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武漢多種病毒早傳播?NIH為何刪資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6月24日(星期四),亞洲時間是6月25日(星期五)。

今天焦點:情報總監話裡有話,病毒來源將無解?查到原始病毒序列,多種病毒早在傳播? NIH為何刪原始資料?‭蘋果絕版百萬賣空,港人哽咽「不買就沒了」;《真實中國》畫展。

邁阿密戴德消防救援隊24日表示,邁阿密郊外一棟12層高的海濱公寓樓部分倒塌,造成至少一人死亡10人受傷,51人下落不明。目前大規模的搜救正在進行中。

中共水利部24日下午通報稱,23日12點到24日12點,黑龍江、雲南、廣東等省13條河流發生了超警以上洪水。

英國首相約翰孫24日表示,英國軍艦是在公海合法行動,英國不承認俄國擁有克里米亞半島的主權。約翰遜的表態,是因為英俄雙方23日在黑海水域爆發衝突,引發兩國外交緊張。

美國參議院外委會24日通過國務院亞太助卿提名人康達人事案。康達擁有豐富的亞洲事務經歷,如果提名獲准,他計劃進一步發展美台關係、協助台灣自我防衛,並協助美國戰勝中共。

香港「天水連線」、「守護大嶼聯盟」和「社會民主連線」3個團體24日表示,將在25日前往灣仔警察總部提交申請書,延續民陣傳統,在7月1日上街發聲,今年的主題為「堅守民間社會、抵抗政治打壓、釋放所有政治犯」。

截止到美東時間6月24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43萬1,926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8,034萬4,713人,死亡總數是390萬6,774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爆發於武漢的中共病毒疫情,之所以傳遍全球,幾乎盡人皆知是由於中共的掩蓋造成的。但是有多少人、包括外國的頂尖專家幫助中共掩蓋真相,甚至是參與了中共的邪惡計劃,潮水在漸漸退去,沒穿泳褲的人開始出現了。

病毒來源將無解?海恩斯吹風?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21日接受了雅虎新聞的採訪。她表示,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真正起源「可能永遠不會為人所知」。

海恩斯表示,她一直在「密切監督」這次涉及幾十名分析人士和情報官員的評估,並專注於有關的細節。她的團隊正在尋求、收集可能會揭示中共病毒來源的新情報,並進行新的分析。

這位美國最高情報官員稱,情報機構對病毒來源的評估已經將近一個月,但「並沒有更接近得到答案」。她說「希望找到確鑿的證據」,但「這很有挑戰性」,「可能會發生,也可能不會」。如果90天的評估結束時還沒有明確答案,只能如實向拜登政府匯報。

海恩斯的這種說法,我覺得出於兩種可能。一種是給自己留點迴旋餘地,有經驗的政客經常有「打太極」的現象。海恩斯曾擔任過中央情報局副局長,對一件事說到什麼程度,拿捏尺度她應該比較有經驗。

用中國人常說的一句話,「寧做過頭事,不說過頭話」。如果提前把大話說出來了,結果卻不是那樣,那會被人恥笑,慢慢會失去信譽度。所以不排除海恩斯保持「謹慎」的可能。

另一種可能,就是海恩斯在提前「吹風」,病毒溯源很可能最終沒有答案。但是這樣的結果,似乎有點令人難堪。因為海恩斯手下有18個情報機構,還有17個國家實驗室在協查。如果真查病毒源頭,應該不是什麼特別困難的事。

萬一美國情報機構沒有最終的明確答案,我覺得這裡面又有兩種可能的因素。

一個就像我們昨天(23日)談到的美國政府的壓力。這裡面可能牽涉到一些美國重要人物,不能再深究病毒來源。這可能是一個主要原因,大家可以去看我昨天的節目,這裡不再贅述了。

還有一個就是情報機構可能真的遇到了一些問題,在阻擋病毒溯源的調查,比如有人可能不希望把相光資料「公諸於世」。因為有人發現,大約一年前,來自武漢早期病例的241個病毒樣本基因序列,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數據庫中消失了。

事實說話:多種病毒早已傳播!

西雅圖福瑞德哈金森腫瘤研究中心病毒學家布魯姆表示,他從谷歌雲上發現一些被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刪除的文件。經過努力,已經恢復了其中的13個原始序列。

有一說法「物過留痕」,我今天(24日)是第三次在節目中提到。這是大陸一位公安高層親口對我講的,現在這個說法又一次被證實了。

《紐約時報》在今天的報導,經過不斷查詢,布魯姆發現這被刪除的241個序列,都是武漢醫院的傅愛思收集的。布魯姆還發現,傅愛思和她的同事2020年3月在《科學》雜誌發表了一篇研究論文,描述了針對中共病毒的新實驗測試。

論文中寫道,他們觀察了45份鼻拭子樣本,都是疑似中共病毒初期的門診患者。他們試圖尋找蝙蝠冠狀病毒的遺傳物質。研究人員沒有公布樣本中的基因實際序列,只公布了一些病毒的突變。

布魯姆在推特上寫道,儘管人們不太清楚武漢爆發疫情是人畜傳染還是實驗室事故,但所有人都同意,病毒是來自蝙蝠。所以預計第一個病毒序列可能與蝙蝠冠狀病毒更相似,然後隨著持續突變,將變得更加不同。

但事實「並非如此」。布魯姆研究發現,華南海鮮市場的病毒「與後來在中國甚至其它國家收集的冠狀病毒相比,跟蝙蝠冠狀病毒有更多不同之處」。

由此布魯姆認為,在中共通報的第一例患者之前,武漢已經有多種冠狀病毒在傳播了。

布魯姆在論文中表示,「數據表明,作為世衛組織-中國聯合報告重點的華南海鮮市場序列,並不能完全代表武漢疫情早期的病毒樣本。」在2019年12月之前,多種冠狀病毒可能已經在武漢傳播開來。

2019年12月,這是中共一口咬定的時間。聲稱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發現了「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認定這個市場就是病毒始發地。

但是布魯姆發現的這些被刪除的數據顯示,病毒在這個時間之前,已經在武漢開始傳播了。我們早前節目中曾提到過,大陸匿名醫學界人士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曾將實驗動物賣給商販。

亞利桑那大學進化生物學家邁克爾‧伍羅貝表示,「這無疑是一項偉大的偵查工作,它大大推進了了解中共病毒起源的努力」。

布魯姆和伍羅貝都是有話直說的科學家,他們都在呼籲對病毒進行溯源追查。只是以前沒有足夠的信息,無法確定病毒究竟是從實驗室洩漏,還是從動物直接傳染給人類。而現在發現的病毒大流行早期序列,或許可以讓科學家們更接近查到病毒的起源。

《紐約時報》表示,這些新信息「可以用來識別病毒可能是何時,以及如何從蝙蝠或其它動物傳播到人類的」。

NIH為何刪原始數據?誰在掩蓋?

布魯姆發現這些被刪數據很偶然。在追查病毒源頭的研究過程中,他發現一個武漢大學的研究。武漢大學曾對2020年1月的34個中共病毒陽性病例,以及2月的16個病例進行了測序。

於是布魯姆就進入國立衛生研究院的數據庫,準備讀取這些數據。可是當他進入數據庫卻發現,那些數據「都不見了」,顯示的結果是「項目未找到」。

《華爾街日報》今天(24日)報導,他們得到了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證實,的確刪除了那些原始數據。原因是中方研究人員要求他們刪除。

國立衛生研究院在聲明中表示,2020年3月,一名中方研究人員向NIH數據庫提交了病毒基因序列。並且在一個預印服務器上的一篇論文中發表了有關信息,描述了使用一種先進的測序技術檢測病毒。

但是過了3個月,2020年6月,這名中方研究人員突然要求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刪除提交的病毒基因序列數據。理由是「資料已更新,將公布在另一個未具體說明的資料庫」。但是布魯姆搜索了他知道的每一個數據庫,都沒有找到。

NIH告訴《華爾街日報》,「提交數據的研究人員擁有對數據的所有權,可以要求撤回。」

早期大流行的數據,對追查病毒源頭有幫助,這是很多人的共識,特別是醫學界和研究人員。那麼這麼重要的原始數據,為什麼要刪除呢?

布魯姆對此相當不解,他在報告中寫道,「這些序列被刪除是可疑的」,「刪除這些序列似乎是為了掩蓋它們的存在」。

匹茲堡大學進化生物學家庫珀表示,「這個舉動不僅讓我們懷疑,是否還有其它像這樣的基因序列已經被刪除。」

天普大學生物學教授龐德認為,「如果有更多的序列被發現,特別是來自早期的序列,或其它地方的早期樣本,一切都可能再次改變。」他相信未來「可能」還會發現更多大流行早期的數據。

那麼是誰要掩蓋這些原始數據呢?按照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說法,是應中方研究人員的要求這麼做的。

我們無法確定國立衛生研究院有沒有問題,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大家自己判斷。

這裡只提醒大家,「國家脈動」昨天(23日)披露一段音頻,美國首席傳染病專家福西博士資助的研究人員表示,與武漢實驗室研究病毒「功能增益」的「合作」,國立衛生研究院是「非常」支持的。

福西領導的美國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隸屬於國立衛生研究院。福西早前向美國國會承認,通過英國科學家達薩克創辦的「健康生態聯盟」,向武漢病毒研究所資助了60萬美元,支持他們搞病毒「功能增益」研究。目的是讓病毒更具有傳染性,更具有致命性。

國立衛生研究院刪除原始數據,自稱是應中方研究人員的要求。那麼這個中方研究人員,也就是武漢醫院的科學家傅愛思,他究竟是個人行為,還是中共官方的要求呢?

我們無法查證,但我相信大家應該都明白,極有可能是中共要求的。或者是在中共掩蓋疫情真相的情況下,傅愛思迫於壓力而為。

布魯姆指出,中共政府下令銷毀一些早期的病毒樣本,並禁止未經批准發表有關冠狀病毒的論文。

中共的這些做法都證明它在掩蓋病毒真相。不管哪一種情況,都會使外界更加懷疑中共在病毒起源問題上的透明度。

蘋果百萬絕唱 港人仍擔心買不到

一幅記者向報社外人群告別揮手的大照片,配上標題「港人雨中痛別,『我們撐蘋果』」,《蘋果日報》今天(24日)的絕版,吸引了許許多多香港市民爭相購買。儘管是平時印刷量的10倍以上,但100萬份還是被香港市民搶購一空。許多香港人擔心,「再不買就買不到了」。

午夜剛一過,蘋果日報大樓外面就排起了長隊,人們點亮手機燈光,靜靜地等候。期間,有《蘋果日報》的記者出來,與等候的民眾拍照合影。也有蘋果員工親自免費派發給大樓外的市民。

《蘋果日報》的記者在最後一刻,仍然記錄了香港民眾的熱情。凌晨2點,盧先生帶著2歲的孩子去了將軍澳蘋果日報總部,然後去了旺角排隊買報。面對長長的人龍,他說「無論等多久,都會等到買到為止」。最後盧先生買了6份。

特意穿著「Stand With 蘋果」的黑色上衣,林小姐也是早早來到旺角報攤。她特別感激蘋果的員工在風雨飄渺、前途未卜之際,仍然用心準備最後的《蘋果日報》。

化名「兔子」的女生和同伴昨天(23日)晚上11點就來排隊了。她們表示這次她們第一次排隊買報,也是最後一次。

九龍尖沙嘴報攤有400份報紙,但是早上7點半,就已經全部賣空了。有4名剛畢業的學生,早晨6點就買了10份,打算自己收藏和分給同學。

葉小姐從反送中以來,一直堅持買《蘋果日報》,她今天買了10份收藏。知道今天是《蘋果日報》絕版,所以早早就來到報攤,擔心晚了會賣完。她一度哽咽說,「不買就沒有了」。

很多拿到報紙的市民難掩激動,他們高高舉起報紙,讓其他媒體記者拍攝。還有港人一邊哽咽一邊高呼,「多謝你們呀!」

香港市民搶購《蘋果日報》的場景,翻牆的大陸民眾都看在了眼裡,也深受感動。一位叫「明亮」的網民說,「這種場面太感人了,感動得使人流淚」。

河北學者李義對自由亞洲表示,100萬份《蘋果日報》瞬間被市民搶購一空,可見人心相向、讓人感動。

李義認為,香港市民暴買《蘋果日報》的現象,體現著香港人對這份報紙的支持,也寄託著香港市民的感情,同時也是對香港政府打壓新聞自由憤慨,還有對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的無聲抗議。

湖南法律界人士裴先生表示,曾經看到中共官媒點名批判香港《蘋果日報》,但沒料到這家報紙這麼快就關閉。

裴先生指出,國安法實施後,香港什麼都完了。「法庭審理的案件可以看出香港的法治已經完了。現在連新聞自由都沒了,《蘋果日報》被逼關閉,表明香港的新聞自由已死。我們再看港人對《蘋果日報》的態度,從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共在港人心中的位置。」

《真實中國》畫展

接下來繼續為大家展示《真實中國》徵畫活動的作品。帶給大家第一幅作品的朋友是居住在馬來西亞吉隆坡的譚先生,他這幅作品的名字叫「紅眼政」。

畫面中心位置有一個中共的鐮刀斧頭圖案,血色已經或明或暗地布滿了整個畫面。畫面上有很多的眼睛,在看著不同的方向。

譚先生在文字中表示,中共的魔鬼之眼遍布每個角落,在無死角地監控著每一個人,讓人感覺到窒息。

《紅眼政》。(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我們以前曾多次談到,中共在全國各地安裝了幾億個監控攝像頭,無論你在什麼地方,都是處在中共的監控之中。即使是在家裡,中共也在監視著你。你的手機被大陸的手機廠家安裝了後門,使用的國產軟件在時時向中共傳送你的數據,中共「老大哥」對你了如指掌。

通常監獄都有高牆電網,但是中共把中國給打造成了一個無形的大監獄。雖然看不見高牆電網,但實際的監控措施卻遠遠超越高牆電網,14億人生活在這個露天大監獄中。

我曾經接到過幾位朋友的詢問,怎麼逃出中國這個大監獄。我知道大家都已經受夠了,可是在這方面,我實在是幫不上忙,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逃離,我只能祝福大家好運。

第二幅畫作是來自一位台灣的朋友「老莊」。其實應該稱呼莊老先生才對,因為莊先生已經到了古稀之年了,是一位早年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的藝術工作者。

莊先生的這幅作品叫「歹路」,也叫「不通的死路」。畫面上是一條盤桓在山間的路,從斷面看,都是人民幣的符號。而再仔細看,路面下面還有各種花紋的毒蛇。

路的左側是一隻禿鷲,在等著獵物出現。禿鷲的胸前有鐮刀斧頭的圖案,顯然是代表著中共。路的右側寫著四個字。

《一歹一路》。(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莊老先生在文字中介紹,創作這幅畫是為了說明中共打著與世界各國經濟共榮的旗號,結果讓參與國家債台高築。「一帶一路」瞬間變成「一歹一路」。更慘的是,如果飲下劇毒,步上無解的死路。

莊老先生進一步介紹,那些毒蛇紋路的地質剖面,代表著不同的地質。明示層層巨毒,「一帶一路」碰不得。而「一帶一路」大撒人民幣,參與國家無不債台高築。形同懸崕式落差,不通的死路,未蒙其利先受其害。而中共這隻禿鷲,早就嗅到了屍味,就等著獵物上門。

感謝兩位朋友的精采畫作,非常形象地刻畫出了中共對國內民眾的監控,和對世界的欺騙,可以很直觀地讓人們看到中共的邪惡。我相信認清了中共魔鬼的本質後,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遠離它、唾棄它。

我希望有更多朋友都來參加我們的《真實中國》徵畫活動。真的非常有意義,您在創意和繪畫的過程中,既可以使自己加深對中共惡魔的認識,又可以用畫作啟發別人,幫助更多人看清中共的邪惡。

所以我希望大家都來參與。我們不是要求您有多高的繪畫技巧,我們只希望您的作品能夠反映出真實的中國。無論是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您都可以畫下來,發送到我們的爆料郵箱xwkd2017@gmail.com。

我們在節目中展示後,會上傳到優樂客網站,讓這些作品發揮更大的清楚邪惡的作用。以前所展示的每一幅作品,已經都上傳到了優樂客網站,沒有看到的朋友,可以到優樂客去觀賞,並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

另外大家在投稿的時候,請介紹一下畫作內容,這樣可以避免我們理解上產生歧義。如果是在別人作品上進行的創作,請一併說明原作出處和原作者的姓名。這樣既是對原作者的尊重,也避免出現侵犯版權的問題。

還有一件事,我們的「為台灣加油」集氣活動,還有一週的時間就結束了。沒有投稿的朋友,請抓緊時間,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我們希望您用簡短優美的文字,向台灣遭受疫情的民眾送上祝福,為一線抗疫的人員加油打氣。字數要求在100字以內,體裁不限。

您的作品請寄送到我們的另外一個郵箱:newsinsight00@gmail.com,newsinsight是新聞看點的英文名。

我們會把所有的作品都上傳到優樂客網站,然後根據大家的點讚數量,選前10篇作品,我在節目中讀給大家聽。希望大家踴躍參加我們這兩個活動。

******************
毛澤東在臨死前曾先後指定了四個接班人。其中之一就是「四人幫」之一、年紀小、學問少但立場堅定的王洪文。被老毛看中的王洪文後來並沒有得好,在遭了很多折磨後死去了。

在今天的紅朝看點,我們來說說毛澤東的接班人王洪文之死,今天先談第一部分。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大陸免翻牆網址:https://ogate.org/@youlucky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https://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