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共亂港再挑釁 西方需反制工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G7、北約、美歐峰會上,西方各國展示了聯合對抗中共政權的強烈信號,這關鍵的一步是好的開始,但接下來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儘快建立、實施一整套反制中共的工具,應該是必不可少的環節。

面對西方聯盟的警告,中共繼續擺出了挑釁的架勢。中共口頭上不承認美歐各國代表國際社會,又在台海再度出動大規模軍機騷擾,還進一步亂港公開向西方示威。

6月17日,香港出動約500名警察突襲《蘋果日報》,拘捕了5 名高管,還稱《蘋果日報》新聞室是「犯罪現場」,扣上「勾結外國或外部因素危害國家安全」的帽子。6月19日,2名高管仍然被拒絕保釋。中共實際公開向西方叫板,主動挑起意識形態對抗。

西方各國立即紛紛譴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公署、美國國務院、英國、歐盟、日本外相、大赦國際等都很快發聲,但無法真正阻止中共的惡行。中共不僅通過迫害中國人對外示威,2020年,兩名澳大利亞記者也曾受到中共安保人員騷擾,被迫逃離中國;中共至今仍然扣押著加拿前外交官等作為人質。

西方各國應該不會天真地認為,僅靠公開聲明、譴責就能令中共收手、放棄挑釁,必須擁有實實在在的反制工具,才能真正遏制中共政權屢屢故意對抗的行為。

事實表明,歐盟凍結《中歐投資協定》,美國的一系列科技和經濟制裁,以及人權制裁等,都打到了中共的要害,令中共不得不忌憚,令中共高層不得不思忖自身的處境,令作惡的中共官員抬不起頭來。西方各國需要一整套類似的工具和槓桿,特別是能夠聯合採取行動的機制,才能對中共政權產生有效的制約作用。

目前,西方各國已經普遍認定中共迫害人權的罪行在擴大,也相繼開始對中共實施人權制裁,但深度、廣度和聯合制裁還不夠。

歐盟已經跟隨美國制裁了中共在新疆集中營的迫害行為,但對具體責任人和相關組織的認定上,還不完全契合。例如對新疆書記陳全國和政法系統責任人的制裁,如果美國和所有西方國家協調統一,都不給予本人和家屬簽證,這些惡徒幾乎寸步難行;同時,如果西方各國還能聯合凍結責任人的相關財產,中共高官們的貪腐所得會大量損失,也將對更多中共官員起到震懾作用。若各國還能更進一步,聯合公布被制裁官員被收繳的財產情況,無疑反響會更大,將令中共官員膽戰心驚,叛逃將顯著增多。

此次中共在香港公開迫害媒體人,西方各國譴責之餘,應立即啟動對相關責任人的上述制裁,包括港府官員、具體實施的主要警官、以及公然違法法律的法官,還可以包括中共駐港機構和中共涉港官員。

中共迫害人權可謂罄竹難書。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非法抓捕、判刑、騷擾等從未停止;中共對各種宗教、少數民族、異議人士的迫害變本加厲;中共封鎖言論、打壓正義律師、吹哨者、上訪者的維穩之舉不斷擴大。目前,只有美國政府針對個別迫害法輪功的惡警和「610」人員實施了制裁,其它國家的相應制裁還沒有真正開始,大量迫害人權的惡棍還不以為然,西方各國需要儘快啟動更深入、廣泛的制裁,震懾參與迫害的中共官員和責任人,制止中共的各種迫害。

人權制裁之外,經濟和科技制裁也是必不可少的手段。前美國總統川普針對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曾立刻宣布取消了香港特殊關稅地位;川普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至今有效,美國新政府延續針對華為和芯片產業等科技制裁起到了顯著的作用。歐盟凍結《中歐投資協定》也曾令中共一度收起了戰狼姿態,若能乘勝追擊,至少與美國加快協調一致,影響力無疑會更大。

對於近期口出狂言、完全不顧外交禮儀的中共駐外使領館戰狼,各國可考慮立即驅逐,迫使中共外交部門收回惡言。

各國對中共的疫情追責早晚會發生,哪個民主國家的政府若對此敷衍都是嚴重瀆職,無法對本國國民交代。中共至今不承認隱瞞疫情,甚至不承認病毒起源於中國,西方各國追責過程中,顯然也需要槓桿,關稅、貿易和投資壁壘應該都是可用的工具。中共國有企業在各國的投資應可以納入沒收範圍,中共貪官的海外資產更是觸目驚心,完全都可以考慮在追責工具之內。

朝鮮的金正恩最近對美朝關係公開表態,實際說出了與中共同樣的心態。他說朝鮮要準備好與美國進行「對話和對抗」。中共也是如此,所謂的「對抗」不過是「對話」的籌碼,若西方各國不能有效制約中共的「對抗」和挑釁,就會被中共當作應對西方各國的籌碼,中共最近打壓香港媒體人的做法,就是例證之一。

西方各國若準備聯合制約中共政權,就需要及時作出制裁的應對,打掉中共所謂的「對抗」籌碼,否則,中共就會不斷重複類似的遊戲,令西方各國束手無策。

西方各國首腦會談應該開了個好頭,但中共不會因此而就範,各國儘快建立聯合制約中共的槓桿和工具,已經迫在眉睫,也是對每一個民主政府對抗中共的決心和智慧的關鍵考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