忌談「實驗室洩毒」 海外知名科學期刊受中共操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1日訊】近日,中共病毒從實驗室洩漏一說,成為輿論焦點。然而在此之前,多個著名科學期刊都忌談「實驗室洩毒說」。有法媒批評這些科學期刊掌握限制科學討論的權力,受中共操控,淪為北京當局「有用的白痴」。

法國「世界報」科學記者傅卡(Stephane Foucart)日前發表「新冠病毒與對北京有用的白痴」一文,批評「自然」、「科學」、「柳葉刀」等歐美一些著名的科學期刊,不公平對待「實驗室外洩」一說。

文章稱,一年來,有關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所洩漏的說法,是一個很禁忌的話題。但最近幾週話風突然逆轉,實驗室洩漏說正強而有力地捲土重來。以至於某些人錯誤地以為已經有了定論:中共病毒很不幸就是出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場事故。

事實上,中共病毒究竟是動物自然傳播的,還是從實驗室洩漏的目前都沒有確鑿證據。那為何公眾的態度會有如此大的轉變,這是怎麼發生的?

文章指出,引發輿論轉向的是美國「科學」雜誌5月13日發表的聯署聲明。18名科學家在聲明中指出,我們必須嚴肅對待所有涉及自然傳播和實驗室洩漏的假設,直至我們掌握足夠的證據為止。

而在科學家發表聲明之前,實驗室洩毒論一直被科學期刊「系統性摒棄」。

傅卡質疑,為什麼在18個月之後才會發表科學家的這樣一篇聲明?這種前後不一的情況,凸顯「科學」、「自然」和「柳葉刀」等知名科學期刊擁有框定、限制科學討論的偌大權力,它們決定提出某些問題,同時對另外一些問題關上討論的大門。

對此,英國「獨立報」前副主編比瑞爾(Ian Birrell)曾在新聞網站UnHerd撰文質疑,這些著名刊物在尚未掌握堅實可信的證據前,就為病毒自然傳播一說保留大篇幅頁面,是否充當了北京的「有用的白痴」?

事實上,一些科學期刊為北京站台的情形有時非常嚴重。2020年2月19日,「柳葉刀」發表了27名科學家的一封簡訊:「堅決譴責關於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並非來自自然界的陰謀論」,排除中共病毒可能源於實驗室泄洩漏事故。

從此,有關病毒是否源自實驗室事故的討論成為禁區。

不過,仍有一些科學家指出,「柳葉刀」這份聲明的表述是錯誤的,與科研精神背道而馳。因為這像是在告訴科學界應該提什麼樣的問題,不應該提什麼樣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柳葉刀」這份聲明後來被證實,主要執筆人是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達薩克與中共存在利益關聯,他主導的「生態健康聯盟」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提供了數十萬美元研究資金。

達薩克與武毒所親密合作發表過二十多篇論文,他本人與該所的研究員石正麗合作發表與蝙蝠冠狀病毒有關的論文至少有3篇。

根據非政府組織「美國知情權」(USRTK)依據美國信息管理法獲得的電子郵件證明,達薩克在2020年初給其他26名科學家發電郵,要求與他們在「柳葉刀」上發表聯署信,認定中共病毒是自然生成的,並譴責有關病毒是從武漢研究室外洩的言論。

達薩克還告訴其他科學家,連署信是為了支持對抗病毒的中國科學家、公衛專家和醫療人員。他聲稱,中共病毒只能是自然來源,否則會造成「恐懼、謠言和偏見」。

達薩克在署名時為了避嫌,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四位。有意思的是,這位與中國有利益關聯的專家,也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武漢調查團的主要成員。

今年2月,世衛專家結束在武漢對病毒起源的調查後,給出的結論是:病毒從實驗室傳出的可能性極低。這一結論引起美國及國際社會強烈反彈,世衛最終承認,中共當局沒有給世衛專家組提供有關病毒的關鍵信息,對實驗室洩漏一說仍需進行調查。

美國總統拜登5月26日下令美國情報機構,在90天收集信息,給出中共病毒起源的調查報告。

在郵件被曝光後,77歲的達薩克做出重大的轉折,他表示對於中共病毒起源,仍需進行徹底調查。但他對於簽署上述聯合聲明拒絕評論。

另外,美聯社披露的一封中共政府的文件指出,中國大陸所有有關中共病毒的研究,在公開之前必須經過政治審查。文件還補充,所有有違這一從2020年2月起執行的新規定的做法,將被「嚴厲懲罰」。中共一直聲稱,中共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一說是「政治陰謀」。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