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零號病人」11月出現和中共內部一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6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25日晚上6:30,北京時間6月26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秦鵬;我是Iris。

今天焦點:抵制無效!Nike財報遠超預期;CEO一句話兩頭不討好;驚人巧合?最新研究「零號病人」2019.11.17出現,和中共內部記錄一致!

遭遇「新疆棉事件」抵制之後,Nike在6月25日發布的業績讓市場大吃一驚,股票更一日上漲15%。不過,CEO說的一句話,兩頭不討好,讓中國和海外都有部分人喊出了「抵制耐克」!

英國的最新研究發現,首個病例在中國出現在2019年10月到11月中旬,最可能是在2019年11月17日出現,隨後於1月份傳播世界。然而這個時間,居然和此前媒體報導的中國政府內部的記錄一致,這是巧合還是天意?

抵制無效?耐克中國業績暴漲

Iris:6月25日,全球著名的運動服裝品牌Nike集團(NYSE: NKE)發布了2021財年第四財季和全年的業績報告。耐克的業務全面好於瘟疫之前,中國市場的業績也大幅提升,這顯示,中共的抵制並沒有對耐克造成多大影響。

財報顯示,截至5月31日,耐克全球第四財季收入由上一財年同期的63.1億美元大漲96%至123.4億美元,遠超市場預期的110億美元。淨利潤,則由-7.9億美元增長291%至15.1億美元。Nike全年收入同比增長19%至445.4億美元,淨利潤增長126%至57.27億美元。目前,Nike業績水平已超越了疫前同期水平。

秦鵬:中國市場的表現也超過預期,集團在大中華區的業績實現了連續7年雙位數增長。2021財年,大中華區銷售收入82.9億美元(約535億人民幣),較上一財年同比增長24%,除去匯率影響,增長了19%。

Iris:受到這一遠超市場預期的業績影響,耐克的股票也應聲大漲,到收盤時,股價153.84美元,比前一天暴漲了近15%。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很有意思,題目是「耐克在沒有中國的情況下過得很好,截至目前」。

秦鵬:是,我們知道在今年3月份,歐盟27國、美國、英國和加拿大,聯合發起了針對中共在建新疆立集中營、迫害維族等少數族裔的制裁,而中共方面,則以H&M、耐克、阿迪達斯和優衣庫等品牌抵制新疆血淚棉為藉口,對耐克等發起了抵制。

美國投資研究機構晨星公司報告顯示,4月份Nike的天貓旗艦店銷售額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9%。然而,從現在的財報看,2021年第四財季,Nike大中華區依然比上一財年同期增長了17%。

Iris:從現在看,這一次針對耐克的中國式抵制,還是像一陣風一樣,刮過去就刮過去了,實際上對耐克並沒有形成多大的打擊。6月1日-6月20日,Nike位列天貓運動戶外品牌銷售金額排行榜第1名。

耐克的首席財務官Matt Friend對媒體說:「集團4月的業績受到中國市場動態的影響,但公司調整運營策略,暫停了營銷活動和產品發布,業績在5月迎來復甦、改善。6月份業績持續改善,目前的零售水平已接近去年同期。」

秦鵬:這一輪的抵制基本上也就持續了不到2個月。其實,當時就看出來了,一方面,3月26日,耐克在沒被下架的電商平台銷量「只增不減」,甚至被秒搶;H&M門店裡也仍有不少人排隊。

3月26日,覆蓋淘寶、天貓、京東等所有電商平台的「秒殺」APP「聚好搶」,當晚8點開通一款耐克女鞋的搶購活動。在開搶前,已經有33.7萬人預約,最後一分鐘又增加了1萬人搶購,時間一到,所有庫存幾乎是一秒售罄。

Iris:3月25日的時候,有微博用戶「伊莉莎白骨精啊」貼出一組「得物」APP上耐克鞋的交易數據圖,說「我剛剛看了一下,耐克賣得超級凶,交易量只增不減,每分鐘都有人刷新交易界面。」

當時,有人留言說,「笑死,這就是互聯網抵制哈。」「我朋友圈好幾個人在狂歡,期待Nike打折好入手,微博看看愛國爆棚,線下真的一言難盡。」「只知道狙明星,但是該買的還是買啊,我以為多硬氣呢。」

秦鵬:嗯,當時,除了萬民搶購,其實顯示這場抵制鬧劇必然失敗的還有一個重大事件,雖然很多網友強烈要求與Nike解約,但是中國體壇的兩大巨頭——中國籃協、中國足協,紛紛沉默不語。

網友們發現,Nike長期贊助中國體壇,可謂坐擁半壁江山。以足球為例,Nike在2018年與職足中超公司續約10年,現金加產品贊助達人民幣30億元(約美金4.5億元);中國國家足球隊也在2015年與Nike簽了一份12年10億元(約美金1.5億元)的合約。

中國當紅的職籃、職足球星,也大多為Nike代言。

Iris:當時還發生了一個有趣的事,足協賣嘴不動手。3月27日早上,《足球報》的官方微博一度發文稱,新疆棉事件爆發以來,中國足協和職業聯盟籌備組高度關注,並緊急就此事召開了內部會議,對Nike在棉花原料選擇上的錯誤行徑表達了譴責。報導稱,對於Nike的錯誤行徑,無論是中國足協還是職業聯盟籌備組,都將保留進一步處理與Nike合約的權力。

這篇微博的報導出爐後,一些愛國網友十分亢奮,認為中國足協與Nike解約不遠了,又把矛頭指向了中國籃協,很多人都等著籃協主席姚明表態。

不料,《足球報》官方微博沒多久就悄悄撤下報導。後來,足協、籃協、中共國家體育總局,都採取了裝聾作啞的姿態。這事兒,就這麼悄悄過去了。

秦鵬:嗯,建聯、郭艾倫、方碩、王哲林、張鎮麟等CBA球星們,也是沉默不語。而只要中共官方的這些機構和明星們不肯正式參與抵制,這場鬧劇肯定就演不下去了。我當時分析過,實際上不僅是Nike等的影響力遠遠不是國產運動服裝品牌能比肩的,Nike給了這些官方的協會和明星很多錢,而且,還因為實際上耐克的服裝和鞋子等裡面有很多高科技含量,穿著的舒適度和運動時候對身體的保護和幫助,也不是國產品牌能夠輕易超越的。

Iris:也就是說,國家體育總局不僅僅是看在錢的面子上,還擔心失去一個最好的國際賽事助手。

秦鵬:此外,Nike還掌握了很多體育資源,在安排熱身等方面有優勢,中國國內的廠商沒有這個優勢。

Iris:當時還有一陣鬧劇,中超各俱樂部備戰訓練圖片中,一些隊將球衣上的耐克「鉤子」標誌遮擋住,有的貼住了球衣的耐克LOGO,有的則是進行後期加工、PS編輯,將鉤子標誌替換掉。

秦鵬:還有很多電視台也是掩耳盜鈴,把這些體育大牌的LOGO打碼。

整體來看,新疆棉花事件導致的中國大陸的這個抵制潮基本上算過去了。耐克預計未來幾年在中國的年增長率將保持在15%左右。

耐克CEO講話惹議

Iris:不過,雖然Nike的業績可能讓一些小粉紅傷心,但是今天耐克的CEO還是鬧了一個大故事,讓海外和中國大陸的部分網友,都不滿意。

在今天發布財報後,與分析師和記者的電話會議上,首席執行官約翰‧多納霍(John Donahoe)在回答有關中國品牌競爭的問題時表示,「耐克是一個屬於中國、為中國服務的品牌」。(Nike is a brand that is of China and for China.)

這讓很多網友不滿意,比如有的網友在BBC的報導下面說:

我認為這個品牌是為運動而生,為運動而存在。(I thoughts that this brand was 「of sports and for sports」.)

這個偉大的耐克支持一個有巨大的人權問題、給世界帶來了新冠病毒的獨裁政權,我將再也不買耐克產品了。(Thats great Nike supports a dictatorship with huge human rights issues and gifted the world COVID, I for one wont buy Nike products.)

這讓人驚訝。我將再也不買耐克了。(this is shocking. i will never buy any nike products.)

當然耐克是一個中國所有、為中國而存在的品牌,他們想保持他們的血汗工廠獲得低廉的勞動力。現在是你拋棄這個品牌的的時候了@WashingtonNFL ( Of course @Nike is 「of China and for China」, They want to keep their sweat shops for cheap labor. Time you ditched the brand @WashingtonNFL)

「Just do it」意味著對種族滅絕、壓迫和儘可能多地出售商品閉上眼睛。耐克不會是我的第一選擇。(「Just do it」 means just close eyes about genocide, oppression and sell the goods as many as they can now. Nike won』t be my first choice.)

秦鵬:在中國大陸,很多人對耐克最新優秀的財報數據表示無奈,也有極少數人對耐克CEO的話表示歡呼,還有的人順勢再喊抵制。

比如有的網友就說:

因為事發時,領導說了不能抵制耐克。

國家不封耐克,為什麼人民群眾不可以買,有想買的就買。這種事情為什麼國家不帶頭封了耐克?為啥讓老百姓沖在前面不買耐克?當老百姓是清朝的義和團嗎?

百里奚之五張羊皮:恥辱!@新華社官媒對此屁都不放。

中國紅衛兵就是笑話抵制出新高了$耐克NKE$

Iris:你說的這是一類網友,還有的看起來是小粉紅。

有的說:如果不是中國對耐克的抵制,耐克CEO也不可能改口吧?

秦鵬:耐克CEO的這個話也是自找沒趣,不過我今天看到一組數據,雖然說耐克中國的市場銷售額只占全球的六分之一,但是利潤角度看,占了半壁江山。

Iris:很多跨國大公司在人權和市場方面的搖擺,有的時候是導致了中共的囂張。

秦鵬:是。

首例病人2019年11月17出現? 與中共內部文件一致

秦鵬:如今病毒溯源愈演愈烈,全世界都想搞清楚:這個病毒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實驗室還是自然?昨天的一份最新的研究,為一個同樣關鍵的問題提供了重要線索:真正的「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Iris:沒錯,我們今天,就來探索揭開病毒謎團中,除了地點外的另一要素:時間。週五發布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病毒可能最早在2019年的10月,就開始在中國傳播了,比中共官方聲稱的「首個病例」,要早整整兩個月。

而這,還不是最驚人的。這份研究稱,最有可能的第一個案例,是出現在2019年的11月17日。而這和《南華早報》在去年三月揭露的一份中共官方機密文件,竟然對上了號。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呢?我們來為大家仔細看看。

首先來講講這份最近的研究。6月24日,《公共科學圖書館:病原體》(PLOS Pathogens)期刊,發表一篇論文顯示,英國肯特大學的研究人員,利用資料庫與數據集比對等方法,推算出中國的第一個感染病例,【最早】可能在10月4日就出現了。而這位「零號病人」的最有可能出現的【時間段】,是11月中旬,他們甚至還推斷出了一個具體日期,就是11月17日。

講到這裡,觀眾朋友們可能問了,這連幾月幾日都能算出來,這搞不好是「掐指一算」吧?秦鵬老師,您能不能給我們簡單科普一下他們的研究方法?

秦鵬:哈哈,當然。他們的方法是有考究的。媒體報導,這些研究員使用的是「最優線性估計算法」(簡稱OLE),這是環境/物種保護科學(conservation science)領域中的一個數學模型,一般是用來推算物種滅絕日期的。但其實這個模型應用範圍很廣,可以被用於考古學、研究周期性生物事件等等。肯特大學的研究小組,是用這個模型,分析了2020年5月前,病毒向二百多個國家的傳播,去推斷出病毒起源的時間點。

當然了,這個方法也只是提供一個大概的時間,並不是一錘定音。但他們也說,這的確提供了一個寶貴的視角,讓大家了解病毒在世界不知不覺中,就早就開始傳播的可能性。

沒錯,這份研究甚至還詳細列出了病毒傳播到其它國家的可能時間:1月3日到日本,然後1月7日到泰國,1月12日到西班牙,1月14日到韓國,然後,在1月16日,傳播到了美國。

所以內容的確很重磅。西方媒體,比如路透社、福克斯新聞等,也紛紛在報導這份研究,指出最早的病例出現,的確很可能比中共官方聲稱的要早得多。

秦鵬:很多主流媒體在報導這篇論文的時候,都說中共官方公布的最早的病例出現時間是2019年12月8日。

現在,英國科學家的另一種方法的研究,把這個時間推進到更早,所以外界認為,這是一個驚人的進展。

Iris:那到這裡,可能又會有觀眾朋友問了,那說不定是中共自己也不知道呢?你怎麼知道是它故意隱瞞知情不報,而不是它也很無辜,和世界一起「後知後覺」呢?秦鵬老師,您怎麼想?

秦鵬:Iris問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也很好地引到了我們的下一個要講的重點:這份研究的重磅就重磅在於,它其實跟中共這邊的時間是對得上的。

武漢金銀潭醫院的副院長黃朝林等人2020年1月24在《柳葉刀》上發表的論文顯示,還有一例是2019年12月1日發病,按照發病和感染有時間差,那麼這個病例感染應該是2019年11月底。更主要的是這名病患是一名七十多歲患病在家的腦梗塞患者。也就是說,更早的這個病人感染、以及感染這個病人的人,從時間來看,都已經推到了2019年11月。

而在2020年3月,香港媒體《南華早報》曾經獨家揭露一份中共的非公開官方文件,追溯早在2019年11月17日,湖北省就有1名55歲居民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這就把時間推到了更早。

Iris:幫大家敲黑板,劃重點:11月17日。

秦鵬:沒錯。《南華早報》我們知道,是被馬雲收購的,有很多大陸方面的官方資源,經常有一些對大陸的獨家報導。

南華的這篇文章報導,根據一份機密文件指出,中共政府早在2019年的11月,就已經得知了新冠病毒的疾病,並確認至少266人遭到感染,而這些人都遭到當局隔離。自當日起,每天約增加1至5個新病例。到12月20日,確診病例已達60例。到2020年1月1日,中共當局已知確診病例其實已經高達381例。但直到1月11日,武漢市衛生部門仍宣稱,只有41個確診病例。

《南華早報》的這份報導,是根據來自中共政府掌握的資料,但沒有透露來自哪方面。《南早》報導總結說,由一眾醫生的說法可知,武漢市醫界似乎在2019年12月底,就知道這個疾病,而且收集了許多疑似病例的檢體。但是這些寶貴的最初病例資料,因為受到中國疾控中心的攔阻而無法確認,拖延了醫生們的臨床發現。而且疾控中心還下令,不得向大眾披露有關於當時叫做「武漢肺炎」的任何訊息。

秦鵬:由此可見,中共並不是後知後覺,相反,是「早知早覺」。這兩個時間點對上的意義,除了把最早的中共內部記載的時間提前之外,還有一個意義,更顯示出中共對疫情消息在故意掩蓋。

昨天的時候,我們還提到,《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中國科學家在去年6月要求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刪除了3月份他們提交給NIH的241份基因測序數據,我們邀請了瑞士的病毒專家董宇紅博士分析說了,他們提交的一些病人在2020年1-2月檢測的數據顯示病毒是爺爺輩的,和華南海鮮市場的孫子輩的不一樣,這也顯示中共在掩蓋。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