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胡錫進要退休 共和黨促拜登查毒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22日(星期二),亞洲時間是6月23日(星期三)。

今天焦點:胡編要退了;共和黨8項計劃;《柳葉刀》動刀,查毒源意外進展;《蘋果日報》23日停運?員工多辭職;參與抗爭遭報復,5港人生死逃亡;首次通話泣不成聲,「原來你還沒死」;《真實中國》畫展。

緬甸軍政府22日突襲第2大城曼德勒的一棟房屋,與民兵組織爆發衝突。已知造成4名民兵死亡,還有多名軍政府士兵受傷。

韓國外交部22日透露,美韓已共同決議中止成立2年的北韓政策工作組。未來美韓雙方會以高階政策對話來代替工作組。

獨立學者高伐林推特透露,前中共大校、著名傳記文學家辛子陵,6月20日晚在北京病逝,享年86歲。辛子陵著有《毛澤東全傳》、《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林彪正傳》和《打開文化大革命黑匣子的密碼》等。

《華爾街日報》22日引述消息人士報導,中共當局計劃,維持現有邊界防疫限制,至少再保留一年。中共官員擔心出現新變異病毒,以及明年將舉行重要活動。

6月21日晩至22日凌晨,廣東佛山市南海區黃歧小區居民因被封閉超過二週,逾千居民聚集在小區樓下集體抗議,要求解封。當局派出大量警力與抗議居民對峙,發生了肢體衝突,許多居民被抓走。

截止到美東時間6月22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27萬4,366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7,953萬4,940人,死亡總數是388萬8,361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國際權威科學期刊《柳葉刀》突然做出一個舉動,把一再否定「實驗室洩漏論」的世衛專家組成員、石正麗的老朋友達薩克除名了。

在中共的一手控制下,香港正在變成死港。失去了自由的香港人,很多選擇了逃亡,但是逃亡的過程充滿了艱辛與恐怖。

胡錫進要退休了

先說一個最新的消息,讓大家開心一下。中共豢養多年的頭號戰狼、《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將要退休了。

《聯合早報》報導,今年61歲的胡錫進現在已經進入過渡期,將在2年後退休。接替胡編職務的是人民日報社國際部副主任吳綺敏。

公開消息顯示,胡錫進1960年出生,正廳級,已經到了退休年齡。有位網友說,「別啊,少了一個最大的娛樂笑話的來源」。

另一位網友表示,胡錫進退休不光是人們少一個娛樂來源的問題。對黨來說,少了一條會叫的狗,少了一個看家護院的。應該把胡編這種「勵志型」的狗捧得高高的,然後再取一個時尚的名字「胡堅強」。

促拜登查毒源 共和黨制定8項計劃

好,還是進入我們的正式話題。不管潛逃美國的中共高官是不是董經緯,這已經不是特別重要的事了。重要的是拜登政府追查病毒源頭的決心,以及查到病毒源頭之後如何應對。如果病毒確實是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拜登政府有多大決心追責中共,會不會雷聲大雨點小?這才是人們真正關心的。

共和黨眾議員羅布‧威特曼在昨天(21日)的聲明中表示,如果拜登政府「真想了解真相」,知道中共在病毒起源中扮演什麼角色,那麼「他們必須確定,如果中方不允許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自由和公正的調查,就會有切實的後果」。

同一天,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表示,有證據證明,中共故意隱瞞疫情真實信息,而拜登政府「沒有利用它的任何廣泛權力來追究中國(中共)的責任」。

為此共和黨特別制定了「向中共問責」的8大支柱計劃。總的來說,前四項是要求對美國人民提高透明度,包括情報解密、禁止與中共合作進行「功能增益」研究、對世衛組織進行大幅改革並進行反間諜調查等等。

後四項是為美國人民找回公正。包括白宮和國會必須繼續追查病毒起源;對參與掩蓋中共病毒的人進行經濟制裁,限制簽證和入境;去除對中共的主權豁免;將第24屆冬奧會遷址等等。

共和黨的8項計劃能不能促使拜登政府真正查毒源,現在還不能完全下定論,但至少會對白宮、對世衛組織等會形成一些壓力。壓力之下,很可能會促成一些變化。

查毒意外進展 《柳葉刀》「動刀」

《每日郵報》昨天(21日)報導,英國科學家彼得‧達薩克已經被《柳葉刀》主持的COVID-19(中共病毒)委員會除名了。這是美國情報界5月追查病毒源頭之後,一個相當引人注目的變化。

《柳葉刀》COVID-19委員會是聯合國贊助的,2020年7月9日正式啟動。成立這個委員會,目的是協助聯合國、各國政府和民間組織有效地運行。《柳葉刀》沒有說明除名達薩克的原因,但顯然這個動作不是孤立的。

《每日郵報》指出,將達薩克除名的主要原因,是他曾經暗中策動28位科學家發表聯名公開信,反對實驗室洩漏病毒的觀點。這封信隨後發表在《柳葉刀》上,但是達薩克並沒有在文中說明他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係。

我們在早前的節目中曾談到過,達薩克經營著一個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達薩克從這裡拿著高額薪水之外,他還把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資助的六十多萬美元給了武漢病毒所,支持他們搞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動」曾披露,達薩克曾親口承認,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等人將蝙蝠冠狀病毒操縱成了「殺手病毒」。2020年他還在播客中透露,他與武漢病毒所合作,採集了1萬6,000個蝙蝠樣本儲存在中國的冰箱,周轉資金是美國納稅人的錢。

達薩克與武漢病毒所首席研究員石正麗有著至少15年的合作,兩人是老相識。在外界普遍質疑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早期,達薩克卻在《柳葉刀》公開發聲,譴責「實驗室洩漏」是「陰謀」,聲稱「陰謀論只會製造恐懼、謠言和偏見,危及全球抗擊疫情的合作」。

在今年年初階段的病毒溯源調查中,達薩克曾代表世衛組織前往武漢進行調查。不過他們得出的結論是,病毒「極不可能」從實驗室洩漏。但實際後來人們發現,達薩克和同行人員只被允許在武漢實驗室停留了3個小時,並沒有得到他們需要的所有文件。

今年4月,美國眾議院向達薩克提出34個問題,在信函中詢問他把哪些聯邦資金轉給了武漢實驗室,他們掌握哪些與中共病毒密切相關的實驗室研究蝙蝠的信息等等。但是到截止日期5月17日,達薩克一直沒有回應。

種種跡象顯示,達薩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著說不清的關係。但是作為國際權威學術期刊,《柳葉刀》卻幾次發表達薩克否認病毒洩漏說的文章。

美國資深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早些時候表示,發表達薩克牽頭的公開信,對《柳葉刀》是一種恥辱。他表示這些人「正在掩蓋他們的……發出這封信不是基於科學,而是一份政治文件,試圖詆毀那些暗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人」。

在多方的壓力下,《柳葉刀》最終把達薩克從COVID-19委員會除名了。《柳葉刀》動刀,是病毒溯源進程上的一個最新進展。雖然與查找到病毒源頭並沒有直接關係,但是這已經在清除追查毒源的路上,少了一些雜音。

蘋果日報明停運?員工多已辭職

事情計劃總比變化快。因為香港保安局不可能解凍《蘋果日報》的資產,運營了26年的《蘋果日報》很可能明天(23日)就停運。而在今天(22日)凌晨開始,網上晚間新聞報導和財經新聞已經停止更新了。

《蘋果日報》今天還是照常出版,但是能否堅持到本週五(25日),以目前的情況看,誰都沒有保證。

有蘋果內部消息人士向中央社表示,報館提前停運是有可能的。主要是大部分員工已經辭職了,加上有傳聞,香港國安處可能還會採取逮捕行動,員工們都很擔心。

不少前線記者表示將與公司共進退,但部分新聞版的主管和大部分負責網上實時新聞的員工已經辭職了。

今天凌晨零點,財經新聞網公布停止更新。財經新聞組的高層已經辭職,員工今天放假。另外動新聞的後製剪輯人員已經全部辭職。

每晚9點半的「蘋果新聞報導」,昨天(21日)晚上已經最先向觀眾告別。主持人謝馨怡在節目開頭就告訴觀眾,「好遺憾同大家講,今晚會是最後一晚播出蘋果新聞」。節目最後她向香港人送上了最後的祝福,「港人珍重,有緣再會」。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昇今天在香港電台節目中表示,《蘋果日報》停運「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也是香港人的損失。

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蘋果》敢於報導「主旋律」以外的聲音,實際《蘋果》能否生存,可以說是「一國兩制的寒暑表」。一旦消失,反映政權失去容忍主旋律以外聲音的雅量。

其實《蘋果日報》停運,很多人早就預料到了,只不過大家都不願說出口,不希望被自己言中。但是現實就是如此,中共就是要把香港完全抓在手,它不允許有不同的聲音發出。只要有反抗,這個魔鬼就會毫不猶豫地下黑手。

正如香港市長林鄭月娥在今天的簡報會上所說的,「國安法是有法必用、執法必嚴、違法必究」。我在很早的節目中,就已經稱呼林鄭是「香港市長」了。大家從她的話中,也可以看出,她跟大陸的中共官員已經沒有區別了。

當初林鄭為了得到香港市長的權位,她主動放棄了英國國籍。後來終於得到主子的垂青,坐上了香港市長的位置。儘管她的民意支持度非常低,早已失去了民心民意,但是黨媽就是喜歡這個女人。

從這一點來說,套用中共樣板戲《沙家浜》裡面的一句唱詞,林鄭「這個女人不尋常」。她懂得怎麼討主子的高興,知道怎麼下狠手打壓香港民眾,知道怎麼下黑手,迫使香港媒體噤聲。

我昨天(21日)就說,現在的香港,實際跟中國大陸的其它城市已經沒有區別了。魔鬼已經控制了香港,東方之珠正在漸漸死去。

這樣的環境,對已經習慣了自由的香港人來說,早已經不是理想的居住之地了。有很多香港人通過各種途徑,在悄悄離開香港。

香港5名逃亡者:同是天涯淪落人

《華爾街日報》今天(22日)有一篇文章,記述了5名香港年輕人逃亡的過程。這是目前唯一一組被證實的乘船逃向自由的團體,文中是根據對其中3個人的採訪完成的。我的同事看過這個故事,情不自禁地落淚了。

這5個年輕人,18到26歲不等,在2020年7月動身前,他們彼此互不相識。逃亡的原因幾乎是相同的,都是為了躲避不公平的起訴。因為參加了2019年的和平抗爭活動,如果繼續留在香港,牢獄之災是在所難免的。

他們5個人中,接受採訪的3人正在被香港當局追捕,其中兩人已經受到指控,可能面臨著多年的監禁。另外2人的情況無法確定。但不管如何,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身分:香港逃亡者

雖然已經到了美國,但是依然要考慮安全問題,所以他們接受採訪時,都是使用英文名字。

Ray是一名倉務員,今年25歲。2019年11月,香港警察為了抓捕抗議的香港民眾,衝入了香港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在這兩個地方,香港警察都遭到了抗議民眾的頑強抵抗,也就是我們在當時所說的港大理大保衛戰。

兩場保衛戰,Ray都參加了,並且和其他手足一起,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與手持催淚瓦斯、海綿彈、橡膠彈甚至是真槍實彈的警察對峙多天。尤其是在理工大學,警方包圍理大後,最終逮捕一千多人,但是Ray僥倖逃脫了。

Ray介紹,當時趁著黑暗,沿著鐵軌匍匐前進,最終才得以逃脫。港警曾幾次搜查他和父母的住所,那時他已經躲了起來。

22歲的Tommy是一名藝術系學生,兼職做調酒師和咖啡師。曾經被當局指控非法集會,Tommy被關押了3天,但後來獲得保釋。不過香港當局為了切斷Tommy合法離開香港的路線,沒收了他的護照。

後來,Tommy又受到了更多指控,其中還有暴動罪的罪名。在這種罪名之下,如果不想辦法離開香港,後果十分難料。根據中共的邪惡程度,坐監獄是一定的,但是會不會發生更難以預料的事情,比如莫名死亡或者活摘器官等等,誰都無法確定。

Tommy介紹,自己在躲起來之前,跟家人吃了最後一頓飯,當時祖母講述了她幾十年前從大陸偷渡到香港的經歷。這個故事以前就聽過,Tommy沒有作聲,擔心不小心露出潛逃計劃的蛛絲馬跡。

Kenny是一名土木工程師,已經26歲了。2019年10月,在一次抗議活動中,他與警察發生衝突後,被抓了。香港公安對他有多項罪名的指控,包括攻擊執法人員。中共的法律中,「襲警」的指控是比較重的。

有過被中共警察抓捕經歷的人,可能都知道,警察打人是非常普遍的。香港被中共控制後,香港警察已經變成了香港公安,打人也是一樣地下手無情。Kenny被關押期間,後腦勺遭到了香港公安的擊打,以致當時失去了知覺。

海上逃亡 生死經歷

他們三個人離開香港,做出決定的時間並不相同。Tommy和Kenny曾多次試圖單獨逃離,每個人都花了很多錢,大約幾千美元的等值港幣,但發現他們被騙了。

最後一次嘗試中,他們各自支付了約1,300美元等值的港幣,購買了一艘雙引擎充氣快艇。因為擔心遭到香港當局的報復,他們拒絕透露安排這次行程的人。

去年7月中旬的一天早上,他們5個人在一個偏僻的碼頭匯合了。不過因為擔心他們當中可能有間諜,所以彼此交流很少。

那天的天氣很好,天空湛藍。他們每個人的穿著都很簡單,都是不顯眼的T恤和短褲。其中一人帶了一根釣魚竿,另外一人則是帶上了自己的全部積蓄。

他們上了充氣快艇,從香港出發了。他們距離陸地越來越遠,小艇在海浪中不停地顛簸。他們中有人臨行前看過網絡影片,學會了如何在波濤洶湧的海上駕船。但海浪的顛簸,使人們連腳跟都站不穩,救生衣也被拋到船外。

他們沒有更好的導航設備,只有幾部iPhone手機和一個指南針。他們的目的地是台灣,但要在公海航行幾百英里。在航行5個多小時後,手機上的GPS顯示還在中國南海海域。

他們輪流掌舵,其他人負責放哨,不時地查看頭頂和身後是不是有追蹤。 Ray回憶,當時看到一些無法辨識的船隻,「我們害怕得要死,因為不知道他們是幹嘛的。」

一進入公海,他們減了油門,吃帶上船的薯片、糖果和玉米罐頭。行駛了十多個小時,他們關掉了引擎。

Kenny顯得比較有經驗,他故意把一根繩子纏在螺旋槳上,讓其中一個發動機過熱。他們估摸著,在僅有一個引擎運轉而且燃油不足的情況下,如果有人發現他們,很可能會帶他們上岸。

黑暗中,他們用手電筒發出SOS求救信號。一小時後,遠處出現一道白光,是台灣海岸巡防署的人員。他們終於獲救了。

親人泣不成聲 「原來你還沒死!」

他們先是被帶到了東沙群島。這個群島雖然位於南中國海,但實際是由台灣管轄,香港到這裡的距離相當於到台灣主島距離的約三分之二。

後來,他們又被轉移到台灣南部港口城市高雄的一處祕密地點。這是一處政府設施,他們被限制在內的期間,台灣政府向他們提供了衣物和當地報紙等。

他們當中曾有人想一直留在台灣,但被告知必須離開。一名知情人說,台灣的國家安全官員擔心,如果台灣留下他們,可能會被中共認為是「積極協助香港逃犯」,中共會以此作為藉口,而對台灣實施打壓,甚至攻打。

其實,他們到了台灣後,就已經有人開始幫助他們前往美國了,只不過他們5個人誰都不知道。出生在香港、現在在華盛頓特區居住的活動人士朱牧民介紹,美國國務院得知他們5人逃離後,立刻聯繫到朱牧民,請他根據一個叫人道主義假釋的項目幫助這5人前往美國。

另一位熟悉這件事的人士表示,美國和台灣花了6個月的時間,敲定讓這些人安全離開的途徑。1月13日,5人乘坐一趟商業航班先飛往蘇黎世,然後前往紐約。

到了美國,終於到了安全港,他們第一次與家人進行了視頻通話。Tommy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泣不成聲。而Ray的母親則告訴他:「原來你還沒死!」

如今Kenny搬到了華盛頓特區,與其他香港難民住在一起。他與人聯合創建了一個組織,幫助來自香港的抗議者。

Ray和Tommy留在了紐約,他們都想上大學並加入美國軍隊。「六四」那天,他們參加了在紐約市華盛頓廣場公園舉行的集會。他們舉著一面寫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點燃了紀念蠟燭。

Tommy說:「我們都只是給共產黨打壓的同一批人而已。」

《真實中國》畫展

接下來繼續為大家展示《真實中國》徵畫活動的作品。今天的兩幅作品,還是來自一位大陸朋友。之前我們已經展示過她的三幅作品了,今天帶給大家另外兩幅。

第一幅作品的名字叫「東方之珠」。畫面上是一個紅色的利爪,長著尖勾,看上去很嚇人。這個魔爪正在伸向香港。而曾經被稱為東方之珠的香港,早已經黯淡無光。

網友在文字中表示,中共在無恥地撕毀了《中英聯合聲明》後,香港徹底淪為強權統治下的一個省。

《東方之珠》。(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是的,我們在節目前半部分還在說,中共現在已經完全控制了香港。從1997年開始,香港就一步步陷入魔窟,到現在徹底淪陷。人們的自由就一步步被收窄,現在基本像大陸人一樣,失去了往日的自由,生活非常壓抑。

第二幅畫作的名字叫「胸有成竹」。畫面上有一個人,眼睛被一條紅布蒙著。這個人的一隻手背在身後,另一隻手食指在頂著一個旋轉的球。

這個人是誰,同樣是不言而喻的,人們都知道。作者寫了8個字,「胸有成竹,運籌帷幄」。從整體來理解,作者是在借這幅圖,嘲諷中共對世界的統治野心。

但是昨天在說《倒車》那幅畫作的時候,我就提到了。總是自以為是,局外人都看得很明白,唯獨局內人陷在迷中,這很危險,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掉入萬丈深淵。

《胸有成竹》。(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感謝這位朋友的精采畫作,很傳神地把中國的現狀和中共的惡行展現了出來。希望有更多朋友都來參加我們的《真實中國》徵畫活動。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在創作繪畫的過程中,可以更好地清除中共毒素,同時可以啟發別人,讓更多人看清中共的邪惡。

另外有兩點提醒大家,在向我們投稿的時候,請您介紹一下畫作的內容,這樣可以避免我們理解上出現偏頗。再有如果您是借用別的作品,最好在原作的基礎上進行創作,同時告知我們原作出處和作者名字。這樣一方面是對原作者表示尊重,另一方面也避免出現侵犯版權的問題。

您的畫作請寄送到xwkd2017@gmail.com,我們會在節目中展示,然後上傳到優樂客網站。以前展示的每一幅作品,已經都上傳到了網站,沒有看到的朋友,可以到優樂客去觀賞,並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我們期待著您的參與。

另外還有一件事,我們還在同時舉辦「為台灣加油」集氣活動。您可以用簡短優美的文字,為台灣抗疫的一線人員和台灣民眾加油打氣,幫助他們更好地抗擊疫情,走過這場磨難。

字數要求是在100字以內,體裁不限。我們的活動截止時間是6月30日。您的作品請寄送到我們的另外一個郵箱:newsinsight00@gmail.com,newsinsight是新聞看點的英文名。

我們會將所有的作品上傳到優樂客網站,然後根據觀眾的點讚數量,選取前10篇作品,然後我在節目中讀給大家聽。希望大家踴躍參加我們的這兩個活動。

******************
葉聖陶的小說《多收了三五斗》,描寫的是1930年代中國江南農民糧食豐收後,卻遭遇糧食降價。中共給百姓洗腦稱「舊中國在三座大山的壓迫下,農村急遽破產,農民必將走上反抗的道路」。但現在的中國農民,比90年前,實際更苦了,「躺平」恐怕都難以熬過去。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一起來看看中國農民的真實境況。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再會。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大陸免翻牆網址:https://ogate.org/@youlucky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https://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