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毛選》學成反革命 宋永毅被抓後給國安上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2日訊】中共「百年黨慶」繼續宣揚「偉光正」,但從來不敢讓人深究其基礎理論。長期研究文革的美國學者宋永毅日前自曝,文革被審查時曾反覆閱讀馬列毛著作,卻對其理論產生根本上的懷疑,成了中共口中的「反革命」。

6月19日,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教授宋永毅在美國之音刊文,自述其從毛澤東的狂熱支持者到「反革命」的心路歷程。

他在文中說,自己出生於上海一個「擁護共產黨」的家庭,文革時曾被打入「黑七類」,但那時的他依然是毛澤東的忠實擁護者,積極投身政治運動。後來,他通過閱讀高幹子弟從家中偷出的美國書籍,發現毛澤東在文革中所做所為跟希特勒那一套非常相似,這對他的思想產生了很大的衝擊。

到了1971年,他在「一打三反運動」中被隔離審查,之後在一個三平方米的地下室裏被囚禁五年半,數次自殺不成,通過絕食爭取到學習「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的待遇。通過幾十遍乃至上百遍閱讀《毛選四卷》、《馬克思恩格斯選集》和幾本列寧的著作,他「從根本的理論基礎上對馬克思主義、對毛澤東思想產生了懷疑」,把自己學成了一個「反革命」。

宋永毅舉例說,中共一直宣稱自己是「抗日戰場的主力」,但《毛澤東選集第三卷》清楚的表明,當時毛澤東所有關於軍事的指示,都是避免正面和日軍交戰,然後擴大自己的軍隊和勢力範圍,準備從國民黨手裏搶政權,根本就沒有抗日。

1989年,宋永毅赴美留學,開始潛心研究文革和中共政治運動史。1999年回中國大陸蒐集文革資料時,他被國安拘押,半年後才在國際壓力下獲釋。

他說,國安局那些年輕人很想了解文革。他被關押期間,每天晚飯後都有一大群國安人員聽「宋老師」給他們講課,敘述整個文革的歷史。

他表示,毛澤東一共發動過五、六十次政治運動,直到如今,北京當局仍在重複毛澤東那一套。中共不斷發動政治運動,然後再用欺騙手段消除民眾的怒氣,讓老百姓繼續對中共懷抱希望,幾十年來這個循環一直在重複上演。

通過逾二十年的研究,宋永毅對文革有深刻的認識。2017年,他曾接受大紀元採訪,從四個角度介紹廣西文革的血腥與殘暴,包括軍隊武裝「剿匪」、大屠殺、人吃人與對女性的性暴力等。

他說,廣西文革高潮時發展到以殺人為樂,運動中死亡15萬人,其中只有10人是正式槍決。後來有2.5萬名共產黨員因為殺人而被開除黨籍。

除了屠殺和性暴力之外,廣西文革還爆發了人吃人狂潮。在官方內部檔案中,當地24個縣和市有吃人案件的詳細記錄,大概還有30個縣和市發生過,但沒有詳細記錄。檔案中有名有姓的,就有302個人被人吃掉。其他沒名沒姓的更不計其數。

其中,僅武宣縣就有75個人被吃掉,「反對派的人就把他們當場鬥了以後殺死,所有的群眾撲上去割他的肉吃,剖肝啊……」

宋永毅指出,廣西人吃人狂潮並不是民間自發的,而是官方支持和慫恿下的國家機器行為。

《九評共產黨》之七中記錄了廣西文革中吃人的「烹飪」方法,其登峰造極之形式是毫無誇張的「人肉筵席」:將人肉、人心肝、人腰子、人肘子、人蹄子、人蹄筋……烹、煮、烤、炒、燴、煎,製作成豐盛菜餚,喝酒猜拳,論功行賞。

宋永毅在他的《廣西文革中的吃人狂潮》一文中寫道,正是毛澤東和中共的領導集團建立的崇尚暴力的無產階級專政體制、提倡的「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理論,以及在文革中發動的一波波殘忍的政治運動,在群體暴力事件中被極端化和異化,結出了廣西吃人風潮的惡之果。

(記者鄭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曉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