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寶書令她重獲健康 遭迫害被軍醫強行抽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4日訊】重慶市法輪功學員皮中女士,原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偶然得到一本寶書《轉法輪》,從此重獲健康。皮中因堅持信仰被非法關押,在獄中被強行抽血數次,用很粗的針管,是部隊324醫院軍醫參與,為活摘器官配型做準備。眾所周知,法輪功學員因身體健康,在中國大陸成為中共活摘器官的對象。

據明慧網報導,皮中女士原是重慶市嘉陵農用車輛廠職工。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後面貌一新,重獲健康。多年來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她屢遭中共迫害,年邁父母離世,丈夫離婚,家庭破裂了。

修煉前,皮中脾氣暴躁、重名利、爭強好勝,還患有一些疾病:腎炎、關節疼痛、腳腫得粗大、特別怕冷、全身像泡在冰裏一樣、手不能沾冷水、晚上睡覺躺不下,無法翻身、不能下蹲、生活不能自理,做不了家務。當時她是單位有名的藥罐子。後來皮中又被查出患有乳腺癌,她的精神垮了,擔心癌細胞轉移。那種痛苦、無奈、悲傷的心情時刻煎熬著皮中。

一九九七年三月,一位朋友借了一本《轉法輪》寶書給皮中。學大法後,皮中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是返本歸真,也明白了得各種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的業力所致。書中所闡述的法理直指人心,使皮中的世界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皮中覺的人生有希望了。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道德品質不斷的昇華。性格也變的開朗、愉快,整個人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修煉幾個月後,所有病症消失的無影無蹤,從此無病一身輕。以前是皮中做不了家務,現在她承擔了全部的家務。看見皮中的變化,她的家人、親屬都讚頌法輪大法好,支持皮中修煉。

一、遭受非法拘留、判刑、勞教、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與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國家所有的輿論工具造謠、誣蔑、誹謗、栽贓陷害、抹黑法輪功。當時皮中想這麼好的功法,教人修身向善、祛病健身有奇效,提升人的道德品質,政府怎麼能顛倒黑白、不顧事實真相,信口雌黃呢?!作為一個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皮中要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還大法師父清白,法輪大法好!在當地上訪無門的情況下,皮中決定到北京信訪局上訪。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皮中在駐京辦事處被非法關押了五天、被非法拘留一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一次、被非法刑拘一次、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勞教一次、非法抄家兩次。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皮中和本單位也修煉法輪功的同事一行三人去北京上訪。然而去信訪局的沿途遍布了警察、武警、便衣,根本不讓法輪功學員上訪。她們只好去天安門。在廣場上,立即被十幾個警察圍在中間拳打腳踢。其中有個高個子警察穿著皮鞋狠命在皮中的背上連踢幾腳,強行將她們推進警車綁架到天安門公安分局。下車時,高個子又踢皮中。

後來皮中被帶到重慶駐京辦事處。當時皮中衣袋裏有一千多元錢也被非法搜去。五天後,由合川公安局派人把皮中她們劫回本地。她們一上火車,立刻被戴上手銬,銬在下鋪與中鋪之間的柱子上。在火車上的兩天時間裏,只允許她們吃了一頓盒飯。回到合川當晚,被非法審訊到深夜一點多鐘後,被送到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十二天後,被直接劫持到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六日上午,皮中去菜市場買菜回家,看見片警熊萍已經在門衛處等著。見到皮中後,熊萍誘騙說:「請你到派出所問個情況,一會就回來。菜不用拿回家,就放在門衛。」到派出所後,立即將皮中非法扣留。這時,皮中看見已經有十幾個法輪功學員被關在裏面,中午、晚餐都沒吃。直到晚上七點鐘後,直接用警車將法輪功學員們拉到了看守所非法關押。

這次公安局向每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家屬勒索所謂的「保證金」,多則五千元、三千元,少則五百元,不交不放人。在炎熱的夏日,家人們為了親人在牢裏少受罪,紛紛找錢、借錢。皮中家正負擔上大學的孩子,根本拿不出錢。是皮中的朋友替皮中出了兩千元錢後,才放她回家。這次皮中被非法關押十九天。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派出所及街道辦事處張主任等七、八人到皮中家,要將她送洗腦班迫害。那天皮中正好不在家,他們沒找到皮中,就到皮中丈夫的單位詢問,又天天晚上到皮中家裏坐著不走,逼著家人將皮中交出來。還打電話到皮中所有的親朋好友處打探,連偏遠的沒走動的親戚都不放過,使皮中的全家及所有親人不得安寧。在大年三十的除夕夜,脅迫皮中的丈夫去派出所寫保證,保證不讓皮中去北京。皮中在外漂泊,望著萬家燈火,卻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下午兩點左右,皮中正在為父母裝修新房,以公安局科長毛正國為首的十幾個人突然闖進來,強行將皮中帶到她自己的家,進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櫃,恨不得挖地三尺。將皮中家翻的一片狼藉,無法下腳。警察搶走了大法書籍、真相資料。連皮中女兒學習英語的磁帶也不放過,凡是他們認為有用的都搶走。將皮中押上車劫送到公安局。用手銬將皮中銬在走廊的水管上,由警察周健看守,皮中沒有晚飯吃。深夜十一點後,皮中被送盜拘留所。這期間,毛正國、蘭奇峰、趙文禮、張祥強、唐元貴等人輪番提審。

八月二十七日,下了非法逮捕書,皮中被轉入看守所。皮中堅持在看守所裏煉功,被所長趙華指使警察和犯人強行給她戴上手銬十天。

在看守所,皮中被逼迫做奴工:糊紙板、做針藥盒、挑選豬毛裏的雜質,豬毛散發出的奇臭異味,幾乎讓人透不過氣來,令人作嘔。皮中的十指開始紅腫、奇癢無比。後來每個手指骨關節開始潰爛,露出骨肉。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在沒有通知家屬與任何人的情況下,直接從看守所將皮中等五人拉到法院進行非法庭審。偌大的審判庭,沒有一個旁聽者。審判長是唐明、審判員是瞿宏國、唐素君。浦元勝、吳志群被判重刑七年。皮中和尹靜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郭倫孝被非法判刑三年。

皮中不服判決,提出書面上訴。上訴材料交上幾天,十二月十一日就急忙強行將皮中送往永川重慶女子監獄。入監當天,皮中就被強逼穿囚服、拍囚照、摁手印等等一系列的人格侮辱。每天被逼強行「洗腦」,看、聽抹黑法輪功的宣傳。長時間不讓睡覺,被謾罵、恐嚇,被逼寫「三書」。

被逼迫做奴役,包括打拖鞋、用塑料珠子編織坐墊。將做好的產品打包堆碼,每包貨物有一百多斤重,然後將汽車拉來的原材料卸下,裝上做好的成品。幹的完全是超強度的重體力活,皮中多次被累趴下,這樣的迫害直到皮中冤刑期滿。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皮中和法輪功學員張志芬再次被綁架,由國保隊長秦茂榮以及趙文禮、張祥強、唐元貴等人非法審訊到深夜。秦茂榮、趙文禮很兇惡的對皮中說:「你是重犯,一定要嚴懲,這次要把你弄慘」等等語言。皮中說:「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深夜一點後,將皮中和張志芬又一次非法關進看守所。

皮中絕食、絕水六天,抵制迫害。公安局的唐元貴到看守所來對皮中說:「你這次是一年九個月的勞教。」皮中立即說:「我要上訴。」當皮中將書面上訴交了僅三天,就非法強行將皮中和張志芬劫送到重慶女子勞教所四大隊。當天,立即被大隊長譚映月與吸毒犯人強行扒光衣服、裸露全身,逼做十個下蹲,被套上囚服。

皮中進勞教所時穿的防寒服被搜走,扔進垃圾桶內浸泡。警察賈征和吸毒犯使勁拽著皮中的頭髮,亂七八糟的剪成「蓋碗頭」。由於皮中拒絕「轉化」,被警察陳彥雁、胡曉燕、蘇暢(教導員)、李靈靈關進「小號」,由吸毒犯劉承玲、劉婉銀、楊志強等六人晝夜包夾。每天逼寫「思想彙報」,不寫就不讓睡覺。謾罵、恐嚇是家常便飯。折騰到凌晨兩多鐘睡下,早晨五點鐘不到就要起床,整訓、站軍姿、坐軍姿,坐在很矮的塑料凳上,天天如此。

不長時間,皮中的臀部開始潰爛,血肉粘在內褲上,撕裂般的疼痛。不准喝水、不准上衛生間,造成皮中二十多天排一次大便,直到勞教期滿都這樣。不准換衣服,連口、臉、腳都不准洗,長達五十多天。這五十多天裏,沒讓皮中接觸到一滴水。

勞教所羅所長帶著專管法輪功的警察到四大隊督促加緊迫害法輪功學員。要求達到百分之百「轉化」,她們稱為「攻堅冰」戰,由此加大迫害力度。每到夜晚都能聽到被迫害者發出的慘叫聲。後來,用封口膠粘在法輪功學員的嘴上,被迫害時發不出聲來。

在這期間,重慶市渝中區譚姓的年輕大學生(當時才二十七歲)被迫害逼瘋。重慶市銅梁區的趙鳳霞(三十歲)被逼傻,並且喪失語言能力,無法正常行走,需要在別人幫助下,緩慢移動腳步。法輪功學員被逼迫寫「三書」。

後來皮中被調到十二個人的大間,裏面住的全是包夾吸毒犯。這些包夾定期受到警察趙媛媛、陳彥雁等人的培訓,最後考試合格才能做包夾。因此她們個個在迫害法輪功人員時,手段殘忍。皮中親眼目睹她們將白色藥片用飲料瓶(裝著水)壓成粉末放在菜、飯裏,然後送到各個監舍裏讓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吃。重慶長安廠的工程師王柳珍就是長期吃這種混著藥的飯菜,直到走出勞教所。

在寒冷的冬夜,連續迫害皮中站在通風的過道上,被罰站幾小時。由於皮中反抗種種不人道行為而被「嚴管」48天,強迫奴役,完不成任務,再加罰。皮中身高1米64,進勞教所前體重128斤。當皮中勞教期滿走出來時,體重不足90斤,人枯瘦如柴,一頭黑髮全部變白,親朋相見不相識。這次的非法勞教皮中沒得到勞教通知書。

皮中在監獄時(二零零四年),被強行體檢,抽血一次;二零零七年大約四、五月,在勞教所被強行體檢兩次,是部隊324醫院軍醫參與。當時用很粗的針管,分別兩次抽了皮中兩大管鮮血。如果皮中的血型符合配型,不知皮中今天是否還活在世上。

二、家庭破碎、親人承受的巨大傷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皮中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一年多的時間裏,皮中的老父親(二等甲級殘廢軍人)拖著傷殘的一條腿,多次去找公安局長吳克浪,要求無罪釋放他的女兒出來,雖然他未修煉,但知道他女兒是個好人,沒有犯罪,憑甚麼被長期非法關押?在多次奔走公安局、看守所無結果之下,皮中的老父親因擔心、憂傷、悲憤,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突發心肌梗塞不幸去世。當皮中的親人、朋友要求讓皮中出來見父親最後一面時,局長吳克浪說:「其他人可以,煉法輪功的絕對不行。」皮中父親到死也沒見到他女兒一面。同時,皮中的女兒大學畢業報考公務員的資格也被取消。

由於皮中遭受多次迫害,皮中的丈夫害怕受牽連,於二零零六年與她離婚,一個原本美滿、和睦的家庭破碎了。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皮中再次被綁架。被劫持到勞教所的二月十四日,皮中接近八十歲高齡的老母親,受不了這沉重的打擊,當即昏過去,經開顱大手術撿回一條命。雖然花費了巨資,但人卻癱瘓了,也喪失了記憶及語言能力。二零一三年三月,皮中的老母親不幸去世。

二零零零年二月皮中去北京上訪時,除被非法搜去了隨身帶的一千多元錢外,去北京劫回皮中及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公安、政府工作人員三人在北京遊玩名勝風景的門票、車票,返程重慶的火車票等等,全算在八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每人承擔九百多元錢。通知皮中單位財會科每月從工資卡中強行扣出,至扣清為止。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皮中被綁架到看守所後,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被強行送重慶女子監獄,皮中的退休金被非法停發,該增加的工資也沒增加。

因為皮中的被迫害,皮中的父母早逝,家破人亡。因為皮中的被迫害,皮中的父母、孩子、親人也整天生活在驚恐、擔憂之中,他們承受的巨大痛苦和精神壓力有多深?受到的傷害又有多大?這一切的一切豈是金錢能賠償得了的?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修大法重獲健康 重慶婦女屢遭中共迫害

(文字整理:李樂真/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