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何良懋:中共統治71年 學者作風倒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8日訊】被認為是瞎扯的鄭州春霖職業培訓學校校長「熟雞蛋返生孵化小雞」論文熱度剛剛過去,燕京大學研究員李子豐在由其獨自完成的「堅持唯物主義時空質能觀 發展牛頓物理學」研究項目中,放言其「推翻了誤導物理學界和人類認識世界基本方法的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為科學的健康發展掃清了一個巨大障礙。」再次引發嘩然。

「雞蛋返生」作者郭花平坦言「我不知道原理,我只知道現象。」而李子豐研究領域是油氣井桿管柱力學、油氣鑽採工程,其論文同樣從未涉及天體物理及相對論,網友留言大都為嘲諷,不少學術界人士亦指其說法不具備科學價值,不值一駁。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認為,空間是可以彎曲的,此觀點得到了後人的科學觀察驗證。而李子豐稱他運用邏輯將其推翻,所謂「空間是沒有東西的,是看不見的。空間不是物質,物質可以彎曲,但空間不能彎曲。」又稱,「在時空觀方面,愛因斯坦一生有的只是假想實驗。」而事實上, 相對論已經應用到人們的實際生活,例如,全球定位系統(GPS) 要提供精確的定位服務,就必須考慮相對論效應。

李子豐從2000年起熱衷申請反相對論項目,21年來多次向有關部門申請立項,但從未獲批准。 他接受媒體採訪時自稱,推翻愛因斯坦相對論的知識「來源於大學一年級所學的物理學知識。」「報獎的主要目的是宣傳真理,獲獎是小概率事件。」

相對論和量子力學被公認為現代物理學的兩大基石,已經歷了學者們百年的反覆論證。而李子豐作為外行,不僅反相對論,還在知乎稱「量子計算都是騙局」,幾乎等於向現代物理學宣戰。燕山大學2017年6月15日發布的《關於給予李子豐嚴重教學事故的通報》顯示,「李子豐曾因在其承擔的《鑽井工程》課程教學過程中佔用大量時間講授與教學無關的內容,如發表反相對論、反霍金、反阿波羅登月等言論……3年內停止李子豐老師所有本科教學工作。」

李子豐無學術體系 鬧劇不被國際承認

加拿大資深時事評論員何良懋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 相對論的「E = mc²」方程,已經是世界上一個很重要的公式,從航空事業到今天很多尖端科技的發展,都是建基於「E = mc²」。而李子豐所謂推翻,只是用其自己過去發表的文章作為參考文獻,沒有引用一個前人成果,全部是用自己的「成果」證明自己,「這個李教授是很離奇的,十分出位。」

何良懋指,跨界研究本身沒有問題,很多天才都是跨界橫空出世,融合橫掃各個界別,問題在於李子豐「推翻相對論」的方法,在學術上是不過關的。

第一是學術規格不對,「他用的參考文獻,百分之百是他過去發表的論文,自己證明自己。」第二是推證方法沒有一套學術體系,「完全是唯心的,說句俗話就是,隨口亂説,看不到他的理論體系,也看不到他確鑿的證據,是怎麼把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推翻了。」

他強調,「如果你把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推翻了,就不是在中國裡面的學術期刊發表,是應該在國際學術期刊,是用英文撰寫,令到所有西人的學術界的同行,經過他們的審閱,評審過了你的論文發表才有效。」

李子豐該項目被河北省教育廳推薦入選「2021年河北省科學技術獎」,但實際並未立項,更沒有獲獎,「現在你就躲在河北在自嗨,那河北的當局又讓這個論文通過評審。」「這只是個項目而已,還沒有文章。我覺得這是奇葩中的奇葩。」

他指,李子豐反相對論,是自己創造一個說法,自稱打破了宇宙中的某某論,然後自封為王,好像中國就是天下第一、世界第一了。「這些山溝裡走出來的學術界的『發現』,丟盡了中華民族的臉,因為你學術的規格不符合,你的理論根本就是可以說是零理論,就是隨口亂説,用哲學來打敗一個科學上、量子物理學的一個殿堂級的理論,但你完全沒有任何國際同行的評審。 」

「自說自話,和那些從青山精神病院出來的人是沒有什麼分別的。」「愛因斯坦最好就不要復活了,不值得他再活過來去跟他嘔氣,我覺得這是一場鬧劇。」

中國學術界奇葩笑話多 丟國人臉

大陸前不久另一篇經審核在《寫真地理》雜誌發表的學術報告《熟雞蛋變成生雞蛋(雞蛋返生)-孵化雛雞的實驗報告》顯示,作者指導學生用「超心理意識能量方法」將熟雞蛋返回生雞蛋,還能孵化成雛雞,共返生40多枚。

「中國的學術界的奇葩之多,應該是入了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的了,全部都是笑話。」他指,這些中國學術界人士的水準,是不和國際接軌,自己閉門造車,「有14億人知道就是天下第一的了,就不用再理其它世界上60億人的意見了。」「我覺得這個東西,是胡混胡鬧,證明中國在過去七十年,絕對是學術界的退化論。」

何良懋還認為,這兩件事證明了中國學術界的腐敗可能十分嚴重,李子豐譁眾取寵的項目,居然得到政府級的機關幫其背書,說明政府學者互相勾結,已經不理國際共通的准則,「是所謂美國人所說的,不理會國際秩序。」「我覺得這是最令人害怕的。」

李子豐曾在自己的博客分別懸賞10萬人民幣,尋找反對他對於相對論和阿波羅登月觀點的人士,到燕山大學與其辯論,不過至今也沒有人理睬。何良懋反諷道,中國的「嫦娥四號」探測器已經登陸到了月球的背面,而月球背面沒有陽光看不見,探測器完全是「黑暗作業」,會不會中共的登月計劃也是一個更大的陰謀呢?

「我覺得他(李子豐)是出位到了完全是失去一個學者的所謂品格,或者學者的規範,沒有了學術界的一種應有的基本操守、准則。」

他進一步表示,如果經科學界百年檢驗的相對論打破了,那李子豐自己的理論是什麼?「又沒有人說的,你自己都說不出來的。(那就)用馬列。」

「在中國的學術圈,政治掛帥是第一位的,用馬列思想戰勝愛因斯坦,這是不是很誇張?馬列也能夠打敗愛因斯坦?那就是說,人類的命運將會由馬列思想主導的國家去決定了,愛因斯坦可以靠邊站了?」「我覺得這些是屬於精神自瀆,是學術界自己關上門,稱王稱帝。」

「1911年到1949年民國時代的那些學者,陳寅恪,羅家倫,王國維,胡適等等,全部都是國際公認的大學者。但現在中共,搞了七十年,搞出了一些說什麼熟雞蛋也可以孵出小雞的學者出來,說什麼馬列可以戰勝相對論的學者出來,真的是貽笑大方,使得炎黃子孫,使得中國人在世界上簡直是沒臉見人,我覺得是丟盡了臉面。」

中共靠學者辯護證明執政合法性

中共建黨百年之際,復旦大學知名歷史學者、過去名聲還不錯的葛劍雄在一場「我們應該怎樣對待歷史」公開演講中說「任何國家、政黨、群體講的歷史,都是為了加強自己的政治合法性。」為中共表忠心,被譏諷「天亮前尿床」。知名學者胡平指其混淆實然與應然,「這頂多是實然,絕不是應然。」葛劍雄還在上課時講「否定中共執政合法性就是歷史虛無主義。」

「一個執政了70年的政黨,還要靠學者去證明它的合法性,這個政黨可以下台了。」「要依靠那些胡混的學者,那些亂七八糟的學者,簡直是混賬的學者,去為你背書。這個政權就真的是智慧很低。」

他認為,中共用學者證明其執政合法性,反映出中共政權其實就是草包,不敢讓全民自由表達意見。「草包政權就出草包的學者,又由草包的學者為草包政權去背書。你說這是不是很神經失常,是不是非常的離譜?」

「我覺得清醒的學者也很多,不過呢,往往就是這樣的奇葩出位,要靠吹捧,要用政治去取悅他的上級,所謂劣幣驅逐了很多良幣的教授,所以中國就越走越退步。」

他強調,中共統治71年,中國學者的作風倒退,1949年以前,那時有如上海的聖約翰大學等外國在中國辦的大學,培養出的各領域中國學者大發光芒;抗日戰爭時期烽火硝煙,國民政府同樣可以辦西南聯合大學,締造傳奇與信念。而如今這幫所謂學者「令我很氣憤,浪費那麽多錢。」

完整訪問請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撐珍珍成為Patreon會員: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

訂閱Youmaker :https://www.youmaker.com/c/PreciousDialogues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