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三孩政策立法背後的黨國意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據陸媒報道,6月18日國務院已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正草案〉》,並交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

二孩政策法案是2015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的,國務院於當年12月2日通過了此法的修正案,人大於12月27日通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時間上不超過兩個月,可謂應對迅速。由此相信,此次三孩政策法案的通過也會非常快,這難免不讓人感覺中國的人口問題已經到了火燒眉毛的程度了。

那麼,是不是放開二孩,甚至放開三孩政策的立法意味著中共把生育權多多少少還給了老百姓一些呢?並非如此。中共認為,「有關生育政策是執政黨的政策主張……要通過立法機關的法定程序成為法律,上升為國家意志。」黨媒更是紛紛把三孩政策的出台稱為「三孩紅包」,似乎這是從天而降的大好事,老百姓應該像搶紅包那樣爭先恐後。

可現實卻與中共的願望相悖,網上各種評論翻車,不但生三孩意願不足,還有很多網友被激怒了:「上有四老,下有三寶,中間兩個,死了拉倒」。所以我們又看到了這樣的報道:「多地部署全面了解育齡婦女及生育意願,已開展問卷調查」。報道稱,國家統計局濟南調查隊在濟南市對366戶家庭開展的調查結果顯示:三孩的生育意願,中年高於青年,農村高於城市,制約三孩生育意願的因素主要為:經濟壓力、時間成本、工作壓力、身體狀況。

生育意願調查是國際通行的一種調查方式,理想子女數、生育計劃和生育行為構成了整個生育意願的所有環節。理想子女數反映的是婦女的生育觀念。實際上,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大部分婦女的理想子女數在2以下,因為政府之前是不允許這個數字大於2的。

為何中國人會形成這樣的觀念呢?之前公布的一份調查表明,在「只生一個好」時代,計劃生育工作做得越深入,當地的年輕人對獨生子女的認可度越高,該地區的理想子女數就越低。可見,中共此前對獨生子女的瘋狂宣傳恰恰對目前二孩、三孩的生育意願產生了反蝕作用,那些被一孩化政策洗腦的人無法馬上轉變觀念,接受二孩或三孩政策。

可以說,中共為了自身的利益,對民眾的生育控制從來就沒有放鬆,韭菜不夠割了,就要求多種韭菜。自1980年以來,一孩政策實施長達35年,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僅6年,就又迎來了三孩政策。當年能夠逼死人的一孩宣傳漫畫和標語讓人記憶猶新,如「一人超生,全村結紮!」,在二孩時代變成了「一人打胎結紮,全村都得生倆!」和「一人拒絕多生,全村人工授精!」。這同樣觸目驚心的二胎宣傳標語,只能表示老百姓仍然只是中共國的韭菜製造工具,讓你只生一個,你就不能多生,讓你生兩個,你就既不能生一個,也不能生三個。「一胎罰、二胎獎、三胎四胎不要想」,真不敢想像這個口號在三孩政策下能改成什麼樣。

雖然放開了三胎,但肚子還是國家的,國家現在讓你生三胎了,你不願生還不行,生育意願是來自人的主觀感受的,是人性方面的,中共要執行的卻是國家意志,甚至通過修法來保證這個國家意志。

歷史上把婦女肚子視為國家工具的例子往往在共產主義國家中出現,蘇聯斯大林時期由於內部清洗屠殺和戰爭導致人口快速減少,1936年修改《家庭法》,醫生不准做墮胎手術,違者被抓去勞改,鼓勵婦女生育多個孩子,對生育7胎以上和11胎以上的母親給以獎勵。但嬰兒出生率峰值僅出現了一年,後續下降至比原來還低,最終以失敗告終。

羅馬尼亞黨魁齊奧塞斯庫為了提高人口數量,增強國力,1966年頒布法令,禁止墮胎、禁止離婚、每對夫妻至少生四個孩子,不能受孕的婦女要繳納稅金,「月經警察」進駐各個單位,對婦女經期進行嚴格的監控。在這種泯滅人性的法令下,胎兒的出生率高了,但隨之而來的是各種設施不足導致的嬰兒死亡率增高,為此,齊奧塞斯庫下令,只有滿月以後的嬰兒才能申報戶口,將那些滿月內死亡的嬰兒排除在統計數字之外。

可見,專制集權政府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權力和利益,事實證明,「國家意志」往往無法代表和操弄民眾的意願。中共匆忙修改法律讓中國人多生孩子,恰恰說明中共已經開始品嘗其強權統治給其自身帶來的惡果,正在走向窮途末路。或許,中國人能夠真正擁有自己生育權的時代已經不遠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