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左派在寫你孩子的社會學課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etsy McCaughey撰文/徐智寧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很難講哪個更糟——給孩子們洗腦還是説謊。

擔心自己的孩子正在被灌輸批判種族理論的父母們無法得到直接答案。當地學校董事會和校長向他們撒謊,聲稱孩子們只是被教導成為「批判性思考者」。

週六(6月12日),真相大白了。教師工會和活動家們在22個城市舉行集會,支持批判性種族理論。 他們的説辭令人瞠目結舌。他們毫不掩飾地宣布,他們的目標是向學生們灌輸極左事業。

津恩教育項目(Zinn Education Project)組織了週六的活動。他們為全國的初中和高中製作以種族為中心的材料。課程計劃免費提供給教師們下載。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從哪裡獲得批判種族理論的父母們,可以訪問這個網站,他們會感到震驚。

津恩是由已故的馬克思主義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 (Howard Zinn )創立的,他認爲社會學教學不是教授日期和事件,而是為了讓學生想要改變世界,顛覆現狀。

在一堂名為「學生設計賠償法案」(Students Design a Reparations Bill)的津恩課程中,學生們被要求改進目前國會「脆弱」的賠償法案。課程中沒有鼓勵批判性思維,也不是關於是否應該進行賠償的辯論,只是片面地灌輸。津恩的網站說,「作為種族正義活動家,學生在這個角色扮演中,都站在『同一邊』。」

其它為學校提供社會學材料的極左團體包括,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PLC,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和學校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 at School)。SPLC告訴教育工作者要堅持他們的立場,反對父母,「並極力抵制維持現狀的努力」。難怪父母們正四處奔走。

不僅僅是白人家庭在抗議。佛羅里達州杜瓦爾(Duval)郡的黑人母親凱莎·金(Keisha King)警告佛羅里達州教育委員會,告訴孩子他是壓迫的受害者,這是「在阻礙孩子的發展」。

弗吉尼亞州的邁克爾·里維拉 (Michael Rivera) 解釋說,他「碰巧和一位是白人的絕妙女人結婚,我兒子是白人。」 他反對「根據批判種族理論,我兒子應該有白人內疚和白人特權。」

超過500人簽署了一份請願書,要求在位於康涅狄格州紐黑文(New Haven.)郊外的吉爾福德(Guilford)鎮,允許學生們可以「在沒有種族主義者和受害者頭銜的情況下」學習。 然而吉爾福德鎮的學監堅稱,學校沒有教授批判性種族理論。他是否認為家長們在就孩子書包裡的作業內容撒謊?

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威治市(Greenwich),家長們在 5月20日的學校董事會會議上發言時,引述他們孩子帶回家的材料,包括一份七年級學生的「白人偏見」調查。 學校董事會成員和學監沉默地坐著。 上週,這位學監向家長們發了一封電子郵件解釋說,格林威治市希望學生們成為「批判性思考者」,但巧妙地否認批判性種族理論是教學大綱的一部分。

在技術上可能是這樣的。批判種族理論起源於法學院,但全美中小學所教的只是簡化版。

由於學校管理人員會撒謊和混淆視聽,以推進批判性種族理論,因此父母們只有一種選擇。他們必須組織起來競選,來取代當地學校董事會。學校董事會的選舉通常是靜悄悄的,因為工會和其他內部人士喜歡這種方式。現在是父母們掌握控制權的時候了。

共和黨佔立法多數的20個州,正試圖禁止批判性種族理論。他們並不像一些激進分子聲稱的那樣呼籲粉飾美國歷史,而是要求觀點多元化,禁止那些會讓學生因「特權」而蒙羞的課程。

然而,採取國家禁令並不是理想的做法。他們可能會違反第一修正案。而且很難知道每所學校是怎麽做的。這就是當地學校董事會的任務了。

即使在藍州,挑戰當地學校董事會的共和黨候選人也會取得進展,促使人們轉而加入共和黨。這是個關乎勝選的事情。

父母們——無論是民主黨人還是共和黨人,黑人還是白人——都希望他們的孩子接受教育,而不是被灌輸。

原文:Opinion: The Leftists Writing Your Child’s Social Studies Lessons發表在英文大紀元網站。

作者簡介:

Betsy McCaughey博士是一名政治評論員、憲法專家、聯合專欄作家,並著有幾本書,包括《奧巴馬健康法:說了什麼以及如何推翻》(The Obama Health Law: What It Says and How to Overturn)和《下一次大流行》(The Next Pandemic)。 她也是前紐約州副州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