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中共利用留學生當間諜釀成惡果

——中共針對美國的十大陰招(系列評論之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當國家信用危機降臨時,它不僅會動搖統治者的政權根基,而且還會給被統治者帶來各種不可預測的災難。而國家信用危機的製造者幾乎都是統治者。近10年來,因中共大規模外派學生到國外當間諜,從而引發美國等西方國家拒絕接收中國留學生,致使許多無辜中國學生的留學夢遭到破滅。這就是一起典型的因國家信用危機給普通國民帶來的人道災難。

都是中共間諜惹的禍

2021年6月中旬,《留學生日報》微信公眾號發出了一個所謂的「召集令」,其內容如下:「主題是『留學生,忍夠了!』,副標題是『反對10043禁令,反對種族歧視』。」該「召集令」號召留美被拒簽的中國學生,於2021年7月1日18時在北京市朝陽區三元橋安家樓路55號(美國駐中國大使館門口)集結,抗議美國政府對中國留學生拒簽。抗議口號是:「政治與我無關,我不是間諜!我是中國人,我留學無罪!美國人你怕什麼?!」

為了獲得簽證,還有中國學生計劃發起集體訴訟,他們還專門開設了一個英文網站(10043.org)向外界傳播受第10043號禁令影響的學生案例,呼籲維護學術自由。

中國留美學生遭拒簽,美國各大高校也不樂意。2021年6月10日,美國大學協會、美國教育理事會及其它39個協會致信美國國務院官員,要求其對第10043號總統公告的實施範圍進行說明。

美國真正要拒簽的是「中共間諜」

正所謂:一粒老鼠屎,搞壞一鍋粥。事實上,美國真正要拒簽的是中共間諜或中共情報機構官員的親屬,並非針對普通中國學生。美國駐華領事館在2021年5月14日回覆一名被拒簽者(中國學生)的信函中稱:國務卿因而下令,美國駐華領事館對(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國家監察委員會、國家安全部、公安部系統人員其配偶和30週歲以下子女暫停頒發B1、B2、B1/B2、F1、F2、J1及J2簽證。鑒於國務卿的指示,暫停簽發您的簽證。申請人不得申訴,且簽證申請費用不予退還。

2021年4月30日,美國駐華大使館舉行媒體圓桌會,就解除中國留學生「赴美禁令」做出了進一步說明。美國駐華大使館領事處總領事畢文霖(William Bistransky)說,美國各駐華使館將從2021年5月4日開放部分面簽,中國留美學生可在課程開始前的120天內申請簽證,但最早只能提前30天進入美國。然而,凡涉及到中國軍民融合戰略以及某些高科技領域的學生,則難以申請簽證或必須接受「額外調查」。

八所高校成為拒簽的「重災區」

中國學生所指的第10043號禁令,是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於2020年5月29日簽署的一份總統公告,旨在禁止與中共軍方有聯繫的中國學生獲得F簽證或J簽證。該公告至今仍然有效。

2021年6月,海外媒體對310名被拒簽的中國學生進行調查時發現,在被拒簽的學生當中,他們的本科大部分是就讀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哈爾濱工程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理工大學和北京郵電大學等8所高校,而這些高校的學生又大部分是接受了(中國)國家留學基金委員會的資助。因此,美國政府拒簽的理由是,他們懷疑這些中國學生出國留學是帶著「特殊使命」的。

據美媒報導,美國川普總統發布第10043號禁令主要是針對在美留學的3000名中國研究生,不但是要拒絕簽證,而且還要將其驅逐出境。原因是這些中國研究生與「中國軍方」有關聯,其中部分人正在美國從事重要項目的研究工作,美國懷疑這些留學生在美從事間諜活動和知識產權盜竊行為,將會給美國帶來國家安全風險。但由於中方留美「間諜」都是使用假身分,從而導致中國留學生的身分真假難辨,致使「禁令」在執行過程中殃及無故。這也是美方刻意強調中共不等於普通中國人的原因。

中共黨支部已遍布全美各大高校

2016年8月3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歐美同學會(留學人員聯誼會)建設的意見》(下稱《意見》,註:這是中共在各國高校設立黨組織的一份綱領性文件),並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結合實際認真貫徹執行。

該《意見》稱,為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在歐美同學會成立10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把廣大留學人員更加緊密地團結在黨的周圍,為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提供廣泛力量支持。

該《意見》的第十一條規定:要加強黨的建設。各級黨委要重視加強歐美同學會(留學人員聯誼會)的黨建工作,依照黨章,結合歐美同學會(留學人員聯誼會)特點,開展黨的工作。歐美同學會(留學人員聯誼會)應當成立黨組織,並發揮領導核心作用,保證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貫徹落實,始終保持正確方向,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戰鬥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範作用。

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曾在2018年4月18日刊發了一篇獨家報導,名為「中共正在美國各大高校建立黨組織」。報導說,中國當局正在為數量眾多的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的美國學校成立中共黨支部,其成員有的受到了國內黨組織的委派。

該報導引用了華中科技大學官網的一篇通告說,2017年7月,9名來自華中科技大學、正在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訪問的學生和學者在學校一宿舍成立了中共黨支部。其後,他們時常召開黨員會議、討論黨的理論思想,並在一面中共黨旗前拍了集體照。

文章同時強調,伊利諾伊的大學並不是個例。中國學生學者在美國高校成立的中共黨組織近年來遍地開花。2017年7月,上海商學院的一行教師在西弗吉尼亞大學建立了黨支部,並與同校的孔子學院一同舉辦活動。同年8月,8名來自浙江科技學院的教師和訪問學者在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成立了一個黨組。同年11月,中國的一行訪問學者在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成立了一個黨支部。報導還說,記者從某個微信群上看到,中共黨支部已遍布美國各大州,包括康涅狄格州、俄亥俄州和北達科他州。

美國議員提議立法防高校(中共)間諜

2019年10月31日,美國國會參議員、共和黨人喬什‧霍利(Josh Hawley)曾提出一項法案,要求國土安全部加強反間諜措施,防止中國等國竊取美國高等院校的敏感信息和技術,危害美國的國家安全。在此之前,來自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眾議員馬克‧沃克(Mark Walker)在眾議院也提出了類似的法案。

美國政界和情報界近年來普遍對中國利用美國開放的學術環境進行間諜活動表示擔憂。美國國會就中國對美國學術滲透的問題舉行過多場聽證會。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在參議院的一個聽證會上警告,中國的「學術間諜」正滲透美國各地獲取科學技術,成為美國全社會的威脅。

中共把留學生當對外作惡工具

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官員喬‧奧古斯丁(Joe Augustyn)表示,中共情報機構不是讓接受過訓練的間諜試圖滲透到美國的大學和企業,而是戰略性地利用學生群體中一些成員充當校園「內部間諜」或「隱蔽的影響者」,一旦行動被暴露,中共往往都是一概否認,將自己(中共情報機構)和學生分離開來。

美國國家反間諜與安全中心主任威廉‧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曾在2019年2月阿斯彭研究所舉行的一次研討會上說:「我們每年允許大約35萬中國學生來到美國留學,這其中絕大多數學生都合法的,(他們)在美國進行了很好的學習與研究,這對全球是經濟有益。但在這些人當中,也有人成為中共在美國從事邪惡活動的一種工具。」

中國留學生應提高辨別是非的能力

作者在各大社交媒體上看到,許多中國學生因遭到美國拒絕而感到惱怒,有些人還以中共外交部「戰狼」 的口吻遣責美國政府搞種族歧視,可他們卻忽視遭拒簽的根源。

從《留學生日報》的「召集令」 就可以看出,該報將召集所有被美拒簽的中國學生去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抗議。可他們卻不問問自己,美國政府為什麼要對中國學生拒簽?如果找到了問題的根源,他們就應該號召所有中國留學生去北京中南海抗議,抗議中共利用中國留學生在美國撒謊、行騙、偷竊、鬧事等惡行,而不是把氣撒到同樣是受害者的美國人身上,這樣做更會讓美國人看不起中國留學生。當然,大家心裡都清楚,去美國駐華使館集體抗議不會有風險,去中南海抗議必然要面臨被中共「維穩」 的風險 ,甚至還有上「反恐黑名單」 的風險,尤其是7月1日去中南海抗議,這無疑是自尋死路。

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作為留學生,大家理當明白,釀成如今這種惡果(國家信用危機)的是中共,還有那些少數助中共作惡為虐的貪婪無恥的留學生,而不是美國人。因此,中國留學生還應該提高辨別是非的能力,才能真正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