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美警告中共被孤立 CGTN運作內幕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2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21日晚上7:30,北京時間6月22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沙利文警告中共被孤立,民主國家毒源追溯兵分兩路;CGTN運作內幕首次曝光,100億美元投入不敵弱小參與者,中共大外宣慘敗。

Sydney:病毒溯源最新消息。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昨天警告中共,如果拒絕病毒調查,將被世界孤立,還給了中共兩條路走。與此同時,美國聯合民主國家推動調查和做好應對中共的準備。

秦鵬:另外,中共超級大外宣CTGN的運作內幕首次曝光。前員工爆料,在習近平出訪時的一場巨大的播出地震。還有把政治審查員叫做「老師」,把來自北京的指示稱作「樓上的」。中共渴望像米老鼠一樣在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大笑,它最大的優勢是有巨大的資本在全球落地。然而,播放數據顯示,中共的100億美元居然被投資很少的媒體參與者超越了,敗得還很慘。

Sydney:喜歡我們節目的觀眾朋友,歡迎點贊、轉發、留言,節目最後我們會與大家互動。

美國警告中共將被孤立 趙立堅靈魂三問卻暴露真相

Sydney:6月20日,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告訴「福克斯週日新聞」,如果中共不配合對冠狀病毒大流行起源的進一步調查,將面臨「國際社會的孤立」。

沙利文表示,正聯合世界各國,對中共施加政治和外交壓力,還給中共兩條路走。說「要麼他們以負責任的方式允許調查人員進入,做真正的工作,找出病毒來源,要麼他們將面臨在國際社會的孤立」。

秦鵬:沙利文還讚揚美國總統拜登上週在七國集團(G7)峰會期間所做出的努力,說他成功說服了盟友一起向中共施壓。G7領導人在聯合公報中要求在中國進行及時、透明、專家主導和基於科學的COVID-19起源第二階段研究。

不過,沙利文也表示,美國不會僅僅依靠中共配合讓專家們進入中國。

他說,拜登總統會通過美國自己的分析,美國的情報努力,以及與盟友及合作夥伴一起做的其它努力,從各個方面進行施壓,「直到我們查清這個病毒如何來的,以及誰要對此負責」。

Sydney:看起來沙利文是要專門代表美國政府在公開發布這個消息。沙利文週日在CNN節目上說,美國目前不會發出威脅或最後通牒,美國會繼續在國際社會聯合盟友,到時如果中共拒絕履行它的國際義務,美國才將被迫考慮做出回應。等於是到時候怎麼樣,取決於中共是不是配合調查了。當然他也強調,不會只簡單地接受中共說不。

秦鵬:嗯,中共方面也注意到了這個警告。北京時間週一(6月21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中稱,沙利文的相關表態是「赤裸裸的訛詐和威脅」,他聲稱美國推動的是「政治操弄式」的國際調查。

Sydney:趙立堅還聲稱,中國與各國分享COVID-19防疫經驗,兩次接待世界衛生組織(WHO)專家到中國,並和WHO發布聯合專家組溯源報告。

秦鵬:可是眾所周知,中共根本沒有給世衛專家任何原始數據,這也讓專家們和眾多國家政府表示不滿,最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都沒有辦法再替中共遮掩,表示「不排除武漢實驗室泄毒」。

Sydney:趙立堅還拋出了三個問題,讓美國回答,我們要不要來討論一下趙立堅提的這三個問題?我們有的觀眾可能也希望對此了解更多。

秦鵬:好,我們來討論一下。

Sydney:趙立堅提的第一個問題是,美國抗疫不力到底誰應負責?迄今,美國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病例數分別超過3354萬和60萬例。他說,美國如何追究抗疫失能的官員的責任,如何避免悲劇重演。

秦鵬:趙立堅提這個問題,我認為很蠢,只會讓世界再次關注美國這麼巨大的人員損失和傷亡,還有價值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肯定要繼續追責。

Sydney:趙立堅還提了第二個問題,新冠病毒是否早就在美國本土傳播?他提到,美國衛生研究院去年前3個月採集的約2.4萬名美民眾血液樣本顯示,新冠病毒於2019年12月就在美國出現,比官方首次確認發現病例提前數周。

還說,美國疾控中心和傳染病協會一個報告顯示,在2019年12月13日至16日,加州、俄勒岡和華盛頓三州至少39人血液樣本中已檢測出新冠病毒抗體。他說對於這些美國國內早期病例,美國政府理應認真、透明地開展調查。

秦鵬:美國這些檢測,發現最早出現的時間應該12月初,因為出現抗體一般7-14天。但一方面,病毒專家林曉旭博士解釋過,血清中發現抗體,並不代表一定是之前感染了新型冠病毒/中共病毒,另一方面,這個時間依然晚於中國的首例感染時間。

中共官方一開始公布的最早的新冠肺炎病例出現時間是12月8日。但是,2020年1月24日,國際權威醫學期刊 《刺胳針》(The Lancet)發表的一篇論文,由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撰寫,他們將首名病患的發病時間前推至12月1日。

Sydney:發病時間一般滯後感染時間幾天,也就是說,金銀潭醫院的副院長在論文中證明,這個中國的病人更早,2019年11月就已經感染了。那麼這個是中國的零號病人嗎?

秦鵬:這不是真正的「零號病人」。而且,這個病人有一個非常古怪的現象,他是「一個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失智的中風老人」。所以,很多媒體和專家都在問這個武漢肺炎「零號病人」之謎:他是怎麼感染的?

中共官方沒有給出回答,也不肯再繼續查找「零號病人」。那麼,到底誰是最早感染的呢?是誰傳染了這個癱在床上的老人呢?為什麼病毒來源追溯,找不到更早的傳他的人了呢?是找不到還是不肯說?

可是,這個時間,2019年11月,卻恰恰和外界傳說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三名研究人員感染和住院的時間巧合。

Sydney:趙立堅問的第三個問題,是追問德特里克堡生物實驗基地的真實情況。他說,德堡實驗室的研究範圍涉及被認定對「公眾、動植物健康構成嚴重威脅」的細菌。2019年6月,德堡因被檢查出未遵循程序,存在機械故障與泄漏問題被勒令停止研究工作,而幾乎與此同時,弗吉尼亞州北部開始出現不明原因的呼吸系統疾病,威斯康星州暴發大規模「電子菸疾病」。

秦鵬:趙立堅的這個問題半真半假,有一句是撒謊,德特里克堡當時被勒令停止研究檢查恢復,是因為存在機械故障與泄漏問題的風險,不是發生了泄露。另外一句,則是蒙那些不懂的科學小白或醫學小白。康州電子菸疾病,這個和新冠病毒感染不是一回事兒。而且,他說大規模爆發生,如果真的是大規模發生了新冠病毒感染,那麼美國應該早就大爆發了,但事實是美國最早爆發是2020年3月在紐約發生。

還有,2020年2月28日,上海市新冠肺炎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對中國的英文《中國日報》有一個分析說得非常好,如果是武漢之外傳來的,那麼應該是幾個中國城市同時發病。所以,他不認同新冠病毒來自外國的說法。

Sydney:所以,趙立堅這三個問題,實際上更像是對那些國內不具備醫學背景的民眾說的,因為他自己也清楚,這些說法連中國科學家都騙不了。

秦鵬:是。所以,中共現在就是豁出去了,堅決拒絕調查。但是,這種說法,反而更讓世界懷疑,為什麼要害怕呢?

Sydney:是呀,隱瞞就說明在害怕什麼。

CGTN前編輯爆料 檢查政治正確的「老師」和「樓上的」

Sydney:美國媒體《金融時報》6月20日一個報導,對CGTN中共央視國際部(環球電視網,CGTN)英語新聞頻道的12名前雇員進行採訪,爆料出了一堆內幕。這些外國員工大多數要求保持匿名,害怕遭到報復。

秦鵬:這個報導讓我很意外,因為何清漣老師和中國金融學家賀江兵曾經說過,這個媒體看起來很像看新華網。我看了這篇報導,由CGTN自己僱用的那麼多外國前員工出來爆料,還講了很多具體的例子,很有意思。

Sydney:一名前編輯爆出一個內幕,例如2012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訪問華盛頓期間,很多西藏、台灣抗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進行抗議,出現在畫面中,CGTN新聞編輯室就開始討論怎麼辦。

開始的編輯設想是,用「到處一片紅(中共血旗)」遮蓋抗議者,但當前記者傑西卡‧斯通(Jessica Stone)進行現場直播時,抗議者聲音很大,她無法裝作他們不存在,不得不提及他們。

結果她一提及,這時,「新聞編輯室裡一片恐慌,所有的老闆都擠在一起,開始大喊大叫。」一名前編輯說,後來參與直播的幾個職員在私人會議上承諾,這種情況「永不再犯」。

秦鵬:哈哈,這顯示中共是多麼脆弱。CGTN一直對外鼓吹自己和其它媒體沒有什麼不一樣,關鍵時刻就暴露出真實面目了。

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金融時報》報導,在CGTN工作過的製片人、新聞主播和編輯都提到,新聞編輯室裡有對稿件進行政治審查的所謂「老師」。而且,那些外籍員工在回憶這個事情的時候,還真的是中文拼音laoshi。

比如,已經辭職的校對編輯安格爾布蘭特(Gary Anglebrandt)2016年至2019年在CGTN工作,他的工作是檢查稿件的語法和拼寫錯誤,然後將文本傳遞給值班的、控制著政治正確性的「老師」。

安格爾布蘭特說,「新聞編輯室裡總是有兩三個人,所有的稿子都是中國寫手寫,然後西方文案編輯進行潤色,讓英文更自然,然後再由一個所謂的『老師』檢查其政治正確性。」

Sydney: 除了這個所謂的「老師」,CGTN還有一個很特殊的內部專用名詞「樓上的」。

安格爾布蘭特說,談到讓外國人在中國央視上「電視認罪」等內容時,「如果去製作人那裡說『我們不要播放這個』,是徒勞的。」「他們會說,「這是來自『樓上的(指示),必須播放』。」

秦鵬:就是說,他們用這個特殊名詞「樓上的」表示這是來自中共高層或者說中宣系統的指示,只能執行,不能反對。這個落地其它國家的所謂媒體CGTN,倒很像是在大陸的黨報或者網站,時不時會接到上面的指示。

Sydney: 樓上的要他們播放的「電視認罪」,就是央視要求不同國籍的人在被中共當局拘押期間,被迫做出虛假陳述,在電視上表達悔恨和內疚,然後隨後將他們的露面作為宣傳素材,在世界各地播出畫面,也在CGTN的美國網站上發布。

秦鵬:今年3月22日,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就接收人權組織關於這方面對央視的投訴,正在審查。之前這個人權組織「保護衛士」在英國提出的投訴,就被通過,因此央視被取消英國的廣播執照。

Sydney:《金融時報》還有一個前高級編輯爆料,被告知CGTN的運作方式與西方媒體非常相似後,才決定加入。但是他很快意識到從北京調來的高管「對產品的控制要嚴格得多」,「新聞稿或主播稿中不允許出現任何中國(中共)不好的內容。」

《金融時報》分析,這位校對編輯描述的這種來自「樓上的」壓力,是CGTN與西方媒體監管機構發生衝突的主要原因之一。

秦鵬:不只西方媒體監管機構,普羅大眾也對中共大外宣這個反感。有一個民調,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在過去十年中,對中共持「好感」觀點的人比例大幅下降,尤其是在CGTN已經建立業務的國家。

Sydney:可以說是大外宣完全失敗了。

秦鵬: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還說「CGTN 能夠取得成功的唯一領域是在非洲」,一個CGTN前顧問說,在美國的宣傳則「幾乎是一場災難」。

Sydney:您認為為什麼在非洲就比較能成功?

秦鵬:我覺得主要是非洲國家主要有兩個問題,第一,中共給了大量援助,所以各國政府放任中共在本國輿論散毒,第二,那些國家本來就沒有多少正常的媒體,所以讓中共趁虛而入。

Sydney:嗯,報導說,從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始,中共通過CGTN在國際上擴張其所謂的「軟實力」,陸續在華盛頓、內羅畢和倫敦等地開設了工作中心。

中共100億美元大外宣 敗的很慘

說好聽「軟實力」,說真實一點就是大外宣,把洗腦教育傳播到世界。

《金融時報》報導,CGTN是中共進行地緣政治鬥爭的重要項目。中共對自己的媒體集團投入了大量資源,以期在世界範圍內傳播所謂的「中國(共)視角」。

秦鵬:中共渴望像米老鼠一樣在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大笑,它最大的優勢是有巨大的資本在全球落地。然而,現在我們自己上youtube就能看到,播放數據顯示,中共的100億美元大外宣,居然輸給了很多資金較少的媒體參與者,而且還敗得很慘。

比如說,Youtube上很多自媒體都做得比中共那些媒體好,深受觀眾喜歡,比如江峰漫談、文昭談古論今,還有很多。

從正規媒體角度看,在Youtube上,中共大額的大外宣也被一個意想不到的媒體超越了,那就是新唐人電視台,我們在Youtube上可以查到相關數據。

截至今年5月, NTD Russia俄語,觀看次數是2.72億,相比CGTN 3700 萬,大大超越。NTD西班牙也以9620萬比9450萬超越CGTN西班牙。在多種歐洲語言中,中共都被全面超越。比如,新德語(7700 萬次觀看)、意大利語(2500 萬次)、葡萄牙語(670 萬次),這些也都全面超越CGTN。僅在法語方面,CGTN 的表現優於 NTD(是4200萬和3700萬),眼見也就要被NTD趕上了。

Sydney:這可能大大超出很多觀眾的想像,因為中共大外宣,那可是動用巨額的國家力量的資金。您認為為什麼會這樣呢?

媒體的生命之源是「真實」

秦鵬:我覺得根子上,是媒體的生命之源是「真實」,要想長期發展,一定要客觀、公正。觀眾是能區分真話和假話的,中共的大外宣,久了,大家也知道是在講假話。

所以現在越來越不喜歡那些標榜正確卻不說真話的媒體,同時,很多敢於講真話的自媒體,也越來越活躍。

很多自媒體,即使資本很小,還是獲得大量觀眾喜愛。揭露中共邪惡的自媒體是遍地開花。我們這個「時事天天聊」在短短3-4個月的時間裡,能夠從每期3-5萬播放量,到現在每期10-50多萬,平均每期24萬,也是因為我們真實。

Sydney:是,我們一直秉承真實、及時和儘量做獨家的分析,謝謝觀眾朋友們的支持。

當然我們也看到,隨著CGTN作為「黨的喉舌」的真實角色在國際上逐漸曝光,歪曲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播放「強迫電視認罪」等,所以美國和英國已採取措施限制中共媒體的影響範圍,例如英國監管機構Ofcom在2月份決定撤銷其廣播許可證。澳洲電台SBS也決定暫停播出央視和環球電視網的節目。

秦鵬:是。特別是現在全球抗共的大局勢下,我覺得中共大外宣的未來一定會被更多人認清和唾棄。

Sydney:好的,那今天節目最後,我們來是像往常一樣,與觀眾互動,看一下留言。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