害得無法走路。

大慶職工呂觀茹被泰來監獄害死

呂觀茹(明慧網)

呂觀茹,原大慶石油管理局房建公司職工,負責房建預算工作,1994年開始他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身體所有的病痛、頑疾不治而癒,年年被評為單位先進工作者。

2018年11月9日,呂觀茹被大慶市讓胡路公安分局警察程龍、陳曦綁架。當天,在黑龍江省大慶地區有六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近百人被非法抄家、騷擾恐嚇。

在大慶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呂觀茹被警察罰站、戴腳鐐、非法提審。他多次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警察及犯人強迫灌食,被迫害致胃出血、生命出現危險,多次在醫院搶救。

2019年6月6日,呂觀茹與法輪功學員劉恩權被非法庭審;7月1日,他被枉判7年、勒索罰金4萬元。他上訴到大慶市中級法院,被法院非法維持冤判。

同年7月30日,在被醫院搶救的情況下,他被祕密劫入黑龍江省呼蘭監獄。

他拒絕「轉化」(放棄修煉),於2019年11月又被劫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泰來監獄繼續迫害,今年4月4日離世。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大慶市法輪功學員呂觀茹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遭受過「上繩」、冷凍、長時間罰站、棍子打頭、開飛機、鞋跟刨等多種酷刑,被迫流離失所,在外18年。

在呂觀茹遭受迫害的時候,他的女兒擔驚受怕。一次快到中秋節的時候,他接到女兒的電話,說很想他,警察在外面砸門,她一個人在家,很害怕。他告訴女兒馬上就回去,可女兒大聲哭喊著:「爸爸,你別回來,他們就在樓下蹲坑,找你們哪,你別回來!」

女兒畢業後本應該就業上班,卻遭到株連迫害,單位一直不給安排,最後只給安排了打掃衛生的工作。

郭保軍被鄭州第三看守所迫害致死

2021年3月14日,郭保軍的兒子接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的短信,說郭保軍已去世。

郭保軍,1958年出生,生前居住在鄭州市二七區侯寨鄉侯寨村,畢業於鄭州師範學院,曾在侯寨鄉教委工作,當過鄉駐村幹部、小學教師,後轉入侯寨鄉衛生院工作。1995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為人處世善良樸實,工作中兢兢業業,是大家公認的好人。

2019年11月10日晚,郭保軍在韋溝村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鄭州市新密市白寨鎮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新密市拘留所,幾天後被轉送到鄭州市第三看守所。2020年1月9日左右,他被構陷到鄭州市中原區法院。

2020年6月29日,他被冤判2年、勒索罰款2萬元。他提交了上訴,8月28日被二審非法維持原判。

他從2019年11月初進看守所後就絕食抗議迫害。一年多,他的家人不被允許去見他,直到2020年12月3日,他兒子在醫院見到他。他十分消瘦,脫了相,雙眼皮浮腫嚴重,鼻子上插了胃管,下身插著導尿管,腳上還戴著食指粗的腳鐐。

這之後,他兒子到醫院去沒再被允許見父親。醫生說:有規定,醫生不能單獨見監管人員的家屬,必須鄭州市第三看守所同意,或有看守所獄警陪同才行。

一直到郭保軍離世,他的兒子再也沒能看到他。

更多的悲劇

2006年3月8日,天津市靜海區法輪功學員任東生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後被非法判刑5年。

2011年3月,任東生的兒子任健鋒終於把父親盼回來了。可是萬沒想到,父親被天津濱海監獄迫害致瘋,從監獄裡出來,說走就走失好幾天,家裡的門和家具都被他毀壞了。

後來任健鋒寫道:「我父親在天津監獄被折磨致瘋,而且依法申冤也得不到應有回應,這也就是這場荒唐邪惡迫害運動的一個見證。可這對一個家庭,一個孩子是多大的不幸,其實也是這個國家和社會的不幸!」

2018年9月12日凌晨2時許,在歷經數年被迫害致瘋的折磨後,任健鋒的父親含冤離世。

徐鑫洋的父親徐大為是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法輪功學員,於2001年2月4日,因為印刷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瀋陽市勝利派出所抓捕,後被非法判刑8年,那年她父親才26歲。

2009年2月3日,年近34歲的徐大為冤獄期滿出獄。家人發現他已精神失常、骨瘦如柴。

徐大為出獄後不到兩週,於2009年2月16日含冤離世。

2017年,徐大為的妻子遲麗華和女兒徐鑫洋作為聯合國難民來到美國。

徐鑫洋說:「爸爸清醒的時候,他跟媽媽說,警察給他打毒針。 神志不清的時候。他就自己抱頭,蹲在牆角裡。很害怕的樣子。」

父親節對徐鑫洋來說是個「悲傷的日子」。她曾說:「 父親節很多孩子們會跟爸爸說聲祝福,但是(我爸爸)他好像永遠也聽不到了。」

中共迫害的「集中地」

中共的關押場所如監獄、看守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集中地,對學員實施殘酷的暴力「轉化」(放棄修煉)迫害。

在山東省監獄,警察唆使犯人們虐待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打手犯人多次揚言:「折磨不死就行,讓你生不如死。」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一直被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作為暴力轉化與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地」。

那麼這些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的下場如何呢?

2020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對17名迫害人權的外國官員進行制裁,包括直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官員黃遠雄。

2021年5月12日,美國國務院制裁四川省成都市前「610」辦公室主任余輝。

加拿大、英國、歐盟已相繼制裁中共人權迫害者。正如古語曰:「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