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祕書赴美徹底醒悟:共產黨完全錯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7日訊】中共百年之際,國際社會開始反思中共百年犯下的罪行。毛澤東前祕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日前表示,她父親生前遭受過中共多次迫害,劫後餘生來到美國後,父親一下就徹底醒悟,「共產黨完全錯了」。

李銳出生於1917年,他的父親曾追隨孫中山,是早期同盟會會員,參加過辛亥革命。少年李銳在湖南度過了整個少年時期,進入武漢大學就讀後,他頻繁參與和組織學生運動,並在1937年入黨。

李銳是一位以敢言聞名的中共改革派人士,曾說服時任中共最高領導人毛澤東推遲三峽工程的上馬,並因此被毛澤東選作祕書,在文革結束後組建了後備幹部「第三梯隊」。

6月19日,美國之音刊登了對李銳女兒李南央的採訪報導,介紹她父親對中共罪惡歷史的反思過程。

李銳三次受難 直言毛澤東搞邪教

李銳與許多中共高官一樣,在數次黨內政治鬥爭中經歷過起起落落,甚至身陷囹圄。

第一次是在1943年,延安整風運動時期,他的同學魏澤在面對調查時承認自己是「特務」,稱李銳是他的「上級」,因此李銳隨後被關禁閉近一年多,並多次面臨逼供。

李南央說,父親後來告訴她,當時他五天五夜不許睡覺,不許眨眼睛,他熬過來了。關到保安處的另一個人,15天15夜不許睡覺,而且是把人綁在一個木頭的十字架上捆起來。

李銳在晚年曾對延安整風有過深刻反思,他在《李銳口述往事》一書中說:「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前,對自己人的整肅搞了不止一次,大的有蘇區的肅反、打AB團等,共殺了十萬人,直到延安的審干、搶救運動,各根據地的反托派,小的無數,真是太可怕了。這些問題至今沒有結論。」

他表示「所謂整風,講得簡單一點,就是整思想上還沒有入黨,還沒有成為『馴服工具』的知識分子。」

第二次是在1959年廬山會議,當時李銳對「大躍進」提出了一些質疑,他批評「以鋼為綱」的口號,指運動中鋼的指標超出客觀實際。會議後期,李銳被列為「彭德懷反黨集團」的追隨者,被送往北大荒勞改,差點被餓死。

第三次則是在1967年文革期間,他因向中央專案組揭發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而被抓進秦城監獄,關入單人牢房,一關就是8年。

李銳曾直言毛澤東在文革中搞的那一套就是邪教,「早請示晚匯報,跳忠字舞,搖小紅書,真是邪透了」。

李銳人生轉折點

文革結束後李銳復出,1979年,他跟隨中國能源考察團出訪巴西和美國,成為他人生的轉折點。

李南央說,我問過我父親,你從什麼時候就比較大徹大悟了?是不是因為59年廬山會議把你給開除(黨籍)以後,文化大革命你又在秦城監獄裡頭呆著,所以就想明白了。他說不是。他說是他平反覆出以後,1979年,我記得應該是5月份到美國來。

李銳告訴女兒,一下飛機,他一下就明白了,徹底醒悟,「共產黨完全錯了」。

李南央說,父親看到美國那種富足,老百姓那種自由,臉上那種很隨意、很坦然的樣子,大家都很平和的氛圍。父親對超市、大街上的汽車、高速公路都特別有興趣。原來美國是這個樣子,西方世界已經這樣富足了。

李銳在日記中寫到,在美國他第一次去了超級市場,看到超市裡「應有盡有,方便之至」。

李銳在他的口述回憶書中說,「這次出訪,應當講,對於我們自己一貫自詡的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在我腦子裡面是沒有了;不單是水電,而是從整個的社會生活和制度來講,人家的資本主義更符合人類發展的規律。」

中共六四開槍 李銳要女兒離開中國

1989年的「六四事件」,讓李銳對共產黨更加失望。他對女兒說,這個黨沒有味道了,這個國家沒有味道了,你能走就帶著女兒走吧。

李南央表示,父親能靜下心來,徹底地回過頭去反思中共,應該是在六四以後。「那個時候他其實已經從根本上否定了這個黨了。他覺得共產黨走到這一步就已經完了,走到頭了。」

六四以後,當局讓李銳接手中共組織史資料的編纂工作,他接觸到了很多他進延安之前的資料。這一部分的歷史檔案資料使他非常的震撼。

李南央說,當時鄧穎超看著、守著,一定要把周恩來生前的很多東西銷毀,這是經過父親李銳之手的。在銷毀之前,他看到了周恩來的很多批示,他覺得比「四人幫」還「四人幫」,那對他也是非常大的震動。他認識到共產黨從根兒上,一開始就不對。

李銳最後徹底的醒悟就是習近平要修憲要連任。李南央說,父親徹底絕望了,因為習近平邁出了這一步,讓他徹底看明白了。

2019年2月,李銳去世,享年102歲。中國歷史學者、《李銳口述往事》的編纂者之一丁東寫道:「李銳先生早年滿腔熱情參加了這場革命運動,中年又遭遇革命吞噬自己的兒女,晚年對革命進行了沉痛的反思。他的一生,是中國共產黨歷史的一個縮影,是中國民族百年滄桑的一個縮影。」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