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雲:小官貪2億 內蒙「倒查20年」透何信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多家大陸官媒報導了內蒙古「倒查20年」整治煤炭部門腐敗的情況,中共要藉此顯示反腐的決心。然而,公布出的數字和情節反而凸顯中共官場的無藥可救。

6月7日,一篇黨媒報導提到了5月26日晚上更新的數字:「全區(內蒙古)紀檢監察機關累計受理涉煤問題線索3982件,立案700件987人,其中廳局級62人,縣處級227人,14名幹部主動投案……」,該文還稱,內蒙古涉煤腐敗案件「抓一個帶一窩連一串」,因為「政商之間最終衍生出了龐大的涉煤利益鏈、關係網和共腐群」。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內蒙古「倒查20年」僅針對煤炭行業,一年前才啟動,沒想到近三百名官員被拉下馬。此前中共高調反腐數年,卻還有大批腐敗官員漏網。如今中共主動承認了內蒙煤炭領域的腐敗亂象,從內蒙看全國,從煤炭看其它系統,還有多少條「龐大的利益鏈、關係網和共腐群」有待查處?多少民脂民膏被侵吞?

媒體點名了一些中鏢的官員:內蒙古自然資源廳原副廳長王傑、烏蘭察布市委書記杜學軍、自治區交通廳廳長白智、自治區原國土廳廳長白盾,鄂爾多斯市煤炭局原局長郭成信,內蒙古礦業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蘇日勒格等人。

以白盾為例,內蒙古紀委監委發文,稱其「理想信念喪失,背棄初心使命」,「搞權錢交易」,「索取巨額財物;家庭財產、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差額特別巨大」。這些話也同樣適用於其他貪官。

6月18日,鄂爾多斯市煤炭局前黨委書記、局長郭成信「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開庭審理。郭成信被指控受賄九千餘萬元人民幣,並有1.1億多元不能說明來源。此案相當驚悚,一個處級官員貪腐金額高達2億!那麼其他更高級別的官員貪污了多少?

被整治的貪官統統是黨員。黨媒記者稱,「這些人無不是受組織培養多年、身處重要部門關鍵崗位」,「不少人還擁有過閃亮光環」。確實,大小貪官一律都曾受黨重用,他們的光環和權力都是黨給予的。換句話說,黨培養和輸送了一批又一批貪官。

陸媒播出了郭成信的所謂懺悔詞,他聲言:「那幾年煤炭領域有點太瘋狂了,把一批幹部弄壞了,也把社會風氣帶壞了。」官媒試圖通過郭成信之口推卸責任,似乎「煤炭領域」是罪魁禍首。「煤炭領域」是由不同層級、不同部門的人員所組成,官員以權謀私,商人以錢謀私,官商勾結、互相利用,導致了整個行業的腐敗和混亂。道德滑落、人心變質,才是問題的根本。

中共官場因何成了腐敗的溫床?因為中共一黨專制,把持黨政軍大權,並且控制司法、媒體和宣傳系統,通過暴力壓制民間異議,沒有任何機構可以監督和制約它。由此,黨得以為所欲為,而黨任命的幹部便獲得了在其職權範圍內為所欲為的個人通行證。

另一方面,中共壟斷了國內的土地、礦產等資源,享受並任意分配民眾創造的物質財富。那麼,由黨委派的官員也順勢得到了操控資源、分一杯羹的特權。例如,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家族控制了大陸的石油產業,江澤民家族控制了國內的電信行業。江、周家族都貪得富可敵國。據報,周永康所斂資財總額超過1331億元,而這也是大大縮水後的數字。

中共執政72年,貪官多如牛毛,其貪腐金額屢破世界紀錄。據維基百科條目介紹,中國人民銀行2011年6月15日刊發《我國腐敗分子向境外轉移資產的途徑及監測方法研究》報告,2008年6月之前外逃幹部16,000至18,000人,攜帶款項達8000億元人民幣。

「倒查20年」才一年,就查出幾百名貪官,涉案金額恐達數十億元,中共是在自打耳光,這也是對它整天宣揚的「制度自信」的一大諷刺。反腐、反腐,總也查不清,反不完,這是哪門子「初心」和「使命」?中共有何資格「領導」和「代表」人民?它憑什麼要求人民「聽黨話跟黨走」?這樣的政黨怎會「長盛不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