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趙立堅不打自招 大疫起於武漢軍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4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23日晚上6:30,北京時間6月24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趙立堅不打自招?美媒獨家:美國會正調查大疫是否最早起於2019年10月武漢軍運會;武毒所一個神祕會議隱藏著什麼祕密?

Sydney:美國媒體獨家報導,美國國會議員們發起調查,看看疫情是不是早在2019年10月的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就爆發了?運動會前在武漢的一個神祕演習再次浮出水面。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經甩鍋是美國軍人利用運動會把病毒帶入了武漢。但是這是否意味著中共內部早就知道知情,試圖嫁禍於人?

秦鵬:2019年5月,武漢病毒所的一個老式報告廳內,職員們魚貫而入參加了一個關於保密的會議,會上還簽署了保密協議。這種的神祕中共式會議和保密標準,是否隱藏著更多祕密?

Sydney:我們今天會聊這些話題。

疫情大爆發最早時間點?美議員發起調查武漢軍運會

Sydney:《華盛頓郵報》今天有一個獨家報導,講到多名美國國會議員,正要求美國政府調查2019年10月在武漢舉辦的世界軍人運動會。

當時,來自一百多個國家的九千多名軍人前往武漢,後來許多人生病了。

法國、德國、意大利等多個國家的運動員公開表示,根據症狀,他們認為他們在武漢運動會上感染了COVID-19。

比如,法國運動員女子現代五項世界冠軍庫威爾(Elodie Clouvel)在2020年5月出面說,自己和男友貝勞(Valentin Belaud)在前往武漢參加運動會時就感染了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如果是真的,時間就比中國通報首例早了整整兩個月。

秦鵬:庫威爾接受法國當地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法國代表團在中國武漢參加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時,包括她自己和貝勞在內的不少人都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運動會後,她和其他法國運動員就都生病了,而且都有同樣的症狀,當時以為是得了流感。

他們從武漢回來後,新冠肺炎病毒開始流傳,人們才開始談論這一病毒。他們看了軍醫,對方告訴她,是感染了這個病毒。

Sydney:還有,意大利前奧運擊劍冠軍選手,塔利亞里奧爾(Matteo Tagliariol)也有同樣的經驗。他也是參加武漢軍運會時,出現類似新冠肺炎的症狀,同住的5名運動員也出現同樣症況,很久才康復。

秦鵬:盧森堡一位游泳運動員亨克斯(Julien Henx)也說,同團有兩人在參賽期間就生病了,他特別指出:「20萬名中國志工,每晚都回家,很可能因此將病毒傳播給參賽者。」

Sydney:但是,當時沒有人想去深究這件事,也沒人想到要對這些運動員進行任何檢測。當時疫情開始蔓延也是一遍混亂,沒有人想到,武漢軍運會,可能就是第一個超級傳播事件。

秦鵬:但是,現在美國的一些立法者開始要求調查這個事件。

週一,眾議員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致信給國防部長奧斯汀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將軍。信中說:「雖然是軼事,但是這些報告提出了關於COVID-19最早在武漢爆發的時間表的重要問題。」

Sydney:再補充一下,世界軍人運動會,每四年舉辦一次,是一個像奧運會那樣的軍事運動會。2019年10月的武漢運動會,是這個賽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當時中共當局投入了巨大的精力,習近平還出席了開幕式。

當時,美國代表團就有280名運動員和工作人​​員參加了運動會。

所以國會議員加拉格爾向五角大樓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五角大樓是否對這280名成員進行了抗體檢測?是否曾嘗試在他們返回的基地追蹤疫情爆發的情況?美國軍方是否曾與其他參與軍運會的軍隊,共享信息或數據?目前是否正在進行任何調查?

秦鵬:我們知道,今年3月26日,美國前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DR. ROBERT REDFIELD)接受CNN採訪的時候曾經說:「要我猜的話,這種病毒從(2019年)9月、10月開始就在武漢傳播。」

我們週一(21日)的節目中,也提到了美國對之前保存的血液樣本檢測的報告發現,早在2019年12月13日,美國有極少部分人的血清中就出現了新冠病毒的抗體。

Sydney:對,這還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試圖拿來打臉美國的,其實之前中共也想甩鍋美軍把病毒帶進武漢運動會。說美軍是從馬里蘭的德特里克堡軍事實驗室帶病毒過去的。

秦鵬:但是其實說不通。因為病毒是在武漢爆發的,不是馬里蘭。我們等等細談。

Sydney:美國當時沒想到要追查,不過議員呼籲調查了。除了加拉格爾,昨天(6月22日),參議員馬歇爾(Roger Marshall)向美國衛生部長寫信詢問,是否知道有任何美國運動員從武漢返回後生病,有沒有在調查這個問題。

馬歇爾在信中寫道:「世界軍運會距離靠近『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運動員在參加比賽時可能就接觸病毒的一些新的細節令人震驚,我們的政府必須調查,以建立準確的爆發時間表」,「如果這些人在10月份被感染,這一證據將進一步幫助我們了解COVID-19的起源並為未來的爆發做好準備。」

秦鵬:《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向美國衛生部和國防部提出評論的要求,五角大樓發言人回覆說,國防部不知道參加2019年世界軍事運動會的美軍中有沒有感染COVID-19。他說,在美國政府於2020年初實施旅行限制之前,沒有證據表明美國軍事人員已被感染。

但是,他也說:「完全支持正在進行的對COVID-19起源的調查工作——當然,中國當局的完全透明才能使調查受益。」

神祕甩鍋和演習再浮水面 軍方和中南海早知道?

Sydney:其實,川普(特朗普)政府的五名高級國家安全官員告訴《華盛頓郵報》記者,當時沒有人想過對從武漢返回的美國軍人運動員進行測試。他們指出,當時的傳統觀點是,COVID-19爆發於2019年12月,而不是兩個月前。

去年,讓美國國務院的官員們唯一想到關於軍運會的事件,就是戰狼趙立堅,在3月12日發布的幾條推文,說病毒是美國軍人帶到武漢的。當時他的這些推文引發了巨大的爭議,包括川普的強烈不滿。

秦鵬:前國務院官員戴維‧費思(David Feith)告訴《華盛頓郵報》,當時美國國務院認為,中共這是搞虛假信息宣傳,所以沒有認真對待。他說,其實當時應該對那些聲稱在比賽中關於運動員生病的報導,進行追查,並了解更多情況。

Sydney:不過,這也引發了一個疑問,就是趙立堅這些中共核心圈的人,是不是早就知道,武漢軍運會傳播的細節,甚至最早的病毒感染病例?

秦鵬: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只是當時大家都把趙立堅的話看作是風言風語和胡亂甩鍋。當時,中共駐美大使、過幾天即將離任的崔天凱,還說這種陰謀論是「瘋狂的」,由外交官、而不是科學家來揣測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是「有害的」。所以,看起來國際輿論和美國政府都沒有當回事兒。

神祕的演習: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可是,現在再回首看,武漢軍運會確實有很多疑點。比如,軍運會之前,那個神祕的演習。

Sydney:是。去年大瘟疫爆發之後,很多人就翻出來,早在2019年9月18日,運動會舉行前,武漢天河機場的軍運會航空口岸專用道的開通測試中,一個應急處置的演練活動,就在模擬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處置全過程。當時湖北省官媒和新華社等還做過報導。

現在看,是不是在2019年9月,中共就知道將有新型冠狀病毒,不然誰會想到要演練這個呢?

秦鵬:這個演習確實很古怪。因為一般人是不知道新型冠狀病毒這個東西的,如果演練SARS爆發還好說一點,因為2003年有過經驗和教訓。

2020年1月2日武漢海軍工程大學已封校

Sydney:還有很多疑點。2020年的1月2日,武漢的海軍工程大學就已經封校,比武漢封城早了整整18天。要記得,1月2日,當時官方還否認人傳人,央視8個主持人紛紛在節目中大肆批判所謂「造謠者」。

所以中共軍方和中共高層,到底還隱瞞了哪些內幕?

秦鵬:中共起家和維護政權靠的是兩個核心力量,一個是筆桿子,一個是槍桿子,所以,中共的軍方是消息最靈通和保護最嚴格的。

根據1月2日央視集中批判傳謠人,以及1月3日衛健委3號文件,1月3日開始通知美方和世衛組織有感染情況,我們實際上可以推斷,早在1月2日之前,中南海和軍方就已經知道疫情恐怕控制不住了,在做各種信息預防的準備。

Sydney:嗯,很多人懷疑,中共高層應該很早就知道了。

早在2020年1月5日就已開始研發疫苗

還有,我們曾經在節目中分析過,國藥董事長曾經透露,他們從啟動到開始第二期臨床試驗,只用了98天就完成。這意味著它們早在2020年1月5日,就已經開始研發疫苗。

秦鵬:是,我們當時還分析過,考慮到外交無小事,1月3日中共對國內繼續隱瞞的同時,卻對美方進行了信息通報,這肯定是經過了習近平的同意,因為他是「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這也意味著,中南海早在1月2日之前就已經開會討論過這個事情,但是為了所謂的穩定和過年,還是決定兩條腿走路:一方面掩蓋,一方面做疫苗和信息戰準備。

Sydney:當然想必之後還會有更多疑點和真相浮出水面。

武漢病毒所神祕會議曝光 《中國保密法》裡的陷阱

Sydney:另外,週二(6月22日)的《華盛頓郵報》還有一篇報導,提到了一次神祕的祕密會議,感覺武漢病毒所在這次大瘟疫中的角色的確不簡單。

秦鵬:什麼樣的祕密會議?

Sydney:報導說2019年5月,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全體工作人員魚貫進入一個老式的報告廳。一名湖北省的當地官員唐凱虹,討論了他們面臨的國家安全風險,並警告外國間諜的滲透活動。

最後,報導還說,會上還組織了研究所2019年度《安全保密工作責任書》的簽訂工作。

秦鵬:這個武漢病毒所涉及到了什麼樣的國家安全祕密呢?我們不得而知。

中國保密門檻低 當局擁有廣泛裁量權

但是,我們知道中國相對於一些國家,保密門檻低,什麼都要保密。根據中共指定的《保守國家祕密法》,要保密的材料不僅包括軍事和外交事務,還包括有關國家經濟、科學和社會發展的敏感信息,而什麼樣的才算「敏感」,中共當局擁有廣泛的自由裁量權。

Sydney:這和西方民主國家很不一樣。

另外一點,我們也注意到,中共方面刻意地把製造病毒和實驗室洩漏理論混在一起,說沒有製造,所以不存在洩漏。

但事實上,兩個不衝突。很多西方科學家贊成自然起源,但也承認會發生實驗室事故。

秦鵬:關於實驗室洩漏在西方國家不屬於國家祕密。相反的,是必須公開的。

Sydney:僅在2019年,美國監管機構的年度報告中,就記錄了219起「特選劑」(致命病毒或毒素)的意外釋放和13次丟失的樣本。都是很公開的。

秦鵬:但反觀中國,我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實驗室發生過洩漏,只是在去年大瘟疫爆發後,武志紅博士當時在網上說起中國很多類似事故,而且中國實驗室還非常輕率地處理實驗動物,這很容易導致病毒洩漏。

武漢病毒所定期為員工舉辦保密培訓課

Sydney:那回到這個祕密會議,《華盛頓郵報》注意到,武漢病毒所是定期為員工舉辦保密培訓課程,包括2018年的一次,演講者討論了機密敏感項目的海外旅行指南以及《接待外國人時的保密管理》。

那次會議是在美國外交官訪問後幾個月舉行的,他們當時向華盛頓發送了一封關於維護病毒所存在安全問題的電報。

秦鵬:所以,可以這樣理解,中共這些科學家的保密培訓,包括家醜不能外揚,即不能向國外透露中共的一些問題,反正在出事兒之前都必須是偉大光榮正確的,出了事兒之後,一定是領導們親自指揮親自決策的。這不是保密,這是共同犯罪。

Sydney:是,這是我們從這些報導中感受到的,因為拒絕披露真實信息,中國的很多科學家們也可能充當了中共掩蓋信息和造成全球大瘟疫的幫凶。包括石正麗之前也告訴《紐約時報》,由於保密規定,很多事不能說,很多事要證實也無法證實。然而,受害者中,可能就包括他們自己,他們的親人,以及中國和世界的很多人。

秦鵬:是,中共的不透明和隱瞞害死了很多人,包括中國人。儘快找出病毒源頭真相,才能免於之後這些事情再度發生。

Sydney:今天節目我們談到了美國議員們指出調查武漢軍運會,指向疫情可能最早起於2019年10月。還有武毒所的神祕會議。我們也會繼續追蹤最新消息。

節目最後,我們也是一樣來和大家互動,看看留言。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